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3章 直冒冷汗
    一群人全都无语。

    这家伙太无耻了,不论敌友,只要得罪他,他都会不择手段的对付。

    不过,柳清霁貌似真的很让人头痛啊!

    “我最最最爱的小心肝儿,你天纵神武、智慧超凡、卓尔不群、玉树临风、乃堂堂男子汉,威武大丈夫,是迷死万千少女的英雄,我对你的爱死心踏地,我对你的情如同日月光辉、亘古不变,你要是打我屁股,会有损你的威名,会寒透我心。所以,我最最最爱的小心肝儿,你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柳清霁眼见挣扎无望,换了幅嘴脸,对着罗晨双眼冒星光的夸奖与称赞。

    “说,继续说,小爷听得好兴奋,好激动啊!不要停,继续说,只有这样,小爷打起你的屁股来,才更有精神。”罗晨抱着柳清霁狂奔,坏笑着说道。

    柳清霁微愕,脸上立马就布满了懊悔的神色,水汪汪的美目,眨巴了几下,就滚落出了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从绝美的脸蛋滚落。

    “小心肝儿,你不能这么对我。人家是女孩子啊!呜呜呜……以后我还要嫁人呢!被你个大男人打屁股,谁还敢娶我啊!呜呜呜……”

    罗晨发现自己很贱,明明知道柳清霁是装出来的,居然还是情不自禁的心软。

    只不过这一次,就算心软到死,他也不会再罢手。

    就在柳清霁哭泣的时候,罗晨终于飞落地面,右手一挥,就让她屁股上的布料,变成了碎屑,四下纷飞,露出了又白又嫩又翘的美臀。

    “呜呜呜……呜呜呜……”柳清霁哭得唏哩哗啦,也哭得更加的悲伤,更加的动情。

    罗晨不理会,把她扔在地上,右手一招,一根树枝突断,飞落他手中,猛地一抖,树叶尽落,然后就打在了柳清霁的屁股上。

    一树枝下去,那白嫩的屁股上,立马就被抽出了几条血痕,溢出了殷红的鲜血,衬托着那令人心颤的美臀,有一种令人心疼的凄然之美。

    罗晨发现自己真的很贱,竟是有些下不了手,可是一想到柳清霁老是祸害他,直接就闭上了眼睛,不断地抽打起来。

    这小妖女一定要好好教训,要教训得她胆颤心惊,教训得她心惊肉跳,只有这样,才会让她老实,不再来祸害自己。

    罗晨可还想着娶好女孩为妻,在这种节骨眼儿上,他可绝不能心软,省得这小妖女继续祸害他,把他身边的好女孩全部吓跑。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眼睛闭上,可柳清霁凄凉的哭声,却不断传进耳中,依旧让罗晨心软,最后索性用实力,闭塞双耳。

    打了好一会儿,罗晨才罢手,睁开双眼,那又白又嫩的美臀,已经血肉模糊,散去实力,柳清霁在伤心的哽咽,看向她的脸,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心疼,罗晨都有一种把她轻搂怀中、好言安慰的冲动。

    男人可以犯贱,但绝不能一贱再贱。

    罗晨强忍自己的心软,看着柳清霁,笑嘻嘻地问道:“以后还敢打小爷屁股吗?”

    “呜呜呜……不敢了……”

    罗晨满意的点头:“嗯,这样才乖嘛!以后乖乖听话,小爷会好好对你的。谁要敢对你不利,小爷必定帮你出头。”

    说着话的时候,绑缚柳清霁双手双脚的天蚕丝,快速的松去,回到了罗晨的手中,被他直接扔进了空间法宝。

    凄凄哀哀的柳清霁,从地上艰难的站起来,也许是因为屁股太痛的原因,刚站到一半,直接就向地面栽倒。

    不会伤得这么重吧?

    罗晨心惊,上前一步,就把柳清霁拦腰扶住了。

    就在这个瞬间,柳清霁倏地转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封了罗晨身上的大穴位。

    等罗晨警觉过来,已经迟了。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才被打了一顿屁股的柳清霁,还会死不悔改。

    她的脸皮果然要比他的脸皮还要厚啊!他再一次因为脸皮不够厚,栽在这小妖女的手中。

    “该死的混球,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居然把姑奶奶白花花的小屁股,打得血肉模糊,你还真下得了手啊?”

    柳清霁很气愤,脸上还挂着泪痕,却是怎么也看不到适才的凄然与伤心,不过看起来,却有另一种让罗晨怦然心动的风韵。

    “柳姑娘,我很懂得怜香惜玉的。打你的时候,我的心都在滴血啊!只不过身为男人,就要有男人的范儿,要是不打,多没面子呀!你是绝世的美女,小屁股又嫩又白又翘,看得我都流口水。你也许不知道,打你的时候,我都是闭着眼,不忍心看,也用实力闭塞着自己的双耳,不忍心听你哭。你打了我三次屁股,我只打了你一次,你就行行好,满足一次我的大男人心态,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罗晨苦着脸说道。

    柳清霁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你这个死混球,脸皮怎么比我还厚?”

    “啊?不敢,柳姑娘如果认脸皮第二厚,我绝不敢认第一。在这方面,我以你为目标,以你为榜样,一心想要超越你啊!柳姑娘风华绝代,貌美胜仙子,魅力四射,能迷死万千美男,方方面面都比我强千倍万倍,我也只有在这方面,才有机会赶超你啊!你是我心中的女神,是仰望都无法企及的高度。女神,请你不要跟我这种吊丝计较,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不得不说,这两个家伙绝对是半斤半两,都不是省油的灯,脸皮都厚得出奇,要是被外人看到这一幕,估计全都会不敢相信,这世上会有如此脸皮厚的两人。

    “说,继续说,姑奶奶听得好兴奋,好激动啊!不要停,继续说,只有这样,姑奶奶打起你的屁股来,才更有精神。”柳清霁学着罗晨刚才的口吻,坏笑着说道。

    “我的女神,你不能这么对我。人家是男孩子啊!呜呜呜……以后我还要娶妻呢!被你个小美女打屁股,谁还敢嫁我啊!呜呜呜……”

    罗晨很配合,放下尊严,放下身段,学着柳清霁的口吻说道,只不过那装出来的哭声,像狼嚎。

    柳清霁受不了啦,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她伪装起来至少很逼真,很自然,这家伙伪装起来,不伦不类,令她反胃。

    “该死的,居然敢学姑奶奶,而且还学得这么恶心,气死姑奶奶了。”

    柳清霁右手一挥,直接就把罗晨放倒在地,再一挥,他屁股上的裤子,化作了布屑,四下纷飞,抓起被他扔在一旁的树枝,就恶狠狠的抽打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罗晨扯着嗓门学着柳清霁哭泣,像狼嚎,似鬼叫。

    柳清霁差点没有暴走:“你的声音太粗了,好难听啊!再敢鬼嚎,把你阉了,让你的声音变细,估计就好听了。”

    这话入耳,罗晨打了个寒颤,立马闭嘴,任由柳清霁抽打屁股。

    也许是被柳清霁打得麻木了,或许是因为刚才打了一次柳清霁的小屁股,除了屁股被抽打得很痛外,罗晨都没啥反应,没有以前的丢人感,也没有从前的愤怒……

    万魂山,静谧至极,死一般沉寂。

    林婉儿一行人,还站在当场,静静的等着,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了焦急的神色,不知道罗晨会怎么对待柳清霁。

    约莫一个时辰后,罗晨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前方,他的身后,跟着柳清霁。

    一男一女,一前一后,走在密林间,都一拐一拐的,活像一对鸭子,脸上都有着痛苦的神色,看得众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你们直线奔过来,别乱跑,不会有事的。”罗晨对着前方的人群痛声喊道。

    众人听到罗晨这样的提醒,不再耽搁,全都向前飞奔,眨眼间,就来到了罗晨他们的身前。

    “清霁,你们这是玩的那一处啊?”单于雪笑问道。

    柳清霁丝毫也不觉得害臊,嘿嘿一笑,道:“姐姐,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亲不恩爱。我的小心肝儿好好的爱了我一次,我也好好的爱了他一次。好浪漫,好幸福,好开心滴。你说过,只要他打了我的小屁股,才有资格打你的小屁股。姐姐,洗干净小屁股,随时恭候我小心肝儿的抽打,让他也来好好的爱你一次吧!”

    罗晨狂晕,这小妖女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跟她相比,他还真的自愧不如。

    单于雪愕然,粉脸浮上红晕,没好气地瞪了柳清霁一眼:“还是算了吧!他不是我的菜,我永远都不会让他有这种爱的机会。”

    “清霁,你没事吧?”尹佳悦走向柳清霁,满脸关切地问道。

    柳清霁灿烂的笑着:“师姐,我跟我的小心肝儿,用彼此的爱,滋润着对方,幸福还来不及,怎么会有事呢?我们的爱,你不懂。”

    “啊”

    柳清霁的话音刚落,罗晨就发出了一声惨叫,人直接向前弹射了出去,原来是尹佳悦经过罗晨身边的时候,猛地一巴掌拍在了他血肉模糊的屁股上。

    “清霁,师姐够意思吧?帮你加重了对他的爱,他一定会刻骨铭心的。”尹佳悦坏笑着说道。

    “师姐真好,清霁爱死你了。”柳清霁搂着尹佳悦撕着娇说道。

    罗晨吐血,很是恼怒地说道:“尹姑娘,老虎的屁股,是那么好摸的吗?你要小心啊!”

    尹香玲斜眼看他,没说话,却是有着满满的不屑,让罗晨抓狂……

    罗晨本就淬炼出了强悍的肉身,又吞食炼化万年罗生根,他被打得血肉模糊的屁股,很快就好得差不多了,活蹦乱跳的,柳清霁走路却还有点不利索。

    “小心肝儿,你爱我爱得多一点,我也想爱你爱得多一点。你现在都好得差不多了,姑奶奶还很疼啊啊啊!让姑奶奶再给你补点爱吧!”柳清霁郁闷地说道。

    罗晨斜睨她,无视她,不理她,继续带着众人在万魂山中穿梭,寻找着镇魔界的踪迹。

    “清霁,别再瞎胡闹了,办正事要紧。而且,罗公子让御虚宫,颜面扫地,声誉受到从未有过的损害,估计御虚宫的人都气疯了。如果再次遭遇,她们必定会不顾一切的杀他。他对付御虚宫的时候,使用了迷情丹,这可能会暴露他灭杀那批乾翔殿弟子的真相,他们也很有可能会对他不利。还是让他以最好状态,去面对未知的凶险吧!”林婉儿轻斥道。

    单于莫愁跟单于雪听得暗暗心惊,就她们现在得到的情况,罗晨已经跟正道三大势力,结下了生死大仇,此刻听到林婉儿的话,她们又知道罗晨杀了乾翔殿门人,招惹了这个邪道大势力,让她们后背直冒冷汗。

    这家伙还真不是消停的主儿,以他的所作所为来看,完全是举世皆敌的节奏啊!

    “师叔,万魂山禁地密布,危机四伏,到处都暗藏凶险,他们岂能轻易深入?再说,这混球就是欠收拾,要是能被他们好好拾掇拾掇,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吗?”柳清霁气呼呼地说道。

    “就怕到时候,某人又会不顾一切的出手,那就不是他一个人被拾掇,而是两个人被拾掇了。”单于雪坏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柳清霁的双眼立马就四望起来:“某人是谁啊?师姐,是你吗?”

    尹佳悦撇嘴:“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子,姐才没有兴趣,怎么会是我呢?”

    罗晨听到这话,郁闷得不行,可是他很清楚,妙华宫门人,个个都奔放得一踏糊涂,如今招惹上了柳清霁这个祸害,已经让他头痛,他可不想再招惹一个祸害。

    再说,毛有没有长齐,他比谁都清楚,事实胜于雄辩,他才没有心情去当着一群女人的面,争论毛有没有长齐的问题。

    “姐姐,你该不会是在说你自己吧?”柳清霁眨巴着眼睛,看着单于雪笑问道,完全是一幅很傻很天真的模样。

    单于雪鄙视柳清霁:“装,你接着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