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4章 不许胡说
    尹佳悦终于明白,他为何能抵挡她的诱惑,面对她丰硕的温柔乡,尚能自拔,这跟他精神力强大,不无关系。

    明白了这一点,尹佳悦一直的耿耿于怀,也不由得随之释然,因为这足以说明,并不是她的魅力不足,而是这家伙精神力太强。

    至于柳清霁,那就更是心服口服,她的迷惑法只在第一次生效,随后每次的施展,都对这小子无用,敢情是他精神力强大的原因啊!

    血祭法宝成功之后,罗晨立马就去感应那盒中的世界,里面竟是混沌一片,无边无际,浩瀚广袤,他的灵识无法彻底的感知整个世界,甚至还有一股奇怪的波动。

    空间法宝,自成空间,如此浩瀚广袤的空间,连灵识都无法探清,那只能说明这空间法宝,有他不敢想像的广袤空间。

    因为林婉儿说过,这样的空间法宝,依旧可以当成储存的空间法宝使用,而且转移空间的范围,也跟里面自存的空间大小有关。

    当然,还跟灵识感应的范围有关,比如说,他能感应到百里方圆,那他就能横跨百里虚空,如果因为精神力的强大,灵识能感应到更广袤的空间,实力不足,那就另当别论了。

    “阿姨,果然不愧为八品空间法宝啊!太让人难以置信了。”罗晨激奋地说道,嘴角都溢出了口水。

    柳清霁翻白眼:“瞧你那点出息。八品空间法宝虽然价值无量,你也不用如此吧?”

    林婉儿不想给这两个家伙斗嘴的机会,立马问道:“罗公子,你感应到里面的情况如何?”

    “里面如同一片混沌的世界,无边无际,我的灵识,没有办法感应到它的尽头。而且,我感应到了一种奇怪的波动。”

    “真的?”林婉儿颤声问道。

    林婉儿的反应,让罗晨更加的振奋,因为她在听说他得到八品空间法宝之时,都没有如此激烈的反应,此刻却是如此,那更能说明八品空间法宝的不凡:“当然!”罗晨点头说道。

    “罗公子,此空间法宝有可能是独一无二,甚至有可能是神魔必争之物,千万别泄露出去。相信不断地摸索,你日后必能发现其他妙用,或者说是真正的无上好处。”林婉儿一脸严肃地嘱咐。

    罗晨振奋到了极点:“谢谢阿姨,我记住了。”

    “此法宝不凡,杨尚春会给他儿子,估计也是想要让他窥得其中好处。如今落于你手,一旦被他知道,必会疯狂追杀你。故此,这对你来说,也意味着可怕杀机。”

    “小心肝儿,姑奶奶不怕杀机,要不让我帮你承受这样的风险,将那空间法宝给姑奶奶吧!咯咯咯……除此之外,姑奶奶还愿意以身相许……”

    “啊啊啊……”

    柳清霁话音未落,罗晨就动用空间法宝的妙用,将她疾速的转换空间,乍隐乍现,时而在乱石堆中、时而在巨石之上、时而在百米开外、时而在里许外、时而又落在罗晨的身前,那种极限的空间转换,让她的头发都在随之变形,使她不断地发出尖叫。

    林婉儿直抹冷汗,一群妙华宫门人更是瞠目结舌。

    这小子也太无耻了吧?才刚刚掌握到八品空间法宝的妙用,就开始拾掇柳清霁。

    “罗公子,别玩儿了。”林婉儿低斥。

    罗晨这才罢手,柳清霁站在百丈开外的巨石上,头发向左横出,衣衫都已经凌乱,狼狈不堪:“死混球,姑奶奶……”

    “嗯——”罗晨坏笑着发出这样的声音,柳清霁伸手就按住了自己的嘴。

    这家伙很无耻,也无德,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柳清霁气得七窍生烟,如果不按住自己的嘴,肯定还会忍不住骂罗晨,可是骂的后果,又相当的可怕。

    罗晨对柳清霁的反应非常满意,微笑着点了点头,这才望向林婉儿,笑着说道:“阿姨,你们在此稍候,我先去前方看看情况,再回来接你们。”

    说完,罗晨抓起地上的尉迟俊,扔进空间法宝,身形直接就消失于当场。

    罗晨动用八品空间法宝的妙用,极限施展,横跨千里,当他出现在另一片地域的时候,他立马就感觉到了激战的冲动。

    与此同时,雨水不断地洒落……不对,是鲜血不断洒落,浇注其身,还有残肢碎体绵绵落下,地面已经铺满了一层厚厚的残碎肢体,血流成河。

    罗晨激奋到了极点,立马就有一种狂暴的杀戮冲动,只不过热血淋身,让他保持了清醒,紧守心神,死死地压抑了想要疯狂杀戮的冲动。

    抬首而望,天空中飞满人群,密密麻麻,在疯狂血战,望向四方,地面铺满了厚厚的残肢碎体。

    目光所及,血肉残肢,挥洒如雨。

    场面血腥到了极点,惨烈无比,这里似乎已经成

    罗晨站在地上,天空中喷洒的热血,如雨般落下,让他全身染血,不断掉落的残肢,也不时砸中他的身体。

    数十里开外,漆黑如墨的天空之门,静静伫立,那里犹如被撕裂的虚空,散发着诡怖的气息,令人胆颤,深邃而又神秘,门内,似乎隐藏着未知的神秘世界。

    激战的人群,已杀红了眼,他们且战且退,向天空之门靠近,大门近处的修炼者,有人不断地闪身进去。

    罗晨立于地面,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他,或是无暇理会他,此刻恐怕也只有他还能脱身事外。

    可是罗晨却很清楚,他的情绪在被莫名的滋扰,让他有疯狂杀戮的冲动,若不是他精神力强大,死死的压抑着这样的情绪,恐怕他现在也已飞身高空,参与激战。

    而且,罗晨还隐隐地感觉到,那些飞奔进天空之门的修炼者,似乎也已经被吞噬。

    这仅仅是一种感觉而已,罗晨自己也不明真假。

    静静地站在当场,每时每刻,都能看到众多的修炼者殒落,碎尸当场,这让罗晨的心中都不由得为之悲凉,为之凄然。

    只不过这是众人自己选择的路,无数的修炼者,几乎都要经历这样的血洗,在可怕的磨砺中成长,这也是修炼者的宿命。

    罗晨只是滞立了片刻,就直接动用八品空间法宝,横跨千里,回到了先前锁定好的地域,来到了林婉儿她们身前。

    凭空而现,回到当场,他满身染血,连头发脸上都是血,只有两个眼睛,还黑白分明,透发着湛湛精光,让林婉儿她们都吓了一大跳。

    “哇哦,小心肝儿,你该不会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去击杀了几十人吧?你看你现在,都成了什么样子,人不人鬼不鬼,幸亏我们胆子大,要不然非被你吓死不可。”

    柳清霁的头发,依旧向左横出,只不过她似乎已经忘记刚才被罗晨拾掇的情景,又开始奚落他,脸皮厚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罗晨现在可没有心情扯蛋:“阿姨,你们还是赶快离开,别再想找镇魔界。”罗晨很是惊恐地说道。

    “罗公子,前方的情况,到底如何?”林婉儿疑惑地问道。

    “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无数修炼者杀红了眼。而且他们的激战,绝不仅仅是出于本心,而是被左右了的心神所致。”

    众人色变。

    “小心肝儿,为何如此?”柳清霁满脸惊恐,很是疑惑地问道。

    “因为我刚到那片地域,立马就有激战的冲动,若不是被自己死死的压抑,估计我也已经加入了混战。这是莫名的情绪,我甚至都不知道,为何会如此。”

    “难道又是一个可怕的杀局?”柳清霁喃喃说道。

    罗晨很认同这样的说法:“我也是这般想的。”

    “每次有关镇魔界的消息传出,都意味着一场浩劫,会有一场血雨腥风,最终却是从来都没有人寻到镇魔界。这已经引发无数代人的猜想,都认为这件事情,有可能就是有神秘的势力,在暗中操控,每过一段漫长的岁月,就进行一番无情血洗。”

    林婉儿缓缓而语,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又接着说道:“而且,我们此次前来,就是因为我们从古籍的记载,推演出镇魔界有可能就在万魂山的结论,可是紧随其后,就有大批的修炼者涌来,这也足以说明一些问题,背后必定有隐蔽的推手,将这样的消息放出去。就连我们所得到的推论,甚至都有可能是有无形的力量,在牵引我们。”

    话音落地,林婉儿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脸有后怕色,余下的人亦是同样的反应。

    林婉儿的推测很大胆,却也不无道理。

    “若真是如此,那神秘的势力,得有多可怕啊!因为这必是一种精神的掣肘,却是能在当事者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完成,他们的手段,必定惊天地泣鬼神。”罗晨惊骇不已地说道。

    林婉儿无奈地笑了笑:“能一次又一次的对修炼者进行血洗,仅仅是这种能力,就足以说明手段的惊天。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修炼者在普通人面前,有天生的优越感,无视他们的生命,想杀就杀,到头来,修炼者在无上大能者眼中,也只不过是可以随意屠杀的炮灰而已。估计这也是一种天理的循环,报应的不爽。”

    “我倒不这么认为,反而感觉,这是惊天的阴谋。”

    “哦?罗公子,说说你的理由。”林婉儿饶有兴趣地问道。

    罗晨微微一笑,道:“道理很简单,这就是丛林效应。”

    “小心肝儿,何为丛林效应啊?”柳清霁秀发横立,蹙眉轻问,这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甚至多了几分滑稽,非常搞笑,也十分的可爱。

    只不过现在不是搞笑的时刻,众人也没有心情笑:“拥有如此手段者,必是无上大能者,我们修炼者在他们的眼中,无异于蝼蚁。如果我们在丛林中,看到万千蝼蚁,你们会去理会它们吗?”

    “这倒不好。”柳清霁喃喃轻语道。

    “这就是同样的道理啊!更何况,还有天道法则的掣肘,若这件事情,真有神秘势力暗中操纵,必有违天道法则,很有可能惹来天罚,是件很冒险的行为。如果他们没有可怕的阴谋,又怎么会冒着这样的凶险,来不断地血洗修炼者呢?只是不知道,这是不是也跟未来的天地大劫有关。”

    林婉儿无奈地摇头:“这个谁也说不清楚。如果此事,真的与未来的天地大劫有关,必定会是很关键的存在。因为这种血流,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发生一次,足以说明,这是在为未来的天地大劫作准备。”

    “他奶奶的,实在可恨,真不知道,是那个王八蛋,会发动这样的大劫,祸及万物苍生……”

    “清霁,不许胡说。”林婉儿厉声喝止。

    柳清霁郁闷的闭嘴,脸上却有明显的怒意,她的怒意,当然不是针对林婉儿,而是针对天地大劫的发动者。

    罗晨倒是没有想到,一向胡闹的柳清霁,居然还有这样的情怀:“这件事情,非我们所能左右,也不是我们能追逐到的真相。现在你们最应该做的事情,还是快点做出决定。如果离开,我就送你们离开,如果不离开,那就继续深入。”

    “小心肝儿,听你的语气,就算我们离开,你也不会离开吗?”柳清霁皱眉问道。

    罗晨点头:“当然不会。这件事情,让小爷很好奇,必要一探究竟。”罗晨一脸坚毅地说道。

    “即来之则安之。我们是为镇魔界而来,如果连最后的真相都不追究,就此离去,进入神魔战场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罗公子,我们也决定留下,一探究竟。”

    罗晨微笑着点头:“既然如此,那就不须多言,共同行进,深入探究吧!”

    “小心肝儿,何必如此麻烦?直接用你的空间法宝,带着我们深入不就行了吗?”柳清霁有些不解地说道。

    罗晨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小爷不是说过,踏入那片地域,就会情不自禁地产生激战的冲动吗?而且这还是无理智行为,要是直接带你们深入,有了这种情绪,估计都不用别人来杀我们,自相残杀便能让我们快速的全军覆没。”

    (本章完)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