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5章 口气不小
    这也算是无形的解释,以陈双姐姐的智商,自是会瞬间就想明白,他是被柳清霁这小妖女胁迫的。



    “罗晨哥哥,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你急什么啊?等下我们还有要事,跟你商量。”



    柳清霁也许是因为看出陈双对她有了厌恶之情,倒是不再一口一个小心肝儿,改称他罗晨哥哥了。



    只不过这罗晨哥哥,怎么听怎么不舒服,让罗晨直起鸡皮疙瘩,因为这罗晨哥哥,根本就不是她真心叫的,估计在叫的时候,心中还在诅咒他。



    柳清霁她们前来,所图之事,确实很重要,也很惊天,更让罗晨沸腾,差点没有高兴得跳起来。



    当然,罗晨还是掩饰了自己的情绪,表现得很淡然。



    原来柳清霁她们来此,是因为她们通过对一本古籍所载之秘辛的推演,得到了镇魔界有可能在万魂山的消息。



    罗晨遇到噬宗老者、那个最后离奇消失的师父时,就已经了解到了关于镇魔界的事情,如今得到这样的消息,岂能让他不沸腾?



    毕竟,罗晨还得到了关于镇魔界更为难得的线索,如果跟柳清霁他们一同前去寻找,他更有可能进入到镇魔界。



    镇魔界,镇封着连炎黄二帝,都无法湮灭的魔魂,要是能得到其中一个魔魂的传承,就足以让人修为逆天,纵横天下。



    这个消息,让罗晨心中激奋到了极点,几乎一夜未眠。



    清晨,天刚蒙蒙亮,罗晨准时起床。



    来到侧厅,桌上已经放着碗筷,妙华宫的一行人,倒也没有闲着,不时地穿梭于厨房,端来一盘盘香喷喷的小菜。



    而且,厨房中传来欢声笑语,场面非常的温馨,也十分的和谐,就连陈双姐姐,都在不时的笑着,笑得非常的快乐。



    这让罗晨十分的纳闷儿。



    昨天陈双姐姐对她们的招待,虽然还算热情,可是罗晨却很清楚,那完全是一种主人的义务,他甚至能看出,陈双姐姐对她们隐隐的抗拒。



    这才一晚上,咋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呢?



    很快,桌上就放了满满一桌菜,一群女人,鱼贯地从厨房中走出,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开心的笑容,十分的灿烂。



    陈双姐姐脸上的笑容,亦是如此,特别是她对柳清霁,更是显得分外的亲切,分外的热情。



    我的个神勒,柳清霁因为没有房间了,昨天晚上是跟陈双姐姐一起睡,该不会是对她说什么,让陈双姐姐真把她当成了他的人吧?



    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罗晨越想越是这么回事。



    柳清霁可不是省油的灯,而且非常的狡滑,能言会道,陈双姐姐虽然也很聪慧,可是她从未踏出个家门,岂是小妖女的对手?



    不行,有机会一定要跟陈双姐姐解释,顺便给她提个醒,让她别太相信小妖女。



    “罗晨哥哥,用过早餐,我们就一起进入万魂山吧!镇魔界,事关重大,我们必须要尽快找到,免得再生枝节。”柳清霁微笑着说道。



    这一次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是那种很纯静的笑容,没有半点妩媚,也没有一丝妖娆,清纯得像个不谙事实的女孩,就连其他的妙华宫门人,都好像是从了良的青楼女子。



    罗晨白了柳清霁一眼:“你说去就去吗?小爷为什么要听你的?”



    “罗晨,怎么跟清霁这么说话呢?”陈双微笑着斥道。



    完了,陈双姐姐真的被柳清霁这小妖女给骗了,把她当成了他的女人。



    对于这一点,罗晨还没啥,反正能解释,可眼见陈双姐姐现在就偏帮柳清霁,似乎恨不得他直接把她给娶了一般,这让他心情沉重到了极点,似乎压了一座大山一般。



    “陈双姐姐,万魂山凶险无比,乃人族不敢轻易涉足的禁地,就算镇魔界真的暗藏其中,若想进入其中,也必定会是九死一生的事情。静绍城两大家族,血洗村庄,让数十乡邻殒命,我尚没有帮阿叔阿婶他们报仇,岂能安心?”



    罗晨低沉而言,即因为陈双那恨不得现在就让柳清霁嫁给他的态度,又因为乡邻的血仇,确实还没有报。



    陈双的情绪,也变得无比的低沉,满脸的悲伤:“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去报仇再说。只有如此,也好让阿叔阿婶他们在天之灵,得到安慰。”陈双幽幽说道。



    “罗晨哥哥,让我们一起帮你吧!屠灭静绍城的两大家族而已,分分钟帮你搞定。”



    “乡邻于我,犹似家人,他们之血仇,我必亲报,岂能假借你们之手?”



    妙华宫一行弟子,全都愕然,她们真没有想到,霸气凶残的罗晨,对一些普通的乡民,居然会有这样的感情。



    “罗晨,仇由你报,但是可以让清霁她们,帮你阻止两大家族的人逃跑。凡杀阿叔阿婶他们之人,一个也不能放过。”



    陈双很了解罗晨,也很痛恨那些击杀乡邻的人,此刻亦是杀气腾腾。



    静绍城并不大,如果他一人前去,确实很有可能让另一个家族得到消息,进而逃跑,很难尽杀仇敌,为乡邻彻底报仇雪恨。



    “嗯,知道了,陈双姐姐。”罗晨点头,轻声应道。



    ……



    静绍城沸腾。



    消失大半年的罗晨,终于现身,此刻就飞悬在欧阳府千米高空。



    他的身旁,还跟着名穿着一袭红裙的绝色美女,他们冷冽的双眼,都怔怔地俯瞰着欧阳府,活像一对杀至静绍城的伉俪。



    柳清霁似乎也很痛恨击杀无辜百姓的修炼者,此刻的她没有半点妩媚,没有一丝妖娆,粉脸冷沉,双眼透发凶光,似乎比罗晨的杀气还要浓郁。



    两个年轻人浩荡出来的气势,令人心惊胆颤,即使以欧阳府为中心,天上地下,到处都是看热闹的人群,他们却也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的看着。



    欧阳府更是炸开了锅,里面的欧阳府子弟,全都胆颤心惊,蜷缩于暗处,仰望着高空的罗晨,似乎看到了杀神临世。



    杀我一村,屠你一族——



    这八个字,在所有欧阳府子弟的脑海中闪过,每个字都如一道惊雷,轰击着他们的心神,让他们惊恐至极。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欧阳府所有人,到府中广场集合,若想侥幸躲避,犹如此楼。”



    罗晨阴冷的声音落地,镇压之砖蓦地出手,飞击向欧阳府中的一幢三层小楼。



    “轰——”



    众人只见一道灰影,飞落在那幢三层小楼上,就是一声惊天巨响,大地颤动,整幢楼瞬间化为废墟,尘土漫天。



    紧接着那道灰影,飞入罗晨的手中,竟是一块灰朴朴,毫不起眼的板砖。



    众人看得瞠目结舌,很多人惊得嘴都合不拢来。



    这是何等的威力啊?



    大半年时间不见,罗晨的实力,竟是变得如此强大,跟先前已有天壤之别。



    曾经的他,虽然也很嚣张,也很霸气,可是他的修炼法,却很低微,只能凭借强悍的肉身,跟敌人硬撼,如今的他,只是刹那间的出手,就已经说明他实力的激增。



    一幢小楼,瞬间化为废墟,不仅震惊到了围观者,更是震慑到了欧阳府子弟,他们以最快的速度,从暗处奔出,冲向欧阳府内,那偌大的广场。



    罗晨飞悬于高空,利用自己敏锐的感应力,感应着欧阳府的角角落落。



    片刻后,左手扬起,镇压之砖再次奔袭向一幢大楼。



    那里还有修炼者暗藏,甚至在惊恐的窃窃私语,商讨着是逃跑还是应战的对策,全都是欧阳府高层。



    “轰轰轰……”



    那是欧阳府最核心的地方,建筑物宏伟,一砖之力,还不足以将其毁灭,镇压之砖不断地轰砸其上,三五两下,也变成了废墟。



    飞扬的满天尘土之中,数道身影蹿出,全都向前方疾逃。



    “逃跑者,杀无赦——”



    杀气腾腾的怒吼声,沉重如鼓,在空中飞扬,分明的传入每个人耳中。



    怒吼声中,镇压之砖,袭杀而去,轰击在其中一名逃跑者的身上,他的身体直接化作满天的血肉,四下飞溅。



    余下的几名欧阳府高层,眼见这等神威,全都心惊胆颤,停止了飞奔,他们的脸上,个个都很惊恐,斥满了绝望的神色。



    “罗公子,同为修炼者,何必赶尽杀绝?”欧阳博望颤着声音问道。



    罗晨冷冽如刀的双眼,恶狠狠的凝注在他的身上,即使相隔甚远,他也能看到他双眼是那么的阴寒,那么的冷冽,绽放着凶光,让他胆寒。



    特别是那一块灰朴朴的板砖,此刻就飞悬在他们的上空,似乎随时都会袭杀向他们,爆碎他们的身体,这让欧阳博望更是胆寒。



    “空有恶心,却无恶胆,无胆鼠辈也。”



    咬牙切齿的怒吼声中,镇压之砖突地奔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击在欧阳博望的右手臂上,将其直接轰碎,让他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



    “全至广场——”罗晨厉声怒吼。



    这一声吼,暗含破魂吼自悟之法,令人胆颤,数名欧阳府高层,不敢再有任何迟疑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战战惊惊的向府中广场奔去,欧阳博望虽然被轰碎手臂,此刻都不敢痛叫出声。



    果然不愧为嚣张霸道的罗晨,气势之雄,见所未见,小小年纪,似乎已有强者之威。



    静绍城只不过是西域小城,周围围观的修炼者,无法跟大门大派相比,即使罗晨尚未完全释放凶威,在他们的眼中,他却也有无匹气势。



    眼见欧阳府数名高层,被从建筑物中轰出,逃跑无望,全都飞奔向府中广场,那些还抱着侥幸心理的欧阳府子弟,不敢再躲,也向偌大的广场奔去。



    “大胆小儿,欺人太甚,真当我欧阳府无人吗?”



    突地,怒喝声起,响彻天地,能传百余里,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随声而至,来人正是欧阳府的老祖欧阳峰。



    欧阳府极少出世的老祖欧阳峰现身,这让众人振奋,现场沸腾,空中充满了喧哗的声音,他们的双眼,都绽放出了炽热而又虔诚的光芒。



    欧阳峰乃静绍城的传奇,被所有的修炼者,当成心中的目标,有着无比崇高的地位,只不过如今,已经鲜能见到他。



    罗晨前来欧阳府横行,还有湮灭这一族的节奏,竟是把欧阳府老祖逼出,所有围观的修炼者,几乎都认为,罗晨必死无疑。



    他虽然不凡,毕竟只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岂能跟欧阳峰这种传奇式人物相比?



    更何况,欧阳峰修炼了数百年,这更是一种深厚的底蕴。



    罗晨傲立虚空,冷冷看着欧阳峰,脸有怒色,还有不屑:“老儿,别在小爷面前倚老卖老。小爷虽然尊老爱幼,可是对于你这种纵容族下子弟行凶的老东西,只有杀无赦。”



    他以实力摧动声音,并不是很大,却是悠远飘扬,听在每个人耳中,都嗡嗡作响。



    众人震撼。



    这罗晨也忒霸气了,面对静绍城的传奇,居然还是无惧,甚至轻慢到了极点,他这不是找死吗?



    只不过罗晨自出世以来,就给人有了霸气嚣张,无惧一切的印象,此刻罗晨有如此表现,很多人倒也觉得理所当然。



    “哼——”欧阳峰重声冷哼,炯炯有神的双眼,恶狠狠地盯着罗晨:“中州大陆,实力为尊,任何弱小者,在实力强大之人的面前,都只有被欺负的份儿,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杀你乡邻又如何?难道你还想要改变这种亘古不变的道理吗?”



    罗晨右手中,灰光一闪,战戟入手。



    那战戟看起来很普通,甚至都没有普通刀剑的锋利,给人带来的森冷之意,只不过此戟握在罗晨手中,被他的气息烘托,却是有一种无形的霸气,令人胆颤。



    “老儿,既然你认准此理,今天小爷就让这种道理,发生在你的头上。”罗晨冷然说道。



    欧阳峰冷笑:“就凭你,也配?年纪不大,口气不小。今天,老夫就算会被满城人诟病,必定杀你,为我欧阳府丧生你手的子弟,报仇雪恨。”



    “老儿,为我乡邻,纳命来吧!”



    欧阳峰的话音刚刚落地,罗晨怒声暴吼,身形电闪,竟是主动向他奔杀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