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3章 气极
    “姐姐,真的吗?既然如此,那你脱光光给我看吧!我还没看够,正扫兴呢!”

    一个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让罗晨跟柳清霁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回首而望,断头不知何时,已经跟在他们身后,嘴里流着的口水,都拖出了一条长长的水线。

    “叛徒,你跟着我们干嘛?滚回去看你的美女去。”罗晨怒斥。

    断头人畜无害的笑,非常的灿烂,也非常的天真:“哥哥,我喜欢你收藏的色书,也喜欢跟你合作。跟你混,才不怕没美女看呢!再说,跟在你身边的姐姐,也不错哦!要不我们再合作一次,把姐姐拔光光,你负责把书里的内容,来个现场的演示,我负责在一旁看,好不?”说着话的时候,断头的口水一把一把地往外冒。

    这话入耳,罗晨跟柳清霁都齐齐色变,特别是柳清霁,身形电闪,直接就跟断头,拉开了足有里许的距离。

    “刚才被我攻击的女人,是我最大的仇敌,若无你阻止,我必已将她击杀。跟你合作,小爷不仅没有好处,你还会出手帮助小爷强敌,只有傻叉,才会跟你合作。”罗晨怒气腾腾地说道。

    断头满脸的委屈,眨巴着眼睛,泪花闪烁,都快要哭了:“哥哥,你怎能如此狠心?那是超级美女啊!是稀缺资源,杀一个就少一个。”

    罗晨磨牙,如果他也跟这断头有一样的想法,估计早就死在凌冰洁的手中了:“那你就滚去跟着那稀缺的资源,别跟着小爷。”

    “哥哥身边的姐姐,也是稀缺资源,而且还收藏着好看的书,跟着哥哥,更划算啊!”断头很严肃地说道。

    这家伙还真会精打细算,罗晨都被搞得有点无语了。

    就在罗晨愣怔的时候,柳清霁居然笑意盈盈地飞奔了回来:“小头,咱们做个交易,如何?”柳清霁微笑着说道。

    断头眨巴着眼睛,一脸天真地看着柳清霁:“姐姐,什么交易啊?”

    “你别打姐姐的主意,我帮你活捉那个美女,把她拔光光,天天养在你的身边,让你看个够……”

    “可是姐姐也不错哦!我也想把你拔光光,养在身边,天天看个够。”

    柳清霁一点也不以为意,脸上还是笑意盈盈:“姐姐还没说完,你别打叉好不?除此之外,姐姐还会帮你找一大堆好书,保证比他收藏的书还要精彩哦!”

    此话落地,断头的双眼,立马冒精光,都射出了两道湛湛的光芒:“姐姐,真的吗?”

    “当然。”

    “好耶,好耶,我愿意跟姐姐合作,以后我再也不打姐姐主意了。姐姐,谁敢欺负你,我还会帮你教训他哦!”

    柳清霁满意地点头:“放心,姐姐一定不会亏待你。那个……这小子经常欺负姐姐,你应该知道怎么办了吧?”

    话音刚落,罗晨立马就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作用在自己的身上。

    “哧”

    还没有等罗晨反应过来,他身上的衣裤,就化作满天的碎布,四下纷飞,整个人变得一丝不挂。

    罗晨气得差点没吐血,这断头一点也经不住诱惑,这才眨眼间的工夫,就被柳清霁成功策反,直接就针对他。

    柳清霁也没有想到,断头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教训罗晨,她也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罗晨比柳清霁好不了多少,同样脸红脖子粗,清醒过来的瞬间,捂住最重要的部分,就羞愤难当地向地面飞落……

    荒芜大地,无边无垠,到处光秃秃,看不到一点绿意,甚至连泥土都没有。

    一片连绵的乱石堆中,站着十余名女子,个个都满脸羞愤,斥满了腾腾杀气。

    她们,都是御虚宫门人。

    “大家都毋须如此。我们御虚宫,历来都注重修心,若因此事,心有执念,必定影响我们的修为。”

    倪艳萍现在算是最平静的,轻声缓语,言语中却是有一种无形的威严,也有一种涤洗人心的道韵,让周围的人,脸上的羞愤之色,释然了不少。

    “师叔,此贼不死,必会在我们心中,留下死结,若想彻底静心,那就一定要将他击杀。”其中一名女弟子咬牙切齿地说道。

    倪艳萍轻轻地点头:“此贼必杀。他两次毁我们御虚宫清誉,已是必死之罪。而且,我们身为爱害者,他已经成为我们的心魔,岂能容他?”

    凌冰洁静立一旁,脸色虽然宁静,心中却是波澜起伏。

    御虚宫屡屡受损,根源在于罗晨,可是之所以会如此,却因她想要度化罗晨而起,才有了后面的种种恩怨。

    这不是她最初的目的,她甚至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不可收拾的地步,不管是同门之死,还是御虚宫清誉受损,严格说起来,都是因她而起,这让她耿耿于怀。

    而且,凌冰洁很清楚,罗晨绝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如今御虚宫跟他仇深似海,她真不知道,因为她而挑起的事端,到底会让御虚宫蒙受多大的损失。

    可是如今的事情,已非她能左右,因为这已经牵扯进了整个御虚宫。

    她很愧疚,愧疚为师门带来如此大祸;她很不安,隐隐中感觉到,跟罗晨的恩怨,还会继续让御虚宫受到不可想像的损失。

    只不过凌冰洁也很清楚,想要彻底的断绝祸根,那就只有击杀罗晨,除此之外,别无他选。

    心念至此,她的双眼,透出着坚毅的光芒,她的心中,杀意在燃烧。

    她,要不惜一切代价,杀掉罗晨,永绝后患。

    “师叔,那小贼,身边为何会跟着一颗断头?而且还是如此的厉害,如此的不凡,仅仅是一声吼,就将李师叔灭杀。”

    倪艳萍的脸上,露出无比惊恐的神色,身体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那颗人头,必是可怕的魔。”

    魔?

    众人震惊,全都颤抖。

    神魔乃修炼者的终级目标,他们的存在,对于修炼者来说,无不是高山仰止,无法企及,甚至都没有资格仰望。

    罗晨身边的断头居然是魔,这是何其可怕的事情啊?

    毕竟,罗晨自身就难以对付,他身边的断头是魔,想要杀他,岂不是难如登天?

    “师叔,天地有禁忌,神魔强大,任何的存在,都足以对凡尘俗世,轻易造成毁灭,神魔根本难以降临凡世,那颗人头,怎会是魔?就算是魔,他被斩首,又为何未死?那断头跟小贼一模一样,会不会是他以邪法造就而成呢?”凌冰洁一脸平静,轻声缓语,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惑。

    这也是众人所惑,她们都望向了倪艳萍,想要听到确切的答案。

    倪艳萍无奈地摇了摇头:“别忘了,此地乃神魔战场,仅仅是山地的巨石,都坚硬若玄铁精金。神魔战场之所以是万魂山,是外界生物无法涉足的禁地,就是因为有封印的力量,所封印的还是神魔之魂。既然此地乃神魔战场,那断头是魔,也就有极大的可能。至于他被斩首,尚能活下来,这个恐怕就不是我们凡世修炼者能想通的。从这些方面来看,断头为魔,尚难以让人信服,我之所以能肯定他为魔,就是因为……”

    说到这里,倪艳萍居然住嘴,没有再说下去。

    倪艳萍正说到关键地方,却是住嘴,让御虚宫的门人着急,其中一名弟子急急地追问道:“师叔,你肯定那断头为魔,是因为什么啊?”

    “因为……我们的衣裤,被瞬间撕碎的无形力量乃念力。拥有可怕念力者,非神魔莫属。”

    这样的回答,让众人又想到了那诡异的一幕,她们无不脸红,一个个恨得直咬牙。

    “如此说来,想要杀那小贼,岂不是无望了吗?”凌冰洁红着脸,低沉着声音说道。

    倪艳萍冷笑:“这倒不尽然。断头虽为魔,却被斩首,只剩一颗头,而且似乎还受到了巨大的影响,以他目前的实力来说,最多也就是巅峰强者的实力境界。下次,以法阵对付罗晨,必能将他与那断头,齐齐灭杀。”倪艳萍杀气腾腾地说道。

    听到如此说法,众人全都松了一口气,双眼中凶光大盛,身上杀气腾腾,都在期许再遇罗晨的时刻,誓要将他与那无耻的断头一起灭杀……

    覆满坚石的大地,疾速地飞奔着两道人影,在他们的身旁,还屁颠屁颠地跟着一颗断头,场面诡异,相当吓人。

    罗晨现在郁闷得抓狂,断头被柳清霁成功策反,他现在连仅有的优势都已失去,老被柳清霁颐指气使,而且他还不敢有任何的反抗,要不然身上的衣裤又要化为布碎。

    这已经是第四套衣裤了,要是再被断头给撕碎,罗晨就只能赤条条的闯世界了。

    罗晨想哭,柳清霁对他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祸害,断头是个比她还要厉害的祸害,现在这两个祸害联手,简直能把他往死里虐。

    最让罗晨郁闷的还是,他想策反断头,让他跟着自己,可是不管他说什么都无用,因为柳清霁老是能开除比他更诱人的条件,甚至还说,要带断头去青楼。

    其实罗晨也说过这样的话,只不过被柳清霁一句话,就给堵了回来,那句话很简单你敢去青楼,姑奶奶就去告诉陈双姐姐。

    罗晨被这一对祸害虐待的时候,也只能在心中问候他们祖宗十八代。

    “垃圾头,你现在都跟了小妖女,能不能变成她的模样,别用小爷的模样,在外面招摇撞骗啊?”罗晨郁闷地说道。

    断头天真无邪的笑:“哥哥,我是男孩子耶,怎么可以变成姐姐的模样?”

    “那你恢复你自己的模样也行啊?”

    “不行不行,那样会吓怀姐姐的,也会吓坏美女,看起来就不够味儿了。”

    罗晨快要吐血了,看来断头是不把他祸害到死,是绝不会罢休的……不对,估计就是把他祸害死,他也不会罢休,依旧会变成他的模样,到处做缺德事儿。

    “柳清霁,你就别让小爷再跟着你了,好不?”罗晨回首,望向柳清霁,再次退出要离去的要求。

    柳清霁翻白眼:“让你离去,谁伺候姑奶奶啊?谁让姑奶奶出气啊?总不能让小头,当姑奶奶的出气筒吧?”

    “自私鬼,赖皮狗,你怕垃圾头偷看你嘘嘘,就让小爷跟在你身边,帮你抓着他,下次你再嘘嘘,小爷带着小头,一起去偷看。”

    柳清霁听到这话,立马就精神起来:“小心肝儿,你想为你对姑奶奶的幻想,找更真实的感觉吗?”

    一句话就把罗晨给问住了,脸上发烧,已经是通红一片。

    柳清霁鄙视罗晨:“就这幅德性,也跟姑奶奶斗,不自量力。”

    这太打击人了,简直是侮辱,让罗晨火冒三丈:“垃圾头,把她拔光光。”

    断头连不迭摇头:“不不不,我还指望姐姐给我找好书,带我逛青楼呢!”

    “拔光她,现在让你看真人表演。”罗晨气极,对着断头怒吼。

    断头双眼放贼光,口水一把一把往外面涌:“这个可以有。”

    柳清霁何其聪明,眼见形势不对,没命地向一侧狂奔:“小头,你别乱来啊!姐姐对你这么好,你不能这么对姐姐啊!”

    断头紧紧地跟在柳清霁的身后狂追,只不过她本就不放心断头,先前就已经保持着很远的距离,此刻当先奔逃,距离拉得更大了。

    “姐姐,真人表演才够味儿哦!跟真人表演相比,一切都是浮云。姐姐,别跑,让我把你拔光光,我要看真人表演。”断头边追边喊。

    罗晨现在最想摆脱的就是这两个祸害,眼见他们越去越远,二话不说,转身就向相反的方向狂奔,而且还施展着瞬间横移。

    “小头,你这个蠢货,那混球逃跑了,别再追姑奶奶。”柳清霁气极败坏地喊道。

    “呜呜呜……哥哥是个死骗子……放着姐姐这样的美女都不要……呜呜呜……长鸟有鸟用……我要把你追到……呜呜呜……咬掉你的鸟……呜呜呜……”

    柳清霁的提醒声落,断头立马就折转,追向罗晨,一边哭一边喊,哭得很伤心,喊得很委屈。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