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1章 迷情丹
    尼玛,一个小小的少年,竟是击杀两大正道宗门的强者,这得多逆天啊!

    “那是我小心肝儿无耻好不?如果不是两大强者身受重伤,他能杀他们?老前辈,你这摆明就是想要让凌冰洁杀死他嘛,居然还找这样的理由,可笑不可笑啊?”

    这小妖女虽然是个祸害,在关键时刻,居然站在自己一方,倒也不失为朋友,即使被她说自己无耻,罗晨心中还是蛮舒服的。

    反正他对自己敌人,永远都不会讲道义,不仅无耻,而且还是超级无耻。

    “既然你知道他无耻,老身就不防实话告诉你,前不久,正是因为他的无耻,击杀我御虚宫数名弟子。他与我们御虚宫,有血海深仇。今日,谁敢帮他,我们御虚宫必与之为敌。”白发老妇杀气腾腾地说道。

    听到这样的事实,众人又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连柳清霁一行人,亦是如此。

    这小子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怎么什么人都敢杀啊?御虚宫可是正道八大宗门之中,乃正道超级大势力,跟她们结下如此深仇,这不是找死吗?

    一时之间,柳清霁也愣怔住了,不知说什么好。

    毕竟,这已经牵涉到了血海深仇,道理占在了御虚宫一方。

    柳清霁终于明白,一向都很超脱的御虚宫门人,为何会如此失常,如此愤怒,原本一心想要度化罗晨的凌冰洁,为何一见到他就对他下杀手。

    罗晨趁着众人对峙的机会,在尽其可能的恢复自己受到的重创。

    “老太婆,你是准备让凌冰洁杀我,还是准备一起上呢?”白发老妇的话音刚刚落地,罗晨抹了一把嘴角上的鲜血,就微笑着问道。

    老……太婆?

    这可是御虚宫的老圣女倪艳萍,不仅在其宫门,有着崇高的地位,就是在正道之中,地位也无比尊崇,他居然叫他老太婆。

    这……尼玛的不是一般的霸气啊!

    倪艳萍倏地回首,冷冽的双眼,径直落在罗晨的身上,身体浩荡着凌厉的强者之气,眼神更是透发着一种无形的气势,让人灵魂颤动。

    只不过罗晨修炼吞天噬地术,本就是玩灵魂的高手,她的眼神岂能对他造成威慑。

    倪艳萍冷冷地看着罗晨,他也看着她,脸上挂着微微的笑意,有着满满的不屑。

    众人看得后背直冒冷汗,他们虽然无法感应倪艳萍眼神的气势,可是她身上透发出来的强者气,却是让他们胆颤心惊,那少年居然无惧,还笑嘻嘻地蔑视她。

    倪艳萍同样心惊。

    罗晨果然不凡,就这份无惧强者气的气势,就已经很罕有了。

    “就凭你,也配我们一起出手?冰洁杀你,足矣。”倪艳萍冷然说道。

    “既然你对冰洁美人儿有如此信心,那要是她杀不了我,你们会不会一起围杀我呢?”罗晨嘻皮笑脸地问道。

    清……冰洁小美人儿?

    尼玛,御虚宫年轻一辈弟子中的佼佼者,堂堂的圣女,到了罗晨的嘴里,居然变成了冰洁小美人儿,这也太轻佻了。

    这话落地,就是正在冷然阻击镇压之砖轰击的凌冰洁,都不由得为之一滞,脸上浮上了一抹红晕,双眼中绽放出了更加森冷的寒光。

    “大胆小儿,居然敢对冰洁圣女如此无礼,简直龌龊至极。”一名飞行空中的正道俊杰,对着罗晨怒吼。

    罗晨脸上的笑意,骤然消失,变得无比的冷沉,如寒星闪烁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那名正道俊杰,执戟而立,身上竟是爆发出无匹威势。

    他在这个瞬间,判若两人,似乎从一个痞子,陡然变成了少年战神,有睥睨一切的凛然威势,令所有人胆颤。

    那名少年俊杰更是被罗晨看得心中发毛,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额头上直冒冷汗。

    “去死”

    罗晨对着那名青年俊杰,张嘴怒吼,让本就胆颤的他,直接破胆,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竟是无法稳住身形,向地面坠落,重重地摔在一块巨石上,身体抽摔,眼见是活不成了。

    众人看得心惊胆颤,看罗晨的眼神,就像在看魔鬼一样。

    这是何等的凶威,何等的凌厉啊!

    仅仅是一声吼,就直接吓破了那名正道俊杰的胆,让他从高空摔落,直接被摔死。

    不少正道青年在心中庆幸。

    因为他们刚才眼见罗晨对冰洁圣女言语轻佻,想要出口喝斥,却是被那家伙抢了先,正郁闷着,就发生了如此胆寒的一幕,如果没有他,估计他们已经跟他一样了。

    刹那间,所有人都已经明白,这小子虽然霸气得丧心病狂,可是人家有霸气的本钱。

    如果罗晨是强者,他能把人给吼破胆,这很正常,可是他并非强者,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就能把人给吼破胆,那就绝不简单了。

    “还有谁,认为小爷在对冰洁小美人儿无礼,站出来,像个男人一样,发出你们心中的呐喊吧!”罗晨冷沉着声音喝道,他的双眼也在缓缓的扫视着周围围观的人群。

    罗晨此刻依旧气势如虹,能吞山河,被他扫视之人,又确有此心者,无不胆寒,快速地飞退,挤进身后的人群中,生怕被罗晨看出来,也被他给活生生的吼死。

    “师叔,这小子气势怎么会如此凌厉?一月不到,他身上的气势,比当初又强了好多啊!”柳清霁眼见罗晨仅是用眼神的扫视,就让很多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躲闪,满脸震惊,向身旁的林婉儿疑惑地问道。

    林婉儿微微摇头:“我看不透他。估计是在分开的这段时间,他又经历过生死历练吧!短短的时间,有如此气势,恐怕也只有最凶险的经历,才能成就。”

    单于雪跟单于莫愁听到林婉儿这般说法,都在心中暗暗赞许,她果然不愧为妙华宫的强者,直接就分析出了其中的原因。

    “这家伙天不怕地不怕,四处树敌,这般下去,如何得了啊!”柳清霁忧心忡忡地低声说道。

    林婉儿微笑:“他拥有这样的道心,适合走这样的道,只有如此,才能让他的修行,达到最佳的效果。至于他能不能坚持下去,就看他的造化了。”

    “剑走偏锋,伤人伤己,这可不是一条好道。”

    “清霁,你该不会真的喜欢罗公子吧?”柳清霁喃喃自语声落,单于雪立马就笑问道。

    柳清霁微愕,脸上浮现一抹红晕,没好气地瞪了单于雪一眼:“你这么问我,是何意思?想要探明我的心迹,把我当成情敌?”

    “我说过,他不是我心中的那坨牛粪,所以我们永远都成不了情敌。”

    柳清霁坏笑:“你怎么知道他就是我心中的那坨牛粪呢?嘿嘿嘿……说不定以后,你找到了心中的那坨牛粪,也是我心属的牛粪,那我们依旧会成为情敌哦!”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女孩子家家,在这里张口牛粪,闭口牛粪的,你们不觉得恶心,我们还觉得恶心呢!”林婉儿没好气地轻斥。

    柳清霁做了个鬼脸,水汪汪的美目,又望向了高空。

    此刻罗晨缓缓的扫视了一圈,双眼又落到了倪艳萍的身上:“老太婆,怎么,对冰洁小美人儿,是不是没有信心,不敢把话说得太满?哼,就算你们所有人,一起对小爷下手,小爷也无惧,必定让你们御虚宫,付出血的代价。”

    罗晨冷然而语,傲立于空中,霸气十足,像个少年战神,在俯瞰着御虚宫一众门人。

    “无知小儿,狂妄至极。冰洁杀你,绰绰有余,何须我们动手?你若真能战胜冰洁,今天我们可以任由你自由离去,绝不阻挠。”倪艳萍沉声说道。

    “哈哈哈……”罗晨纵声长笑:“那就睁大你们的狗眼,看小爷如何击败冰洁小美人儿吧!小爷今日,必定一战成名,威扬四海。”

    “哼,你一定会死得很惨。冰洁,杀了他。”倪艳萍冷沉着声音说道。

    “是,师叔。”

    凌冰洁此时反而没有了怒意,一脸平静,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缓声轻应,声荡四方,让人心中清宁,是那么的圣洁,那么的出尘。

    “冰洁小美人儿,小爷来了。”罗晨轻佻的言语声中,身形电闪,直接就扑杀向凌冰洁。

    凌冰洁在这个瞬间,双眼冷冽,凶光大盛,右手挥动着拂尘,阻止镇压之砖的轰击,左手中黄光一闪,多了一盏铜灯。

    青炉古灯

    眼见凌冰洁铜灯入手,罗晨心中,骇然地闪过这四个字。

    看来凌冰洁还真是誓要击杀自己,居然直接动用这种可怕的法宝,要燃烧生命之力,激发青炉古灯的战力,来灭杀于他。

    罗晨的脸上,闪过阴冷的神色,扔出一把银色的珠子,直接袭杀向凌冰洁。

    凌冰洁不敢大意,右手的圣月拂尘,逼退镇压之砖的瞬间,疾地拂出,避出一道如匹的攻击力,迎向罗晨射出的类似于暗器的银色珠子。

    “轰轰轰……”

    攻击力击中银色的珠子,连不迭的巨响声起,那些银色珠子全被击碎,化作了粉色的烟雾,在空中快速的扩散,眨眼间就已经消失无形。

    罗晨依旧在向前疾速的飞奔。

    这个瞬间,原本一脸平静的凌冰洁,脸色骤然浮现酡红色,双眼也变得有些迷离起来。

    如不散阴魂的镇压之砖,再次向凌冰洁的脑袋,轰击而去,她再次扬起手中的圣月拂尘,扫向镇压之砖,再次将其逼退。

    此刻罗晨已经冲至凌冰洁的身前,挥起手中的战戟,直接对着她的身体,展开了猛烈而又狂暴的攻击。

    凌冰洁身形疾速的飞退,嘴角溢出了殷红的鲜血。

    众人看得疑惑不已,罗晨的攻击,根本就没有击中凌冰洁,她怎么会嘴角溢血?

    而且她此刻的模样,咋这么奇怪,那圣洁出尘的气质,早就荡然无存,甚至看得人心中躁动,有狂暴占有她娇躯的冲动……

    “吼”

    罗晨舌绽惊雷,对着凌冰洁怒吼,让她的神色为之一滞。

    “吼吼吼……”

    罗晨不断地向前追击,也在接连不断的怒吼,凌冰洁的神色一滞再滞,片刻后,连动作都不由得滞了一下。

    也就是这一滞之间,镇压之砖径直轰击在了凌冰洁的肩上,让她直接就向地面跌落,喷出了一口鲜血。

    所有人色变,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局面,更没有想到如此短暂的时间内,罗晨就能击中冰洁圣女。

    罗晨心中更惊,因为他很清楚镇压之砖的威力,这一记轰击,应该足以轰碎凌冰洁的身体才对。

    凌冰洁跟罗晨数次冲突,早就激起了他无尽的杀机,岂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镇压之砖继续追击向地面跌落的凌冰洁,战戟横扫虚空,满天的戟芒,铺天清地地向她轰杀而去。

    “小儿无耻”

    倪艳萍怒吼,双手成掌,猛地推出,空中骇然出现两道淡青色巨掌,飞射向天,一掌轰击向镇压之砖,一掌轰击向罗晨的攻击力,她的人也拔地而去起,直射而出。

    罗晨的脸上,闪过一抹阴险的笑容,左手中又多了一把银色珠子,直接就向御虚宫弟子飞射而去。

    “轰”

    “轰”

    倪艳萍攻出的两道掌力,将镇压之砖击飞,也化解了罗晨的攻击力。

    “屏住呼吸,此乃乾翔殿迷情丹”与此同时,倪艳萍疾声提醒。

    可是她的提醒,已经晚了一步,罗晨扔出的银色珠子,已经被御虚宫弟子击得粉碎,粉色烟雾疾速扩散,已经消失于无形。

    罗晨不敢跟倪艳萍硬碰,身形快速的飞退,左手一招,镇压之砖闪电般飞回到了他的手中。

    此刻,地面的一群御虚宫弟子,脸色全都变得酡红起来,双眼迷离,五名门人齐齐地盘膝地面,运起功来,另外的几名年轻的弟子,却是冲向四方。

    她们一边飞奔,一边在撕扯着身上的衣服。

    场面的骤变,让很多人瞠目结舌,堂堂的御虚宫门人,居然会有如此狂野的表现。

    倪艳萍此时已经将凌冰洁的身体搂住,眼见场面变得不可控制,脸色变得无比的震惊与骇然,向罗晨拍出一掌的同时,以闪电般的速度,向地面飞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