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3章 报仇雪恨
    血色巨剑,突然发出嗡响,虽然不是很大,却是虚空飞扬,犹如在耳边响起。



    嗡响声起,巨剑横空劈斩,迎向巨尸拳头,也已凭空消失。



    “轰——”



    虚空爆炸,天地剧晃,若无杀阵守护,这片天地,必被毁掉一大片。



    血光在空中闪过,消失的巨剑部分,再次凭空出现,巨尸之手,却是只剩下一截,那被轰碎的部分,竟是消失在了虚空之中,灰飞烟灭,化于无形。



    血光闪烁,巨剑擎天,以雷霆之势,劈向如山岳般大的巨尸,强悍的力量,再次破碎虚空。



    这一次,千余米长的血色巨剑,已经彻底的消失,整把剑都已经破入虚空。



    多么强大的力量啊!



    “轰——”



    斗息之间,血色巨剑乍现虚空,径直劈击在巨尸头顶,闪过一幕红芒,将其一劈为二。



    这一记劈斩,有开天劈地之威,随着红芒所到,尸身消散,化为无形,在人尚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彻底的消失。



    “逃——”苍井文峰疾声厉吼,环围他周围的九人,绕身飞奔,形成了一道圆圈,苍井文峰的身体,从脚到头,在快速的消失。



    这是凭空逃跑的法阵。



    只可惜,他们置身在灭魂剑阵中,罗大佑右手一挥,以苍井文峰所在之地为中心,被质化的力量包裹,那里直接被镇锋,九名巫族族奔袭出来的圆圈,骤然消失,又变成了一个个凝悬于虚空的个体,原本已经消失了大半身体的苍井文峰,全身突现。



    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惊恐至极的神色,特别是苍井文峰,更是绝望而又不甘。



    “不要杀我,我愿给你所有……”苍井文峰颤声疾呼。



    罗大佑冷笑:“天不收你我来收,去死吧!”



    杀气腾腾的厉吼声中,巨剑横空,蹿行在满天的鬼火之中,横扫向空中的巫族族人。



    “不——”



    苍井文峰发出了绝望的呼喊,却是抵不过残杀的横扫,十名巫族族人,全都被拦腰斩断。



    灭魂剑阵,杀威盖世,无惧天罚的施展,竟是如此迅捷的劈斩掉巨尸,屠灭巫族族人,让人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刹那间,鬼火湮灭,乌云散退,死亡气息无踪,血色巨剑,凭空消失,天地清明,又恢复了朗朗乾坤。



    随之而来的,是生机的澎湃,浩荡八方,原本枯萎的植被,又变得郁郁葱葱,宁静的夜空,只有一道纤细的红影,向罗大佑疾速的飞回,地面上还有十具被拦腰斩首断的巫族族人,内脏四溢,断肠横流。



    罗晨跟陈双,还紧紧地搂在一起,怀中是香软的娇躯,鼻翼中有沁人的体香贯入,有着无尽的舒爽,就是这么相拥一生,相拥一世,也不会让人乏。



    只不过罗晨的脑海,还浮现着那老者的上半截残躯,他的胸前,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依旧是金光万丈。



    异宝啊!



    所以天地恢复清明的瞬间,罗晨就已经彻底的清醒,松开了陈双,疾速地蹿向苍井文峰的上半截尸身蹿去。



    同时,罗晨的心中,也有着浓浓的罪恶感,那可是陈双姐姐,他怎能如此禽兽,居然有那样的想法,有那样的冲动……



    飞蹿到苍井文峰的上首截尸身前,那万丈金光,是自他的胸膛发出,罗晨二话不说,右手一挥,他那染满鲜血的衣服,就化作了碎布,四下纷飞。



    万丈金光,还滞留在他那露出根根骨头的胸膛里,罗晨的右手,多了柄锋利匕首,准备无误的破入那枯瘦如柴的胸膛,一阵搅动,挖出了一个指拇般大小的人形木雕。



    人形木雕,是一个盘膝的老者,虽然是被血腥的挖出,却是不染半丝血,而且看起来很不起眼,甚至没有透发出任何气息。



    脑海中的半截残躯消失,只有那木雕老者,依旧在绽放出万丈金光。



    这可是探宝神珠的辩认,就算手中的人形木雕,再怎么不起眼,也足以说明此乃不凡异宝。



    罗晨将人形木雕,揣在怀中,又开始搜刮起其他东西来,只要有点价值的,都被他扔进了空间法宝,颗粒归仓。



    搜刮对于罗晨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没要多久,他就搜刮完毕,闪身回到了罗大佑跟陈双的身边。



    “爷爷,灭魂剑阵真是太厉害了,以后我再也不用害怕啦!”罗晨振奋地说道。



    罗大佑没好气地瞪了罗晨一眼:“你只不过刚刚踏入修炼一途,根本就不知道修炼界有多浩瀚,有多少通天的手段,你可不要狂妄的认为,灭魂剑阵无敌。而且,我不防实话告诉你,如果刚才不是那被杀的巫族老头,说他不惧天罚,我根本就不敢启动灭魂剑阵最强威力,如此一来,我们必定凶多吉少。”



    这话对罗晨一点效果都没有,反而让他满脸振奋,充满了渴望:“真想见识见识更可怕的手段,那场面一定会更振撼,更让人热血澎湃。”



    罗大佑听得一点无语,陈双却是在一旁微笑,因为她很清楚,这是罗晨的个性,对未知的世界,充满了无尽的渴望。



    “爷爷,快看看,这是什么异宝。探宝神珠明明有反应,可是我怎么就看不出玄奇来呢!”罗晨感叹完,直接就把那人形木雕,递给了罗大佑。



    罗大佑接过人形木雕,双眼刚刚凝注在上面,他的脸上就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也变得无比的激动,双眼绽放出了湛湛精光。



    罗晨看到爷爷的反应,心情激奋,满脸炽热地问道:“爷爷,这件异宝,是不是很难得啊?”



    “巫族逆天而行,触犯天怒,尚能避过天罚,依仗的就是此物,你说它难不难得?”罗大佑很激动,说着话的时候,都不由得有些颤抖。



    罗晨瞠目结舌,不敢想像:“这玩意儿很不起眼,怎会有如此效用?”



    “道理很简单,它跟你购回的重生丹一样,具有返璞归真的无上真义。”



    “那它岂不是也无价吗?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罗晨双眼放精光,满脸殷切地问道。



    罗大佑轻轻点头:“确实无价,而且其价值,已非完美的重生丹所能衡量。”



    罗晨的心跳加速,都快要从嗓子眼儿跳出来:“爷爷,此为何物?”



    “神之替身——”



    神之替身?



    罗晨倒吸了一口凉气,震惊之后,却是满脸疑惑:“爷爷,何解?”



    罗大佑微微一笑,道:“神之存在,乃修炼者的终极目标,成神者,与天地齐寿,日月同辉,万古不灭。可这仅是无争的状态下,才能如此。”



    “因为,魔与神对立,彼此的争战,亦有死伤。神之替身,就是关键时刻,用来保命之物。在临死之际,神魂出窍,归入替身,演化真身,能保其不亡。据传说,就算真的战死,只要神魂不灭,归入替身,亦能存活下来。”



    “神之替身,很难炼就,如果真能成功,他们也必须要让替身,保持与他们一样的神能。换句话说,要用修为滋养替身。当然,凡用替身活命者,修为肯定会大降,甚至会跌落凡尘,只有再次修炼突破,历经更可怕的天地灾劫,才能肉身虹化,色破苍穹,再成大道,修炼成神。”



    罗大佑缓缓而语,听得罗晨跟陈双都神往不已。



    “爷爷,神之替身,除了能让人因为逆天之举,避过天罚之外,还有其他作用吗?”



    “当然有,而且有惊世之效用。只不过不是普通的修炼者能启动的,估计至少要成为先天强者,才有一丝希望,启动这种妙用。”



    罗晨双眼放贼光:“爷爷,若能启动神之替身,不知有何妙用?”



    “成神成魔者,自身皆有道韵,虽然这种道韵,因人而异,可是若能窥破其道韵,对于修炼者来说,将有不可预测的好处,甚至能感悟他们得成大道的过程,可遵循其妙用,或避免修炼途中的一些禁忌,少走弯路,还有可能能得到他们的修炼法,甚至有可能窥得一些不为人知的秘辛。”



    “如此异宝,落在巫族之人的手中,真是暴殄天物啊!”罗晨感慨道。



    罗大佑翻白眼:“西域巫族,若无神之替身相护,他们根本就不堪一击,何来暴殄天物一说?”



    说着话的时候,罗大佑将神之替身递向罗晨:“好好保管,待他日修炼有成,感悟此异宝,对你修为,必定有无尽好处。”



    “爷爷,反正现在这东西,落在我手中,也没有什么用。而且我在外面闯荡,随时都会有未知凶险,很有可能落在别人手中。既然神之替身,可避天罚,就让它留在欧冶山庄吧!哼,谁要是不长眼,敢来对欧冶山庄不利,统统灭杀,夺他们异宝,劫他们财物。”罗晨凶巴巴地说道。



    罗大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这样也好。反正欧冶山庄,是你的落脚之地,等你实力有可能开启神之替身暗藏之道韵以后中,就回庄感悟,此地有杀阵为你守护,更能安心的感悟。”



    “爷爷,你也可以感悟啊!要是感悟到了什么好东西,我不介意你跟我们分享。”



    “你怎么不去死,这样的便宜也想占?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修炼一途,不同的人,必有不同的路,即使是同样的东西,同样的修炼法,被不同的人修炼,必有不同。特别是你,我更不可能对你的修炼,有过多的干预。”



    “爷爷,开个玩笑而已,别这么认真嘛!”



    罗大佑无语:“修炼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可以随便开玩笑吗?要是我心志不坚,真的同意了,怎么办?好了,不跟你扯蛋,你们回去休息吧!我要在此,清理战场。”



    罗晨跟陈双,不再耽搁,缓缓地步行下山,罗大佑也没再说什么,也开始行动起来。



    皓月悬空,洒落满天银辉。



    两个年轻人,并肩于羊肠小道,谁也没有说话,罗晨却是能嗅到自陈双身上,渗透出来的沁人体香,让他有些心猿意马,会情不自禁地浮现超级邪书中的画面,却又被他强行的压抑了下去。



    陈双姐姐是他的逆鳞,也是他最敬重的人,他不允许别人欺负她,侮辱她,自然也不会让自己这么做,即使是精神上的也不行。



    所幸的是,罗晨的心中,有一个绝佳的人选,把直接就把自己的心猿意马,用在了柳清霁的身上。



    让你打小爷屁股,小爷在精神上侮辱死你。罗晨心安理得地给自己找了这样的理由。



    ……



    西域巫族,趁夜来袭,欧冶山庄的其他人,都无所察,也无人谈及此事。



    很显然,连静绍城都不知道,巫族对欧冶山庄发动过如此可怕的攻击。



    巫族的麻烦算是彻底解决,西域的这颗毒瘤,应该再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第二天中午,又只有罗晨跟陈双在用着午餐。



    “罗晨,你在想什么呢?”陈双看到罗晨心事重重的样子,很是疑惑地问道。



    罗晨抬起头来,有些凄然地笑了笑:“陈双姐姐,我在想,是时候为阿叔阿婶他们报仇雪恨了。”



    陈双听到这话,也想到了乡邻的惨死,脸色也变得无比忧伤起来:“罗晨,你……有把握吗?”



    “没有把握,也必须行动。欧阳府跟巫族有染,昨天晚上巫族的行动,就算他们不清楚,相信要不了多久,也会有所察觉。这事若被他们知道,必定会震动,很有可能举族逃跑。若真是如此,阿叔阿婶他们的仇,恐怕永远都没有办法彻底的报了。”



    “那我陪你一起去吧!”陈双轻轻地说道。



    罗晨心中一咯噔,连不迭摇头:“不行。虽然说,欧阳府跟熊府,实力并不是很强,可是他们不管怎么说,也是静绍城两大家族,有着一定的底蕴,我岂能让你跟我一起去涉险?”



    “难道我就忍心,看着你一个人去涉险吗?”陈双低沉着声音,幽幽地说道。



    罗晨听到这话,心中生起了一抹甜蜜:“陈双姐姐,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强,哪有那么容易遇险?别忘了,连妖兽山脉的惊天杀局,都没能要了我的命。再说,我还要照顾陈双姐姐一生一世,还要孝顺爷爷,所以我一定会注意安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