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0章 调侃
    三大杀招,同时施展,虚空剧烈扭曲,杨白劳以实力镇封的表层,都在发生剧烈的波动,这片镇封之地,似乎随时都会破碎一般。

    融合神魔战场的感悟,施展出的三大杀招,果然不凡,连罗晨自己都难以置信。

    “轰轰轰……”

    两人的攻击对碰虚空,让大地都在颤抖,实力镇封层剧烈波动,竟是直接破碎,让这片天地,恢复了清明。

    纵是如此,强者的实力,还是占了绝对的优势,满天的粉红掌影,化解了罗晨的三大杀招,席卷过罗晨的身体,向他向后疾速的飞退,洒血空中。

    此刻,杨白劳双眼大作的精光,已经消失,长剑轰击镇压之砖,将它击退的距离变小,而且奔行的速度慢了许多,他的整个人,也变得非常的疲惫。

    罗晨看得分明。

    他终于知道,杨白劳为何不一开始,就对他施展勾魂摄魄最为强大的法,原来这是一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一旦施展成功,对他自身,也会有巨大的影响。

    可是,这又能如何?

    就算杨白劳实力有损,精神力减弱,他还是强者,而罗晨自己,却也因为三大杀招的同时施展,消耗掉了三分之一的实力。

    他,面对杨白劳这种强大的强者,还是只有死路一条。

    “噗噗噗……”

    罗晨已经落地,身体受到力量的冲击,还在不断地后退,最后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所幸背后还有一具香软的软躯,帮他缓冲了不少的力量,要不然的话,重创再加上摔击,必定会让他受伤更重。

    刚刚摔倒在地,罗晨强忍剧痛,又猛地站了起来,只不过身体受到的创伤,太过于严重,站起来的瞬间,他的身体都在颤抖。

    “用我阻挡他的攻击”凌冰洁在罗晨的背后,急急地说道。

    就在她说话的时候,罗晨又已经纵身而起,强力飞退:“哼,堂堂修炼者,岂可轻言放弃?就算是死,也要坚持到底。这是成就大道之雄心,亦是修炼必备之道心。”

    他的声音,有着分明的颤意,充满痛苦,却有不屈的精神,还有凛然的气势,振奋人心。

    凌冰洁怔怔地看着一路飞退,一路洒血的罗晨,她的双眼,竟是情不自禁地滚落出了泪水。

    此刻,他已经不再是她的敌人,而是她生死与共的战友,这种死不言败的精神,让她的心都在颤动。

    自己的战友在洒血,她的心也在滴血,情不自禁地落下了泪水,这是一种不可抑制的感动,也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担忧。

    “呼呼呼……”

    杨白劳左手成掌,再次向前推出,满天的粉红掌影,铺天盖地地向罗晨奔袭而来。

    战戟横空,左拳前轰、双腿疾踢,罗晨再次全力施展三大杀招。

    “轰轰轰……”

    历史重演,实力的悬殊,让罗晨的全力反击,依旧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他的身体,再次遭受掌力的轰击,快速地向后飞退。

    “指抵灯芯,戳破己指,引血而入,生命之力,自导其中。”凌冰洁在罗晨耳边,快速轻语。

    虽未明言,罗晨却是很清楚,这是就激发青炉古灯战力的方法。

    话音落地,罗晨没有任何迟疑,白驹过隙间,就已经松去了绑缚凌冰洁的天蚕丝,抓住她的手臂,将她与天蚕丝,一并扔进了空间法宝。

    与此同时,左手一招,神魔板砖回手,也被他扔进了空间法宝,取而代之的是青炉古灯。

    “砰”

    罗晨的身体,也在这个瞬间,重重地撞击在一方巨石之上,让他的身体似乎都要散架了,直接向地面跌落。

    紧咬牙关,手握青炉古灯,罗晨的手指,猛抵灯芯上,他已经感觉不到手指的痛疼,却是在这个瞬间,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之力,在快速的涌入青炉古灯。

    “去死吧”

    杨白劳眼见罗晨将凌冰洁,扔进了空间法宝,没有了忌讳,怒声厉吼,长剑横扫虚空,脱出一道凌厉的粉红剑芒,袭杀向罗晨。

    “吼”

    罗晨也发出了一声怒吼,虎地站起身来,让虚空都发生了轻微的扭曲,这是青炉古灯战力的释放,贯注其身,瞬间的站起,浩荡出了强大的力量。

    起身的瞬间,战戟已经疾搠而起,一道戟芒脱出,迎向那道粉红的剑芒。

    “轰”

    戟芒虽然无色泽,似乎没有强者的力量,却是直接破碎了粉红剑芒,奔袭向虚空。

    杨白劳乃强者,生平经历无数的大战,这个瞬间,他已经明白,罗晨动用了战力类法宝,脸色骇然,直接就向后飞退,想要逃离而去。

    罗晨脸上露出了冷酷无情的笑,双足蹬地,直接施展瞬间横移,身形消失于虚空,白驹过隙间,竟是在杨白劳的身前出现,战戟随之斩出,直接将他握剑的手臂斩断。

    青炉古灯,果然非凡,此刻释放,让罗晨拥有了无匹战力。

    握剑的手臂,被罗晨一戟斩断,战戟直至膝盖处的瞬间,不待势尽,罗晨手腕突转,战戟横地扫出,又将杨白劳双腿齐膝斩断。

    罗晨同时拍出一掌,凌厉的掌力,径直击中杨白劳的胸膛,让他向后飞退,人在空中,喷出杂带着内腑碎屑的鲜血,一路洒落。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在眨眼间完成,被斩断的手臂,向地面落下还不足三米,罗晨将战戟挟在腋下,右手一招,那条手臂入手,和着长剑,一起被扔进了空间法宝。

    握回战戟,罗晨身形电闪,直接就飞落在了正在地上的杨白劳身旁。

    “你若杀我,乾翔殿必与你不共戴天。”

    罗晨不语,早就已经在狂暴的施展吞天噬地术。

    杨白劳修炼勾魂摄魄术,精神力强大,吞噬他的灵魂,将其炼化,必定会让他精神力爆增。

    片刻后,杨白劳神色就变得木纳起来,紧接着,一道灵力,蹿入了罗晨的身体。

    杨白劳精神力比罗晨的精神力还要强大,若要将其灵魂吞噬,必定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只可惜,他刚才施展勾魂摄魄最强法,消耗了他太多的精神力,这才让罗晨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吞噬他的灵魂。

    灵魂被吞噬的瞬间,罗晨直接将杨白劳的灵魂镇封,他现在也身受重伤,完全是依靠青炉古灯在支撑,想要炼化他的灵魂,必须处于最佳的状态。

    右手战戟挥动,罗晨直接拍碎了杨白劳的脑袋,俯身抓起他的无首尸体,就扔进了空间法宝。

    快速地取出一枚最好的疗伤丹药,扔进嘴里,随之将凌冰洁与尉迟俊从空间法宝中取出,左手食指,脱离青炉古灯的灯芯处,支撑身体的战力消失,他立马就像一滩烂泥般瘫软在地上,手中的青炉古灯,随之被他扔进了空间法宝。

    满头冷汗,正在大口呼吸的尉迟俊,眼见罗晨这般模样,满脸惊喜,身体似乎在这个瞬间,充满了力量,扑到一旁,抓起一块坚石,就向罗晨奔来。

    尉迟俊身为天一宗的天才弟子,自有不俗见识,虽然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罗晨以先天高手的实力,斩杀境界很高的强者,又有如此表现,自是知道他动用了可怕的手段,有了超强实力的发挥,也耗尽了他自己的实力。

    此刻击杀罗晨,才是最好的时机,若让他有所恢复,他跟凌冰洁,依旧只是俎上肉,只能任由他宰割。

    “尉迟公子,你想干嘛?”凌冰洁侧步横在了罗晨的身前,轻声问道。

    尉迟俊有些愕然,愣了好一会儿,才看了一眼瘫倒在地的罗晨说道:“冰洁圣女,此贼子实力耗尽,是杀他的最好时机。只有如此,才是我们最好的出路。你让开,我要杀了这贼子。”

    “趁人之危,岂是正道所为?你这么做,跟邪道有什么区别?想要杀他,就凭本事。”凌冰洁冷然说道。

    尉迟俊彻底愣怔,他没有想到,凌冰洁跟他,都已经成为了他的阶下囚,她居然还有这样的想法:“冰洁圣女,此贼奸滑无比,想要杀他,谈何容易?此时不除,他日必成大患啊!”

    “你想杀他,就先杀我。因为,我不会容忍你趁人之危,坏我正道名声。”凌冰洁沉声说道。

    尉迟俊愣了好一会儿,才无奈地将手中的坚石扔掉:“既然如此,我不杀他就是。冰洁圣女,赶快取走他的东西,我们一起离开吧!只要想办法,恢复我们的实力,就能取回我们各自的东西。”

    现在罗晨力量耗尽,没有了行动的能力,此时取走他所有的东西,趁机离开,无疑是最好的机会。

    毕竟,罗晨不仅夺走了凌冰洁所有东西,还因为适才情况危极,她告诉了他使用青炉古灯的方法,若这样的战力法宝落在他的手中,对自己的门人,必是可怕的威胁。

    “啊”

    凌冰洁刚刚想通,准备答应尉迟俊要求的时候,他竟是直接扑倒在地,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

    “把小爷当白痴吗?既然敢把你们放出来,就说明小爷还有手段。给脸不要脸,居然还想对小爷不利,这是你的报应。”罗晨很是孱弱地说道,声音却是很阴森,有着分明的凶戾之气。

    话音落地,瘫软在地的罗晨,又望向凌冰洁,微笑着说道:“希望你好自为之,别打小爷的主意。如若不然,只是自取其辱。”

    说完,罗晨竟然坐了起来,直接盘膝在了地上,开始运功调息起来,不再理会凌冰洁。

    凌冰洁看得瞠目结舌。

    罗晨的情形,凌冰洁最是有数,而且他还燃烧了生命之力,激发了青炉古灯的战力,按道理而言,他的身体差不多都已经废了,可是他却在片刻间,就已经拥有了行动的能力,这让人不敢想像。

    看来,他真的以独特的法,走出了一条独特的路。

    凌冰洁微愣了愣,也没有再说话,缓缓的坐了下来,脸上布满了愁苦的神色,因为她知道,自己将使用青炉古灯的方法告诉他,这为自己的同门,埋下了天大的祸患……

    时间缓缓的流逝,也不知过了多久,罗晨就已经站起身来,一个闪身,就飞落到尉迟俊的身旁,不断地飞腿,重踢在他的身上,踢得他不断地惨叫。

    “你……想要干嘛?”凌冰洁蓦地清醒过来,看着罗晨喝问道。

    罗晨笑呵呵:“帮他松松筋骨呗!”

    “你……不能这么做。”

    罗晨坏笑:“小爷又不是正道中人,你那一套,可别用在小爷身上。”

    凌冰洁愕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罗晨也没再理会她,继续踢打尉迟俊,直到把他痛晕过去,这才罢手,抓起他的身体,直接就把他背在了背上,用天蚕丝绑缚起来,然后走到了凌冰洁的身旁:“冰洁美人儿,小爷一向都是有仇报仇,你咬了我脖子两次,现在是不是也该让我咬你脖子两次呢?啧啧啧……粉颈若雪,又白又嫩,估计经不住小爷的咬啊!”

    凌冰洁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你……下流……”

    “冰洁美人儿,难道你这是在承认,你自己也下流吗?别忘了,是你先咬小爷的。”

    “我……”凌冰洁的脸,变得更红,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毕竟,确实是她先咬他,他现在想要咬她,如果他这么做是下流,那她不是一样下流吗?

    就在凌冰洁红着脸愣怔的时候,罗晨的手中,已经多了一套衣裤,正是她空间法宝的衣裤,而且还内外齐全:“找个地方,把身上的衣裤换了吧!”说到这里,他又坏笑着说道:“你的衣裤真香。冰洁美人儿,是你的体香吗?”

    凌冰洁快要抓狂了,现在甚至很后悔,不该告诉他使用青炉古灯的方法,要是他跟她都死在杨白劳的手中,不就一了百了了吗?

    “喂,你换不换啊?小爷又不会偷窥,最多也就是偷听偷听而已。”

    凌冰洁双手的衣袖,都被这恶贼给撕掉,虽然不算很暴露,却也极是不雅,罗晨的话音落地,她就抓过他手中的衣裤,向一侧的乱石堆走去。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