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3章 报应
    罗晨万万没有想到,凌冰洁会突然寻死,而且还是用这样的方式,他的心中惊极,什么也顾不得,拽着她的身体,就飞落到了一方巨石上。

    探向她的鼻翼,气若游丝,抓起她的皓腕,脉搏微弱,看向她那被鲜血映染的脸,在快速的苍白。

    情况危急,罗晨快速的行动,喂了她一颗最好的丹药,然后又找到最好的金疮药,缚在她的额头上,紧接着将右手按在她的后背,以实力贯注,对她进行急救。

    皓月当空,月辉被带状黑气遮挡,在地面映出一条条交杂的阴影,四周阒寂,听不到半点声音。

    罗晨扶着凌冰洁的身体,向她的体内,不断地贯注实力,用自己的实力,帮她炼化丹药,以此来摧发药效。

    时间缓缓的流逝,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凌冰洁服下的丹药,应该已经彻底的被炼化,可是她生命的特征,却依旧很弱。

    “恶贼,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撞击的是自己的死穴,你不可能救活我。我死了,看你还拿什么去……引我师叔师姐来……”凌冰洁孱弱着声音说道。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她露出了微笑,有解脱之色,也有浅浅的欣慰。

    “在小爷的手中,死不死不是你能决定的。你想死,小爷偏不让你死。”

    冷然的话语声落,罗晨直接就咬破了自己右手的食指,将不断冒血的手指,放入了凌冰洁的嘴里。

    凌冰洁虽然不知道罗晨这是何意,却很清楚,这必定是在救她,当罗晨手指的鲜血,涌入她的嘴里,却是被她从嘴角中溢出。

    罗晨冷笑:“你最好乖乖的吞服小爷的血,要不然,小爷就用嘴帮你喂血。”

    这话入耳,凌冰洁的身体,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再也不敢跟罗晨僵持,开始让血滚入自己的腹中,同时恶狠狠地猛咬他的手指。

    罗晨倒是没有想到,凌冰洁会如此刚烈。

    一柱香后,罗晨感觉差不多了,点了凌冰洁的睡穴,把手指从她嘴里拔出,将她扔进了那枚特异的空间法宝,他这才发出了一声叹息。

    她是他的敌人,数次都想要置他于死地,今天为了救她,居然用了自己的血,他都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也许,他之所以会救她,就是因为还没有引来御虚宫门人,才会如此吧!

    毕竟,如果让她就这般死去,御虚宫门人有可能察觉到不对头,从而放弃对他的追杀,搬足救兵再来杀他,那就不好应付了。

    只不过这样做也很冒险,因为会让凌冰洁明白,他直接吞食炼化了万年罗生根,身体发生了质变,本身已经拥有了跟万年罗生根同样的效用。

    纵是如此,罗晨却无悔,也无惧,因为这是他自己决定的事情,即使决定这么做了,他就不会后悔。

    飞落到乱石堆中,罗晨找了块坚石靠坐下来,继续休息……

    东方的天际,露出了鱼肚白,罗晨睁开了双眼,直接将空间法宝里面的尉迟俊跟凌冰洁放了出来。

    尉迟俊倒是已经醒了,凌冰洁却还闭着眼睛在睡觉,罗晨没有办法,只能将她抱在怀中。

    “冰洁美人儿,太阳晒屁股了,快醒来。”罗晨坏笑着说道。

    罗晨的话音落地,凌冰洁就慢慢的挣开了双眼,伸出柔嫩的右手,擦了擦迷蒙的睡眼,然后就一脸迷惑地看着罗晨。

    这很反常,让罗晨都有些迷惑,眼见她看着他,他也皱着眉头看着她。

    “哥哥,你是谁?为什么抱我?”片刻后,凌冰洁疑惑地问道。

    哥哥?

    她居然叫他哥哥,这让罗晨心中直咯噔,差点松手,直接把她扔在地上:“凌冰洁,你吃错药了?”

    “哥哥,我叫凌冰洁吗?还有,你为什么抱着我?”凌冰洁眨巴着眼睛,很天真很烂漫地问道。

    尼妹,这家伙该不会是跟小爷装傻吧?想用这样的方法,来让小爷放松对她的防备,再次寻死?

    “凌冰洁,你够了啊?我可不吃你这一套。”罗晨微笑着说道。

    凌冰洁的秀眉紧拧了起来,那还有血迹的俏脸,布满了疑惑的神色:“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罗晨已经在感觉凌冰洁的精神,她并不像是在装,这让他也变得更加的疑惑:“凌冰洁,你不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了?”

    “昨天晚上的事情?哥哥,什么事情啊?”

    “你头撞在石头上,差点死去,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你给救活的,难道你真不记得了?”

    凌冰洁皱眉沉思,脸色越来越痛苦,最后竟是流出了眼泪:“呜呜呜……头好痛……呜呜呜……我什么也记不得了……呜呜呜……”

    “罗晨,你这个畜生,对冰洁圣女做了什么?”尉迟俊对着罗晨怒声喝问道。

    罗晨上前,一脚就把尉迟俊踢飞了出去,让他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凌冰洁侧首,一双泪眼望向被踢飞出去米许远的尉迟俊,那满是泪痕的脸上,布满了怜悯的神色:“哥哥,你怎么踢他呀?”

    也许是因为凌冰洁的注意力发生了改变,她脸上的痛苦之色消失,却是用那泪眼,看着罗晨疑惑地问道,甚至还有责怪的意思。

    罗晨头痛。

    很显然,凌冰洁不是在装,而是因为恶狠狠的撞头,把脑子给撞出毛病了,堂堂的圣女,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的强敌,突然变成这个模样,还真让他很不适应。

    罗晨没有回答,直接把凌冰洁放在了地上。

    “哥哥,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踢他呀?”凌冰洁抓着罗晨的胳膊,摇晃着问道,而且还满脸的泪痕,又很天真无邪,看得罗晨都不由得心软,不好意思再像平日里那样对她说狠话。

    尼玛,这都是什么事啊?

    罗晨无奈地摇了摇头:“因为他是坏人,而且很无耻,即想要杀我,还敢做不敢当。所以我才会踢他。”

    “哦哦,原来是坏人呀!可是……哥哥,他好可怜,你以后别打他了,好吗?”凌冰洁用泪眼看着罗晨,满脸的央求,还十分的殷切。

    罗晨快要发狂了:“对付坏人,就一定要狠,这是对他们的惩罚,要不然的话,他们得不到教训,只会助长他们继续为恶,会害更多的人。”

    “这样啊?哥哥,那你继续教训他吧!”

    “算了,以后再慢慢教训他,现在我们先吃东西。”罗晨笑着说道,可是那笑却是比哭还能看。

    “哥哥,我好饿,快,给我糖吃。”凌冰洁抓着罗晨的胳膊,一脸兴奋地说道。

    吃糖?

    罗晨恶寒。

    凌冰洁撞坏了脑子,跟断头一样,智商退化,似乎变成了小孩。

    堂堂的冰洁圣女,居然要吃糖,这要是被她的倾慕者看到,估计会吐血。

    “我现在去哪里给你找糖呀?”

    “呜呜呜……我要吃糖……呜呜呜……不给我糖吃……呜呜呜……我就不吃东西……”凌冰洁抓着罗晨的胳膊,一边摇晃,一边哭着说道,眼泪哗哗流。

    一旁的尉迟俊怔怔地看着这一幕,满脸的震惊,很想怒骂罗晨,可是他又不敢。

    罗晨却是被搞得有点措手不及,很想凶凌冰洁一顿,可是看着她哭得伤心欲绝的模样,而且还满脸的天真烂漫,确实像个小女孩,他又凶不起来:“行了,别哭了,我给你找找看。”

    “哥哥给我糖吃,我就不哭。”凌冰洁止住哭声,一边擦眼泪一边说道,可是威胁的意思,却是十分的明显。

    罗晨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开始寻找起来,洗劫来的东西虽然很多,可都是一些修炼者的东西,谁会有糖放空间法宝啊!

    最后罗晨找来找去,也只找出了一种丹药是甜的,而且还是很罕有的丹药。

    罗晨肉痛不已地给了凌冰洁两颗,她扔进嘴里就噗哧噗哧的嚼了起来,片刻后,就被她咕噜一声吞下了肚。

    “真好吃。哥哥,我还要。”凌冰洁咂吧着嘴巴说道。

    这可是很罕有的丹药,仅仅给凌冰洁吃两颗,他都心疼肉疼,居然还要,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没了,只有两颗啊!”

    “呜呜呜……哥哥骗人……呜呜呜……我还要吃糖……呜呜呜……不给我吃……呜呜呜……我就哭……呜呜呜……”凌冰洁跺着脚伤心的哭着嚷着,像个耍赖的小孩。

    罗晨被凌冰洁哭得心烦,又抓了几颗罕有的丹药给她:“吃完就吃东西,再敢找我要,就打你屁股。”罗晨哭丧着脸着说道。

    凌冰洁一把接过,全都扔进嘴里,噗哧噗哧地嚼了起来。

    罗晨在一旁看着,都快要哭了。

    尼玛,这哪是活捉的强敌,分明就是捉来的一个极难伺候的姑奶奶啊!

    罗晨快疯了。

    凌冰洁就像个癞皮狗,那种罕有的丹药,被她要了一次又一次,只要他不给,她就使劲地在他面前哭,足足地吃了近百颗才满意。

    这些还不算什么,最让罗晨抓狂的是,她发现衣服上有血渍,又哭着嚷着要换衣服,罗晨把她空间法宝的衣服给了她,又哭着说自己不会换,要罗晨给她换。

    换就换,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可是罗晨帮她换的时候,她是那么的天真,那么的烂漫,像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心中的躁动,让他生出一种想要撞墙的罪恶感,最后都不得不调整心态,真把这家伙当成四五岁的小女孩,当成自己的妹妹一般照顾。

    这尼玛哪里是姑奶奶,完全是姑奶奶的姑奶奶,太难伺候了。

    他恨她入骨,她也恨他入骨,本是不共戴天的仇人,现在却是闹出这么一处,罗晨都在心中直骂老天爷,这肯定是贼老天故意耍他。

    罗晨被弄得烦了,甚至想过要直接出手将凌冰洁杀掉,可是最后却怎么也下不了手,只能恶狠狠地告诉自己,等这家伙恢复智商之后,把她给千刀万剐了。

    其实罗晨也很清楚,直接杀了也是杀,千刀万剐也是杀,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那也只不过是给自己打点心理安慰而已。

    近百颗罕有的丹药,价值数百万元丹,罗晨自己都舍不得如此奢侈,居然被自己的生死仇敌一顿给霍霍了,他要不找到心理安慰,肯定会发狂的。

    烈日中空,金光万道。

    荒凉的大地,一男一女缓行着,那个穿着白衣、清纯绝美的女孩,走着很奇怪的路线,身旁跟着一个男孩,挥动着手中的骨玉折扇,扇出很大的风,让女孩白裙飘飘,青丝飞舞,犹如九天仙子临凡尘。

    这一对男女,正是罗晨跟凌冰洁。

    罗晨现在是真的要疯了。

    他想把凌冰洁扔进空间法宝,这家伙哭得死去活来,想要背着她疾速飞奔,由于天气太热,也是打死不愿意。

    罗晨妥协之后,凌冰洁的行为,更是差点没让他吐血,因为她不仅寻着被空中带状黑气阻隔阳光的阴地前行,还要罗晨给她扇风,如果不满足她的要求,她的泪水就像决堤的河水,哗啦啦地向下流,又哭又闹。

    他被折腾得发狂,可是面对现在这个像四五岁小女孩的家伙,又狠不下心,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以他妥协告终。

    这一幕被一批又一批的修炼者看到,全都很愕然,也很迷惑。

    先前这家伙不是背着冰洁圣女到处招摇吗?现在怎么好像变成了她的奴才?

    这也让很多人释怀。

    冰洁圣女就是冰洁圣女,果然不凡,这个张扬得令人发指的家伙,最后还不是栽在冰洁圣女的手中了吗?

    这是很多人的想法。

    罗晨的精神力,已经非常强大,变得更加的敏锐,他自是能感应到周围人异样的眼光,本就火大没处发的他,自然把火发在了这些看热闹的家伙身上,凡敢驻足观看的人,他就会对他们怒吼,甚至出手向他们发动攻击。

    正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罗晨现在变成了冰洁圣女的奴才,那些人也不好说什么,面对罗晨怒吼与攻击,他们都会选择直接离去。

    最郁闷的还是罗晨,只在心中狂呼,这尼玛的就是报应啊!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