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5章 无耻
    “他居然想出这样办法,诱惑别人去打劫他,然后明正言顺地洗劫别人。真不知道那些不长眼的家伙,会上他的狗当。”

    “就他那一身,连我都动心,肯定会有不少人上他的狗当。”

    “清霁,这家伙其实真不错,你可以考虑他。他不按常理出牌,所行之事,别人想都想不到,其实蛮好玩的。”尹佳悦坏笑着说道。

    柳清霁撇嘴:“当朋友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当相公绝不是个合适的人选。我才不会考虑他。”

    “咯咯咯……清霁,这可是你说的哦!既然你不考虑他,姐姐可要动手了。这小子不凡,只要不殒落,将来必成大器。就算不能成为他身边的女人,能做他曾经的女人,也必定是一件引以为傲的事情。”尹佳悦笑语,胸前的丰伟,不断地颤动,在空中颤出了无尽的风情,她看着空中的双眼,绽放着炽热的光芒。

    柳清霁也跟着坏笑:“师姐,我支持你,最好用你的资源,闷死这混球。”

    “我不仅要闷死他,还要夹死他。既然没有资格跟他一生一世,那就让他记住自己一生一世。”尹佳悦媚笑着说道。

    “嘿嘿嘿……凭师姐的本事,我绝对相信。”

    “快看,有人出手了。”尹佳悦兴奋地说道。

    柳清霁跟余下的几人,全都振奋起来,齐齐地停下脚步,望向了高空。

    不用说,那个暴发户,就是罗晨。

    对罗晨出手的是五名男子,他们飞射而来,直接就把罗晨包围在了中间。

    “小子,不想死的话,就把身上所有的东西交出来。”为首的卧蚕眉冷声说道。

    终于有鱼上钩,罗晨才不管是大鱼还是小鱼,统统一网打尽:“你确定?”他笑问道。

    卧蚕眉微愕,愣了愣,又凶巴巴地说道:“难道老子还跟你开玩笑吗?赶快交出来,如若不然,必定杀你。”卧蚕眉说到最后,还扬了扬手中的长剑,抖出了几朵剑花。

    罗晨二话不说,直接就向地面飞落,五名男子也跟着飞落。

    很快,六人就飞落到了一片乱石堆中。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把你们身上的东西,统统交出来。”刚刚落地,罗晨就喊出了这样的话。

    五名男子直发懵。

    尼玛,这谁打劫谁啊?怎么越听这话,越感觉不对劲儿呢?

    “找死”

    卧蚕眉率先清醒过来,怒吼一声,扬起手中的长剑,一道如匹的剑芒,就向罗晨奔袭而来。

    战戟入手,横空扫出,一道戟芒,直接迎向那道剑芒。

    卧蚕眉冷笑。

    他们之所以敢对罗晨出手,就因为他年纪小,就算他修炼天赋不错,他们也不会相信他有多强大。

    “轰”

    两人的攻击力交击空中,彼此的攻击都已经消失。

    卧蚕眉吃惊,疾声呼道:“一起动手,杀了他,速战速……”

    罗晨身上的东西,实在是太值钱了,卧蚕眉生怕他们刚刚抢到手,就被别人盯上,想要抢完东西跑路,远离这片地域。

    可是卧蚕眉话音未落,他就喊不出来了,满脸的惊恐,他的四名同伴,亦是同样的表情。

    因为就在这个瞬间,他们的手足都已经被神不知鬼不觉的绑缚了起来。

    刚刚被绑缚,罗晨左手猛地一挥,他们的身体重重地撞击在一起,全都跌落在了地上,紧接着一道莹白的丝线,快速的缠缚,将他们死死地绑在了一起。

    罗晨身形一闪,来到他们的面前,抓起卧蚕眉的手臂,猛地一抡,就把他们扔进了一个乱石堆成的死角落:“谁敢出声,小爷就杀谁。”

    他的声音很低,却有着腾腾杀气,让五人胆寒,全都不敢吱声。

    话音落地,罗晨拔地而起,直接就飞落到了远方的一块巨石上。

    五名男子被弄得有点懵,不知道罗晨意欲何为,全都瞠目结舌。

    不过有一点他们知道,他们绝不会有好下场。

    片刻后,三人疾速飞来,又将罗晨包围在了中间。

    他们非常的干脆,执着手中的武器,直接就向罗晨袭杀。

    罗晨身形闪动,又落在了适才的乱石堆中,三人疾追,跟着飞至。

    就在他们轰杀而去的途中,三人又被绑缚了手脚,齐齐地撞击在一起,人尚未跌落地面,他们的身体就被一根莹白的丝线绑缚,又被扔进了死角落。

    随着三人的落地,绑缚五人的蚕丝疾速延伸,又将他们三人跟先前的五人,绑缚在了一起,三人身上原本的莹白蚕丝又已经消失。

    “谁敢出声,小爷就杀谁。”罗晨杀气腾腾地抛下这样一句话,身形一闪,又飞到了那一方巨石上。

    刚刚落定,十余名修炼者冲射而起,悬飞空中,再次将罗晨给包围:“小儿,交出所有,饶你一命。”

    罗晨拔地而起,直射苍穹,眨眼间,就到了千米高空。

    十余名修炼者紧随而至,依旧将他包围在空中。

    “就凭你们,也想打劫小爷?”罗晨傲立于空中,冷声低斥,脸上有着满满的不屑。

    “不知死活,那就宰了你。”

    那名男子话音刚落,道道莹白丝线,在空中疾速穿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十余名男子绑缚手脚,在罗晨微妙的施展之下,一根莹丝缚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圈,闪电般收缩,十余名修炼者受到莹丝作用,齐齐地向空中奔涌,最后重重地撞击在一起,被一层莹丝缠绕,瞬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棕子。

    “天蚕丝,那是罕有的异宝啊!”地面有人惊呼。

    穿金戴银,已经是一笔巨额的财富,此刻又见天蚕丝出手,道道人影疾冲而出,快速地向这边飞奔过来。

    罗晨冷笑,挥起一脚,把那十余名用天蚕丝死死缠缚的修炼者,踢飞到了先前的人堆中,他们的重砸,让那里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

    柳清霁她们看得瞠目结舌,一张张诱人的小嘴,惊得合不拔来,她们全都没有想到,罗晨会如此的疯狂。

    “这死混球,胆儿也忒肥了吧?洗劫几个人也就算了,居然要洗劫一群人。”柳清霁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惊声说道。

    尹佳悦看着罗晨的双眼,绽放着更加炽热的光芒:“好猛,好狂。这样的男人,兽性勃发,必定会像只猛兽。姐姐都有点按捺不住了,真想把他一口吞下。”尹佳悦都快要流口水了。

    柳清霁无语,这师姐知道她对罗晨没意思,心中没有了障碍,原始的渴望都已经变得赤条条……

    “轰轰轰……”

    千米高空大混战,罗晨面对数十人的攻击,丝毫不惧,在神魔战场悟出的戮仙八绝,连绵不断地施展出来,每一记攻击,都有人重伤,被轰击得向地面飞落,还伴随着扬扬洒洒的鲜血。

    此刻的罗晨,就像一个无敌的战神,成为这片天地的主宰,所向披靡。

    罗晨可不是蠢货,既然会亮出天蚕丝这等异宝,引诱别人来打劫他,自是在仔细地感应着周围,知道没有强敌的存在。

    就算有他无法感应的强敌存在,罗晨也无惧,因为在他的身后,还潜伏着妙华宫的门人,只要他一声招呼,她们自然会群杀而来,横扫这片地域。

    众人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少年,实力居然如此强大,大战片刻,已经有人想要脱出战场,想要逃离此地。

    “吼”

    罗晨怒吼,让一个人胆破,身形凝滞的瞬间,一道戟芒横空而至,劈斩掉他的一条手臂。

    “逃跑者,死”

    罗晨厉吼,杀气腾腾,霸气无匹,那些想要逃跑的人,无不胆寒,停止了身形,再也不敢奔逃。

    此刻,所有向罗晨发动攻击的人,也已经住手,无不惊恐,看罗晨的眼神,就像在看魔鬼一般。

    所有人都已经明白,他们无人是这少年的对手,如果他真动杀机,想要杀谁,谁就得死。

    一方巨石之上,罗晨执戟而立,森冷的双眼,怔怔扫视着前方,气势如虹,霸气凛然,有俯瞰天下之姿,有睥睨众生之势。

    前方偌大的平地之上,数十名修炼者,都在战战惊惊地脱着衣裤,摘去他们身上所有东西,有的人身体在打颤,有的人脸色苍白,有的人身有重伤。

    他们神色低沉,脸有悔色。

    因为他们到现在才发现,眼前的少年就是在诱惑他们洗劫他,等他们出手,等待他们的就是被洗劫。

    这尼玛都是什么事啊?他们都混迹修炼界多年,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遇到,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听所未听,闻所未闻。

    中州大陆,弱肉强食,对于修炼者来说,打劫与被打劫,那就是家常便饭,可是一个人,反打劫这么多人,还真是罕有。

    不过所有人也有着暗暗的庆幸,这小贼虽然设套让他们往里面钻,却没有要他们的命,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很快,所有人都脱掉了衣裤,摘光了所有,赤条条地站在当场。

    “全都滚蛋吧!希望你们记住今天的教训,日后可以老老实实做人。别人的东西,始终是别人的东西,见到好东西就抢,是很没有道德的。”罗晨笑嘻嘻地说道。

    一群人无语。

    如果说他们是强盗,这小子那就是强盗头子,设套让他们钻,然后反打劫他们所有人,居然还有脸说这样的话。

    见过不要脸的,就是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可是他们却不敢有任何的驳斥,只不过看到他露出了笑脸,没有了先前的那种气势,也就释去了不少畏惧感:“公子,这么出去,我们怎么见人啊?你就行行好,让我们穿回衣裤吧!”其中一人,哭丧着脸说道。

    罗晨神色突地冷然:“你们还知道要脸?想要打劫小爷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要脸?而且,你们打劫小爷的时候,很多人都想要直接杀了我,小爷没要你们的命,那已经是天大的恩德。若再不滚蛋,统统杀掉。”

    众人胆颤,不敢再说什么,快速四散。

    罗晨看着众人离去,身形一闪,率先飞落到放着一堆东西的地方,风卷残云式地往自己的空间法宝扔。

    柳清霁就在附近,这小妖女已经跟他抢过东西,罗晨可不想让自己的劳动成果,再被小妖女抢夺。

    不过让一群人脱光光,罗晨除了不想让他们有藏私之外,就是为了防止小妖女出来跟他抢,应该能起到效果。

    果不其然,当罗晨收光所有东西,小妖女都没有出现,这才让他大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罗晨就开始抖起一堆堆衣裤,还真有人藏私,这让他露出了得意的笑。

    他可是洗劫的高手,跟他玩,他们还差得远呢!

    “哇哦,小心肝儿,这次的收获不小嘛!是不是应该分点赃呢?”林婉儿一行人出现,柳清霁直接飞落到罗晨的身旁,笑嘻嘻地说道。

    罗晨翻白眼:“死远点。小爷用命拼回来的东西,凭什么给你分赃?想要,就凭双手去挣……不对,是去光明正大的抢。”

    “姑奶奶可是很有道德的,才没你这么无耻。”柳清霁鄙视罗晨。

    罗晨不以为意:“你懂个屁。小爷这是在教他们做人,让他们以后不敢再起贪念。你所谓的道德,只不过是在纵容他们为恶。”

    柳清霁到现在才发现,罗晨的歪理是一套一套的,而且极有逻辑,让人无法反驳:“你……这是歪理……”

    “歪理?如果用我一个人的歪理,去震慑一群人,小爷愿意将这样的歪理发扬光大,至少能震慑很多很多人,绝对是功德无量。”

    柳清霁愣怔,说不出一句话来,她被罗晨的无耻给打败了……

    夜,已深。

    荒凉大地,似乎也已经沉眠,只有一个角落,在传来哗哗的声音,这是罗晨在放水。

    罗晨一个男人,跟一群女人在一起,非常不方便,特别是这方面的事情,他每次解决,都会跑出很远很远。

    没办法,那一群女人都实力不俗,太近的话,放水的声音,都能被她们听到,那多不好意思啊!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