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8章 死禽兽
    眼前这家伙连杨石凯都能重伤,他们在柳清霁的面前,尚且凶险重重,随时都有可能被她击杀,要是再加那个少年,自然会死得更快。

    柳清霁手中绸巾疾速延伸,直接轰击在其中一名逃跑者的身上,他的身体立马就向地面坠落。

    与此同时,另外两名乾翔殿弟子,身体也在向地面跌落,原来是罗晨动用了暗器,直接将他们射杀。

    其实这些乾翔殿门人,跟上一次的乾翔殿门人,要强大很多,如果他们不逃,至少还能坚持一会儿,慌乱的奔逃,让他们失去了战斗的精气神,甚至没了分寸,只会让他们死得更快。

    六名乾翔殿门人,五人被灭,虽然让大鱼逃跑,能在最后抓到五条小鱼,却也不错,罗晨在射出暗器的瞬间,就不管不顾,向地面飞落,先收了杨石凯的折扇,然后就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前方。

    可是柳清霁的速度,比罗晨更快,当他奔到现场,除了一滩滩血渍外,什么也没有留下,差点没让罗晨吐血。

    “柳清霁,你也太过分了吧?吃了干的不说,怎么连汤都不给小爷留一口?”罗晨很是愤怒地问道。

    柳清霁翻白眼,气呼呼地说道:“谁叫你那么说姑奶奶。姑奶奶好歹也是个绝色美女,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想要得到姑奶奶的人若排队,能排到千里之外,你小子有没有品位啊?”

    “这个还有说吗?没有品位,小爷不就跟杨石凯一样了?”罗晨咕哝。

    柳清霁气得直跺脚:“你……气死姑奶奶了。”

    “别废话,快点给我三具尸体,小爷不能白干。”

    “不给。”柳清霁很干脆的回绝。

    罗晨抓心挠肺:“两具也成啊!”

    “一具也不给。”

    “不给就不给,那你就帮小爷好好的保管吧!嘿嘿嘿……到时候连本带利一起收。”罗晨坏笑着说道。

    柳清霁何其聪明,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你要是敢洗劫姑奶奶,只要你落在我手中,姑奶奶就把你阉了。”

    罗晨吐血,这家伙什么话都敢说,貌似什么事也敢做,这让他心中打颤,二话不说,纵身就向前飞奔。

    “小心肝儿,你去哪里啊?”

    “当然是离你远点,小爷一刻也不想看到你。”

    “混球,回来,难道你连机缘都不要了?”

    这话对罗晨的吸引力太大,他双眼冒精光,疾飞的身体猛地折转,以更快的速度飞奔回来,落在柳清霁的身前:“哪有机缘?”

    “说几句好听的,让姑奶奶心里舒服了,就告诉你。”柳清霁媚笑着说道。

    罗晨有探宝神珠,都没有感应到任何的异样,听到柳清霁这样的说法,立马就醒悟过来:“切,想骗小爷说违心的话,你也不用这样吧?要是真有机缘,你恐怕早就坐不住了,还会通知小爷?”

    “你是我最最最爱的小心肝儿,你越强大,我就越有面子,自然会告诉你呗!再说,此地机缘,不同人能有不同收获,让你一起得到,对姑奶奶又没有损失。”

    罗晨还是不相信:“这里到处都是光秃秃的山,有屁的机缘,你就继续忽悠我吧!就算真有机缘,这里的石块,比玄铁精金还要坚硬,怎能得到?”

    “小心肝儿,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别浪费时间,赶快说点好听的,让姑奶奶舒服舒服。速度啊!姑奶奶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要继续找机缘。”柳清霁有些焦急地说道。

    眼见柳清霁这样反应,罗晨还真感觉有点靠谱了:“说就说,反正又没有什么损失。要是你骗我,小爷就当成赞美狗了。”

    “死混球,你……说什么?”柳清霁气呼呼地问道。

    罗晨翻白眼:“你急什么?若你真的找到了机缘,又分享给我,小爷的赞美,不就是赞美你吗?”

    “貌似是这个道理。那你赶快说吧!”柳清霁笑着说道。

    罗晨很清楚,柳清霁可不是一个肯吃亏的主儿,现在她说出这话,意味着她真的找到了机缘,这让他狂喜不已,直接就开始赞美起来:“柳姑娘是我见过的最最最漂亮的女人……”

    眼见柳清霁皱眉,罗晨立马就改口:“不对,是女孩。你肌肤赛雪,吹弹可破;你青春秀美,令群花失色;你的眼、你的眉、你的嘴、你身上的每个地方,都是那么的迷人,那么的让人心动;你是最有魅力的女神,能迷倒万千美男。怎么样,满意吧?”

    柳清霁皱眉:“我怎么感觉,你对我充满幻想呢?”

    罗晨心中咯噔。

    这小妖女怎么这么聪明,自己只是随口胡诌了几句赞美的话,她咋就能看出这一点?

    毕竟,罗晨因为在这小妖女的身上吃过亏,又没有办法回报给她,可没少在精神上把她往死里摧残……

    罗晨急稳心神,生怕自己脸红露了底:“开什么玩笑,小爷心若磐石,宁静似止水,一心向道,怎么可能对你有幻想?”

    “姑奶奶不相信。”

    “爱信不信。”罗晨死鸭子嘴硬,做无所谓状说道。

    柳清霁坏笑:“小心肝儿,其实这很正常嘛!毕竟,人长大后,都会有天性的冲动。再说,姑奶奶又不介意你对我有各种幻想。跟姑奶奶说实话,到底有没有哦!”

    罗晨快要崩溃了,小心肝儿噗通噗通跳个不停,若不是他死死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估计早就脸红脖子粗,直接穿帮了。

    “小爷很纯洁的,才没有你这么无聊。”罗晨“大义凛然”地说完,生怕柳清霁再在这种敏感的话题上纠缠,让自己露底,急忙说道:“柳清霁,这里到底有没有机缘啊?难道你真想让小爷赞美用在狗身上?”

    “机缘就在眼前。”柳清霁没再纠缠,一脸严肃地说道:“小心肝儿,用心领悟吧!这片山地,保存还算完好,跟其他地域不同,可以通过神魔大战留下的痕迹,感悟他们的攻击法,若有领悟,可以运用到我们自己的修炼法中,威力必定会更强,甚至有可能领悟出新的法。”

    这片山地,呈盆形,像个山谷,周围的石壁上,有着纵横交错的攻击痕迹,罗晨先前还未注意,在柳清霁的提醒下,用心去感悟,居然真的感应到了铮铮杀伐气。

    一对少男少女,就如此在山地静心感悟起来,有了前所未有的宁静,他们谁也没有打扰谁,所有的心神,都已经凝注在山地之中。

    那一道道攻击痕迹,深深的划入坚硬的石壁之中,像一张张巨兽张开的嘴,透发着森冷气息,似乎刚刚才被武器轰击,还有杀伐气的遗留,令人心颤。

    罗晨跟柳清霁,就这般飞奔在各种攻击痕迹前,完全沉浸在各自的感悟之中。

    有的时候,他们会驻足沉思;

    有的时候,他们会轻轻比划;

    有的时候,他们会色变,似乎看到了神魔激战的场面;

    有的时候,他们会身体颤抖,好像看到了神魔的武器,向他们劈斩而来……

    他们停留此地,用心感悟道道攻击痕迹,进入到了痴迷的状态,即使在这片天地间,有彼此作伴,他们的眼中却已经没有了彼此,似乎只有他们自己。

    因为,他们沉浸于各自的领悟中,自成一界,谁也不会影响到谁。

    时间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了意义,太阳东升西落,他们都没有兴趣去理睬。

    如果说,他们唯一有交流,那就是用餐的时候,然后就是各自感悟,各自休息。

    很多时候,他们甚至会从恶梦中惊醒,发出骇然的惊呼,把对方给吓醒。

    只不过这样的情况,发生得越来越多,已经让他们彼此都已经麻木。

    一对少男少女,已经融入了这片山地,似乎成为了那坚硬的壁石,见证着曾经神魔的激战,那可怕的恶梦,就是领悟的延续,震撼着他们的心神……

    “砰砰砰……”

    荒芜的大地,静静的横亘天地间。

    空中,一对男女横空对峙,不断地轰击。

    “看小爷的戮仙八绝。”

    “看姑奶奶的灭世五式。”

    “戮仙第一绝”

    “灭世第一式”

    “戮仙第二绝”

    “灭世第二式”

    他们每对攻一记,嘴里就发发出这样的喝喊,彼此攻击力的对轰,让虚空都在扭曲,那坚若磐石的大地,都会微微的颤抖,还会荡出实质的攻击气波,威势无匹。

    “戮仙第五绝”

    “灭世第五式”

    “戮仙第六绝”

    “灭世第一……六式”

    罗晨愕然:“柳清霁赖皮狗。”

    “蠢货,你没发现,姑奶奶的招式,有改变吗?”柳清霁停下手,噘着嘴说道。

    罗晨脑门冒黑线:“哪有改动?小爷真没有发现。”

    “你自己眼神有问题,怪谁啊?鄙视你。”

    “明明只悟出了五式,却硬要喊六式,你还好意思鄙视小爷?”

    “难道你没听说过,三三不尽?姑奶奶悟出了六式,那就是两个三三不尽,想怎么喊就怎么喊,你管得着吗?”

    这女人天生就是不讲理的生物,罗晨有些无语,手中战戟一扬:“赖皮狗看小爷戮仙第七绝”

    “王八蛋看姑奶奶灭世第七式”

    “砰”

    “整皮狗看小爷戮仙第八绝”

    “王八蛋看姑奶奶灭世第八式”

    “砰”

    罗晨跟柳清霁就这般一边喝喊,一边攻击,修炼着他们彼此自这片山地悟出的法,随着不断的施展,他们的攻击力,表现得越来越强悍。

    ……

    夜已深。

    “啪”

    罗晨睡得正香,一个耳光猛地拍在他的脸上,把他直接打得栽倒在地,让他蓦地清醒过来。

    不用看罗晨也知道,这是柳清霁给了他一耳光,因为他早就听到了她飞奔的声息,还嗅到她身上那股他已经很熟悉的味道。

    被柳清霁莫名其妙的打一耳光,这让罗晨火冒三丈,从地上爬起来,就对着站在一旁的柳清霁怒吼道:“柳清霁,你别太过分。”

    “谁过分了?你个死变态。”柳清霁不甘示弱,也对着罗晨怒吼,而且满脸通红。

    这让罗晨立马就变得很疑惑:“你发什么神经?无缘无故打小爷一耳光也就算了,还骂小爷死变态,什么意思啊?小爷又没招你没惹你。”

    “装,接着装。”

    罗晨抓狂,却也越来越纳闷儿:“我装什么了?”

    “你……敢说你没偷看人家嘘嘘?”柳清霁的脸变得更红,都要红到脖子根了,声音也很羞涩。

    罗晨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开什么玩笑,小爷是这种人吗?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姑奶奶清醒得很,怎么可能出现幻觉?刚刚我……嘘嘘的时候,明明看到你……躲在石头后伸着脑袋看,被我发现了,你……不仅不知羞耻,还对着姑奶奶边流口水边笑。等姑奶奶追出来,你……又在这里装睡,信不信姑奶奶把你的眼珠,给挖出来?”柳清霁又羞又气地说道。

    罗晨可以分明的感觉到,柳清霁没有撕谎,这让他变得无比的震惊:“你确定你没有看错?”

    “你这个死禽兽,还不承认?我……我要收拾你。”柳清霁气得直跺脚,话音落地,身形一闪,就向罗晨疾追了过来。

    现在柳清霁很生气,要是被她抓到,肯定少了不一顿打,罗晨疾速飞退:“等等,我有话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卑鄙无耻,下流下贱,敢做不敢当,还在姑奶奶面前装……”

    “柳姑娘,我是冤枉的。你静下心来想想,如果小爷真去偷看了,被你发现,我还对着你流口水对着你笑,你认为我用得着装睡吗?再说,如果小爷对你有不轨心思,我们在一起呆了这么久,怎么会不对你有所行动?别忘了,当初小爷还制服过你两次,小爷也没把你怎么着啊!”罗晨一边逃一边急急地说道。

    他说完这话,柳清霁立马就停了下来:“你真没有偷看?”

    “小爷以人格担保,如果我偷看了,让小爷瞎双眼。”罗晨郁闷地说道。

    柳清霁满脸通红,秀眉紧拧:“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的就是你,可是你的话,又很有道理,而且以你不要脸的个性,若真偷看了,也不至于会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