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3章 机缘
    罗晨瞬间横移,避过另几名修炼者的攻击,手中的战戟横空扫出,又是满天的戟芒,袭杀向前,笼罩另几名攻杀他的修炼者,只有两人慌乱的避过,余下的修炼者皆喋血当场。x23us.更新最快

    另一方,镇压之砖又杀了三名,在空中闪出一道长长的尾影,轰杀向刚刚避过罗晨戟芒的两名修炼者,让他们的身体爆碎于虚空。

    只不过眨眼之间,十余名对罗晨出手的修炼者,全部被击杀,这让所有人都心惊,再无人敢攻杀罗晨。

    果然不愧为大名鼎鼎的无耻蟊贼,实力强悍,让很多人胆颤。

    罗晨左手握着镇压之砖,右手执戟,悬空傲立,威势凛然,战意沸腾,就像一个好战的少年战神,震慑众人。

    眼见无人再敢攻杀自己,罗晨冷冷一笑,阴森森地吼道:“谁敢再战,杀无赦”

    字字句句,清清楚楚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每一个字都暗含森冷杀气,让他们的心为之颤抖,让众人更是畏惧,不敢再对罗晨下手。

    特别是刚才那名被罗晨从空中吼得坠落地面的修炼者,更是胆颤心惊,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招惹的是这个大名鼎鼎的无耻蟊贼。

    罗晨不再迟疑,扬起手中的镇压之砖,就轰击向法阵力量与地面交接的地方。

    “轰”

    乱石轰飞,镇压之砖居然直接将坚硬如玄铁精金的地面,轰出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只不过片刻间,那道被轰出的口子,就被法阵的力量弥合。

    这让罗晨有些难以置信,他真没有想到,任何攻击力都无法轰碎的神魔战场的地面,居然能被镇压之砖轻易的轰碎,这简直让人吃惊。

    “小头,到这边来,哥助你脱困。”罗晨沉声大喊,声传数十里。

    “呜呜呜……哥哥……我好痛……呜呜呜……我不能动……呜呜呜……”断头哭得很伤心,也很绝望,看得罗晨心都快要碎了。

    断头会如此,都是被他所累,要不然的话,他现在肯定还很幸福地在自己的空间法宝看着超级邪书呢!

    “堂堂男儿,流血不流泪,有何好哭?不想死的话,就给我过来。”罗晨凛然而语,沉声说道。

    “呜呜呜……我也不想哭……呜呜呜……可是我……真的好疼……呜呜呜……”

    罗晨快要吐血了,跟一个只有小孩智商的家伙谈大道理,貌似是件很蛋疼的事情:“若不想痛,那就挣脱,否则的话,你只会继续痛。”

    这话真的很有效果,原本还在痛哭流涕的断头,立马就停止了痛哭,即使是巨大力量的侵袭,都没有再让他惨叫。

    “吼”

    断头仰天厉吼,被众人攻击,一直都没有任何波动的力量层,居然发生了剧烈的波动,似乎要被破解一般。

    厉吼声中,原本跟罗晨一模一样的断头,恢复了原样,脸有血色,乱发炸立,满脸狰狞,他直接就向罗晨所在的方向奔来。

    “阻击”倪艳萍色变,冷声厉吼,十三名御虚宫弟子,齐齐地挥动手中的拂尘,十三道力量,一起轰击向断头。

    断头扭曲变形,却依旧在法阵中横移,快速地冲行其中。

    “断头,好样的。奔向地面处,我轰碎地面,你趁机脱出。”

    罗晨厉声提醒,断头未语,却是在按他的话做。

    片刻间,断头奔至法阵力量与地面交接的地方,罗晨扬起镇压之砖,就轰击在地面。

    坚石被轰碎,断头闪电般奔出,跟镇压之砖一起,向罗晨疾速奔回。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断头直接飞落在罗晨的肩头,放声大哭,别提有多伤心了,那泪水一把一把地滚落在罗晨肩头。

    此刻的断头,是他的原来模样,很狰狞,也很可怕,却是哭得唏哩哗啦,给人造成极大的视觉冲击,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罗晨微笑:“小头,都已经出来了,又不再疼,有什么好哭的。”

    “呜呜呜……哥哥……好多美女……呜呜呜……却是不能拔光光……呜呜呜……没有看到她们的胸……呜呜呜……也没有看到她们的屁股……呜呜呜……还没有看到她们的腿……呜呜呜……好伤心……呜呜呜……好难过……呜呜呜……”

    罗晨差点没稳住身形,直接摔落在地上。

    断头大难不死,脱出法阵,在这里放声大哭,罗晨还以为是因为他在里面受到太多的攻击,让他太过痛苦,却是没有想到,这家伙死性不改,居然还在想着这事。

    罗晨微愣了愣,立马就伸出手去,想要抓住断头,将他扔进空间法宝,他却是横移了出去:“呜呜呜……我不甘心……呜呜呜……我要守着外面……呜呜呜……趁机把她们拔光光……呜呜呜……”

    御虚宫对罗晨恨之入骨,罗晨对她们也没有半点好感,特别对凌冰洁更是痛恨,断头此时还有这样的想法,倒是合他心意,也就没再理他,收了镇压之砖,直接就向地面飞落。

    狰狞恐怖的断头,跟在罗晨身边,已经让人惊恐,此刻看到罗晨的行为,更是让他们胆寒,因为那家伙,居然开始在被他击杀之人的血肉中,翻找起东西来。

    尼玛,果然不愧为恶名远扬的无耻蟊贼,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又开始干这种无耻的勾当……

    “轰轰轰……”

    突然,轰鸣声起,大地颤抖,让所有人都露出惊色。

    因为那响彻天地的轰鸣声,并非轰击所发出,是从远方传来,大地在剧烈颤动,这里似乎要天翻地覆一般。

    众人停手,望向轰鸣声传来的方向,只见远方的天空,升腾起了带状黑气,见之都能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就连跟在罗晨身旁的断头,都在颤抖,满脸惊恐,似乎看到了什么令他胆寒的东西一般。

    不断攻击御虚宫法阵的修炼者,都在这个瞬间罢手,愕然地望向那骤现异常的远方。

    “轰轰轰……”

    大地剧颤,巨响声声,如擂重鼓,响彻天地,谈不上激烈,却是振奋人心,似两军交锋的战鼓,让人有种激战的冲动。

    “那里才有可能是镇魔界啊!”

    也不知是谁,在人群中发出这样的惊呼,众人清醒,原本轰击御虚宫法阵的修炼者,如潮水般冲向前方。

    罗晨没有任何的迟疑,一把抓起还在颤抖的断头,扔进空间法宝,纵身疾飞,只不过他所奔行的方向,却是跟那异常地相反。

    足足奔出数里后,罗晨才飞落乱石堆中,掩藏身形,望向山头。

    御虚宫弟子还在利用法阵的力量,轰击那方藏有异宝的坚石,可她们的轰击,却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看到这种情况,罗晨心中暗喜,因为他很清楚,镇魔界具有更大的诱惑力,御虚宫弟子不可能在此长耗,只要她们离去,他就有机会得到异宝了。

    时间缓缓的流逝,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御虚宫一行人,就已放弃,向异常地奔去。

    最后,她们的身影,全都消失在了远方的天际。

    罗晨没有任何的迟疑,闪身就向山头疾奔。

    此时此刻,才是最佳时机。

    御虚宫弟子恨罗晨入骨,又知道他已看出山头坚石内藏有异宝,而且镇压之砖还能轰碎地面,她们必不会甘心放过他,还不会甘心异宝落在他的手中,虽然离去,必定会派人回来对付他。

    所以罗晨必须要在她们派出人手回来之前,轰碎坚石,取出里面暗藏的异宝离去,不给她们击杀他的机会。

    罗晨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已经疾奔到山头,尚未至暗藏异宝的坚石之前,在途中就已经取出的镇压之砖直接被他扔出,轰击在那方坚石之上。

    “轰”

    这是罗晨加持魂戒魂力于己身,以自己最强大的精神,及最强大的实力,利用镇压之砖的一记轰击,当轰响声来的时候,令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那一方坚石居然直接化作了齑粉。

    此地乃神魔战场,四处皆坚石,连御虚宫的法阵力量,都无法撼动坚石分毫,此刻却是被镇压之砖一下轰成齑粉,确实让人难以置信。

    怀着心中的惊喜,罗晨瞬间即至,一把抄过镇压之砖,扔进空间法宝,右手轻轻地一挥,齑粉纷飞,露出一截寸许长、拇指般粗细的骨。

    而且罗晨脑海,绿光大盛,正是从那截骨透发出来。

    罗晨按捺住心中的惊喜,一把抓向那块骨,想要捞起,一下子竟是没有抓起来。

    急忙运力,罗晨这才将那堆骨给抓起来,这个瞬间,他才清楚,这截又小又短的骨,至少有千余斤重。

    望向手中的骨,灰扑扑的,似乎因为在坚石中呆了太长时间,已经沾染上坚石的色泽。

    随着骨的入手,探宝神珠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反应,脑海中大盛的绿光已经消失,罗晨却有了很奇怪的感觉。

    千余斤的重量,对罗晨来说,算不得什么,此刻他却似手握山峦大川,让他的情绪,也变得沉重起来,说不出的难受,有种沧桑感。

    他,似乎看到了广袤沧海变桑田、万里绿山化劫土、滚滚大河变枯涧、浩瀚星空寂灭、金阳银月失光泽……

    尝试着向前迈步,罗晨才发现,他已经迈不开步,时间好像已经凝滞,空间似乎已经破碎。

    还保持着清醒的罗晨心惊,直接就将手中诡异的骨,扔进了空间法宝。

    这个瞬间,罗晨又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劳累至极的人,终于可以停下来休息,说不出的畅快,说不出的轻松。

    向前迈步,罗晨自己都有一种龙行虎步之感。

    果然不愧为异宝,暗含着一种奇怪的道,这种道就是先压抑后放松,先苦后甜的道。

    这仅仅是一种感觉,罗晨又隐隐地觉得,并非如此。

    此刻,空中还有三五成群的修炼者,在不断向异常地疾奔,镇压之砖轰碎坚石的声音,吸引了他们的目光,眼见罗晨从那一堆齑粉中,掏出了一件东西,有不少人已经向此地飞奔过来。

    罗晨冷笑,将手中的骨扔进空间法宝,直接就向一侧疾冲了出去。

    御虚宫门人,个个强大,她们都恨罗晨入骨,有可能返回此地,罗晨可不想在此,跟一群修炼者纠缠,给御虚宫弟子围杀他的机会。

    可是这并不代表罗晨害怕其他的修炼者,这些家伙既然想要对他不利,那他就把他们引到其他的地方,再安安心心的陪他们慢慢玩儿。

    “小贼,休跑!”空中传来怒喝,十分的雄浑,声传数十里。

    “想要夺我机缘,不跑是傻蛋。”罗晨一边向前疾冲,一边狂呼道。

    机缘

    这两个字入耳,让追他的人更疯狂。

    此地可是神魔战场,任何的机缘,都必定价值无量,而镇魔界相传古远,却从未听说有人进去过,对众人来说,也只不过是境中花、水中月而已,他们自是想要得到实实在在的机缘再说。

    原本怒喝之人,听到罗晨这样的狂呼,直骂这是个蠢货,那有得到机缘,还如此叫嚣的,这不是没事找抽,给他自己招惹更大的麻烦吗?

    所以,他反倒不敢再叫,生怕惹来更多人对这小子的觊觎,到时候想要得到他的机缘,必定会大费周章。

    被罗晨拍中睡穴的尉迟俊,刚刚醒过来,就听到罗晨这样的叫嚣,又看到至少有百余人在追踪他,吓得心惊胆颤:“雷……罗公子,你……得到机缘,也不用这样张扬吧?”尉迟俊颤声说道,都快要哭了。

    罗晨从林婉儿那里学得了独特的封禁手法,尉迟俊数处穴位被封,使不出一点力气,就像个普通人,现在罗晨背着他狂奔,只要被那些人追到,他自己可能没事,他却有可能先给他垫背,想到这样的事实,他就胆寒。

    “小爷就喜欢张扬,管你屁事啊?”罗晨没好气地说完,然后又扯着嗓门吼起来:“你们想要干什么?难道想要强夺小爷刚刚得到的机缘吗?”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