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9章 语塞
    陈双是罗晨心中的逆鳞,她双腿不便,是坐着轮椅飞奔而来,九名御虚宫弟子,齐齐攻击她,如何能敌?



    情况凶险到了极点,罗晨焦急的怒吼,带有前所未有的杀气,让九名御虚宫弟子,都不由得心惊胆颤。



    只可惜,怒吼无用,九名御虚宫弟子狂暴的攻击,从四面八方,向坐在轮椅上的陈双奔袭而去,就算罗晨有天大的本事,也已经来不及救援。



    陈双坐在轮椅,悬飞于空中,俏丽的脸庞,斥满了怒意,清澈的美目,紧盯着空中的凌冰洁,透射着冷冽的凶光,就在七名御虚宫弟子向她齐齐发动的攻击,距离不到十丈的瞬间,她的体表,出现了一道圆形气波,那是护身法宝的启用。



    “轰轰轰……”



    九名御虚宫弟子齐齐发动的轰击,太过于狂暴,陈双虽然有护身法宝护身,却依旧被轰击向后飞退,嘴里喷出了一口殷红的鲜血,脸色惨白。



    纵是如此,陈双透发着凶光的双眼,依旧紧紧地盯着空中的凌冰洁。



    陈双是罗晨心中的逆鳞,罗晨又何尝不是陈双心中的逆鳞,眼见凌冰洁差点将罗晨击杀,此刻她也动了无尽杀机,誓要将那个如仙子般美丽的女子击杀。



    所有的事情,都在倾刻间发生,被罗晨扔出的镇压之砖,已经将那名御虚宫弟子轰击得粉碎。



    罗晨身形电闪,来到了陈双的身旁,只有如此,不管遇到什么凶险,他才能及时的救助,不让陈双姐姐再受到伤害。



    御虚宫门人,非常不凡,眼前的局势,对她们一方,虽然极其不利,却也在继续对罗晨跟陈双,发动疯狂的攻击,想要将他们灭杀于此。



    她们让陈双姐姐受伤,如果不是她有护身法宝,恐怕会直接殒落于此,这本就已经触碰到罗晨的逆鳞,她们居然还想要灭杀他们,这让罗晨的杀气,变得更加沸腾。



    罗晨满脸冷酷,张口对着其中一名御虚宫弟子,就是一声怒吼,就在她胆颤之际,镇压之砖所到,她的身体,又化作了细碎的血肉,四下飞溅。



    “你们速退——”



    再这般下去,御虚宫随之而来的门人,势必全部殒落于此,凌冰洁极力反击血色巨剑攻击的时候,对着自己的师姐,疾声提醒。



    她们均心凌冰洁马首是瞻,疾速飞退,想要撤离此地。



    罗晨满腔杀气,岂会让她们逃走,对着其中一人,就是一声怒吼。



    “罗晨,罢手。”就在罗晨准备用镇压之砖,轰杀那名被他吼得胆颤的御虚宫弟子之时,陈双的声音,轻轻地响起。



    陈双是罗晨心中的逆鳞,不容任何人触碰,他自己亦是如此,所以谁的话他都有可能不听,但陈双的话,他一定会听,从小到大,皆是如此。



    当然,陈双很聪明,对罗晨极好,几乎无所求。



    陈双的话音刚刚落地,罗晨的左手一招,镇压之砖就回到了他的手中,他脸上的凶戾气释然,浓浓的杀气也烟消云散:“陈双姐姐,你没事吧?”罗晨侧首望向她,柔声问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r />

    “只是受了点伤,没有什么大碍。她才是想要杀你的主谋,杀她足矣。”陈双轻轻地说道。



    “好的,陈双姐姐。”



    陈双无大碍,让罗晨大松了一口气,他没有再说什么,回首望向了空中。



    这个瞬间,罗晨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阴寒,左手中的镇压之砖,也已经被他握紧,只要有任何的机会,他就会扔出神魔板砖,将凌冰洁无情轰杀。



    陈双眼见罗晨不再追杀那些离去的御虚宫弟子,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微笑。



    这种微笑,绝不是因为罗晨顺从她而露出的微笑,而是因为陈双很清楚,日后,她确实有可能阻止罗晨,走向一条极端的不归路,不让他成为滥杀无辜的魔头。



    这是爷爷曾经悄悄跟陈双说过的话,她将来会成为他人生路上的一盏灯,一盏极有可能改变他人生,不让他踏入无间地狱的明灯。



    当然,放走御虚宫余下的门人,也确实是因为陈双的心中,动了恻隐之心,不想看到她们全被罗晨轰击杀粉身碎骨,那场面真的很血腥。



    “罗晨,你杀我五名师姐,此仇必报。”凌冰洁反击的时候,怒声说道。



    陈双脸色变得无比冷然:“那就得看你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话语声落,血色巨剑的攻伐,变得更加的凌厉。



    “姑娘,你这是在助纣为虐,也是在跟御虚宫为敌。”凌冰洁冷声说道。



    陈双冷笑:“助纣为虐又如何?御虚宫又如何?谁敢杀他,我就杀谁,与之拼命,亦在所不惜。”



    听到陈双姐姐的话,罗晨双眼发涩,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



    灵魂中的记忆被勾动,如果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女子是真心对他好的话,无疑就是陈双姐姐,极小的时候,她为了救他,被毒蛇咬中,差点失掉性命,在轮椅上度过十余载,他心有愧疚,她却从无抱怨,他每每表现出这样的情绪,甚至会责怪他、骂他、劝他、安慰他……



    而且她生性善良,平日杀连鸡都不敢杀,现在却是为了他,以残躯说出这番话,这是最诚挚的感情,也是一种无以回报的付出。



    心中虽然很感动,罗晨却依旧在紧盯着现场,就在凌冰洁被血色巨剑攻伐得有些措手不及的时候,他直接扔出了镇压之砖,以最极限的速度,轰杀向凌冰洁。



    罗晨对凌冰洁早就动了杀机,这一次他是捕捉到了最佳的机会,扔出了镇压之砖,而且倾注了最为强大的精神力,誓要将她一举击杀。



    镇压之砖疾若闪电,在空中拖出一道长长的灰影,如流星划过虚空,裹挟着无匹的威势,袭杀向凌冰洁。



    可是就在这个瞬间,凌冰洁的身影,居然凭空消失。



    罗晨不死心,利用自己敏锐的感应力,感应四方,却是感应不到凌冰洁的任何气机。



    很显然,凌冰洁要么利用空间法阵逃跑,要么身有逃命的法宝,早已经到了另一片地域。



    “你们两个胡闹够了没有?我闭关刚刚出来,就看到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这样的一幕,你们胆子也忒大了点吧?居然连御虚宫的人都敢杀,这个麻烦惹大了啊!”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空中的血色巨剑,倏地缩小,最后不到尺许长度,在空中拖出一道纤细的红影,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飞向了身后。



    罗晨急急回首,雷天孝悬飞在百余米开外,没好气地瞪着两人,虽然言语责怪,脸上倒是没有多少责怪之意。



    “爷爷,我想死你了。”罗晨闪身而至,直接就把罗大佑给抱住了。



    罗大佑狂晕,这小子小时候,做了什么错事,为了不被他责罚,喜欢用这样的方式粘他,怎么长大了,还这幅模样?



    这样的一幕,若是被知道罗晨威名的人看到,估计也会把下巴都惊掉。



    自出道以来,就嚣张霸道,无惧一切的罗晨,居然有这种孩子气的表现,估计都有人会认为他是不是罗晨的孪生兄弟。



    “你……放开……”



    “爷爷,我太想你了,不放。”



    “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这么大的人了,还这样,你害不害臊啊?”罗大佑没好气地斥道。



    罗晨嘿嘿的笑着:“我的字典里,可没有害臊这两个字。”



    远方的密林深处,凌冰洁看着高空的一幕,脸上也布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还是那个杀伐果断,凶残冷酷的小魔头吗?



    最让凌冰洁难以置信的还是,那个突然出现的老者,挣脱了罗晨的怀抱,他直接转到老者的背后,趴在了他的背上,让他把他给背着,任由老者怎么挣脱,他都不肯下去,轮椅上坐着的那名女孩,则是在一旁笑看着,宁静秀美。



    最后那老者拿罗晨没有办法,这才飞落到那女孩的轮椅之后,推着轮椅向欧冶山庄飞奔回去,镇压之砖自行的跟在罗晨的身旁,也在向前飞奔。



    眼前的一幕,虽然让人难以置信,可是在那空中的画面,却是显得无比的温馨,给人一种浓浓的亲情感,连凌冰洁都不由看得有些失神,脸上甚至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只不过片刻后,凌冰洁的脸上,就变得无比的悲伤,眼中的泪水,又如断线的珍珠,滑过如凝脂般的脸颊滴落。



    确定一行三人奔进了欧冶山庄,凌冰洁这才快速地飞奔回适才激战的地方,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收起几名师姐的尸体。



    很快,凌冰洁就收拾完了尸体,最后她站起身来,望向那地面的细碎血肉,眼泪奔涌得更加厉害:“师姐,对不起,是我害死了你们。”凌冰洁哽咽着说完,神色又变得无比的冷冽,转身望向欧冶山庄,杀气腾腾地说道:“罗晨,若不杀你,誓不为人。”



    ……



    欧冶山庄,一片幽深的小院。



    厅中,罗大佑坐在上首,陈双跟罗晨都坐在下方。



    罗大佑正拿着一颗不起眼的丹药,仔细地的观察着,罗晨怔怔地看着他,满心的忐忑,生怕那丹药有问题,继绝治愈陈双姐姐双腿的希望。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t;

    反倒是陈双,却是很安静的坐在一旁,脸上挂着微微的笑意,恬静而又秀美,似乎那颗丹药,根本就不是为她准备,她似乎也不在乎,自己的双腿是不是能治好。



    良久之后,罗大佑才抬起头来。



    “爷爷,如何?此丹是重生丹吗?”罗晨急急地问道。



    “不仅是,而且还是最完美的重生丹,体现了返璞归真的最高真义。真没有想到,世上还有人能炼制出这么完美的重生丹。炼制此丹之人,必定是大能之辈。”



    “如此说来,我花一亿灵丹购回这枚重生丹,是值了吗?”



    重生丹无假,让罗晨彻底的放心,反正在欧冶山庄很安全,他倒也不急着让陈双姐姐服用,反而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毕竟,购得重生丹的时候,罗晨太激奋,当他后面平静下来,总是感觉自己亏大了,特别是还傻兮兮地给了一千万灵丹的利息,这让他一直都有点耿耿于怀。



    罗晨只想知道,这枚丹药的价值,自己到底亏了多少。



    这也难怪,罗晨辛辛苦苦的洗劫,才赚得千万灵丹,原本还想当土豪,做大户,享受人生,现在却是成了大负翁,跟他的期待,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局面。



    “此丹无价。”



    罗大佑短短的四个字,让罗晨彻底震惊。



    他是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单于雪是四海拍卖行的少主,而且深知此丹的效用,最初甚至都没有打算卖给他,最后却是改变了主意,对于无价的重生丹,只收了他亿枚灵丹,她为什么会吃这种哑巴亏,肯把重生丹卖给他呢?



    罗晨很张狂,很霸道,也很嚣张,可是他却不会近乎无知的自恋,这肯定不是因为单于雪对他有意思,而且他们又谈不上什么交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堂堂的生意人,而且还是很精明的生意人,居然会做亏本买卖,这着实让人想不通啊!



    只不过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爷爷,既然重生丹没有问题,那就给陈双姐姐服用吧!这可是我们期待了十几年的事情啊!”罗晨激奋地说道。



    “爷爷,我不要。”陈双轻轻地说道,满脸的绝决。



    “哦?为何?”罗大佑饶有兴趣地笑问道。



    陈双微微一笑,道:“爷爷,重生丹本不可以起生死,肉白骨,还拥有让修炼者疯狂的效果,此丹又如此的完美,说明效用也就越大。罗晨日后,更多的时间,会在外面闯荡,随时都有可能遇到生命的危险,他比我更需要这颗重生丹。”



    罗晨听到陈双这种说法,心中感动极了。



    这是无价的重生丹,如果消失传出去,估计会引来无数人的追杀,陈双姐姐却是不为所动,还为他着想,这个世上,除了她还有谁能做到?



    “陈双姐姐,难道你想让我内疚一辈子吗?”罗晨轻轻地问道。



    陈双微愕,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