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7章 必死无疑
    只不过清醒过来的他,绝不会让自己这么做。

    罗晨二话没说,转身就跑,施展着瞬间横移,以最快的速度飞离此地。

    因为他害怕自己迷失,害怕自己把持不住,害怕被陈双姐姐鄙视……

    尹佳悦看着罗晨远去的背影,难以置信到了极点,却是很清楚,那小子被吓跑了,不可能再回来,开始穿起衣襟,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嘴里喃喃道:“看来这小子还是个稚儿,没有尝到过女人的滋味,等你明白女人的好,一定逃不出姐姐的五指山。”

    柳清霁也怔怔地看着罗晨逃命似的身影,脸上露出了更加复杂的神色……

    神魔战场,修炼者越来越多,特别是中心地带,更是三五成群,修炼者众多。

    一个无耻的少年,在这些修炼者的嘴里,不胫而走,几乎在神魔战场所有的修炼者嘴里流传着。

    那少年穿金戴银,四处招摇,引诱修炼者出手洗劫他,最后却是被反洗劫,不仅洗劫他们所有的东西,还会让他们赤条条。

    他屡屡作案,屡屡得手,随着这些消息的盛传,却是起到了无形的震慑作用,让很多修炼者都老实起来。

    当然,这仅仅是让一些实力不强的修炼者老实,实力强大的修炼者,却无不在期望他们能遇到那个不知名的少年。

    因为他的身上有天蚕丝,乃罕有的异宝,若能将他击杀,不仅能得到天蚕丝,还能洗劫他的所有。

    只不过当这些消息彻底传开后,那无耻的少年,也就销声匿迹了,再也没有听到他作案的消息。

    烈日中空,金辉耀天,将这片全是坚硬大石的神魔战场,炙烤得火热,到处都是腾腾热气,似乎变成了蒸笼。

    神魔战场,看不到一丝植物,也没有任何水源,即使是修炼者,也有点受不了这里的酷热。

    只不过镇魔界的吸引力太大,不仅没有人退去,反而让更多的人疯狂的涌入。

    乱石堆中,一方可以遮挡阳光的巨石下,坐着六名女子,她们全都汗流浃背,俏脸红通通,让本就妩媚的她们,多了一份别样的美。

    “这个死混球,还真是贼滑。自从跑了后,我们寻着消息追踪,都一无所获,现在他又销声匿迹,想要找到他,就更加困难了。”柳清霁气呼呼地说道。

    柳清霁的牢骚,让尹佳悦有些尴尬:“都怪我不好,如果不是我心急,也不至于把他给吓跑。”

    “咯咯咯……师姐,这怎么能怪你呢?那混球天不怕地不怕,师姐能把他吓跑,还真是大快人心。现在想想,我都忍不住笑。咯咯咯……”柳清霁笑得花枝乱颤。

    尹佳悦有些无语,望向林婉儿:“师叔,为什么非得找他呀?那小子一点也不安分,到处惹事生非,在妖兽山脉的时候,名动整个妖兽山脉,如今在这神魔战场,又成了所有人嘴里的无耻蟊贼。有他在我们身边,反而很招摇,估计会更不利于我们行动。”

    林婉儿微微一笑,道:“镇魔界,乃是炎黄二帝,镇封魔魂所设的密地,如今神魔战场现世,跟镇魔界有了很好的吻合,加大了几分可靠性。神魔战场的前身,却是万魂山。万魂山中,禁地密布,危险重重,罗公子却有识别的方法,可以很轻松的深入万魂山。故此,我估计罗公子,有可能有识别镇魔界的方法。让他跟我们在一起,我们自然也就更有希望,找到镇魔界。”

    尹佳悦听到这样的说法,变得更加的尴尬:“师叔,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尹佳悦郁闷地说道。

    “说这些干嘛?我们妙华宫,历来都注重身心的愉悦,追逐最本心的快乐,有选择各自生活的权力。不管罗公子是不是被你吓跑的,我们还是要保持快乐的心境。若因为这事,让自己心中有纠结,那就有违本宫的宗旨了。”林婉儿微笑着说道。

    尹佳悦轻轻地点头,尴尬沉郁的神色释然,脸上又露出了笑意,变得分外的诱人。

    柳清霁坏笑:“师姐,那混球太不是东西了,以后若他沦丧在你手中,用你最最最厉害的手段,不停的折腾他,让他欲罢不能,最后让他脚软腿抽筋,三天下不了床。”

    “清霁,你这不是害我吗?估计那小子还没有趴下,我倒是先趴下了。既然你有这样的打算,要不我们一起折腾他?”

    柳清霁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连不迭摇头:“那种王八蛋,我才看不上眼,没心情折腾他呢!”

    “砰砰砰……”

    柳清霁的话音刚落,远方就传来激战的声音。

    罗晨惹事生非,似乎永远都不会消停,像个好战的狂徒,突然听到这样的激战声,她们全都起身,望向激战的方向。

    这已经成为她们这些天的习惯,只有一有打斗的声音,她们就会振奋,只不过每次都很失望。

    远方的天空,是两名少年在激战,一个手执战戟,威风凛凛,身体透发着一股隐隐的力感,似乎随时都会爆发出更加狂暴的力量,一个手执长剑,俊秀非凡,给人一种飘逸的感觉。

    那手执战戟之人,赫然就是罗晨,另一名俊秀的少年,乃天一宗新一辈弟子的佼佼者尉迟俊。

    在他们的周围,还有十余人分散四周,很显然,他们都是天一宗弟子,是要将罗晨包围在中间。

    除了那十余名分散于空中的天一宗弟子外,在他们的周围,还有很多的修炼者,都是些看热闹的。

    “这死混球,终于露面了。师叔,我们赶快过去看看。这次可不能再让他跑掉。”柳清霁说着话的时候,已经向前疾冲了出去,余下的人也不再耽搁,都快速地向激战的地方冲去。

    罗晨现在很郁闷,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激奋。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正悠哉游哉地晃荡着,尉迟俊居然会突然杀出来,二话不说,就对他展开了疯狂的攻击。

    当初没有制服尉迟俊,从他的身上逼问有可能在火皇遗迹得到的机缘,一直都让罗晨耿耿于怀,最初看到尉迟俊的时候,他差点没有高兴得跳起来。

    可是拼斗下来,罗晨才发现,尉迟俊不是曾经的尉迟俊,这短短的时间内,他变得更强,即使他也变得更强,可是跟尉迟俊比起来,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很显然,尉迟俊还真有可能在火皇遗迹,得到了大机缘,这不得不让他郁闷。

    严格说起来,罗晨不仅得到了火皇的方天画戟,还得到了他的指点,这是最大的机缘,可是这两种机缘,如今都只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的好处,而尉迟俊所得到的机缘,却是给了他最直接的好处,这不仅让罗晨郁闷,还让他抓心挠肺。

    对于自己的强敌,罗晨可是典型的小心眼儿,向来都是能杀就杀,当然看不得强敌的好。

    一定要将尉迟俊活捉,然后逼问出他所得到的机缘,就算他不肯说,也要把他养得白白胖胖,将来利用吞天噬地术截取神识的能力,夺他机缘。

    罗晨的心中在纳喊,化郁闷为决心,双眼都绽放出了湛湛精光。

    周围观战之人越来越多,他们都看得有点瞠目结舌,因为眼前这两个少年,实力很强,仅仅是战力的表现,就足以说明他们都是少年天骄。

    特别是一些认识尉迟俊的人,更是满脸的震惊,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一个比尉迟俊还要小的家伙,竟能跟他激战而不败。

    他,是何派弟子?竟有如此卓绝的表现,能跟天一宗新一辈弟子中的佼佼者一战。

    此刻尉迟俊比罗晨更加心惊。

    短短的数月时间,雷天力居然突破了炼神返虚境的绝顶业位,达到了三阶虚实相生境,这种实力的晋升堪称神速,如果让别人知道,他实力的晋升速度,必能轰动修炼界。

    这让尉迟俊恨得直咬牙,妒嫉得直抓狂。

    罗晨只不过是静绍城的修炼者,身世在修炼界来说,卑微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可他的修为,竟是如此神速的增长,而他自己,却是被天一宗的资源堆积起来。

    不管是实力增长的速度,还是彼此的表现,罗晨都要比他优秀,这让尉迟俊不可容忍。

    一个连身世都谈不上的贱种,如何能在短短的数月时间,不仅提升了几个业位,而且还提升了一大境界呢?

    莫非他在火皇遗迹,也得到了大机缘?可是这又怎么可能?他都没有进入到炎黄神迹的秘地。

    不管他有没有在火皇遗迹得到机缘,实力在短短的数月内,快速的增长,都不同寻常,这贱种必定有快速增长实力的方法,定要将他活捉,夺他的法。

    这个瞬间,罗晨跟尉迟俊这两个分外敌视对方的敌人,都生起了同样的心思,估计这连他们自己都不敢相信。

    “尉迟公子,小弟安好否?”罗晨战戟横空,劈出一道戟芒,笑呵呵地问道。

    尉迟俊震怒,杀气变得更加浓郁,手中长剑猛地劈下,一道如匹剑芒罩着罗晨斩下。

    那一道剑芒斩向罗晨的瞬间,紧而起又是一道如匹剑芒生成,稍稍斜出,又向罗晨斩来。

    第二道剑芒刚刚生成,又生成了第三道剑芒、第四道、第五道……

    八连杀

    在妖兽山脉的时候,罗晨跟天一宗弟子对决,曾经见识过这招。

    只不过此刻由尉迟俊施展出来,威力已有天壤之别,剑芒破空,连虚空都在剧烈扭曲,破空声更是振耳发聩,有着撼天动地的威力。

    最让罗晨吃惊的还是,当他向横空飞出,想要避开剑芒轰击之时,那道道剑芒居然也在跟着他横移,死死地将他笼罩在那让虚空都在剧烈扭曲的剑芒之下。

    同样的招式,被不同的人施展出来,果然拥有不同的威力与表现。

    眼见那如匹的剑芒,破空斩来,罗晨不再躲避,手中战戟连连飞扬,一道道凌厉的戟芒,逆空而上,迎向那如匹的剑芒。

    “轰轰轰……”

    惊天巨响,接连不断,九道剑芒,跟接连施展出来的戟芒,交击空中,被一一化解,只有质化的攻击波,犹如巨石投湖之湖水,不断地向空中扩散。

    众人看得瞠目结舌。

    这两个少年,都是难得的少年天骄,实力相匹啊!

    只是不知道手执战戟之人,是何家少年,竟能与正道赫赫有名的少年天骄尉迟俊匹敌。

    “哇哦,好厉害的杀招啊!小爷差点没有招架住。尉迟公子,短短的几月不见,实力突飞猛进,在下真是佩服。”罗晨战戟横于胸前,笑嘻嘻地说道。

    虽是强敌,这话被罗晨说出来,还是让尉迟俊很受用,因为周围还有众多修炼者,强敌的夸奖,会比自己说出来,更有说服力。

    尉迟俊不敢放松,横剑当前,傲然一笑:“哼,你知道就好。小贼,你屡犯我天一宗威严,杀我同门,最好乖乖的束手就擒。回天一宗接受本宗制裁,估计还有机会活命。否则的话,你必死无疑。”

    此话一出,瞬间哗然。

    因为在此之前,还有很多人根本就没有看出尉迟俊一方是天一宗门人,此刻被他自报家门,让他们无不震惊。

    一个小小的少年,居然敢跟天一宗为敌,而且还杀他们弟子,这是何等的胆识,何等的霸气啊!

    众人的反应,倒是让尉迟俊有些始料未及,他真没有想到,居然有这么多人不识得他,此话自报身份,反倒是为罗晨增添了不少荣光。

    这是尉迟俊的悲哀,由于是天一宗少有的少年天骄,一直都高高在上,认为自己名满天下,殊不知,天下之大,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是哪把夜壶。

    “小心肝儿,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你爱我吗?”

    如天籁般的声音,以实力摧动,从人群中传出,声传数十里,让原本喧哗的场面,瞬间就寂静下来。

    全部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一个妩媚妖娆,身着长裙的绝色美少女,正在对罗晨扬着一双雪白的小手,她的身旁,还跟着五名同样妩媚的美女。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