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5章 恶贼
    话虽轻缓,言语间却是有着无形的霸气,振奋人心,八名修炼者互望,脸有愧色,却无人敢离开拓跋元吉。

    罗晨何其精明,眼见他们的反应,心中已经明了,暗道惭愧。

    这些修炼者,身为拓跋元吉的随从,必是大夏国子民,皆有家眷,如今他们踏入权力圈,若有背叛,必定牵连家眷。

    罗晨无惧,是因为欧冶山庄有无惧的本钱,如果欧冶山庄没有底蕴,他一样会心系爷爷跟陈双姐姐。

    “还愣着干嘛?给本王杀掉他。”拓跋元吉厉声吼道。

    拓跋元吉话音刚落,罗晨沉声怒吼,让拓跋元吉跟他的随从皆颤抖,随之一个瞬间横移,就到了拓跋元吉的身旁,手中的战戟横在了他的颈项上:“杂毛小王尔,也敢杀小爷,夺我异宝,真是找死!”罗晨阴森森地说道。

    杂毛小王?

    堂堂大夏国君皇之弟,乃正统皇室,在罗晨嘴里,居然变成了杂毛小王,让一群人心中直发毛。

    这,可是在挑战皇权啊!

    森冷锋利的戟刃,横在颈项之上,只要罗晨用力,就意味着脑袋搬家,拓跋元吉身体情不自禁的颤抖。

    “你……想要谋……谋反吗?”心中惊极,拓跋元吉却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想要用皇权压制罗晨。

    罗晨冷笑:“无胆鼠辈,可恶至极。小爷未表露身份前,你还不敢嚣张,小爷身份一表露,居然就因为小爷乃大夏国人,就用强权压我,想要杀我,夺小爷所有。一个对外谄媚,对内强横的狗东西而已,反你又如何?”

    阴森森地说着这些话,想到拓跋元吉适才的嘴脸,罗晨越说越气,话音落地,手中战戟一挥,直接就将他的右手臂,齐肩斩断。

    这样的人,在罗晨眼中,猪狗不如,恨得他直咬牙,他现在都恨不得抽他的筋,拔他的皮,将他千刀万剐。

    因为这样的垃圾,不如那些依靠实力强夺的修炼者,他们只会依靠手中继承的权力,在自己国家的子民面前张牙舞爪,在别的强大的势力面前,又像一条献媚的狗。

    拓跋元吉惨叫,罗晨手中的战戟,又横在了他的脖子上,锋利的戟刃已经破入他的肌肤。

    “再敢鬼嚎,小爷要你的命。”

    杀气腾腾的话音落地,拓跋元吉强忍剧痛,不敢再叫,身体如筛糠般颤抖,满脸痛苦,额头上直冒冷汗。

    罗晨的双眼,冷然地望向那八名拓跋元吉的随从,阴森森地说道:“你们都给小爷滚。”

    八名随从胆颤心惊,却不敢走,全都满脸惶恐地看着拓跋元吉。

    罗晨见状,心中有莫名的悲哀。

    眼前的八名随从,都是修炼者,却是屈身于权力,失去追逐实力的本心,这是一种无奈,应该也是为了让家人更好的生存才会如此。

    所以,他们虽然可悲,却是值得敬重:“让他们滚”罗晨手上用力,锋利的戟刃,深入拓跋元吉的颈项,厉声喝道。

    拓跋元吉可以感觉到,自己已经是命悬一线,他不敢再有任何的迟疑,颤声呼道:“快……快滚……”

    八名随从听到拓跋元吉的命令,这才闪身奔出了洞里,飞身而去。

    罗晨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现在这八名随从,是被拓跋元吉自己斥走,也就跟他们没有多少关系,大夏国君皇想要追究,只能把所有的罪都算在他头上。

    “罗公子,别……别杀我,本王知……”

    就在拓跋元吉说着话的时候,罗晨猛地用力,鲜血喷洒,锋利的战戟直接将他斩首,那颗脑袋滚落一旁,满脸惊恐,还圆睁着双眼,死不瞑目。

    众人皆惊。

    大夏国君皇之弟,一个堂堂的王,就被罗晨这般击杀,让他们都胆寒。

    这也太霸气了,太无法无天了,小小年纪,不仅挑战皇权,还犯下这种弥天大罪,让人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如此的大胆,如此的凶残,他们居然想要抢劫他,无异于找死。

    尉迟俊却是看得大爽不已,大夏国君皇之弟,就这般被杀,罗晨及他身边人,都将被牵连,必被大夏国君皇派出的人追杀,难有安身之地,罗晨也不会有好下场。

    “尉迟小儿,你在幸灾乐祸?”罗晨突然阴森森地问道。

    尉迟俊胆颤,连不迭摇头:“没……没有……怎么可能呀?”

    罗晨冷笑:“幸灾乐祸也就罢了,还对小爷说谎,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尉迟俊差点没有后悔死,罗晨太可怕了,似乎能洞悉别人的心思,要是他再敢狡辩,以他的个性,恐怕要当场把他给收拾一顿。

    罗晨不再理会尉迟俊,冷然说道:“所有的人,都给小爷滚。”

    话音声落,洞里中的人全都冲向了出来,奔出了洞里,没命地向前奔逃而去。

    只不过片刻间,近两百名修炼者,就已经逃得干干净净,偌大的洞里,就只剩下罗晨跟尉迟俊两人。

    罗晨收了武器,快速拾掇起洗劫的成果,脸上布满了灿烂的笑容,兴奋得像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看得尉迟俊都认为自己花了眼。

    “罗公子,你能一个人出来,与我们一叙吗?”突然有人对罗晨传音。

    罗晨听出说话的人,就是拓跋元吉身边的那名老者,他微蹙了蹙眉,反手拍出一掌,将尉迟俊拍晕了过去:“他已经昏睡了过去,你们进来就是。”罗晨沉声说道。

    话音落地,八道人影闪进了洞里,他们看了被斩的拓跋元吉一眼,齐齐向罗晨抱拳:“罗公子,感谢你让我们脱身。”那名老者一脸感激地说道,余下之人,也是满脸的感激。

    罗晨微笑着摆了摆手:“举手之劳,毋须客气。如果你们仅仅是想要跟我道谢,大可不必,就此离去吧!千万不要让人看到,你们跟我有这样的接头,否则的话,我所做的事情,可就要白做了。”

    “罗公子,我们前来找你,除了感谢,尚有一事,要告诉你。”

    罗晨皱眉:“哦?何事?”

    “王爷身上,有一奇特法宝,寻常之法,很难认出,若为公子所有,必有大用。”

    法宝?

    罗晨倒是没有想到,拓跋元吉的身上,居然还有奇特的法宝,他有探宝神珠,竟然没有反应。

    不过罗晨也很清楚,探宝神珠现在还没有跟他完全融合于一体,时灵时不灵,自从跟了他之后,也仅有两次反应而已,一次是因为杨石凯身上有不凡的空间法宝,一次就是因为坚石中的那截骨,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过反应。

    即使是凌冰洁,身上明明拥有圣月拂尘,还有青炉古灯,他跟她相遇的时候,探宝神珠都没有任何反应。

    故此,探宝神珠没有感应到拓跋元吉身上的法宝,也是理所当然。

    看来,还得想办法,慢慢的摸索出探宝神珠的妙用,让自己去主宰它,而不是任由它随意发挥才行。

    “前辈,不知拓跋元吉的身上,有什么奇特的法宝?”罗晨惊喜地问道。

    老者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走到拓跋元吉的断首前,从头上取下了一枚看起来很普通的木质发簪,然后递给罗晨:“公子,这就是那件奇特的法宝。”

    罗晨接过那枚发簪,仔细地看着,非常的普通,甚至感觉不到任何的奇异之处:“前辈,这真是法宝吗?”

    老者点头:“公子,此物名唤战力发簪,乃拓跋氏先祖所有之物,其内蕴有其贯注的战力,只有先天高手,才能以自身实力,激发其内的战力,也只适合先天高手用。以公子实力,再配合此簪的战力,估计能让公子的攻击力,强大数十倍。不过,此簪战力亘有,拥有者越强大,此簪能起到的效果,也就会越弱小。”

    罗晨微笑着点头:“谢谢前辈提醒。现在我的实力,才达到三阶虚实相生境,有此法宝在手,必能起到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的效果。所以,它他对我来说,很重要。”

    看来有的时候做做好事,还是会有好报的,这让罗晨很开心,要不然的话,即使他有着颗粒归仓的心思,这种不起眼的法宝,还真会被他当成一般物什给处理掉。

    “公子客气了。你放我们离去,还有心让我们脱罪,这是大恩,我们没法报答,也只能给公子这样的提醒。公子,小心君皇报复,你跟你的家伙,千万要当心。事情已经说完,我们就此告辞吧!”

    老者说完,他与另外七人,就要离去:“各位,等等。”

    众人止步,齐齐回首,老者疑惑地问道:“公子,还有何吩咐?”

    罗晨微笑:“为了感谢各位特意回来的提醒,在下送你们一些东西吧!你们拿去变卖,应该可以让你们有不菲的收入。如果可能,就辞去职务,专心的修炼。”

    八人全都难以置信,他们没有想到,这个在神魔战场大名鼎鼎的无耻蟊贼,居然会给他们东西:“公子,这……使不得。”老者急急地说道。

    “没有什么使得使不得的。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如果你们不收下,那就是看不起我。”

    听到罗晨这般说,八人都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收下罗晨给他们的东西,然后跟他告辞,闪身而去。

    罗晨快速地拾掇完洗劫来的东西,心中美滋滋,背着尉迟俊,奔出了洞里,哼着小曲,也向那异常地奔去。

    他在神魔战场,四处晃悠,除了洗劫,却也在留意所有的地方,跟自己从噬宗宗主处所传承的图画,进行对比,异常地虽然也涉足过不少地方,跟自己所传承的关于镇魔界的图画却不相符,只不过那片异常地,广袤无边,并不是所有地方都去过,他必须赶过去一探究竟。

    背着尉迟俊,哼着欢快的小曲,还没有奔出三里路,上空就传来凌厉的破空之声。

    这是有人从上空向罗晨发动可怕的攻击,让他的好心情,瞬间灰飞烟灭。

    罗晨直接施展瞬间横移,避过了那可怕的一记,望向上空,一道白影向他袭杀而来,正是神色冷冽的凌冰洁。

    眼见凌冰洁杀来,罗晨不断施展瞬间横移,跟她拉开距离。

    “真没有想到,堂堂圣女,也会偷袭啊!”罗晨一边横移,一边说道。

    凌冰洁还在追击罗晨,只是没有对他施展攻击法攻击:“对付非常之人,采取非常之法,并无不妥。”凌冰洁冷然说道。

    没有解释,也没有掩饰,而是毫不避讳的承认,仅仅是这一点,就足以说明,凌冰洁非那些无耻的正道修炼者可比。

    “就你一个人来追杀小爷吗?”罗晨笑问道。

    凌冰洁面若冰霜:“杀你,我一人足矣。”

    听到这话,罗晨紧张的心,立马就放松了不少,原本还在奔逃的身形,突地改变放向,战戟入手,直接就迎向凌冰洁奔去。

    “嘿嘿嘿……我懂了。”一边飞奔向凌冰洁,罗晨大笑着说出了这样的话。

    凌冰洁也在向罗晨疾速靠近:“恶贼,你懂什么了?”

    “上次人太多,这次你独自送上门来,让小爷看光光。莫非,你春心泛滥,想要对小爷献身吗?”

    跟柳清霁在一起呆久了,特别是她对凌冰洁的方法,也被罗晨牢记心中,此刻用这样的方法,来坏她心境。

    说着话的时候,罗晨还把背上的尉迟俊给拍醒了。

    凌冰洁实力比罗晨要强大很多,更是恨他入骨,居然没有对他动用修炼法攻击,自然是顾及到背上背着的尉迟俊,既然她有这样的顾虑,他自然要加以应用。

    “砰砰砰……”

    说着话的时候,两人已经交击一起,拂尘与战戟在空中不断交锋,发出连不迭的巨响。

    近距离的攻击,因为凌冰洁的强大,对罗晨来说,确实有点吃亏。

    只不过罗晨淬炼出了强大的肉身,这是他的长处,吃亏只是短暂的,越往后面,他强大的肉身就越会占有优势。

    不得不说,凌冰洁的实力,真的很强大,每一次交击,都让罗晨手臂生痛,战戟似乎随时都会被攻击得脱手飞出。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