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6章 耍脾气?
    只不过罗晨淬炼出了强大的肉身,这是他的长处,吃亏只是短暂的,越往后面,他强大的肉身就越会占有优势。

    不得不说,凌冰洁的实力,真的很强大,每一次交击,都让罗晨手臂生痛,战戟似乎随时都会被攻击得脱手飞出。

    “恶贼,找死”凌冰洁怒声冷斥。

    “砰砰砰……”

    跟凌冰洁不断地近身搏击,巨响声在接连不断地发出。

    罗晨不理会凌冰洁,笑嘻嘻地问道:“尉迟公子,冰洁圣女对你情有独钟,连现在都还牵挂着你,小爷真是羡慕嫉妒恨啊!纵是如此,又能如何?估计你现在都没有看到冰洁圣女的身体,可是小爷却是把她前后都看了个遍。啧啧啧,前突后翘,皮肤紧致,光滑柔嫩,小爷已经在精神上,恶狠狠的凌辱她很多次了。”

    凌冰洁听到这话,粉脸通红,耸然的胸脯都在不断地起伏,她却是没有说话,只是用更加狂暴的攻击,回应着罗晨。

    “你……下流……”尉迟俊对着罗晨怒骂。

    就在尉迟俊怒骂的时候,罗晨倏地转身,让凌冰洁的攻击,径直攻向背上的尉迟俊,她只能急急地收手。

    罗晨却是趁此机会,反手扬起手中的战戟,劈斩向凌冰洁,将她迫退,在这个瞬间,他已经回转身体,追杀向凌冰洁。

    “恶贼,无耻”凌冰洁气得快要吐血,对着罗晨厉声怒骂。

    罗晨笑嘻嘻:“我就无耻,怎么了?有本事,你就把我杀掉啊!哈哈哈……冰洁小美人儿,怎么这次,不对小爷动用青炉古灯了?看来,冰洁小美人儿,对尉迟小儿,用情还真深啊!都成为阉人,还如此一往情深。如果你分是非,明黑白,小爷估计会羡慕得吐血。”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只是不想滥杀无辜而已。”凌冰洁一边攻击,一边怒声说道。

    罗晨也在不断地扬戟攻伐:“哇哦,居然跟小爷做这样的解释,莫非你对小爷有意思,想要小爷不误会你吗?”

    凌冰洁气得快要吐血。

    只不过罗晨这句话,也让她的心中有些愣怔,明明只想将他击杀,她怎么就会说出这样的废话?

    一定是被他气糊涂了。

    心念至此,凌冰洁收摄心神,让自己平静,只是对罗晨发动最狂暴的攻击。

    “哇,不说话?看来是默认了。真没有想到,冰洁小美人儿会对我有意思。你们御虚宫的门人,不是不能对男人动情的吗?我现在终于明白,你的师尊为何一心要抓我去你们御虚宫。看来除了想要得到小爷的镇压之砖外,还想要让小爷打破你们的千年不变的宫规,让小爷成为你的夫君。”

    凌冰洁:“……”

    “小贼,休要羞辱冰洁圣女。”尉迟俊气极败坏的怒斥。

    罗晨冷笑:“尉迟小儿,你都被小爷阉割掉了,还瞎操这份心干嘛?虽然冰洁小美人儿,对你情有独钟,可是你也只不过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废物而已。”

    “你……你……”尉迟俊被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恨意,可是身上的穴位被封,即使被罗晨背在背上,却也不能对他造成任何的威胁。

    罗晨也不再说话,专心跟凌冰洁对战。

    现在他不得不庆幸,幸亏自己把尉迟俊背在背上,让她有了顾虑,要不然的话,被她追上,直接动用青炉古灯,还真会凶多吉少。

    近乎无知的慈悲,这注定会成为凌冰洁致命的弱点。

    凌冰洁此刻十分心惊,她的实力明明比罗晨强大,近身而战,居然久攻不下,每次攻击,明明都能感觉到罗晨的痛苦,他紧握战戟的手,甚至已经溢出鲜血,居然也没能将他的战戟击飞。

    他,不仅拥有强悍的肉身,而且还拥有无匹的精神力,注定不凡,只可惜,选择了一条不归路,跟御虚宫结下了不解之仇,只能将他击杀,以雪御虚宫的耻辱。

    “轰”

    突然的一击,罗晨的实力,骤然强大数十倍,凌冰洁猝不及防,手中的拂尘被击飞,整个人也受到狂暴力量的冲击,向后飞退。

    与此同时,罗晨左手成掌,横空推出,满天掌影,袭杀向凌冰洁。

    凌冰洁色变,侧身横飞,可是彼此的距离太近,终是没有奔脱出掌影的范围,被漫天的掌影击中,直接向后飞退了出去,心胸翻涌,喷出了一口殷红的鲜血,洒落虚空。

    罗晨也不顾凌冰洁死活,直接施展横空闪移,追踪到凌冰洁的身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林婉儿教给他的方法,封了她身上的数处穴位,然后就任由她向后飞退,人却是闪身向拂尘飞落的方向。

    拂尘尚未落地,已经被追至的罗晨,抓在了手中,脸上露出了激奋无比的微笑。

    这可是圣月拂尘,乃上古天级灵器,别说是整柄拂尘,就是形成尘丝的天蚕丝的任何一根,那都是罕有的异宝。

    此次不仅是发达了,而且还是发大了啊!

    估计仅仅是这柄圣月拂尘,不仅可以偿还单于雪的巨额欠款,还要让她倒贴很多钱,可以成为地道的大户,当地道的土豪,享受人生,享受生活。

    “砰”

    凌冰洁的身体,重重地撞击在一块巨石上,向地面跌落的时候,又喷出一口鲜血。

    尉迟俊看得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堂堂的御虚宫圣女,居然就这么败在了罗晨手中,简直让人不敢想像。

    “冰洁圣女”尉迟俊豁然清醒,发出了焦急的疾呼。

    就在尉迟俊疾呼的时候,罗晨身形电闪,直接就飞扑到了凌冰洁的身旁,开始在她的身上搜刮起来。

    “你……快救她,要不然,她会死的。”尉迟俊颤声说道。

    罗晨继续搜刮,脸上露出了残酷无情的冷笑:“你自己白痴也就算了,还把小爷当白痴吗?她恨小爷入骨,数次都想要杀小爷,小爷宁愿救条狗,也不会救她。至少狗还懂得感恩,懂得忠诚,她在小爷眼中,连狗都不如。”

    堂堂的冰洁圣女,无数人心中的女神,罗晨居然说,她在他眼中连狗都不如,这让尉迟俊像看怪物一样看他。

    “恶贼,杀了我吧!”凌冰洁咬牙切齿地怒吼。

    罗晨难以置信,这凌冰洁也太不凡了,上次被镇压之砖轰击,没有将她击杀,现在都受到如此重伤,不死也就算了,居然还能对着他怒吼:“你叫小爷杀你就杀你吗?嘎嘎嘎……死对你来说是解脱,不死对你来说,才是折磨。你完蛋了,你完蛋了。”罗晨笑呵呵地说道。

    凌冰洁心惊:“恶贼,你……想对我做什么?”她很惊恐也很警惕地问道。

    罗晨白了凌冰洁一眼:“你在小爷的眼中,连狗都不如,难道你还认为小爷会降低档次,对你行苟且之事?拜托,别高估你自己好不?”

    这话让凌冰洁暗松了一口气,却也让她很悲愤。

    自出道以来,她就是无数人敬重的圣女,可是在罗晨的眼中,却是连狗都不如,这是一种比死都还要痛苦的侮辱。

    正在凌冰洁悲愤的时候,罗晨突然飙出的一句话,又让她惊恐起来:“话虽如此,不过你真的很美,特别是脱光后,更是诱人。完全可以当成圈养起来的欣赏品,要是来个收费观看,估计收钱都能收到手抽筋。”

    “恶贼,杀了我,杀了我。”凌冰洁歇斯底里地怒吼,绝望到了极点。

    罗晨笑呵呵:“小爷又不是白痴,好好的一颗摇钱树,打死我也不会砍伐掉。”罗晨双眼放贼光地说道。

    对凌冰洁的洗劫,收获之丰,不可估量,也让罗晨明白,御虚宫的底蕴,不可想像。

    跟这样的宗门,结下了生死大仇,还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纵是如此,罗晨却也无惧,因为越是强大的敌人,越能激发他奋进,激发他对实力的追求。

    只有强大,才能自保。

    而且,机遇跟危险并存,御虚宫的门人,不会放过他,他自然也不会放过她们,可以明正言顺地劫掠她们,得到更多的好处。

    洗劫完凌冰洁,罗晨清点了一下战利品,心中美滋滋,直接就从凌冰洁的空间法宝中,取出了一枚很是罕有的疗伤丹药。

    “冰洁小美人儿,你可是小爷的摇钱树啊!绝不能有什么三长两短,来,服下这颗丹药。”罗晨笑呵呵地说道。

    凌冰洁俏脸苍白无血色,恶狠狠地瞪着罗晨,却是紧闭着那失去血色的樱唇,不肯张开。

    尉迟俊在一旁看得着急:“冰洁圣女,你就服下丹药吧!再不服,你……会死……”

    话未说完,尉迟俊就乖乖的闭嘴,因为凌冰洁那恶狠狠的双眼,又瞪在了他的身上。

    罗晨微微一笑,直接就蹲在了凌冰洁的身旁:“想死,小爷偏不让你死。别忘了,现在小爷为刀俎,你为鱼肉而已,小爷想要怎么对付你,就怎么对付你。乖乖听话,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凌冰洁收回目光,恶狠狠地瞪着罗晨,依旧紧闭着小嘴。

    罗晨冷冷一笑,伸手就捏住凌冰洁那圆润美丽的精致小下巴:“若不听话,现在就把你拔光光,即使是死,小爷也要让你在屈辱中死去。”罗晨阴森森地说道。

    这话对凌冰洁很管用,她立马就张开了嘴,罗晨坏笑着说道:“这才乖嘛!你要明白,现在你已经没有跟小爷抗衡的本钱。”说着话的时候,他就将那颗丹药,扔进了凌冰洁的嘴里,松开了她的小下巴。

    “你不杀我,必然后悔。”凌冰洁恶狠狠地说道。

    罗晨耸了耸肩:“越强大的敌人,越能激励小爷奋进,不怕你逃,就怕你逃不掉。如果你有本事逃,那就尽管逃。不过,落在小爷手中,想逃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友情提示,要逃趁快,如若不然,堂堂的冰洁圣女,必定成为小爷的摇钱树。”

    无所谓地说到这里,罗晨又满脸的郁闷:“可惜啊!前来神魔战场的修炼者,全都是为镇魔界而来,根本没有心情看美女,享受岁月之乐,如若不然,小爷一定可以提前实施赚钱大计。”

    严格说来,凌冰洁认识罗晨,不足一年,可是他所做的事情,桩桩件件都惊天动地,胆大包天,无惧一切,而且还无耻到了极点,既然他有这样的想法,要把她当成摇钱树,那就意味着他一定会这么做,这让她死的心都有了,却又没办法寻死。

    别说她是御虚宫圣女,就算她仅是御虚宫普通的弟子,被拔光光,用其身体去赚钱,那也是一件宁死也不愿意发生的事情。

    凌冰洁怀着满腔的屈辱,忍气吞声,直接闭嘴,没再理会罗晨。

    可是罗晨却不肯罢休,又伸手抬起她精致的下巴,让她跟他对视:“告诉小爷,要如何燃烧生命之力,才能激发青炉古灯的战力。”罗晨微笑着问道。

    凌冰洁冷冷地看着她,闭嘴不谈。

    “怎么,又想跟小爷耍脾气?”罗晨微笑着问道,双眼放光地在凌冰洁的身上,上上下下打量起来。

    凌冰洁被罗晨看得心中直发毛,却是满脸的冷然,一脸坚毅地说道:“你乃御虚宫大敌,青炉古灯的战力,一旦释放,威力无穷,而且你精神力强大,综合素质超凡,战力必能轻松击杀强者,为我同门安危,不论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告诉你释放战灯战力的方法。”

    不说还说,一说这话,让罗晨更加的激奋:“冰洁小美儿,你真不肯说?”罗晨坏笑着问道。

    “死也不说”

    “嘎嘎嘎……你们御虚宫弟子,忌讳太多,很多的事情,可比死还要令人痛苦哦!”

    “就算是再痛苦,也没有看着同门被杀痛苦。”凌冰洁说着这话的时候,声音低沉,满脸悲伤,再加上她受伤的样子,楚楚可怜的到了极点,让罗晨都不由得心颤。

    只不过罗晨,不会让自己对敌人心软,他强行的压抑了自己的情绪:“你若不痛苦,小爷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凌冰洁,你可要考虑清楚?”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