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0章 不服气?
    罗晨微愕,立马就笑嘻嘻地说道:“我承认,你比我厉害,比我天赋高,你是龙,我在你的面前,就是一条毛毛虫,这总行了吧?”

    尉迟俊发懵。

    如果是曾经,罗晨在他面前这么说,尉迟俊会很爽,很得意,可是现在他说出这话,那简直就是一种侮辱:“不行,我要跟你一战。”他声嘶力竭地怒吼。

    罗晨翻白眼,理也不理他,望向先前的战场,那十余名天一宗弟子,早就已经逃得不见了踪影。

    “你这个无耻的小贼,缩头乌龟、懦夫、小人,放开我,跟我一战……”

    “啪啪啪……”

    就在尉迟俊叫嚣的时候,柳清霁闪至,伸手就是几个耳光打在他的脸上,打得他满脸红肿,嘴里溢血:“你奶奶的,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的小心肝儿?早就跟你说过,曾经你不如他,将来你也不如他,如今事实都摆在了眼前,你还在这里叫个屁啊?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都被我的小心肝儿给阉割了,你还不服气,还想要杀他,这不是自取其辱,自己找死吗?”

    罗晨看得狂晕,他都舍不得打尉迟俊,这家伙冲上来就是几个耳光,要是把他脑袋打出毛病了,那他的神秘法不就泡汤了吗?

    而且,罗晨现在最头痛的就是跟柳清霁她们呆在一起,柳清霁说着话的时候,他直接就把尉迟俊扔进了空间法宝,转身就逃,施展的还是瞬间横移。

    “混球,你跑得掉吗?”柳清霁脆喝,身形电闪,快速地追奔向罗晨。

    余下的妙华宫弟子,也没有任何的迟疑,紧随其后,一直追向罗晨。

    观战的众人,看得直发懵,那小小的少年,明明跟妙华宫有交情,此刻为何会调头就跑呢?

    而且,他是那么的嚣张,那么的霸气,连天一宗都敢惹,连天一宗的弟子都敢杀,现在却是怕一群如花似玉的女人,还真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更多的人,却是望着空中那远去的一道道俏丽的背影出神,双眼都绽放着狼性的光芒,有的甚至还在暗咽着口水……

    午后,荒凉大地,被烈日爆晒数个时辰,变得更加的炎热。

    罗晨缓行在烈日下,心情就跟这天气一样,火焦火辣,拉长着一张脸,都快愁死了。

    他终是没有摆脱妙华宫的门人,柳清霁就跟在他身边,余下的五人,则分散在他的周围。

    此刻并不是罗晨最愁苦,还有一个比他更愁苦的尉迟俊,满脸悲愤地走在罗晨身旁,鼻青脸肿,走路一瘸一拐的。

    按罗晨原来的意思,是想要对尉迟俊用刑,逼他交出在炎黄神迹得到的机缘,就算逼问不出来,也要把他好好的养在身边,养得白白胖胖的,等他吞天噬地术小成,足以截取别人神识之后,直接吞噬他的灵魂,截取他的神识,强夺他的机缘。

    可是柳清霁她们的出现,直接就破坏了罗晨的计划,落在她们的手中,又让他很郁闷,尉迟俊自然而然,就成了罗晨的出气筒,一个不爽,就会上前去暴打他一顿,打得尉迟俊心惊胆颤,最后都被打服了,不敢再在罗晨面前装叉。

    “小心肝儿,好奇怪哦!你咋就变得这么仁慈了呢?尉迟俊可是你大仇人,你居然不杀他,还真让我纳闷儿。”柳清霁歪着小脑袋瓜,很傻很天真地问道。

    罗晨翻白眼:“自己蠢就别来问这种天真的问题好不?如果小爷把他杀了,现在被你们欺负,难道你让小爷去轰击那些又坚又硬的石头出气吗?”

    “咯咯咯……”柳清霁脆笑,笑得花枝乱颤,脸上的汗水,都在空中不断的洒落,再加上混透的衣裤,活像刚刚落水被捞起来一般,更加的荡人心魄,就连一旁的尉迟俊都在不断地咽着口水:“小心肝儿,你真的只是把他当出气筒?”

    柳清霁最后笑看着罗晨,柔声问出这样的话,让他心中直发毛。

    这小妖女聪慧过人,很多事情她都能一眼看透,貌似在她面前说假话,根本就没有什么用。

    更何况,小妖女也知道尉迟俊在火皇遗迹,有可能得到了机缘。

    所以,罗晨沉默。

    没有回答的回答,就是最好的回答,随她怎么想都行。

    “小心肝儿,你的眼睛,一定是长在屁股上了。”柳清霁眼见罗晨不说话,又坏笑着说出这样的话。

    罗晨愕然。

    眼睛长在屁股上,尼玛,这是什么话啊?

    “你的眼睛才长在屁股上了呢!”罗晨没好气地说道。

    柳清霁斜睨罗晨:“事实胜于雄辩,你还用得着狡辩吗?不是男人的男人,看到我都忍不住流口水,你却是无视,这还不是眼睛长到屁股上的表现?况且,这个不是男人的男人,盯着尹师姐的胸,看了二十八次,盯着我白师姐的屁股,看过十六次,而你看的次数,却是一半的一半都没有。反倒是……”

    罗晨要崩溃了,柳清霁简直是无聊透顶,她都被热得像从水缸中捞出来一般,居然还有心情做这样的统计:“反倒是什么?”

    “你看尉迟俊的次数,反倒是达到了一百七十九次。尉迟俊长得还真是俊哦!抓到又不杀,真不像你的为人。小心肝儿,告诉姑奶奶,你是不是喜欢男人啊!若真如此,你可得早点跟姑奶奶说哦!省得姑奶奶用错了情。”

    罗晨心中直翻腾,差点没有吐,身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小妖女,要是你再敢来恶心小爷,小爷立马就把小头放出来,把你拔光光。”罗晨恶狠狠地说道。

    断头对柳清霁来说,那就是个千年大祸害,如果有罗晨给他壮胆,估计就是追十万八千里,也非得把她给拔光光不可:“不说就是,这么凶干嘛?”柳清霁噘着嘴气呼呼地说道。

    没有了柳清霁的聒噪,罗晨的耳根子终于清静了下来,可是他又有点不习惯,似乎没有了小妖女的聒噪,他心中就少了点什么。

    难道自己真的很贱?

    罗晨心中无奈的叹了叹,收摄心神,又开始盘算,怎么摆脱柳清霁她们,想办法从尉迟俊的嘴里,强夺他有可能在火皇遗迹得到的机缘。

    “小心肝儿……”

    刚安静没多久,罗晨正在心中盘算怎么对付尉迟俊,柳清霁又开始聒噪:“柳清霁,你有完没完?”罗晨的思路被打断,十分恼火,对着柳清霁怒吼。

    柳清霁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对着罗晨做了个鬼脸,身形一闪,就蹿到了另一旁的尉迟俊身边,挽着他的胳膊问道:“姐们儿,能告诉姑奶奶,有颗男人的心,却没有男人的身,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

    姐们儿

    罗晨的脑们儿直冒黑线,他现在都不由得在心中,为尉迟俊默哀,因为柳清霁这小妖女,简直是在往尉迟俊的伤口上撒盐。

    而且罗晨终于明白,柳清霁是个闲不住的家伙,要是让她闲久了,肯定会闲得蛋疼……不对,她没有蛋,何来蛋疼?那应该怎么来容易她呢?

    什么乱七八糟的,小爷还是安心的思考,怎么让尉迟俊开口,说出他有可能在火皇遗迹得到的机缘吧!

    尉迟俊被罗晨欺负也就算了,现在还被柳清霁欺负,甚至问出这么伤自尊的问题,这让他怒极:“不要脸的小妖女,你……别太过分。”

    “啪啪啪……”

    事实证明,原本在正道赫赫有名的少年天骄,现在已经变成了路边的野狗,谁都能欺负他。

    尉迟俊被柳清霁几个耳光,打得满脸冒金星,想着今天所受到的耻辱,比前面所有的耻辱加起来都要多得多,他差点没哭出来。

    “我最最最爱的小心肝儿吼我,也就算了。你什么玩意儿,居然也对姑奶姐这副德性,这不是没事找抽吗?乖乖的配合姑奶奶,要不然……在断根的地方,给你戳出个口子,让你更像个女人。”柳清霁很是飙悍地说道。

    罗晨有点受不了啦,他一向都认为自己已经够无耻了,可是跟这小妖女比起来,还差得太远。

    在断根处戳出个口子,让他更像个女人,这……这尼玛的,估计也只有柳清霁想得出来。

    不过看到尉迟俊被折磨,还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只要柳清霁不把他打他成脑残,他可以任由她折磨他。

    尉迟俊敢做不敢当,为了那点颜面,黑得能说成白的,让罗晨恨得差点没吐血,现在被柳清霁收拾,倒也算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貌似被柳清霁折腾,比被他自己折腾,还要过瘾啊!

    就拿眼前的事儿来说,如果让罗晨自己来,他还真想不到要在断根处戳个口子,就是想到也不好意思说出口,柳清霁就不同了,不仅说出口,而且还说得很顺遛。

    “怎么,不服气?”柳清霁秀眉紧拧,冷冷地问道。

    尉迟俊打了一个寒颤,连不迭摇头:“不……不敢……”

    不得不说,柳清霁在某些方面的脾气,跟罗晨简直就是如出一辙,她曾经见识过这个家伙的无耻,见过他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模样,恨得他入骨,现在他落在了罗晨手中,她自是要抓住一切机会折磨他、侮辱他,只有这样,方能消她心头之恨。

    貌似除了这样的原因,内心深处还有着潜在的原因,好像是因为这家伙曾经无耻的诬陷罗晨,所以即使知道他留下他,有他的打算,她也很想帮他出口恶气。

    柳清霁对于自己这样的心绪,自然不会认为这是她对罗晨好,而是认为这是对陈双姐姐好,因为陈双姐姐最心疼这死混球,帮他也气,不就是帮陈双姐姐出气吗?

    “那就满足姑奶奶心中的好奇。别给脸不要脸,要不然姑奶奶说到做到,让你以后用口子尿尿。”柳清霁冷然道。

    尉迟俊恨得直磨牙,却是不敢有任何的表现,只能颤颤巍巍地说道:“我……我说。现在我……看到美女,还是有……冲动的,可是……又能分明地感觉到少了点什么,有种……抓狂的感觉。”尉迟俊哭丧着脸说道。

    “咯咯咯……”

    柳清霁又脆笑起来,而且还是盯着罗晨笑,笑得他心中直发毛:“柳清霁,我怎么感觉你笑得很贱呢?”罗晨很是警惕地问道。

    “小心肝儿,你这么聪明,难道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姑奶姐这是在让尉迟公子,给你现身说法。记住哦,千万千万、一定一定不要得罪姑奶奶,要不然……你懂的。”

    罗晨直打寒颤:“你说真的?”

    柳清霁白了罗晨一眼:“蒸的?我还煮的呢!你是我最最最爱的小心肝儿,我怎么舍得嘛!不过,千万别做伤透姑奶奶心的事情哦!”

    “聪明的人,做聪明的选择,你很明智。”

    话音刚落,罗晨的脑海,突然绽放绿芒,浮现出一块坚石。

    异宝

    这两个字在罗晨的心中闪过,让他变得无比的惊喜,向前迈出一步,抓住尉迟俊,就把他扔进了空间法宝,然后以无比迅捷的速度,向前冲去。

    罗晨虽然有罕有的探宝神珠,可以探知到异宝,可是这并不代表只有他一人有此能耐,此刻骤然感应到异宝,他自然要以最快的速度出手,省得落在别人的手中。

    林婉儿一行人有些愕然,却没有阻止罗晨的行为,只是跟着他一起向前飞奔。

    因为她们从一开始,都不限制罗晨的自由,只需要他跟着她们就行。

    探宝神珠,对异宝有无比敏锐的感应能力,给了罗晨最明显的指示,他准确无误地向前疾速的奔行着,距离异宝所在之地,越来越近。

    疾速地向前奔行,冲上了一座石山,刚刚冲到山峰,从另一边的山头,也冲出了十余人,为首者竟然是凌冰洁。

    双方的人马,似乎都没有想到会在此处相逢,彼此都不由得为之一愣。

    这种愣怔只不过是眨眼一瞬间的事情,最后罗晨跟凌冰洁的双眼,都齐齐地落在了一方坚石上。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