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7章 不容有失
    周文策满脸惊恐,骇然至极,手中武器,连连挥动,攻出了道道淡紫刀芒,铺天盖地的向罗晨袭去,一波又一波。



    可是罗晨不避不躲,疯狂的冲击着那一群强者攻击出来的刀芒,血肉翻飞,依旧在向前冲击,凶残至极,像一只想要逃出囚笼的凶猛困兽。



    罗晨的身体,终于撞击到了周文策,让他的身体,也化作了满天的血肉,四下飞溅。



    最后一名敌人,已经杀死,心中没有了牵挂,他任由着身体在惯性的作用下,向前飞出。



    “砰砰砰……”



    反噬的力量,冲破了他的肉身,向外狂泄,带着罗晨本就不多的鲜血,在空中喷洒。



    罗晨的头脑越来越沉重,脑海中却是浮现着陈双姐姐的模样,他满脸的不甘,明明就要恢复她的健康,却是因此而丧失机会。



    “砰——”



    他撞击在地面的一方巨石上,头脑一懵,眼前一黑,就此失去了知觉,巨石被撞得散碎,石屑滚落,掩埋了他的身体……



    也不知过了多久,罗晨幽幽醒来,眼前一片漆黑,他能分明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浓浓的死亡气息包裹。



    这就死了吗?



    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罗晨的情绪,变得无比的低沉,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陈双姐姐跟爷爷,想着他们曾经一起快乐生活的时刻。



    想要动一动身体,传来的是钻心的剧痛,连骨头似乎都已经碎裂,身上好像压了一座山。



    难道没有死?



    罗晨感觉到身体的剧痛,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他自己都有点难以置信。



    因为他很清楚,他的身体,不仅因为激发体内的神秘潜能,遭受到了可怕的反噬,而且在击杀最后两名天一宗门人的时候,他以身体硬扛过他们的攻击。



    只不过罗晨又很清楚,如果真的死了,变成了亡魂,那就仅仅是一缕精气神,不可能有这种痛苦的遗留。



    没死,真的没死。



    身体的剧痛,并没有影响罗晨的情绪,他无比的激奋。



    激奋的同时,罗晨的心中,又燃起了无尽的希望,他强忍身体的剧痛,凝聚实力,猛地用力。



    “啪啪啪……”



    掩埋罗晨身体的碎石,在他狂暴的运力之下,四下纷飞,他强行的坐了起来。



    出现在罗晨面前的,是一片银辉,原来已经到了晚上。



    这番运力,让罗晨身体的痛苦,变得更加的狂暴,与此同时,那股笼罩他的死亡气息,也变得更加的浓郁。



    曾经在火皇遗迹,罗晨的身体,涌出过死亡气息,此刻再次出现这样的情况,让他变得更加的疑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己明明是未死之人,体内为何会蕴藏着如此浓郁的死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亡气息?



    最让罗晨难以置信的还是,死亡气息的澎湃,却是让他体内的生机,也在不断地增长。



    难道自己之所以没有死,就是因为死亡气息的笼罩,刺激了生机的滋长?



    心念至此,再结合身体的情况,罗晨越想越觉是这么回事。



    这是一种疯狂的现象,死亡气息跟生机,势同水火,恒古以来,就是相互克制的存在,如今却是同存于他的身体,甚至还演化出了相生之道,完全违逆了天道法则,这是一种很恐怖的存在,着实让人不敢想像。



    难道,这也跟自己身体暗藏的秘密有关?



    想到这一点,罗晨心中的疑惑,就随之释然,不再多想。



    因为他身体暗藏的秘密,根本就不是他能想通的,今天又体会到了神秘潜能的强大,那就更说明他的体内,暗藏着超越常理的惊天秘密。



    生机是存活滋长的本源,生机越强,就能更好的恢复,此乃枯木逢春的道理。



    罗晨不顾身体的剧痛,开始强行的动作,让身体愈发的痛苦,以此来让身体的死亡气息,变得越发的浓郁,激发更加澎湃的生机。



    他的理论是正确的,死亡气息在激发着生机,生机又在滋养着他的身体,如碎裂般的骨骼,似乎在慢慢的愈合,体内的血脉,在不断地滋生流动,冰冷的身体在慢慢的恢复温度,特别是身上密布的伤口,更是可以分明地看到在慢慢的愈合。



    这种被死亡气息刺激起来的生机,对身体的滋养,绝不亚于重生丹,因为他的生机,也起到了起生死肉白骨的作用……



    清晨,东方的天际,露出了鱼肚白。



    盘膝在地面的罗晨,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身体,昨天拼死一战的重创,已经彻底的恢复,而且浑身舒坦,犹似新生。



    最让罗晨振奋的还是,他身体对天地灵气的自行吸收,变得更加的迅捷,修为相比于原来来说,增长得更快。



    生死的历练,能激发修炼的潜能,这是修炼途一种残酷的真义。



    罗晨昨天的拼死一战,更是把这种生死的历练,推向了极致,大难不死的他,会得到如此好处,倒是正常。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只要活着,还能呼吸,还能感受这个世界,人生就是美好的!”罗晨喃喃自语,脸上布满了欣喜的微笑。



    喃喃自语声落,罗晨疾速回奔,开始打扫战场,清点战利品,寻找昨天遗失的镇魔板砖。



    一路横扫下来,战利品喜人,镇压之砖也被他找了回来。



    这让罗晨有些疑惑,这里虽然荒无人烟,可是昨天的激战,令天地变色,按道理来说,应该吸引来修炼者至此才对,镇压之砖在别人的眼中,就是一块普通的板砖,不会被人捡走很正常,可是天一宗弟子跟巫族族人所遗落的东西,那可都很不凡,为何也没有人动呢?



    很快罗晨就想明白了,巫族横纵天下,连强者都不敢招惹,天一宗道貌岸然,又一幅高高在上的嘴脸,双方人马,强强联手,前来追杀他这个小小少年,他们自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是不想让人知道,应该在激战之前,就已经用手段镇封了这片天地。



    至于他激发神秘潜能,浩荡出无边的灰蒙气息,估计也有镇封的效果。



    这一战,灭掉了巫族五名族人,杀掉了天一宗三大强者,屠掉了七名先天高手,还洗劫了他们所有的东西,自己又因为经历了极致的生死历练,激发了修炼潜难,战绩喜人,让罗晨心中美滋滋。



    最让罗晨高兴的还是,他从单于雪手中,买到了价值无量的重生丹,可以让陈双姐姐恢复健康。



    ……



    罗晨昼夜兼程,向静绍城疾奔,除了偶尔会在一些途经的酒楼停步,好好的吃一顿外,就连睡眠,也不会超过两个时辰。



    他太迫切了,只想着让陈双姐姐快点恢复健康,恨不得直接回到欧冶山庄,现在他是一刻也等不了啦。



    罗晨用餐时的停留,只要是修炼者,几乎都在热议通天拍卖行的事情,即为那不知名少年的壮举喝彩,又在痛骂通天拍卖行的无耻。



    无疑,通天拍卖行,现在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他们的名声,算是彻底的臭了,很难继续经营下去,估计还会有很多修炼者,上门挑事寻仇。



    这些都不是罗晨关心的问题,听在耳中,他也只是一笑而过。



    不过,罗晨倒是没有想到,四海拍卖行很讲道义,居然没有把他的名字给说出来,即使他的事迹,在这些修炼者嘴里流传,他也只不过是被少年英雄给取代。



    罗晨不分昼夜的疾赶,第六天,终于回到了静绍城的地界。



    前方是起伏的群山,葱郁密林间,是连绵数里的建筑群,不巍峨也不雄伟,在群山间显得安静而又宁谧。



    那就是欧冶山庄所在之地,看着越来越近的欧冶山庄,罗晨愈发的激奋,心中也有莫名的亲切感,就好像是远离故土数十载的回乡游子。



    就在罗晨向欧冶山庄疾速奔回的时候,他的身形不由得凝滞在了空中,精光湛湛的双眼,紧紧地盯在了欧冶山庄所在之地。



    罗晨在这个瞬间,竟是敏锐地感应到了欧冶山庄,有股杀伐气,不是很明显,却又让他心颤,那种杀伐气,似乎在被刻意的压抑一般。



    这让罗晨即惊又喜,因为他很清楚,那股杀伐气,是从欧冶山庄透发出来,要么是隐藏的可怕阵法,要么是暗藏的惊人法宝,他现在之所以能敏锐的感应到,就是因为他这次出去历练,让自身得到了质的变化,有了质的飞跃,拥有了敏锐的感应能力。



    罗晨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非常灿烂。



    难怪爷爷会对西域巫族不屑一顾,还让罗晨放手去闯,有这样的底蕴在手,就是大门大派数一数二的人物来此,仅仅是欧冶山庄透发出来的杀伐气,恐怕也得让他们掂量掂量,是不是要去一闯。



    欧冶山庄的底蕴越强,对罗晨来说,那就越能无所顾及,他的心情大爽,都快要乐开花,又快速地向前飞奔起来,感受着那越来越浓的杀伐气,他也越来越振奋。



    喜事真是一桩接一桩,陈双姐姐残废多年的双腿,终于要治愈,罗晨还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得到了探宝神珠,又将杀他的巫族族人与天一宗弟子,全部灭杀,激发了修炼潜能,如今最让他放心不下的爷爷跟陈双姐姐,又有暗藏的惊天手段保护,彻底解除了他的后顾之忧。



    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令人舒坦。



    只是不知道,欧冶山庄到底暗藏着什么样的底蕴,距离越近,居然会透发出越发浓郁的杀伐气。



    好想知道啊!



    爷爷不肯告诉自己身体暗藏的秘密,对于这方面,回去之后,就是磨破嘴皮,死皮赖脸也要打听到。



    这是罗晨心中笃定的想法,因为他在外面闯的祸太大,特别是天一宗跟乾阳派,他们可都是强大的正道宗门,只有了解欧冶山庄的真正底蕴,他才能心中有数。



    就在罗晨兴奋得胡乱盘算的时候,身下的密林,骤然射出十余道身影,只不过眨眼间,就已经把罗晨包围在了中间。



    包围罗晨的共十三人,清一色的女子,身上都透发着一种道韵,仅仅是看着她们,就会给人一种心神清宁的感觉。



    只不过罗晨的心神,在此刻不仅没有宁静,反而瞬间暴怒,原本的激奋也随之湮灭。



    因为,罗晨看到了凌冰洁,这个是非不分、善恶不明,屡坏他好事,也让他很头痛的御虚宫圣女。



    心中虽然暴怒,罗晨却是没有将这种情绪表露出来,脸上挂着邪邪的微笑,精光湛湛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凌冰洁清秀绝伦的俏脸:“美女,天蚕丝很好,小爷很喜欢,莫非你又要送货上门?”罗晨用不屑而又轻佻的语气,坏笑着问道。



    凌冰洁并没有说话,拂尘瞬间入手,尘丝飞扬,以无比迅捷的速度,奔袭向罗晨。



    欧冶山庄就在近处,不足十里,凌冰洁也感应到了欧冶山庄透发出来的杀伐气,可怕而又诡怖,她必须要在没有惊动欧冶山庄之前,将罗晨制服,带回御虚宫。



    罗晨冷笑,脚踩雷霆步法,身形电闪,射向高空,以极限的速度,冲向欧冶山庄。



    他身怀重生丹,现在不想起冲突,只想冲回欧冶山庄,让陈双姐姐恢复健康。



    爷爷曾经说过,他在欧冶山庄外,不论多凶险,都不会出手相救,其言下之意,也就是说只要他在欧冶山庄内,便能保他周全。



    如果罗晨没有感应到欧冶山庄的杀伐气,他也许还有所虑,如今他却是有了无尽的底气。



    罗晨的速度很快,可是御虚宫一行弟子的速度也不慢,特别是那疾速延伸的尘丝,速度更快。



    “凌冰洁,先让小爷回欧冶山庄,再出来与你一战,如何?”尘丝漫天延伸,速度极快,罗晨腾挪闪移,极力躲避尘丝袭杀的时候,冷声说道。



    此刻,罗晨又被御虚宫一众门人,包围在了中间,凌冰洁手执尘柄,飞悬空中,一袭白衣,纤尘不染,满脸宁静,圣洁出尘:“抱歉,罗公子,此次奉师尊之命,定要带你回御虚宫,不容有失。”



    凌冰洁很清楚,罗晨绝不是束手就擒的人,没有说过多的废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