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9章 闻所未闻
    他说完这话,柳清霁立马就停了下来:“你真没有偷看?”

    “小爷以人格担保,如果我偷看了,让小爷瞎双眼。”罗晨郁闷地说道。

    柳清霁满脸通红,秀眉紧拧:“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的就是你,可是你的话,又很有道理,而且以你不要脸的个性,若真偷看了,也不至于会装啊!”

    “难道……有什么脏东西跟着你?”罗晨很是惊恐地说道。

    这话让柳清霁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急急地回首过去,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闪身到了罗晨旁边:“你……别吓我,我们在这里呆了十几天都没事,怎么会……有脏东西跟着我啊?”柳清霁颤着声音说道,惊恐的双眼,四下张望着,似乎生怕突然冒出什么脏东西来。

    这里所谓的脏东西,意指阴魂。

    修炼者虽然强大,却也很怕不散的阴魂,因为他们可以无影无形,无处不在,还能随意变化,被其盯上,随时都有可能蹿进身体,湮灭自身灵魂,占据他人身体为己用。

    如果说,亡魂很可怕,那阴魂比亡魂可怕百倍千倍,这就是所谓的阴魂不散。

    只不过这种存在,有违天道法则,是禁忌的存在,很容易就遭受天罚。

    故此,阴魂虽然可怕,却极罕有。

    罗晨此刻惊恐怕不已,甚至感觉到背后凉飕飕的:“你怕什么怕?如果真有脏东西,你也没有多少危险,反倒是小爷会很危险。”罗晨郁闷地说道。

    “你有什么危险啊?那脏东西……明明就是冲着我来的嘛!”

    “拜托,你有点脑子好不?那脏东西,偷看你嘘嘘,肯定说明他很色,前世是男的,难道他一个男的,还会去占你的女人身?”

    纵是如此,柳清霁还是很害怕,惊恐地望着四方,颤着声音说道:“小心肝儿,你老……实交待,到底是不是你偷看姑奶奶嘘嘘啊?大不了我不追究就是。可是……你不能这么吓我啊!”

    罗晨差点没抓狂:“小爷再次郑重的申明,小爷没偷看你嘘嘘,你这是对小爷的侮辱。”

    这话落地,柳清霁几乎可以肯定,罗晨是真没有去偷看她嘘嘘,让她变得更加的惊恐,直接就紧紧地抓住了他的右手臂。

    她的双手都在轻轻地的颤抖,罗晨甚至能感觉到她的手有些凉。

    “柳姑娘,别害怕。现在我们必须镇定,要不然的话,那脏东西还没有出来,我们就会被吓出毛病,我们绝不能坐以待毙。”罗晨传音道。

    柳清霁微愕,传音问道:“小心肝儿,你想怎样?”

    “引他现身,将他湮灭。”罗晨冷然传音。

    “可……那是阴魂啊!貌似只有天罚,才能将其湮灭吧?我们怎么……能将他湮灭?”

    “放心,我有办法。柳姑娘,相信我。”罗晨伸出左手,轻轻地握着柳清霁抓着他手臂的双手传音道。

    她的手因为害怕,变得冰冷,可是他的手却很暖和,这个瞬间,竟是让柳清霁不再那么害怕:“好,我听你的。”

    “若真是阴魂,肯定是冲着我来的。其实你没有多大的危险,完全不用害怕。那阴魂似乎很色,能不能把他引出来,就看你的了。”

    “嗯,我有数了。”

    柳清霁传音完毕,有些颤抖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小心肝儿,我……惊出了一声冷汗,好难受。我先去换身衣裤,然后……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

    罗晨没有想到,柳清霁如此干脆,心中不由得有些佩服起这小妖女:“好的。你找个地方躲起来换衣裤,我就在附近守着,要是有什么不对,你就叫出来。放心,我绝不会偷看。”罗晨笑着说道。

    “嗯。”

    说干就干,柳清霁松开了罗晨的双手,直接飞落到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

    罗晨跟着飞落在离柳清霁不远的地方,开始凝聚起精神,利用自己无比敏锐的感应能力,感应着周围的一切,可是除了柳清霁换衣裤的的声音,过了好久,都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突然,罗晨感应到不远处,有一股诡异的波动,他立马望向哪里,当他看清那里的情况,差点没有把他给吓晕过去。

    那是一颗齐颈而断的头,脸上有殷红的血,披头散发,无比狰狞,可是他的双眼,却是绽放着湛湛的光芒,在空中悄然飘飞,其方向正是柳清霁换衣服的地方。

    不死断头

    这是多么诡异,多么的悚然啊!

    罗晨看着那诡怖的一幕,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额头上布满了如珠的冷汗,身上也在不断地冒着冷汗。

    片刻后,诡异的事情再次发生。

    飘飞的断头,就要接近柳清霁换衣裤的地方之时,在空中轻轻一抖,居然变成了罗晨的模样。

    罗晨看得瞠目结舌,难以置信,他真不知道,这不死的断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拥有变化的能力。

    而且那绝不是阴魂,也不是魂的存在,而是实实在在的断头。

    因为那断头飘飞在夜空中,被月色映照,在下面形成了一个移动的阴影。

    断头化成了自己的模样,没有了先前的狰狞与诡怖,倒是让罗晨释去了不少的恐惧。

    他快速的平复自己的心绪,如眉毛般细小的天蚕丝入手,在罗晨的施展之下,天蚕丝无声无息地向那颗断头飘飞了出去。

    断头确实很色,此刻正在巨石的边上,双眼放光地看着里面的情景,嘴里还在不断地流着口水。

    估计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那断头才会无视罗晨的存在。

    天蚕丝就位,罗晨没有任何的迟疑,以无比迅捷的速度,疾速的缠绕。

    五根天蚕丝,眨眼间,就已经将断首缠住。

    断首警觉,蓦地回头。

    “吼”断首直接对着罗晨怒吼。

    怒吼声中,一股如海啸般的力量,奔涌向罗晨,侵袭他的身体,将他轰飞,身体剧痛,体内的骨骼,似乎都已经碎裂。

    而且那一声怒吼,还夹带着一股诡异的波动,让罗晨灵魂颤抖,似乎要奔出身体,就此化为虚无。

    所幸的是,罗晨早就已经凝聚了所有的精神力,此刻的精神力处于一种最巅峰的状态,如若不然,他必定被那一声怒吼,吼得魂飞魄散。

    罗晨紧咬着牙关,依旧将精神力保持在最强大的状态,而且还启用了魂戒魂力,保持着天蚕丝的运转。

    天蚕丝穿梭如飞,疾速缠绕断头,一层又一层,片刻间,就已经滚成了一个米许方圆的白色圆球。

    “砰”

    罗晨的身体,重重地撞击在一面壁石之上,全身都是肝肠寸断的痛,差点让他痛晕过去。

    断首很诡异,也很可怕,虽然仅仅是断首,却还有无比强大的力量,罗晨不敢放松,依旧在让天蚕丝不断地延伸,快速的缠绕。

    那个巨大的球,如雪球般越滚越大,赫然已经变成了一个足有十余米直径的大雪球。

    “砰砰砰……”

    断首不甘,疯狂挣扎,带动大圆球,不断弹跳,轰击着地面,让大地都在颤抖。

    此乃神魔战场,这片大地,十分的坚硬,很难让大地发生如此巨大的颤抖,可是那巨球轰击,却是有了这等威势,让罗晨胆颤心惊。

    若不是天蚕丝本就是难得的异宝,在如此巨大的力量轰击之下,恐怕早就被轰成碎屑。

    就在这时,满脸惊恐的柳清霁,已经飞落到了罗晨的身旁。

    情况发生得太突然,而且其声势也很浩大,她的身上只穿着亵裤与一件粉红的肚兜,赤着双腿。

    “小心肝儿,你……怎么样了?”柳清霁颤声问道。

    罗晨没有回答,直接吞服了一颗丹药,片刻后,他就艰难地站了起来。

    这是很难得的疗伤丹药,是那个曾经得到万年罗生根、却被天一宗派出的劫掠者击杀的修炼者所有,是罗晨回到欧冶山庄后,让爷爷帮他抹去了那枚空间法宝的血迹印痕后得到,当时连爷爷都很吃惊,甚至还断言,那名被击杀的人,必定有着可怕的背景。

    “我没事。”罗晨有些痛苦的回答道。

    眼见罗晨都站了起来,柳清霁大松了一口气,直接就转身,望向那在不断轰击地面、已经足有百米方圆的巨大圆球。

    不转身还好,这一转身,直接就让罗晨的心中狂跳起来。

    粉红肚兜,前面还能遮住大部分身体,可是后面却只有两根红绳连着,整个背部,几乎彻底的呈现。

    她的身体很娇小,肌肤紧致而又雪白,粉颈延伸出两个圆润的肩膀,肩膀又延伸出两条玉臂,圆润的肩膀下方,是两个隐现的肩胛骨,给人一种骨感美。

    她的腰肢很细,完美的小蛮腰,看不到一丝赘肉,跟那亵裤下面的翘臀贯连一起,浑然天然,呈现令人疯狂的曲线,美臀下面,是紧致圆润的美腿,再加上那美丽如玉的小脚,让罗晨有种流鼻血的感觉。

    柳清霁很娇弱,却给人一种完美的感觉,犹似巧夺天工的玉雕,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恰到好处,大一点则肥,小一点则瘦,高一点则长,矮一点则短。

    她的肌肤如凝脂,剔透似质地最上乘的羊脂玉,透发着莹莹的光泽,彰显着细腻柔嫩,不管是那肩、那背、那腰,还是那臀、那腿、那脚,都给人一种把玩品位的冲动。

    罗晨的心在疯狂的躁动,双眼痴迷,不断地吞着口水,很想上前将她猛搂入怀中,更想把曾经对她的幻想,变成现实。

    “小心肝儿,那是什……”

    柳清霁突然回首过来,看着罗晨问道,只不过这话还没问完,她就发现罗晨不对劲,再一看自己,这才惊醒过来,脸上瞬间充血,身形一闪,就飞离而去。

    罗晨蓦地清醒过来,暗骂了自己一声禽兽,就望向那还在不断轰击地面的大圆球,只不过脑海中,却有挥之不去的俏丽身影……

    很快,柳清霁就穿戴整齐地飞奔了出来:“小心肝儿,那是什么啊?”她很疑惑地问道。

    第一次见到柳清霁,罗晨就吃过大亏,这已经让他的心中有了阴影,可不想再被她的独特法所惑,抱着大树当成她乱拱……不对,这里没有大树,要是柳清霁又用上次的法对付他,肯定会把坚硬的巨石当成她乱拱,那就……

    所以此刻的罗晨,已经紧守着心神,不会再让自己沉迷:“一颗断头。”罗晨缓缓地回答道。

    柳清霁震惊,满脸的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若是断头,他……怎么知道偷看?还会动呢?”

    “最初我看到的时候,也被吓坏了。不过,那真是一颗断头,而且,他的原貌,染有鲜血,很狰狞,也很可怕,偷看你的时候,居然还变成了我的模样。”

    听着罗晨的说法,柳清霁更加震惊:“这真是听所未听,闻所未闻的怪事啊!太可怕了。”柳清霁颤声说道。

    罗晨没再说话,双眼凝注前方,那巨大的圆球,还在不断地弹跳,轰击着大地,让这片坚硬的神魔战场震动。

    柳清霁心中惊恐,站在了罗晨的身旁,看着前方的时候,颤声问道:“小心肝儿,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让他砸累了再说。我就不相信,他能一直这么轰砸下去。”说着话的时候,罗晨心念电闪,在想着各种办法。

    时间缓缓的流逝,东方的天际,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巨大圆球对地面的轰击,终于停止,静静地呆在不远处的山地上。

    近两个时辰的轰砸,地面都砸出了一个又一个坑,虽然不是很大,却依旧让罗晨跟柳清霁满脸惊骇。

    此地乃神魔战场,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坚硬,他们的任何攻击,几乎都对其无用,此刻仅仅是一颗断头的轰砸,就有如此的威力,真是匪夷所思到了极点。

    “小心肝儿,他安静了,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柳清霁轻轻地问道。

    罗晨坏笑:“我已经想到了对付他的办法,应该会对他有用吧!”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