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7章 变得好凶
    疾速地冲行于空中,罗晨的左手,已经多了一盏铜灯,食指猛抵在灯芯处,指头传来痛意的瞬间,他能分明地感觉到,生命之力在随着鲜血的贯入而流逝,强大的战力随之澎湃而出,加持在他的身上。

    强大战力加持己身,让罗晨的速度变得更快。

    乾翔殿两大强者,率先清醒过来,他们没有任何的迟疑,挥起手中的长剑,两道不同的淡色剑芒,疾速奔袭向前,斩杀向罗晨。

    “无论如何,死战到底,绝不能让他走脱。”向罗晨发动攻击的时候,灰发老者沉声怒吼。

    杨石凯被斩去脑袋,无首尸体落在了罗晨手中,意味着八品空间法宝,成为他的囊中物。

    这是罕有的空间法宝,价值无量,绝不能有失。

    所以即使老者发现罗晨动用了战力法宝,也下达了死命令,他跟另一名乾翔殿强者,也直接就动用了最强的力量,剑芒破空,虚空都在剧烈扭曲。

    这是罗晨第二次动用青炉古灯,只不过此次跟前面的一次不同,这次他面对的不仅是两大强者,而且上次的杨白劳,因为施展勾魂摄魄最强法,自损了不少实力。

    故此,面对两大强者齐齐发动的攻击,他却也不敢有任何的大意,战戟疾斩,劈出了一道如匹的戟芒,迎向那两道剑芒。

    与此同时,罗晨飞射向高空,以此来防止他的攻击,没有办法化解对方的剑芒,不让自己涉险。

    “砰——”

    双方的攻击,疾若闪电,罗晨飞射空中数十米,他们的攻击就已经轰击一起,戟芒将其中一道剑芒破碎,遭遇到第二记攻击之时,戟芒破碎,剑芒疾速向前。

    攻击的碰撞,产生惊天巨响,质化的攻击波,疾速扩散,浩荡天地间。

    如今这片广袤的异常地,到处都有修炼者的足迹,此地的激战,立马就吸收了远方的修炼者,有数批人马,向此地疾速的奔来。

    因为这片异常地,已经被修炼者认定是镇魔界暗藏之地,如此激烈的战斗,很有可能就是在抢夺镇魔界,他们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罗晨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弹指间就发现这里的拼斗,惊动了远方的修炼者,让他心中焦急,再次施展施展横移,身形直接凭空消失。

    当他的身形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两名强者的身后,刚刚现身,手中的战戟,就已经以无匹之势,横扫向两大强者的双腿。

    身上有青炉古灯强大战力的加持,让罗晨拥有强者的实力,瞬间横移的距离已经到达数百米。

    乾翔殿两大强者,虽然知道他动用了可怕的法器,却是不知道罗晨强大到了什么地步,再加上这种极速的身法,更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面对罗晨从身后的疾速出手,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阻击,双腿在他们尚未反应过来的瞬间,直接被罗晨齐膝斩断。

    而且,那战戟还含有无匹战力,即使很锋利,也是瞬间横扫,可无匹的战力,依旧在这个瞬间,袭遍他们的全身,让他们再次遭受重创,双双吐血,身体向前冲出。

    青炉古灯如今是罗晨最强的底蕴,也是他用来对付御虚宫追杀的底牌,在此之前,绝不能轻易的泄露。

    此地的激战,已经惊动了周围的修炼者,他必须速战速决。

    就在两名被劈斩掉双腿的强者,向前奔出的时候,罗晨电射向前,眨眼间,就已经追到了他们的身后,左手倏出,抓住灰发老者,就扔进了空间法宝,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另一名强者也抓进了空间法宝。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转瞬间,余下的乾翔殿弟子,看得心惊胆颤,他们再也顾不得灰发老者下达的死命令,转身就四下奔逃。

    毕竟,下达死命令的人,都已经被罗晨重伤生擒,对他们自然也就没有了震慑作用,面对生命的威胁,自然会逃跑。

    这些都只不过是小鱼,真正的大鱼都已经到手,罗晨可不会为了这些小鱼,暴露自己的底牌,一个瞬间横移,直接飞落一片乱石堆中,疾速的掩行而去。

    当周围的修炼者飞奔而至,地面除了一颗人头,两双被齐膝斩断的残肢之外,什么都没有了,这让他们有些发懵。

    “天啊,那是乾翔殿殿主之子杨石凯的首级,是谁如此大胆,连他都敢杀。”

    “刚才有人逃跑,斩草不除根,杀杨石凯的人,这下麻烦可惹大了。”

    “真是奇怪。那家伙明明有足够的能力,将余下的人全部击杀,他为何会放任他们离去?”

    一群人满脸震惊的议论,无不骇然,乾翔殿殿主之子被杀,这绝对是闯下了弥天大祸……

    银月高悬,月辉洒落,给荒凉的大地,染上了一层银光。

    罗晨靠坐在一块坚石之上,手中拿着一个小盒在翻来覆去的捣鼓,凌冰洁坐在她的右侧,靠着他的肩膀熟睡,还不时地吧嗒一下嘴巴,睡得十分的香甜。

    手中的小盒,就是八品空间法宝,罗晨虽然知道它就是八品空间法宝,却是不知道如何用,琢磨来琢磨去,也没有琢磨出什么名堂。

    这让罗晨心中像猫抓似的,因为这八品空间法宝妙用无穷,不仅可以横跨广袤虚空,当初甚至还亲眼见过,杨石凯利用这不凡的空间法宝,直接让柳清霁转换空间,如果能掌握到这件空间法宝的妙用,即可以对敌人进行出其不意的攻击,又可以用来逃命。

    眼见自己捣鼓了近一个时辰,也没有捣鼓出什么名堂,罗晨直接就把尉迟俊从特异的空间法宝中抓了出来。

    尉迟俊被抓出来扔在地上的瞬间,他立马就看到靠着罗晨肩膀熟睡的凌冰洁,眼珠子差点没有掉下来。

    她可是堂堂的冰洁圣女啊,而且还跟罗晨,有着不共戴天的大仇,也不知这小贼对她做了什么,让她似乎变成了弱智,还对他百依百顺,喜欢粘着他,这小贼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心中虽然很不满,恨罗晨入骨,尉迟俊却是不敢有任何的表示,只能在心中恶狠狠地诅咒他。

    “尉迟俊,这玩意儿你认识不?”罗晨拿着手中的空间法宝,亮在尉迟俊的眼前,轻声问道。

    尉迟俊皱眉,望向罗晨手中的小盒,材质非常奇怪,似木非木、似铁非铁、似金非金,根本就无法辩认,上面刻着非常繁复的纹路,而且有股很奇异的波动,最奇怪的还是,那明明就是个盒子,却是没有盖,似乎是一个整体。

    “不认识。”尉迟俊摇头。

    罗晨跟尉迟俊一问一答间,凌冰洁也醒了过来,擦了擦迷蒙的睡眼,双眼怔怔地看在了罗晨手中的盒子上,满脸的迷惑。

    尉迟俊是天一宗高足,拥有很丰富的见识,罗晨就是想要看他懂不懂使用这种空间法宝的方法,眼见他无法认出,只能明言:“这是一件八品空间法宝,你可知道如何启用它吗?”

    这话入耳,尉迟俊倒吸了一口凉气。

    八品空间法宝,价值无量,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是传说中的东西,尉迟俊万万没有想到,罗晨居然有这样的空间法宝。

    真不知道是那个倒霉蛋,遇到了这个该死的蟊贼,八品空间法宝都被他洗劫了。

    别说是受害者,就是尉迟俊想想都觉得心疼肉疼:“八品空间法宝,世之罕有,相传神魔才能拥有。既然凡世有此物,估计除了拥有者之外,已经无人能知道其用法。”尉迟俊轻声回答道。

    听到这样的回答,罗晨立马就想到了断头。

    灵识探进自己的空间法宝,断头终于平静下来,正对着那本超级邪书吹气,不断地翻动着画面,嘴里流着哈喇子。

    “小头,知道八品空间法宝,如何使用吗?”罗晨灵识凝形,看着断头问道。

    “不知道。哥哥,别来打扰我,我要看书。”断头不耐烦地说道。

    罗晨郁闷,二话不说,直接就把那本超级邪书取出了空间法宝。

    “哥哥,你干嘛?我要看,快把书给我,我要看。”断头急不可耐地说道,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空间法宝中打着转。

    罗晨坏笑:“快好好想想,八品空间法宝如何使用,给了我满意的答案,我就给你看。”

    “哥哥,我真不知道啊!快把书还给我,我要看书。”

    断头非神即魔,现在能不能使用空间法宝,全都落在他的身上,如果就这么放弃,罗晨很不甘心,他微微沉吟了片刻,就将那盒子,扔进了空间法宝:“小头,仔细看看,好好想想,到底要怎么使用这个空间法宝。如果给我满意的答案,以后我给你找很多很多的好书。”

    断头听到罗晨这么说,双眼立马就凝注在了那盒子上,眉头也不由得皱了起来:“好像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却又很陌生。哥哥,这里的气流不畅,你把这东西拿到外面,把我也弄到外面,让我好好感应一下它身上透发出来气息。”

    听到断头这么说,罗晨心中惊喜,却也没有忘记,失去记忆、变成弱智的凌冰洁,正歪在自己的肩膀上:“出去可以,不过你不能撕我身边人的衣裤。要是你这么做,我就撕掉那本书。”罗晨威胁。

    “哥哥,我知道了。”断头的注意力,已经被那盒子吸引,很爽快的答应了。

    罗晨这才安心,把手中的超级邪书扔进空间法宝的同时,将那奇怪的盒子跟断头,一起送到了外面。

    可是就在罗晨满心惊喜的时候,断头的脸色却是变得无比的惊恐,悬飞在罗晨的面前,不断地颤抖,缓缓的转动着,骇然地看着四方。

    片刻后,本来已经变成他的模样的断头,突然恢复了他自己的模样,头发炸立,脸有血迹,狰狞而又诡怖。

    “啊——”凌冰洁发出了一声尖叫,直接就扑进了罗晨的怀中,死死的抱住他,身体都在颤抖:“哥哥……好可怕……好可怕……”嘴里颤声说道。

    “跑……跑……快跑……”与此同时,断头也在颤声惊呼,满脸惊骇,诡怖的头在激烈的颤抖,似乎害怕到了极点。

    断头惊恐万状的颤呼,让气氛诡异到了极点,罗晨都不由得为之心颤,凌冰洁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尉迟俊也在发抖。

    罗晨没有任何迟疑,伸手就抓过断头,将他跟那盒子一起扔进了空间法宝。

    凌冰洁死死地抱着罗晨,满怀的香软,身体的颤抖,更是在让怀中的香软蠕动,鼻翼里斥满了她的体香,使得罗晨的心,情不自禁的躁动。

    “哥哥……我怕……我好怕……”凌冰洁的嘴里,还在不断地颤声说道。

    她的话语,让罗晨清醒,想到了她现在只不过相当于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骤然生起的罪恶感,湮灭了他心中的躁动,轻轻地伸出手,想要把她从怀中拽离,却是因为她抱得太紧,根本就拽不掉,只能伸手,轻抚她满头的青丝,安抚她的情绪:“冰冰,不要怕,刚才那断头,是我的朋友。他不会伤害你。”罗晨柔声说道。

    这话入耳,凌冰洁立马就从罗晨的怀中挣脱,尚有悸色的脸,又多了浓浓的好奇:“哥哥,他真是你的朋友吗?”

    果然是小女孩心性,刚刚还怕得要死,此刻却是因为好奇,释去了不少的惊恐。

    罗晨微笑着点头:“嗯,他确实是我的朋友。”

    “哥哥,他原来跟你一模一样,冰冰一点也不怕,可是后来,变得好凶,好可怕呀!如果他是哥哥的朋友,冰冰也想跟他成为朋友哦!”凌冰洁满脸希冀地说道。

    让断头跟她当朋友?

    罗晨恶寒,这不等同于送羊入虎口吗?

    人的感情,是很复杂的,有的时候,甚至不能用常理去衡量。

    虽然凌冰洁是罗晨的生死仇敌,至少现在他把她当成了一个小女孩,她喜欢粘他,一口一个哥哥,他在无形中,都已经把她当成了妹妹,自然不会让她被断头欺负。

    “他最喜欢吓小孩,你不能跟他当朋友。知道吗?”罗晨微笑着说道。

    (本章完)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