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4章 要动手吗?
    “小爷就喜欢张扬,管你屁事啊?”罗晨没好气地说完,然后又扯着嗓门吼起来:“你们想要干什么?难道想要强夺小爷刚刚得到的机缘吗?”

    一群追踪罗晨的修炼者,听到这样的叫嚣,差点没吐血。

    别人得到机缘,生怕被其他人知道,这家伙得到机缘,却是在这里狂吼,张扬得人神共愤,他们见过蠢的,就是没有见过这么蠢的。

    尉迟俊真的快要哭了,罗晨天不怕地不怕,他比谁都清楚,自己只不过提醒了一句,直接就惹来他这样的狂吼,他都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括子,特别是当他看到,更多的修炼者加入到了追踪的队伍,更是惊恐。

    荒凉大地,一个小小少年,背着另一个少年,在前方疾速的狂奔,身后的天空,跟着近两百名修炼者,黑压压的一大片,相当的壮观。

    疾奔的途中,遇到了不少的修炼者,有些惊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只不过他们只把这一幕,当成对那两个少年的追杀,而且远方的天际,还有异常的现象,有可能关系到镇魔界,他们自然不会加入到追踪的队伍,继续向异常地飞奔。

    “哈哈哈……发了,这次发大了。平均一个人,算十万元丹,那也是近两千万元丹呀!哈哈哈……”罗晨激奋地说道。

    尉迟俊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快要受不了啦,这该死的小贼,永远都不安分,现在他落在他的手中,简直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肯定要被他连累。

    这也不能怪尉迟俊,在他的心中,现在还认为罗晨是怕将他击杀,惹来天一宗的疯狂报复,眼见罗晨有如此疯狂的行为,他不会死在他手中,肯定会死在这些修炼者手中,这简直让他抓狂。

    可是尉迟俊还不敢说,因为他很清楚,一旦他多嘴,这家伙又会扯着他的破锣嗓子狂呼,必定会引来更多的修炼者追杀他……不对,是追杀他们。

    如果尉迟俊知道,天一宗的三大长老,及七名巅峰境的先天高手,都被罗晨杀了,他肯定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只不过这是高层的机密,关系到天一宗的声威,即使尉迟俊是新一辈弟子的佼佼者,他们也不会告诉他这些丢人的事情。

    很快,罗晨就冲进了一个洞里。

    罗晨跟柳清霁她们分开之后,引诱别人来打劫他,每次都是打劫一次,换一个地方,神魔战场很多的地方,都已经被他遛达了一圈,很多不错的地形,已牢记他的心中,此地的洞里,就是其中之一。

    他,就是要把所有人引进这个洞里之中,然后关门打狗,将他们全部洗劫。

    罗晨当先奔进洞里,身后追踪他的人,也全部跟着飞奔进了洞里,在他故意弄出的声响之下,他们掏出照明的东西,寻声追踪,很快就到了洞里的深处。

    可是没要多久,那不断发出的声响,就不再响起,变得异常安静起来。

    “全都给小爷滚出来,脱光你们的衣裤,摘掉你们所有的东西,现在开始打劫。”罗晨的声音身后传来,那是洞口所在的方向,听得所有人直发懵。

    “不好,他是大名鼎鼎的无耻蟊贼。”

    其中一个人惊呼,让所有人都清醒过来,全都心惊,感觉他们自己上了狗当。

    无耻蟊贼在神魔战场,简直就是个小魔头,那名修炼者的提醒,让很多人胆颤心惊,甚至都在暗骂自己是个超级蠢货。

    凡得机缘者,都生怕被别人知道,惹来杀身之祸,那个小小的少年,却是扯着破锣嗓子狂吼,生怕别人不知道一般,他们却是因为贪念,失去理智,落入他的圈套。

    “一群没用的东西。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吗?大家一起杀出去,剁了那个无耻蟊贼。”其中一名老者怒斥。

    纵是如此,却没有几人敢响应他。

    “前辈,你可别冲动!他每次打劫,都是一批一批的,从未失手。我们人虽多,又有何用?而且,他对不听话的人,向来都不手软,会直接镇杀,你可别连累我们啊!”

    “是啊!破财免灾,还是算了吧!”

    “对对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最重要的还是保住性命啊!”

    ……

    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说道,全都战战惊惊,因为无耻蟊贼在神魔战场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他们不想冒这样的险。

    “哼,这么怕死,还修炼个毛。不怕死的,跟我一起,杀出去。”那名老者冷喝声落,直接就向外迈步。

    近两百名修炼者,实力强大的人,还是有不少的,他们自然不会惧怕无耻蟊贼,现在有老者领头,不少的人立马就跟了出去。

    回到偌大的洞里,罗晨执戟而立,站在洞口中,脸上布满了灿烂的笑容。

    “无耻小贼,交出你的所有,然后滚蛋。否则的话,杀无赦!”那名老者对着罗晨,阴森森地说道。

    罗晨眉头微蹙:“大爷,你真的想杀我?”

    老者微愕,愣了愣,冷冷说道:“交出你所有的东西,脱掉你身上所有的衣裤,自是不会杀你。要不然的话,必定杀你……”

    “吼”

    罗晨动用魂戒魂力加持己身,精神力处于最强大的境界,老者话音未落,他就对着他发出了一声怒吼,让他胆破,就在他身体颤抖的瞬间,战戟横扫,戟芒破空,直接将他斩首。

    “还有谁想要杀我,一起站出来吧!小爷一并斩杀,省得麻烦。”

    罗晨神色阴寒,冷声而语,杀气腾腾,战意滔天,天生强者气浓郁,令众人胆颤,还有不少人受不了他的气势,情不自禁地后退。

    无耻蟊贼的名头,可不是盖的,而且罗晨也不是蠢蛋,每次想要打劫一群人的时候,都会特别留意对方的实力,专挑软子捏,只要发现有强大的存在,都会放弃,逃之夭夭,适才一番追踪,就已经让他摸清了这些人的实力情况,连追都追不上,又如何是他的对手?

    毕竟,群挑是技术活,罗晨又只有一人,他可不想冒险。

    眼见无人出声,罗晨冷冽的双眼,缓缓扫过那一群人,这才阴森森地说道:“既然无人敢战,那就全都出来,赶快脱光衣裤,摘掉身上所有的东西。”

    所有人都很清楚,面对这大名鼎鼎的无耻蟊贼,他们已经在劫能逃,所有人齐聚这个偌大的洞里中,不敢再有任何的迟疑,开始按照罗晨所说的做。

    尉迟俊看得瞠目结舌,他对罗晨的凶残,认识得更清了,只不过这些人不反抗,他就没有了什么危险,这倒是让他很心安。

    这里的洞里,纵横交错,人数很多,罗晨让脱光衣裤,摘掉所有东西的人,直接进入到另一个洞里。

    “公子,我……可以把所有的东西给你,能……不让我脱吗?”其中一名女修炼者,红着脸涩涩地说道。

    罗晨冷冽如刀的双眼,直直地落在那名女修炼者的身上,看得她身体情不自禁地颤抖:“想要打劫别人,就得做好被打劫的思想准备,只有如此,方显公平。不过,看你的模样,就算打劫小爷,应该也不会让小爷脱光光,你就摘掉所有的东西,到另一个洞里吧!记住,别藏私,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谢谢公子,我……绝不藏私。”那名女修炼者,感激地说完,就开始拿出一件件东西,连身上的首饰,都没有留一件。

    其他的女修炼者见状,也跟着央求,罗晨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让她们只要交出东西就行,那一群女修炼者都是感恩戴德。

    尉迟俊看得无语。

    这尼玛的什么事,明明被这无耻的小贼打劫,居然还让一群女修炼者感恩戴德,这打劫的水平,也忒高了点吧!

    最后,只剩下九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是一伙的,以一名儒雅的中年男子为首,全都脸有傲色,没有按罗晨的意思去做。

    “请问公子尊姓大名?”儒雅男子看着罗晨,微笑着问道。

    这家伙一出口,罗晨就听出来了,正是最先喊他休跑之人:“怎么,想要知道小爷的底细,然后去找小爷麻烦吗?”

    “公子若不为难我们,又何言找你麻烦呢?怎么,公子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罗晨冷冷一笑:“小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罗晨是也。”

    “莫非公子就是静绍城的罗晨?”

    “既然知道小爷的威名,就别再废话,该脱就脱,该留下东西就留下东西。小爷时间金贵,没时间跟你扯蛋。”

    儒雅男子微笑:“公子,你可知在下是谁吗?”

    “小爷管你是谁?凡敢对小爷不利者,统统打劫。你最先对小爷喝喊,更是不能饶恕。别再废话,速速行动。”罗晨不耐烦地说道。

    “大胆,居然敢对本王如此说话。再敢无礼,灭你九族。”儒雅男子神色蓦地阴寒,怒声说道。

    男子话音落地,罗晨满脸惊喜,看着他笑问道:“你真是王爷?”

    儒雅男子一脸得意地点头:“本王乃大夏国君皇之弟,安平王拓跋元吉是也。静绍城是大夏国国土,你身为大夏国子民,所得异宝,理应上缴王室。识相的话,就把你身上所有东西上缴,本王兴许还能让皇兄好言,让你加官进爵。”

    知道了罗晨的底细,即使他把静绍城闹了个底朝天,无惧巫族,拓跋元吉却也强横起来。

    因为罗晨乃大夏国子民,他再不凡,也不可能跟国家抗衡,而且相对一个国家来说,巫族真的不算什么,如果罗晨非大夏国子民,拓跋元吉反而会有一定的忌惮。

    罗晨冷笑:“依靠祖荫,继承权力而已,算个屁,也敢在小爷面前张狂,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一个小小的少年,居然无视本国君皇,这让众人都不由得胆颤心惊,尉迟俊却是在心中暗喜。

    因为罗晨这无异于是在以一人之力,挑战一个国家,不管他此役是输还是赢,那也意味着他要倒大霉。

    “不识抬举。先将他杀掉,夺他所有,回去之后,再诛灭他九族。”拓跋元吉怒声说道。

    尉迟俊眼见真要动手,立马就疾声呼道:“王爷,别伤着在下,我乃天一宗弟子尉迟俊。”

    此话落地,众人皆惊,包括拓跋元吉跟他的八名随从。

    尼玛,这怎么回事?

    天一宗赫赫有名的天才弟子,怎么会跟罗晨呆在一起,还被他背在背上?

    中州大陆,实力为尊,一个国跟一个强大的修炼势力相比,算不得什么,有的国甚至要依赖强大的修炼势力,才能成为国。

    天一宗乃正道大势力,尉迟俊又是天一宗赫赫有名的天才弟子,还被罗晨背在背上,拓跋元吉自是不敢轻举妄动:“尉迟公子,你是他朋友?”拓跋元吉轻声问道。

    罗晨冷笑:“此种小人,有何资格做小爷的朋友?他,只不过是我的战利品而已。你这话,是对小爷的侮辱。”

    一群人都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尼玛,连天一宗赫赫有名的天才弟子,都成为这无耻蟊贼的战利品,他们会被他洗劫,一点也不冤啊!

    “王爷,还……要动手吗?”身后的一名老者,颤声问道。

    连天一宗都不惧,还将他们的天才弟子当成战利品,这让拓跋元吉的随从,想到了罗晨的各种传言,让他们都胆战心惊。

    “黄毛小儿而已,何惧之有?将他杀掉,救下尉迟公子。”拓跋元吉冷然说道。

    罗晨微笑:“各位,你们保护他,只不过是个差事,为此丧命,不值。修炼者,应属于修炼界,理该追逐实力的强大,挑战修炼途中一个又一个巅峰,为这种祖荫的权力者送命,乃蠢行也!”

    话虽轻缓,言语间却是有着无形的霸气,振奋人心,八名修炼者互望,脸有愧色,却无人敢离开拓跋元吉。

    罗晨何其精明,眼见他们的反应,心中已经明了,暗道惭愧。

    这些修炼者,身为拓跋元吉的随从,必是大夏国子民,皆有家眷,如今他们踏入权力圈,若有背叛,必定牵连家眷。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