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4章 这样不好
    正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罗晨现在变成了冰洁圣女的奴才,那些人也不好说什么,面对罗晨怒吼与攻击,他们都会选择直接离去。

    最郁闷的还是罗晨,只在心中狂呼,这尼玛的就是报应啊!

    “凌冰洁,你还是……”罗晨想劝凌冰洁进空间法宝,满脸温和地笑着说道。

    可是罗晨话还没有说话,凌冰洁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哥哥,叫我冰冰嘛!”

    罗晨恶寒,身上都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不过想到一不如这家伙的意,她就会又哭又闹,只能依她:“冰冰,你乖,听我的话,进空间法宝吧!这样你就不用这么累,也不用这么热了!”罗晨耐着性子,温和地说道。

    “我不嘛!那里面好闷的,呆在里面,我就浑身不舒服,才不要进去呢!”

    罗晨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我背着你也可以啊!而且背着你的时候,我还可以给你扇风。”罗晨近乎央求地说道。

    “哥哥一身臭汗,我才不要你背呢!很脏的。”

    “你再不听话,我……就不理你了。”罗晨恼火地说道。

    “哥哥才不会不理我呢!”凌冰洁笑嘻嘻地说道。

    罗晨愕然:“你要不听话,我真不理你。你乖,我就理你。要么进空间法宝,要么我背你。”罗晨很严肃地说道。

    凌冰洁不理会罗晨的严肃:“不,我就不。”

    “那我真不理你了。”罗晨说完,身形一闪,就飞上了天空,向前疾速的奔去。

    “呜呜呜……哥哥……呜呜呜……别抛弃冰冰……呜呜呜……”身后传来凌冰洁声嘶力竭的哭喊。

    她只不过是自己的仇人而已,现在脑子被撞坏了,不会对自己有敌意,要是脑子好了,给她机会,肯定会直接下杀手,小爷不杀她,已经是手下留情,可不能心软,要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被她霍霍成什么样子。

    罗晨心中打定了主意,疾速地向前飞奔。

    身后依旧是那凄厉的哭喊,还有凌冰洁向前疾奔的脚步声。

    片刻后,就是一声重响,罗晨可以分明地感觉到,她摔在了地上,而且还摔得很重,发出了惨叫,而且哭得更加的凄厉了。

    这个瞬间,罗晨又感觉自己太过分了,甚至感觉是个禽兽。

    虽然他们是生死仇敌,可是现在她毕竟只有四五岁的智商,只是个小女孩,在这种时刻,跟她较劲儿,这可不是男人做的事情啊!

    罗晨闪过这样的念头,他立马就向飞疾速地飞奔,飞落到凌冰洁的身旁,就把她给扶了起来。

    “呜呜呜……哥哥是坏哥哥……呜呜呜……”凌冰洁哭得像个泪人儿,膝盖处都被摔破了,还在不断地冒水,一双小手的手掌,也在冒血。

    罗晨都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就跟一个只有四五岁智商的弱智较劲:“凌冰洁……”

    “呜呜呜……叫人家冰冰啦……呜呜呜……”

    “冰冰,别哭,是哥哥不好,以后我再也不会抛下你了。”

    “呜呜呜……真的吗……呜呜呜……”

    罗晨重重点头:“真的。”

    “那……我们拉勾……”凌冰洁哽咽着说道。

    拉勾?

    罗晨看着凌冰洁的膝盖跟双手,在不断地冒血,心中很焦急,微愣了愣,就伸出手,跟凌冰洁拉起勾来,她还在哽咽着说道:“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处理好凌冰洁的伤势,罗晨想要背她前行,她还是不同意,他只能由着她,还在一旁搀扶着,一边在阴影下前行,一边给她扇扇子,只不过这速度,却是变得更慢。

    “哇哦,我最最最爱的小心肝儿,难道你移情别恋了吗?”

    就在罗晨搀扶着凌冰洁前行的时候,身后传来柳清霁的声音,让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尼玛被别人看到也就算了,现在被这小妖女看到,还不得被她笑话死吗?

    只不过片刻后,罗晨就变得无比的惊喜。

    妙华宫跟御虚宫虽然像是死对头,罗晨却是在隐隐中,感觉到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宫门,似乎有着什么渊源,而且不久的将来,两大宫门之间还有比试,他完全可以把这个包袱,扔给柳清霁她们呀!

    心念电闪,眨眼间罗晨就想到了这些,他立马就笑呵呵地回首:“柳姑娘,见到你们真是太高兴了。”罗晨满脸堆笑,兴奋地说道。

    也许是因为有凌冰洁的缘故,柳清霁她们飞落地面,跟罗晨保持了近百米的距离:“小心肝儿,你怎么笑得这么奸?是不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柳清霁双手叉着小蛮腰,皱着眉头问道。

    罗晨心惊,这家伙简直不是人,似乎比他这个吞天噬地术高手,还会揣度人心:“怎么会呢?你看我像这种人吗?”罗晨嘻皮笑脸地说道。

    “你奶奶的,可别跟姑奶奶耍花样,要不然的话,一定把你屁股打开花。”柳清霁没好气地骂道。

    “你不许欺负我哥哥。要不然的话,我跟你拼命。”凌冰洁学着柳清霁的样,双手叉着小蛮腰气呼呼地说道。

    这话落地,柳清霁六人全都震惊,一个个惊得微张着小嘴,满脸的难以置信,看凌冰洁就像在看怪物一样。

    堂堂的圣女,居然喊罗晨这个让御虚宫丢尽颜面的家伙哥哥,还一幅要跟柳清霁拼命的模样,这让她们都有种错觉,甚至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耳背了,看错了也听错了。

    片刻后,柳清霁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水汪汪的美目看向罗晨:“小心肝儿,你真牛,姑奶奶都快要佩服死你了。快告诉姑奶奶,你是不是给冰洁美人儿,灌了什么迷汤?”

    罗晨欲哭无泪,他倒真希望凌冰洁是被他灌了迷汤,如此一来,至少不会这么麻烦,也不会把他折磨得快要崩溃。

    “你……不许跟我哥哥这么说话。”凌冰洁双手叉着腰,对着柳清霁很是气愤地说道。

    虽然这模样很飙悍,可是脸上却有着满满的孩子气,让这种飙悍变了味,完全像个很生气的孩子。

    一方巨石后,是一片阳光被遮挡的阴凉地,坐着七名女子跟一名男子。

    柳清霁一行人,从罗晨的嘴里,听到了凌冰洁变成这幅模样的原因,这才恍然过来。

    “小心肝儿,她自杀,按理而言,必死无疑,你是怎么把她救活的?难不成,你给她吞服了很罕有的丹药?”柳清霁疑惑地问道。

    罗晨对于自己的敌人,向来都是狠辣无情,凌冰洁跟他几乎已经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这着实让人奇怪。

    “是啊!”罗晨笑着回答,他可不敢把自己身体相当于是万年罗生根的秘密,轻易泄露。

    柳清霁水汪汪的双眼,在凌冰洁的身上看了看,然后又望向罗晨,坏笑着说道:“我最最最爱的小心肝儿,难道你真的要移情别恋吗?”

    罗晨翻白眼:“第一,小爷对你没情没恋,何来移情别恋一说?第二,小爷救她,是想引御虚宫门人来追杀小爷,然后将她们一网打尽,所以也请你别瞎说。”

    “唉”

    罗晨话音落地,林婉儿一声长叹,让一群人都疑惑:“师叔,你为何叹气啊?”柳清霁没再跟罗晨瞎扯,看着林婉儿很是疑惑地问道。

    林婉儿无奈地摇了摇头:“御虚宫最杰出的弟子,最年轻的圣女,因为死穴的自损,变成这般模样,这是很可怕的伤害,很有可能一辈子都会如此。”

    “啊?不会吧?这些年来,她是我心中最大的对手,一直都想着跟她一决高下,若真如此,我还如何跟她一决高下啊?”柳清霁郁闷地说道。

    罗晨也很心惊,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有如此严重的后果。

    只不过片刻之后,罗晨又暗暗的欣喜,如果凌冰洁真的一辈子失忆,对他来说,倒也算是一件好事,不仅可以少一个强敌,而且如今的她可比当初的她可爱多了。

    “我只是说有可能。她很不凡,又得御虚宫宫主的真传,御虚宫道法深种,依旧有可能恢复。彻底失忆跟恢复的机会,各占一半吧!”

    柳清霁还是很郁闷:“纵是如此,还是说明她很大可能彻底失忆啊!”

    凌冰洁坐在罗晨的身旁,他还在不断地帮她扇着风,衣衫猎猎,青丝飞扬,天真清纯,秀美绝伦,一双清澈的美目,在柳清霁跟林婉儿的身上转动,脸上布满了疑惑的神色。

    虽然只有四五岁的智商,却也有了辨识的能力,凌冰洁能感觉到她们是在说她。

    “柳姑娘,何必纠结呢?既然你这么想让她恢复记忆,那就让她跟在你们身边,凭着你们妙华宫的能力,想要让她恢复记忆,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啊!”罗晨眼见时机成熟,立马就笑呵呵地说出这样的话。

    可是还没有等柳清霁说话,凌冰洁立马就回首过来,望着罗晨,可怜兮兮地问道:“哥哥,你要抛弃我吗?”她问着话的时候,双眼中泪花闪闪,似乎随时都会滚落出泪水来。

    凌冰洁把罗晨差点折腾得崩溃,他可不想让她继续跟在他身边霍霍自己:“凌冰洁……”

    “叫我冰冰啦!”凌冰洁纠正道。

    罗晨愕然,看着柳清霁她们全都愕然地看着自己,更是抓狂,可是现在要劝凌冰洁跟柳清霁她们在一起,他可不敢跟违逆她,省得她又跟他无休无止的哭闹:“冰冰,我不是要扔下你,而是因为你跟着她们,会比跟着我好。而且,她们会给你很多很多的糖吃哦!”

    凌冰洁听到这话,立马就吞了一口水,脸有意动色,还回首看了柳清霁她们一眼,最后却又回首过来,一脸坚定地说道:“我只想跟着哥哥,才不要跟她们呢!即使只吃一点糖,我也要跟着哥哥。”

    罗晨听到这话,差点没学凌冰洁,也用头去撞坚石:“冰冰,你不能跟着我啊!我……没办法照顾好你。”

    凌冰洁微愣了愣,低沉着声音说道:“哥哥,你别扔下我,冰冰舍不得你。大不了……以后我自己学着穿衣裤,不让你帮我穿衣裤就是。”

    在凌冰洁的印象之中,罗晨所谓的照顾,就是帮她穿衣裤,所以才会可怜兮兮地说出这话。

    此话落地,罗晨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柳清霁一行人却是惊得小嘴都合不拢来,她们看他跟凌冰洁的眼神,都已经发生了变化,这让罗晨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尼玛,这次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凌冰洁现在虽然只有四五岁的智商,可是她不管怎么说,也是个大姑娘,而且还是大名鼎鼎的圣女,罗晨一个大男人,居然会帮她穿衣裤,难免瓜田李下之嫌。

    “冰冰,这样不好,你还是跟着我们吧!”片刻后,柳清霁微笑着说道。

    凌冰洁回首望向柳清霁,很是疑惑地问道:“姐姐,有什么不好啊?”

    柳清霁都有些不好意思跟她解释,可是不解释又不行:“这个……我们都是女孩子,可不能让男孩子帮着穿衣裤哦!因为……我们只应该在自己的相公面前如此。”

    罗晨倒是没有想到,柳清霁居然会对凌冰洁做出如此解释,这跟她奔放得一踏糊涂的个性,还真有点不像。

    “这样啊?那以后哥哥就是我的相公,不就可以了吗?”凌冰洁眨巴着眼睛,非常天真地说道。

    一群人差点没吐血,如果不是知道凌冰洁被撞坏了脑子,已经失忆,甚至只有四五岁的智商,她们绝对会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凌冰洁的双胞胎姐妹。

    柳清霁直拍额头,都不知道怎么解释,最后看向罗晨:“小心肝儿,你还是烧高香,求神拜佛,希望她永远失忆吧!要不然的话,当她有朝一日,恢复记忆,估计会不顾一切后果地将你给杀掉。”

    “姐姐,你……为什么这么说?哥哥这么疼我,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杀他呢?而且,谁要是欺负哥哥,我一定会跟他拼命哦!”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