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1章 今晚必灭
    陈双穿着一袭绿色长裙,亭亭玉立的俏丽身躯,站在绿幽幽的草地中,浑若一体,被皓月银辉映染,就好像是葱郁植被与秀丽繁花滋养出来的精灵,比仙子还要美。



    健康的陈双姐姐,才是最漂亮的啊!



    只不过刹那间,这份沁人心脾的美景就消失不见,原本无云的夜空,瞬间被厚重乌云覆盖,无风的夜晚,还刮起了呼啸的阴风,裹挟着浓浓的死亡气息,似乎要湮灭广袤大地的一切生机,让人精神瞬间萎靡,身上的生机都在缓缓的流失。



    巫族此次的来袭,果然可怕。



    尚未开始,居然就产生了如此恐怖的效果,让罗晨的心,都情不自禁的颤动。



    天地突然变得漆黑一片,看不到一丝光亮。



    远方的夜空,骤现丛丛燃烧的幽绿火焰,耀亮半边天。



    那是数万鬼火,似千军万马腾空,滚滚而来,浩荡出更加浓郁的死亡气息,让茫茫大地的葱郁植被,在慢慢的枯萎。



    生机快速被湮灭,罗晨的肌肤在缓缓的松驰,一头青丝在慢慢的变得灰白,他能分明地感觉到那种生机流逝,快速苍老的过程,让他心中惊恐至极。



    巫族的手段,真是让人不敢想像,此次的来袭,必将给这片广袤的大地,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罗晨刚刚来到这里,就发生了如此恐怖的事情,感觉着生机的湮灭,身体的苍老,他的双眼,望向了陈双。



    她,亦是如此。



    如此诡怖的情况,对于年纪最大的罗大佑最是凶险,罗晨看向他,差点把他给吓死。



    此刻的爷爷,完全变成了垂暮老者,风烛残年,一幅颤颤巍巍的模样,似乎都能被呼啸的阴风给刮走。



    罗晨身形电闪,疾蹿至两人身旁:“爷爷,陈双姐姐,你们坚持住,我去灭了他们。”



    冷声说完,罗晨就要向前冲出,却是被罗大佑一把抓住:“你去送死吗?”



    罗大佑说话的声音,都已经有些孱弱,听在罗晨的耳中,更是焦急:“死我一人,总比大家都死要好吧?今晚,我要让巫族的家底,彻底折损于此。爷爷,放开我,让我去灭了他们。”



    “罗晨,你当我是吃素的吗?给我在一旁乖乖的呆着,今晚,就看爷爷表演吧!”声音虽然很孱弱,语气中却是透发着万丈雄心。



    罗大佑有这样的信心,罗晨可是一点信心都没有,因为随着那满天的鬼火,越来越近,死亡气息也越来越浓郁,不远处的山花,都已经凋零。



    不管怎么说,爷爷年纪也大了,体内的生机,本就不足,再如此下去,要不了多久,别说是战,估计他连站都站不稳。



    “罗晨,相信爷爷。”



    陈双最了解罗晨,罗大佑的话刚落地,她就补充了一句,声音虽然依旧很好听,却有种沧桑的感觉,似乎经历了漫长的岁月。



    不过她自始至终,都有一种无惧生死的淡然,似乎连可怕的阴邪气,都不能对她造成任何的影响,比罗晨还要淡定。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这是信心支撑起来的勇气,让罗晨也有了些底气,走到秦孝天的身旁,扶住了他那快要摇摇欲坠的身体。



    “别来妨碍我,站到一边去。”罗大佑挣脱罗晨的搀扶,没好气地说道。



    罗晨狂晕:“爷爷,你可别逞强啊!虽然我跟陈双姐姐不会笑话你,可是你要是在两个小辈面前摔倒,可就没有尊严了。”



    罗大佑没有理会罗晨,双眼怔怔地望着前方。



    罗晨悄然地退到罗大佑的身后,跟陈双并肩而站,如果爷爷真的摔倒,他也能及时的出手扶住他。



    毕竟,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他却视夜如昼,能很好观注爷爷的情况。



    侧首望向一旁的陈双姐姐,生机的被抽离,让她现在看起来有三四十岁模样,却风韵犹存,特别是那满脸的淡然,更是让她有了一种别样的韵味。



    罗晨心中一叹,他不知道那死亡气息对他们的影响,是不是会让他们永远都如此,同时他也在想,如果真的到了这般年纪,他们会怎么样。



    或许,她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对他好,对他情深似海。



    或许,她会嫁作他人妇,相夫教子,所有的关心都会倾注在她自己的家人身上,从而疏远他吧!



    想到这里,罗晨的心情,又变得无比的沉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忧伤。



    所幸的是漫天的鬼火,已经临近,情况越来越凶险,根本就容不得罗晨在此多愁善感。



    数万鬼火,密密麻麻,层层叠叠,浩浩荡荡,疾飞空中,足有数里方圆,所到之处,那幽蓝的光芒,洒落大地,会让地面的植被,失去生机,葱郁密林,都变得枯黄。



    很快,鬼火就飞到了欧冶山庄千米高空之上,幽绿光芒洒落,浓浓的死亡气中,斥满了森森鬼气。



    在那幽绿光芒的映照之下,入目的是一片萧条,此地也变得阴寒起来,似乎到了万物萧瑟的隆冬。



    三人此刻,也能变得愈发的孱弱,罗大佑老态龙钟,罗晨跟陈双,也是少年白了头。



    死亡的气息,终究没有彻底的湮灭生机,罗大佑虽然颤颤巍巍,却是没有摔倒。



    罗晨如电的双目,望向高空,分明地看到,在层层叠叠的鬼火丛中,有着十名巫族族人,其中一名老者,傲立于中间,另外九名,将他围绕其中,他们的手中,都拿着一个白森森的骷髅头。



    与此同时,罗晨的头脑中,竟是浮现出了空中老者的模样,怀中绽放着万道金光。



    罗晨的心,瞬间就变得无比惊喜起来,因为他已经在爷爷的帮助下,融入了灵觉神知,突然浮现出老者的模样,就证明他的身上藏有异宝。



    “罗晨小儿,杀我爱孙,屠我族人,我要以你们欧冶山庄所有人的血,祭祀他们的亡魂,我要让你们所有人的亡魂,受无尽的折磨,永世不得超生,泄我心头恨。”



    说话的就是巫族族长苍井文峰,声音阴恻恻,响彻天地,犹如恶鬼厉嚎,听之都令人胆颤。



    苍井文峰的话音落地,满天幽绿中,绽放出了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红光,以欧冶山庄为中心,方圆数里范围,悬空了一柄柄血色长剑,将巫族族人全都包围其中,甚至连他们的头顶,都斥满了血色的长剑。



    满天的血色长剑,足有十余万柄,柄柄都透发着森冷的寒光,整个天地,在这个瞬间,都被杀伐气充斥,令人胆破。



    这就是灭魂剑阵,罗晨身在其中,能真切的感悟到那撼天动地的威力,能实实在在地感应到那足以碾碎一切的杀伐气,他都不由看得瞠目结舌。



    灭魂剑阵,果然不凡,难怪爷爷跟陈双姐姐,有这般信心。



    同时,罗晨也被魔血的威力给震惊住了。



    因为灭魂剑阵,乃可怕的杀阵,主阵之物仅仅是一柄曾经斩杀过数名魔头、沾染过魔血的残剑,为灭魂剑阵最核心的存在,力主杀伐。



    这也让罗晨想到了战戟,这柄暂时失去神辉的方天画戟,曾经可是火皇的武器,斩杀过群魔,若有朝一日,能让战戟神辉再现,威力再登巅峰,那得有多可怕啊!



    只不过罗晨也很清楚,现在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灭魂剑阵之威。



    “妖邪之辈,也想血洗欧冶山庄,配吗?”



    罗大佑此刻虽然像个垂暮老者,说起话来甚至有气无力,可是这话出口,却是有着满满的不屑,充满了无匹的霸气,让人振奋。



    而且,正因为罗大佑的孱弱,那无匹的气势,就变得更加的浓郁,更加的冲击人的心神。



    一行巫族族人,全都心惊胆颤,包括苍井文峰。



    苍井文峰做梦都没有想到,平日里毫不起眼的欧冶山庄,在小小的静绍城,都没有什么地位,却是暗藏如此可怕的杀阵,即让他心惊,又让他后悔。



    眼前的局势,足以说明,欧冶山庄早就已经张开了袋口,等着他们往里面钻,此刻袋口锁进,他们无异于成为了瓮中之鳖。



    苍井文峰终于明白,霸气得一踏糊涂的罗晨,无惧一切,背后确实暗藏着可怕的底蕴。



    “爷爷,你可要控制好杀阵的威力啊!那老鬼身上有异宝,可千万不要毁了。要不然的话,我……跟你拼命。”罗晨坏笑着说道。



    “若连杀阵都经不起的异宝,拿来何用?真是鼠目寸光,以后别说是我孙子。”罗大佑没好气地说道。



    “蚊腿肉也是肉啊!不管怎么说,也是异宝,总比我辛辛苦苦的洗劫要强吧!要不,你帮我还那亿枚灵丹的巨债?”罗晨哭丧着脸着说道。



    罗大佑斜睨罗晨:“那你拉了屎,是不是还要让我给你擦屁股呢?”



    “如果爷爷不嫌脏,我一点也不介意。反正小时候,你又不是没擦过。”罗晨笑意盈盈地说道。



    这话入耳,罗大佑差点栽倒在地,这家伙是他看着长大,虽然知道他脸皮厚,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脸皮这么厚。



    苍井文峰震怒,堂堂的巫族,携无上天威而至,居然被这一对祖孙无视,让他抓狂。



    只不过这对他来说,却是一种机会,面对欧冶山庄的可怕杀阵,那浓重的杀伐气,让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他很清楚,今天巫族的损失,必定会无比的惨重。



    苍井文峰立于鬼火丛中,右手一挥,一道道人影,似泄闸的洪水,奔涌而出,只不过眨眼间,就已有数千人之多。



    那些人的脸色,都苍白无一丝血色,飞悬于熊熊燃烧的鬼火之中,被鬼火映照,脸色幽绿,似一只只恶鬼,与此同时,空中的死亡气息,浓郁至极,似乎都已质化。



    人影倾泄而出,瞬间结成阵列,铺天盖地地向罗晨他们所立之地,袭杀而来。



    那些居然都是死人,浑身都透发着浓浓的死亡气息,当他们向地面冲杀而来的时候,裹挟着开山裂石的无匹力量,直接就让他们三人,被压迫得坐倒在地。



    “杀阵又如何?欧冶山庄,今晚必灭。”



    苍井文峰阴森森的声音,在整个杀阵中飞扬,字字句句都渗透着腾腾杀气,似能左右死尸情绪,让他们奔杀而来的同时,张牙舞爪,嘴牙咧嘴,狰狞诡怖,那无匹的力量变得也更加强大。



    眼见情况如此急迫,爷爷都还不开启杀阵攻伐,罗晨心中骇急。



    爷爷该不会是因为刚才跟自己的扯蛋,来不及反应吧?



    毕竟,能在扯蛋中保持清醒,与敌对峙,除了他这种另类之外,还真不多啊!



    狰狞死尸的速度极快,从千米高空密集的袭杀而来,就像一块块坠落的陨石,眨眼间距离他们就不足百米。



    就在罗晨焦急之时,无一物的空中,骤然出现密密麻麻的血色长剑,袭杀向那些狰狞诡怖的死尸。



    与此同时,从地面上也浩荡出一股质化的气波,形成五十米左右的半圆球,将他们笼罩其中。



    “轰轰轰……”



    弹指间,血色长剑与死尸交击于空中,他们的尸体,全部爆碎,没有血,只有细碎的骨肉,如瓢泼的大雨倾落而下。



    当那些血肉,落在那半圆球气波之上,立马又被弹飞了出去,四下溅射。



    杀阵彻底的开启,满天血色长剑横空,一起向中间袭杀,加上地面射杀出去的长剑,所有的巫族族人,都在血色长剑的攻伐范围内。



    杀阵开启,杀伐气浩荡天地,无血的骨肉,漫天飘落,只要与半圆球气波交接,都会被弹飞出去。



    纵是如此,以半圆球气波为中心,周围也堆满了细碎的骨肉,见之令人胆寒。



    罗晨却是看得满脸的振奋,灭魂剑阵,果然不愧为杀阵,也不愧屠魔之名,其威之巨,石破天惊。



    有如此强大的杀阵守护,欧冶山庄就是铜墙铁壁,恐怕就是先天强者至此,也难逾雷池半步。



    “轰轰轰……”



    血色长剑,还在空中狂暴的攻伐,无数的血剑消失,只有千余,攻伐的范围,也只有十余丈方圆。



    轰击的声音,震撼无尽虚空,大地在剧烈的颤抖,罗晨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随之弹跳,半圆形气波,也在不断地发生着波动,似乎随时都要碎裂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