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8章 激战
    “所以,我对她亦是恨之入骨,如果你能把她收服,我也算是少了个生死大敌。小爷的条件很简单,我把她交给你,你让我离去,而且我可以立誓,绝不会将此事泄露出去。”

    听到罗晨这般说法,凌冰洁瞬间花容失色:“恶贼,杀了我吧!”说着话的时候,凌冰洁在拼命的蠕动自己的身体,那锋利的戟尖,已经入她的腰间。

    只不过凌冰洁身上的穴位被封,施展不出任何的实力,戟尖只是刺入了些许,就已经被罗晨移开,全力的寻死挣扎,变得苍白而又无力。

    罗晨冷笑:“凌冰洁,从你想要杀小爷的那一刻开始,就汪定不会有好下场。你是小爷的敌人,小爷向来都不会对敌人有任何的手软,甚至会不择手段的对付,这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那你杀了我就是”凌冰洁厉吼。

    “有的时候,让敌人活着,会更让我痛快。”罗晨冷然说道。

    如果罗晨痛恨御虚宫,那他对凌冰洁的恨,更加的炽盛,因为这个高高在上的圣女,是非不分,黑白不明,屡救让他恨得入骨的尉迟俊,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

    杨白劳反倒不急了,飞悬在远处,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一幕。

    因为在杨白劳的印象中,冰洁圣女从来都不会有这么反常的表现,现在眼前这小小少年,竟是让她如此失态,这对他来说,是一种罕有的风韵,也是一种动人的独特美。

    “恶贼,你……我想要杀你不假,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侮辱你,现在你却是如此辱我,这对我公平吗?你知道,我落在杨白劳的手中,意味着什么吗?贞洁,对于很多的女人来说,堪比生命,对我们御虚宫弟子来说,尤为重要,你让我落在她的手中,必是比死还要难受的事情。你也是人,有母亲,也有想要守护的女孩,现在你用这般无耻的方法,来报复我,难道你就不怕这种恶果,将来回报在她们身上吗?”

    听着凌冰洁的斥喝,罗晨的后背直冒冷汗。

    凌冰洁说得不错,她想要杀他,却从来没有侮辱过他,如果他用如此无耻的方法,来对付她,这样的恶果,将来要是发生在陈双姐姐的身上,这对他来说,必是五雷轰顶的报应,会让他生不如死……

    “小子,我答应你的要求,愿意跟你交易。”杨白劳眼见罗晨神色不对,知道他的心思已经在动摇,不想再给他机会考虑下去,直接说道。

    罗晨没有说话,直接就把凌冰洁背在了背上,天蚕丝疾速缠缚,眨眼间就将她死死地绑缚在了背上:“要么一起生,要么一起死,小爷绝不让你如愿。”罗晨沉声说道。

    罗晨言语冷沉,字字句句,都透发着坚毅,冷然而又绝决,振撼人心。

    这个瞬间,凌冰洁都有些瞠目结舌,她万万没有想到,罗晨突然会改变主意,甚至要跟她生死同命。

    而且,凌冰洁已经从罗晨的语气中听出,他绝不是随口说说,以他的个性,既然如此冷然地说出这样的话,那就一定会去做。

    凌冰洁想到了曾经那个坐着轮椅、飞空杀至美丽少女,想到了她们之间的感情,看来她刚才的话,必定让他想到了她。

    这是怎样一个男人啊?

    嚣张霸道,无惧一切,对付敌人,向来都不择手段,残酷无情,以他的表现来说,若不殒落,他日成就大道,必定入魔道,可是在他的心中,却对一个女孩,有如此挚诚的感情,仅仅是一番话,就让他对最痛恨的敌人,放弃了原本的报复想法,甚至有了如此坚定的维护。

    她,必是他的逆鳞,不容许任何人触碰的逆鳞。

    凌冰洁心念电闪,刹那间想了很多,被罗晨背在背上,也许是因为他凛然绝决的气势,更是让她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似乎只要在他的背上,她也会无惧一切。

    因为此刻的凌冰洁很清楚,无论结果如何,她都不会再落在杨白劳的手中。

    她能看到他们的结果

    要么一起生,要么一起死。

    都恨对方入骨的敌人,居然会有这样的宿命,真不知道这是一种讽刺,还是老天爷故意的安排……

    “小子,你可要想清楚。她只是你的敌人而已,如果因为她,就此命丧于此,值吗?机会还在你的面前,只要你愿意把她交给我,并立誓不将此事泄露,我依旧可以放你离去。当然,我一点也不担心你会泄露此事,因为你若敢泄露,我必杀你,还会灭你全家。”杨白劳微笑着说道,面容温和,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罗晨紧守着心神,丝毫不被他的笑容感染:“她说得对,从她想杀我的那一刻开始,就只是想要杀我而已,从未想过要侮辱我。反倒是我,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居然想要利用你来侮辱她,这是小爷之错。严格说来,她是我所有敌人当中,最有品格的敌人,值得小爷敬重。如今,小爷已经醒悟,自然不会让她落在你的手中。至于值不值的问题,那就是小爷的事情,与你无关。”罗晨沉声说道。

    果然不愧是无惧一切的少年天骄,一旦决定的事情,便不会改变,这让凌冰洁更加放心,甚至有种莫名的情绪。

    杨白劳乃境界很高的强者,面对这样的敌人,他们必定凶多吉少,她是他恨之入骨的敌人,他也是她恨之入骨的敌人,要是能一起死,让彼此的仇恨,因为生命的殒落而终止,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

    “原本还以为你是堂堂男儿,恩怨分明,快意恩仇,却没想到你如此优柔寡断,我真是错看你了。”杨白劳鄙夷地说道。

    罗晨冷笑:“你是什么玩意儿?小爷只要自己看得起自己就行,何须在意你的看法?杨白劳,杨石凯是你什么人?”罗晨最后笑问道。

    杨白劳微愕,神色突然变得无比的冷沉,杀气腾腾地问道:“小儿,难道是你斩我侄儿一条手臂?”

    罗晨微笑着点头:“我不仅斩了他一条手臂,还杀了你们乾翔殿二十余名弟子。你我之间,早就已经结下了生死大仇,即使今天我把凌冰洁交给你,你让我离去,日后依旧少不了被你们追杀,现在离去,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若想为他们报仇,那就直接动手吧!毋须废话。”

    凌冰洁听得心惊胆颤。

    罗晨跟天一宗为敌,杀乾阳派强者,又跟她们御虚宫结下了不解之仇,跟正道三大宗门结仇,居然还杀乾翔殿弟子,跟邪道大势力为敌,难道他真想要举世皆敌吗?

    “小儿,与我乾翔殿为敌,你真是找死。”杨白劳咬牙切齿地说道。

    罗晨无惧,微笑着说道:“乾翔殿算个屁。小爷都敢跟御虚宫为敌,还无惧天一宗与乾阳派,你认为小爷会怕乾翔殿?”

    “你就是罗晨?”

    罗晨当初在万魂山外,利用乾翔殿的迷情丹,对付御虚宫弟子,让冰洁圣女被重伤,使一群御虚宫女弟子疯狂,一边撕扯衣服,一边冲向男修炼者,已经让他名动神魔战场,此刻罗晨露了底,杨白劳自然想到他是谁。

    “小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正是天纵神武、玉树临风、爱杀乾翔狗的罗晨是也。”罗晨笑嘻嘻地说道。

    “去死吧”

    杨白劳怒极,左手成掌,拍出一道粉红掌影,袭杀向罗晨的胸膛。

    罗晨直接施展瞬间横移,避开了杨白劳的一记攻击。

    杨白劳震惊,他没有想到,罗晨在他实力镇封的范围内,居然还能拥有如此极速,这简直让人不敢想像。

    他自然不会知道,罗晨在欧冶山庄的法阵中修炼,斥满十余万斤的力量,都能奔行如风,虽然这片地界,已经斥满了杨白劳强者的实力,可是他一旦动用肉身的力量,也就不会对他造成多少影响。

    强者的实力虽然强大,可是这种镇封,却是会让他的实力分散,斥满如此大的范围,也就会变得有些薄弱了。

    “小小年纪,确实不凡,只可惜,遇到了绝对强大的存在,那就只是找死而已。”杨白劳阴冷的话语声落,身形电闪,直接就向罗晨奔袭而来,要跟他近身博击。

    只有如此,才能避免伤害到凌冰洁,可以直接袭杀罗晨。

    杨白劳可是强者,实力的差距太过于巨大,眼见他执剑而来,他直接就用自己的实力,释放了战力发簪的战力。

    眨眼间,杨白劳已至近前,长剑斩空,划过一片粉红剑芒,相比于镇封实力的色泽,更加浓郁,直接斩杀向罗晨。

    罗晨双手执戟,施展雷霆斩,还融入了在神魔战场的感悟,迎向长剑。

    “铛”

    战戟与长剑交击空中,传来一声巨响,一股强大的力量,顺着战戟贯入,双臂剧痛,双手虎口开裂,差点没有拿捏住战戟,就此脱手挥出。

    而且那股强大的力量,在这个瞬间,袭遍全身,罗晨感觉到胸口,似乎受到了万钧力量的轰击,心胸翻涌,直接就喷出一口鲜血,身体也向后疾速的飞退了出去。

    强者实力,果然不凡,对于先天高手来说,即使罗晨施展了最为极限的力量,也无异于螳臂当车,若非肉身强大,仅仅是这一击,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杨白劳很清楚自己的实力,眼见罗晨只是被重创,不仅没死,而且连手中的战戟,都没有被击飞,亦很震惊。

    微愣了愣,杨白劳身形电闪,再次袭杀向罗晨,他此刻已经松开执剑的左手,手中突然多了一块灰扑扑的板砖,直接就被他扔了出去。

    板砖疾射空中,拖出一道长长的灰影,让粉红的实力层中多了一抹异色,却将粉红的色泽,映衬得更加的美。

    “镇压之砖”

    镇压之砖出手的瞬间,杨白劳就已经识得此物,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惊呼,疾奔的身形,戛然而止,扬起手中的长剑,全力劈斩向镇压之砖。

    “砰”

    剑砖交击,巨响声起,镇压之砖被击得斜斜的飞出了十余丈远,然后又疾速地袭杀向杨白劳。

    “哼,尚未激发镇压之砖之威,也想对付我,真是痴心妄想。”

    “砰砰砰……”

    杨白劳冷语声中,击退了镇压之砖数次奔袭,再次向罗晨袭杀而来。

    罗晨听得心惊,镇压之砖在他手中,面对强敌,虽然不能发挥出多大的效果,却已有很多难以想像的表现,如果这还未激发镇压之砖的威力,若真能激发,那镇压之砖将会有怎么样的表现啊?

    这是心中闪过的念头,杨白劳疾速冲杀而来,又已经奔至近前,锋利的剑尖,直指他的胸膛,疾速刺来。

    罗晨强忍身体的创伤,急施瞬间横移,眨眼间就到了二十余米开外。

    “砰”

    杨白劳如影随行,疾追向罗晨,只不过镇压之砖再次轰击向他的脑袋,只能回剑劈斩向镇压之砖,再次将它击退。

    罗晨趁机出手,战戟横空,疾速斩杀向杨白劳。

    “铛”

    只可惜,杨白劳实力太强,反应神速,击退镇压之砖的同时,不待剑势用尽,就已经疾速杀回,截击战戟于途中,强大的实力,顺势贯入,奔袭罗晨的身体,使他再次飞退,又喷出了一口鲜血。

    杨白劳奔袭如电,再次执剑追击向罗晨,人在追击的途中,左手成掌,拍出漫天的粉红掌影,席卷向镇压之砖。

    镇压之砖被掌力阻击,又被击得飞退,杨白劳速度不减,依旧疾速的追杀向罗晨。

    罗晨不想跟杨白劳再有正面的交击,不断施展瞬间横移,只不过两记施展之后,杨白劳就已经杀至,他只能再次跟他进行最为直接的硬撼。

    这一次的硬撼,震碎了部分内腑,喷出的鲜血,都参杂着碎屑,罗晨的脸色都已经失去了血色,变得有些苍白,速度也减弱了几分。

    “去死吧”

    杨白劳攻出掌力,轰退镇压之砖,追至罗晨近前的瞬间,杀气腾腾的怒吼声中,长剑破空,直接向罗晨的脑袋劈斩而来。

    长剑疾速斩来,剑意森冷,而且他很清楚,自己受创太重,即使阻击,也已无用。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