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1章 岩鹰
    两记瞬间横移,罗晨就避过了剑芒袭杀的范围,原本无一物的右手,多了一柄毫不起眼的战戟,左手中多了一盏古朴的铜灯。

    罗晨要以最快的速度击杀铁宏伟,以此立威。

    想要快速击杀他,那就只能动用青炉古灯。

    他的身形刚刚立定,铁宏伟长剑横扫虚空,又是漫天的剑芒,铺天盖地的席卷向罗晨。

    这一次,罗晨不仅没有闪避,居然还极速俯冲,迎向那让虚空扭曲的漫天剑芒。

    众人看得瞠目结舌。

    这小子疯了吗?

    小小年纪,居然要硬撼强者的攻击法,简直就是飞蛾扑火啊!

    “轰——”

    可是就在众人胆颤心惊的时候,即将与剑芒迎上的罗晨,战戟横空,扫出一片灰芒,他竟是以最直接的攻击力,将那漫天的剑芒,破出了数米的空洞,身体也在这个瞬间消失。

    弹指一挥间,罗晨的身形再次出现,他的人竟是已经到了铁宏伟的身后,手中的战戟疾地向前刺出,从他背后刺入、胸前透出,将他整个人挑于战戟之上。

    “吼——”

    先前还很狂傲的铁宏伟仰天悲吼,英雄末路,充满了不甘与无奈。

    如此的攻伐,只要罗晨运力,他注定灭亡,而且战戟从背后穿透身体,即无法脱出,又无法返身,想要临死一击都不能。

    他乃黄集城唯一的强者,在这个小小的少年面前,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这让铁宏伟如何甘心?

    就在铁宏伟仰天怒吼之时,罗晨身形电闪,又已经飞奔到了包围圈的中心地带,趁机收了青炉古灯,戳破的手指,也在这个瞬间凝合,再无鲜血溢出。

    铁宏伟体内的血顺着战戟涌出,洒落大地,跟他不甘而又无奈的神色映衬,显得无比的凄凉。

    众人直到此刻,才彻底清醒过来,他们全都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情景,很多人甚至怀疑自己眼花,伸手去擦自己的双眼。

    “罗公子,别杀我。修行不易,我好不容易才成为强者,踏入成神的大门,有希望窥得大道,你千万不要破灭我的希望。”铁宏伟颤声说道。

    强者的存在,确实算是踏入了道门,有机会窥得大道,最终成神,与天地齐寿,与日月同辉,真正的强者,比其他的修炼者,更重视自己的生命。

    因为其他的修炼者,还有一道难以逾越的坎,若不能成为强者,他们就难以跨入道门,迟早都得一死,反倒没有强者对生命的重视。

    当然,蝼蚁尚且偷生,这只是相对而言。

    众人直到此刻,才清醒过来,他们全惊得嘴都合不拢来。

    罗晨小小年纪,只有十**岁模样,黄集城唯一的强者,居然被他如此轻易的击败,让人匪夷所思。

    很显然,自此之后,罗晨不仅是静绍城的传奇,还会成为黄集城的传奇,甚至会保持漫长的岁月,很难被人打破。

    “哈哈哈……”罗晨怒极反笑:“不要脸的老狗,杀你是可惜,杀小爷就是应当吗?本想直接将你斩首,给你一个痛快,你却是如此无耻,让小爷反胃,岂能让你好死?”

    阴寒的话音落地,罗晨运力,铁宏伟被挑于战戟的身体,快速地滑向罗晨,直至戟柄处。

    战戟前身很大,戟柄只是只手可握的圆棒,当铁宏伟的身体,滑至手柄处,被穿透的巨大豁口,立马就奔涌出殷红的鲜血,甚至流出了断肠,肠中的秽物,和着鲜血洒落大地,血腥气参杂着臭味,让人作呕。

    纵是如此,罗晨却也没有理会,左手一挥,爆碎铁嘉挥身上的衣袖,而后探入豁口,猛地一撕,他后背的皮随之拔离,鲜血喷涌,如注般洒落大地。

    活活刳皮,这种痛苦惨绝人寰,铁宏伟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

    罗晨没有理会,战戟向猛地向后退出,抽离铁宏伟的身体,被他扔进了空间法宝,左手猛地一抖,被剐的皮快速撕破,竟是将他的皮整张刳掉,那无皮的血身,直接摔落在了地面。

    凄厉的惨叫已经嘶哑,那无皮的肉身在地面蠕动抽搐,虽不会直接死去,却绝不可能活过来。

    场面血腥到了极点,很多的人身体都在情不自禁地颤抖,罗晨在这个瞬间,已经变成了凶残嗜血的魔鬼,让每个亲眼目睹者胆寒。

    特别是城主府的人,更是惊恐到了极点,已经有人吓得尿了裤裆,也有不少人在筛糠般颤抖。

    铁伟军也在不住地颤抖,满脸死灰,他的肠子都快要悔青了。

    罗晨不惧巫族,灭掉静绍城两大强者,他的凶残本就名动西域,铁伟军却是仗着他们是城主府,有比静绍城两大家族强百倍千倍的底蕴,还有黄集城唯一的强者坐镇府内,才会对其治下之地,下达命令,即想耗死欧冶山庄,又想逼罗晨杀至城主府,趁机将他灭杀。

    可是当罗晨真的杀来,却是如此的局面,城主府数百高手,包括他自己在内,都经不住他一声吼,身为黄集城唯一强者的老城主,也是不堪一击,事情的发展,完全超乎了他的预料。

    “罗公子,求你放我们城主府一马。只要你不追究,我们整个城主府,愿归于你麾下,誓死效忠于你。”铁伟军颤声求饶。

    “哼——”罗晨重重地冷哼:“炮灰而已,要你们何用?你杀我欧冶山庄十四人,若不为他们报仇雪恨,小爷如何面对他们亡魂?而且,你犯我身边人,更不可饶恕。现在给你两条路,要么自吻当场,要么活剐而亡。”

    罗晨话音落地,铁伟军身形疾退,飞退进身后的人群中,转身就逃,嘴里疾声呼道:“快逃,要不然大家都难逃一死。”

    铁伟军的疾呼,让众人惊醒,空中数百城主府高手,立马就慌乱地奔逃。

    罗晨冷笑。

    铁伟军的如意算盘打得挺好,居然想要利用城主府众人的逃跑,来为他掩饰,逃过罗晨的追杀。

    “吼吼吼……”

    罗晨使用自悟法,不断怒吼,四下奔逃的城主府高手,全都胆颤心惊,有的不断地坠落地面,有的凝悬空中如筛糠般颤抖,即使还在飞奔的人,速度也变得很慢。

    “啊——”

    这个瞬间,罗晨已经纵身到铁伟军身后,一把抓住他,衣衫化作布屑,四下纷飞,右手戳入他的身体,猛地一抖,直接将他的皮剐下,无皮血身摔落地面,抽摔颤抖。

    余下众人再见此凶残一幕,全都不敢再逃,纷纷飞落地面,跪地求饶……

    罗晨独闯城主府,轻松击杀黄集城唯一的强者,在无反抗的情况下,又杀城主府十三名高层,让他再次名动西域。

    而且,罗晨活剐城主府新老城主,更是让他凶名大盛,闻之令人色变,凶威赫赫。

    他,成为了凶残的代名词,数万里西域盛传他的事迹,一时无两。

    关于罗晨的凶名,外界传得沸沸扬扬,可是他在欧冶山庄,却是另外一番面孔,所有人都跟他很亲近。

    他,在陈双姐姐的心中,是最好的弟弟;他,在凌冰洁的眼里,是最好最疼爱她的哥哥;他,在欧冶山庄众人的面前,是最敬重的贵客。

    罗晨回归欧冶山庄,安心的呆了下来,除了刻苦的修炼,他还在等着爷爷回归,要向他请教一些事情。

    譬如那诡异的骨,譬如那无首的断头,譬如那八品空间法宝……

    大夏国京都——夏州。

    皇宫巍峨,连绵数十里方圆,环围皇宫高大的城墙上,有各种军士值守。

    皇宫中,四处也是军士林立,还有巡防各方的皇宫侍卫。

    御书房,大夏国君王东郭元昊高坐其上,威武不凡,俯瞰着下方恭立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七尺身高,有些消瘦,透发着一股杀伐之气,他乃大夏国威远大将军乔志高,也是东郭元昊最信任的爱将。

    “乔爱卿,本皇交待你的事情,可有进展?”东郭元昊缓缓问道。

    “回禀君王,已有进展。”乔志高恭敬地应道。

    此话入耳,东郭元昊惊喜,身体向前倾出,急急说道:“快快道来。”

    “是,君王。微臣暗派人手,驻扎在静绍城,刚得到消息,罗晨已经从神魔战场回归。而且,回归当日,他就只身前往黄集城城主府,击杀城主府十四名高层,包括二十年前就已经成为强者的铁宏伟,并且解散了城主府,最后还将城主府洗劫一空。”

    “这逆贼前往过妖兽山脉,从大劫中逃生出来,又进入过神魔战场,小小年纪,还如此不凡,看来他确实得到了不世之机缘。乔爱卿,派出军队,以击杀安平王为由,剿灭欧冶山庄,将他活捉回来。本皇要夺他所有,谋他不世机缘。”东郭元昊振奋地说道。

    乔志高色变,急急说道:“君王,不可。”

    “为何?”

    “此贼本就不凡,无惧天一宗,还与御虚宫为敌,必有可怕的底蕴。如果就此贸然对付,只会激起他的反心,微臣担心,他日后会祸害大夏国。”

    东郭元昊阴笑:“乔爱卿,皇权威严不可犯。而且,罗晨不凡,绝不能给他成长的机会,否则,那才会真正的威胁到大夏国基业。如今诛灭他,才是最好的时机。”

    “君王所虑极是。”东郭元昊言罢,乔志高恭敬地应道。

    东郭元昊微笑着点头:“按本皇的意思去做吧!本皇还真不信,那逆贼小小年纪,还能跟本皇对抗。”

    “是,君王。”虽是在如此应答,乔志高心中却是有不祥的预感。

    中州大陆,实力为尊,举国之力,不及强大的修炼势力,据安平王的侍卫回报,罗晨不仅活捉天一宗赫赫有名的天才弟子,还让一群御虚宫弟子难堪,又在神魔战场大肆劫掠,成为大名鼎鼎的无耻蟊贼,劣迹斑斑,即使他真是大夏国子民,又如何会惧大夏国皇权?

    只不过皇命不可违,皇权不可逆,君王想要夺罗晨所有,谋他不世机缘,其心甚笃,身为臣子,乔志高也只能照办,不敢过于违逆。

    毕竟,他可不是罗晨,可以率性而为……

    欧冶山庄。

    罗晨在法阵中修炼,陈双盘膝在法阵外的密林中,凌冰洁却是在欢快的追逐着一只美丽的蝴蝶。

    陈双跟罗晨的修炼,向来都是分开,只不过凌冰洁即喜欢跟罗晨在一起,也喜欢跟陈双在一起,被她胡搅蛮缠,陈双也不得不在这里修炼,要不然的话,她又会哭得可怜兮兮。

    这个曾经的生死仇敌,已经变成了一个无忧无虑,毫无心机的小女孩,罗晨跟陈双,都把她当成了妹妹一样疼爱,谁也舍不得看她哭泣。

    只不过这也是两人的一块心病,他们都很担心,凌冰洁会恢复记忆,如此一来,他们不仅没有了这个可爱的妹妹,日后的对敌,恐怕也会让他们彼此都很难面对。

    突然,远方的天空,出现了一只只巨鹰,向欧冶山庄疾速的飞奔而来。

    “哥哥,姐姐,快看,好多鸟啊!哇,鸟上面还有人哦!”凌冰洁看到远方飞奔而来的巨鹰,立马就停止追逐那只美丽的蝴蝶,很是兴奋地叫道。

    罗晨跟陈双,全都睁开睛来,望向远方的天空,他们的神色都不由得为之一变。

    飞空而来都是清一色的岩鹰,一字排开,纵横五里方圆,整齐划一,连振翅的频率,都一般无二,从远方的天空,疾速的飞奔而来,每只岩鹰的身上,都套着森森铠甲,它们的背上,都站着一名身穿铠甲的士兵,浩浩荡荡,威武不凡,振撼人心。

    “全都闭塞双耳,避于暗处,不要被岩鹰所伤。”罗晨声音并不是很大,却是能让整个欧冶山庄的人听到。

    与此同时,罗晨一个纵身,就已经从法阵中跃出,飞落到了陈双的身旁:“罗晨,这是怎么回事?”陈双很是疑惑地问道。

    罗晨微笑:“应该是大夏国君王,派人来抓我吧!”

    “哥哥,他们是来抓你的吗?敢抓哥哥,冰冰帮你打跑他们,顺便抓两只鸟玩儿。”

    (本章完)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