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0章 可笑
    她现在很羡慕柳清霁,可以跟在罗晨的身边,与他共历凶险,而她却只能守在欧冶山庄,除了担心,什么也做不了。

    不过陈双无怨,因为这是罗晨的落脚地,不管外面有多大的风险,只要他回到欧冶山庄,这里就会成为守护他的一片宁静的港湾。

    也许,罗晨永远都不知道,他在她心中有多重要,自从他上次前往妖兽山脉历练,她的心就已经紧紧地跟他在一起,无数次地流下担心的眼泪,无时无刻不在等着他归来。

    他,跟爷爷一样,是她心中的至亲,如果可以,她只希望他跟爷爷,永远都陪伴在她的身边,即使过很普通很平凡的困苦生活,她也会很开心,很踏实,很幸福。

    只可惜,陈双很清楚,自罗晨出生开始,就注定要成为搅起天下风云的狂龙,小小的欧冶山庄,只不过是一个很平静的小水潭,不可能让他屈身一生。

    龙,只适合浩瀚的大海,只适合广袤无垠的无边大地。

    这,是他的宿命。

    “柳清霁,你够了啊?再敢对小爷无礼,小心我对你不客气。”罗晨凶巴巴地说道。

    柳清霁对着罗晨翻白眼,转首就对着陈双大声喊道:“姐姐,这死小子又欺负我,还骂我,等我们回来,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罗晨无语了,骤然加速,以最极限的速度,冲向万魂山的方向,一群人急急地跟上,柳清霁也慌忙地加快速度……

    一轮烈日,悬挂东空,金灿灿的阳光,洒落大地。

    万魂山,静静地横亘在万丈金光中,葱郁之外,却是云蒸雾罩,那火辣辣的阳光,根本就无法驱散,给人一种神秘而又阴森的感觉。

    原本清宁的万魂山周围,到处都是修炼者在徘徊,想要进入万魂山中,却又不敢,一个个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罗晨一行人,缓步在人群中,所有的修炼者都在惊恐地议论着,因为他们很多人,都看到了可怕的一幕。

    先前已经有人进入万魂山,里面有可怕的呜鸣,很多修炼者深入没多远,身体就被无形的力量,绞得粉碎,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留下一滴血,连碎骨碎肉都没有一点,有的人飞出武器探路,进入某个神秘的地域,也会被绞得粉碎,消失得无影无踪。

    最让他们难以置信的还是,万魂山中的生灵,却是可以在里面自行的穿梭,有修炼者原本想要跟在它们的后面深入万魂山,却依旧是灰飞烟灭的下场,有的人从万魂山外抓去生物探路,同样惨死。

    听着他们这样的说法,罗晨心中暗暗好笑。

    万魂山之所以会成为人类不敢涉足的禁地,就是因为里面禁地密布,万魂山中的生灵,之所以能自由穿梭,那完全是因为它们在里面土生土长,沾染了同样的气息,根本就不会被禁地排斥。

    看来,罗晨会因为自己对万魂山禁地的辨识能力,还是会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依旧可以很安心的寻找镇魔界所在之地。

    “该死的,万魂山乃禁地,踏足者必死,我们怎么进去啊?炎黄二帝手段果然通天,将镇魔界隐藏于万魂山中,仅仅是这片地域,就已经阻断了无数人的进路。”柳清霁郁闷地说道。

    罗晨坏笑:“柳清霁,要不你乖乖的让小爷,打你一次小屁股,哥把你们安然的带进去?”

    柳清霁跟一行人都双眼冒精光:“小心肝儿,你真的有方法进去?”

    “哥天纵神武、聪明绝世、智慧超凡、卓尔不群、玉树临风、潇洒倜傥……”

    “打住打住,再说下去,我们都要吐了。死混球,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啊?”

    “跟你相比,哥还略逊一筹,我的目标,就是赶超你,要练就比你脸皮还厚的无上神功。”罗晨嘻皮笑脸地说道。

    柳清霁翻白眼:“别废话,你到底有没有办法,进入万魂山?”

    罗晨重重地点头:“有,而且包你们无事。不过,条件就是让我打你一顿小屁股。”

    “你是不是男人啊?居然用这样的方法来威胁我。想要打姑奶奶屁股,不是不可以,但你得凭实力、凭本事。别忘了,姑奶奶把你屁股打烂几次,可都是凭借实力哦!”

    “我没有听错吧?你……真的打过他几次屁股?”柳清霁的话刚落地,单于雪立马就来了兴趣,笑着问道。

    柳清霁眼见单于雪有兴趣,立马就眉飞色舞起来,笑得十分的得意:“姐姐,你没有听错哦!我确实打了他三次屁股,每次都打得血肉模糊呢!”

    罗晨恶寒,这尼玛的死妖女,简直就是把她的快乐,建立在他的痛苦上。

    “咯咯咯……没有想到,天不怕地不怕、霸气嚣张的罗公子,还有这么丢人的事情,想想都好笑啊!”

    罗晨狂晕:“单于姑娘,再敢笑话小爷,以后连你的小屁股一起打。”罗晨凶巴巴地威胁道。

    单于雪不以为意,依旧笑得很灿烂:“你还是先把清霁的屁股打了再说。如果连她你都打不了,对于我,那就更是想都别想。咯咯咯……好笑,真是好笑。”

    罗晨抓狂,这单于雪原本给他的印象,完全不是这样,现在只是跟柳清霁在一起呆了一天时间不到,就被这小妖女带坏了,而且连陈双姐姐,似乎也成了她的人。

    这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祸害,走到哪里祸害到哪里啊!

    “姐姐,你什么意思啊?竟如此说话,难道你比我还厉害吗?”柳清霁斜睨着单于雪,很是不爽地问道。

    单于雪微笑着点头:“虽然比你厉害不了多少,好歹也要比你厉害一些吧!”

    “来来来,咱们比比。我还不信邪,你能比我厉害。”柳清霁很不服气,一边挠着袖子,露出一双绽放着莹润光泽的玉手,一边气呼呼地说道。

    “算了,我不想伤你。”

    这话更让柳清霁来火:“你奶奶的,姑奶奶还怕伤着你呢!你居然说这话。今天,还非要跟你比比不可。放手过来,跟我一战。”柳清霁气恼地说道。

    “你在骂你自己吗?”单于雪狡黠地笑着说道。

    柳清霁愕然:“姑奶奶什么时候骂我自己了?”

    “你刚才说你奶奶的,然后又在我面前自称姑奶奶,这不是在骂你自己?”

    “我……”柳清霁气结,一时之间,竟是不知说什么好。

    罗晨看着,差点没笑死,柳清霁不是省油的灯,这单于雪似乎更不是省油的灯,不是省油的灯遇到不是省油的灯,这戏可就好看了。

    “哈哈哈……光吠有什么用啊!赶快打,小爷还想看狗咬狗一嘴毛呢!”罗晨大笑着说道。

    “找死”

    这一次柳清霁跟单于雪非常齐心,异口同声地低斥的同时,两人齐齐出手,直接就将罗晨轰飞了出去。

    “砰”

    她们用的是巧劲儿,虽然没有让罗晨受伤,却是让他无法稳住自己的身形,飞出百余米后,重重地摔落在了地上,屁股撞在一块大石块上,痛得他呲牙咧嘴。

    “你们这两个混蛋,过来跟小爷一战,我要……”

    罗晨从地上爬起来,对着远方的柳清霁跟单于雪怒吼,可是这话还没有说话,他就硬生生的打住,脸上露出了无比惊恐的神色。

    原来他摔落的地方,居然是御虚宫弟子落脚之地,就在他大叫的时候,凌冰洁手持拂尘,冷沉着一张俏脸,以闪电般的速度,罩着他的身体就轰击过来。

    凌冰洁距离罗晨很近,而且他又没有注意,拂尘径直扫中他的胸膛,他分明地听到骨断的闷响声,传来钻心的剧痛,直接被轰飞了出去,嘴里喷出了一口鲜血。

    罗晨击杀凌冰洁数名师姐,她对他恨之入骨,击飞他的瞬间,她没有任何的迟疑,身形电闪,手执拂尘,再次疾速向他追杀而来。

    罗晨做梦也没有想到,前不久才被击败而回的凌冰洁,居然会再因为镇魔界的消息而现身,来到了此地。

    凌冰洁骤然出手,攻了罗晨一个措手不及,使他身受重伤,令他震怒。

    “吼”

    眼见凌冰洁以无比迅捷的速度,袭杀而来,罗晨反应神速,启用魂戒魂力,加持己身,对着她以自悟法怒吼,与此同时,战戟与镇压之砖已经被他抓在了手中。

    战戟横空,罩着凌冰洁劈出了满天戟芒,镇压之砖脱手,在空中拖出一道长长的尾影,一起袭杀而去。

    怒吼、武器入手、攻击,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发生在刹那间。

    可是这样的攻击,对于凌冰洁无用,唯一让她顾忌的仅有镇压之砖。

    所以,当镇压之砖疾速的向她袭去的时候,她追击向罗晨的身形,陡然向后飞退了出去。

    彼此的距离太近,手中的拂尘,在妖兽山脉的时候,被罗晨强夺十余根天蚕丝,已经有损,上一次凌冰洁为了击杀他,又动用天网地罗这种杀着,再次受损,需要用修为的滋养,耗费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没有了先前的神威,面对镇压之砖的袭杀,凌冰洁也只能避退。

    镇压之砖速度极快,眨眼即至,径直轰击向凌冰洁的脑袋,她扬起手中的拂尘,直接拂向镇压之砖。

    镇压之砖似乎有灵,上过一次当之后,已经对尘丝产生了畏惧,拂尘尘丝迎击向它的时候,直接改变轨迹,避开了拂尘的挥击。

    倾刻间,罗晨跟凌冰洁的距离,就拉开了里许,他们都飞悬于空中。

    罗晨利用这个瞬间,取出一把丹药,扔进嘴里就噗哧噗哧的嚼了起来,同时运起实力,让自己适才被击断的胸肋归位,急运乾坤大挪移,护持胸肋裂断处。

    “凌冰洁,敢伤我小心肝儿,姑奶奶跟你拼了。”

    所有的事情,发生得太快,甚至让人想都没有想到,直到此刻,远处的柳清霁一行人,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脆喝声落,空中闪出一道粉红光芒,柳清霁那条粉红绸巾,裹挟着无匹威势,径直奔袭向凌冰洁。

    凌冰洁色变。

    她跟柳清霁的实力相当,如今手中的圣月拂尘,威力大减,而且镇压之砖奔袭在她的周围,不断袭击着她,此刻柳清霁又向她发动了攻击,直接就让她陷入了劣势。

    与此同时,一道淡淡的青芒,破空而出,截击向柳清霁攻出的绸巾。

    这是强者的攻击力,速度极快,弹指间便与粉红绸巾交击空中。

    柳清霁虽然不凡,可是年纪太小,实力如何能与强者抗衡?

    绸巾被强者的攻击力轰击,瞬间柔软下去,柳清霁情不自禁地后退,脸色布满痛苦的神色,变得有些惨白,却是被她身旁的单于雪一把抓住,这才稳住后退的身形。

    不管怎么说,柳清霁也是因为自己才受的伤,罗晨看得愤怒不已,望向下方。

    直到此时,罗晨才发现,御虚宫居然出动了十余名弟子,在她们当中,还有两名老妇,出手的正是其中一名白发妇人。

    白发老妇出手的瞬间,地面所的御虚宫弟子,齐齐起身,阻截在了柳清霁一行人的面前:“这是他们之间的恩怨,谁敢插手,就是与我御虚宫为敌。”白发老妇冷声道。

    “这不公平。堂堂的御虚宫圣女,何其身份,何等背景,居然让一个无名小卒,跟她对战,这不是摆明要他死吗?”柳清霁很是懊恼地说道。

    “哼”白发老妇重重地冷哼了一声:“无名小卒?他在妖兽山脉,杀天一宗长老,灭乾阳派强者,威风八面,名动妖兽山脉,若不是妖兽山脉化作劫土,早就名扬天下,他还是无名小卒吗?”

    这里的拼斗,早就已经引来了周围的修炼者,很多人都飞悬于空中,看着热闹,此话一出,令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看罗晨的眼神,就像在看怪物一样。

    尼玛,一个小小的少年,竟是击杀两大正道宗门的强者,这得多逆天啊!

    “那是我小心肝儿无耻好不?如果不是两大强者身受重伤,他能杀他们?老前辈,你这摆明就是想要让凌冰洁杀死他嘛,居然还找这样的理由,可笑不可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