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2章 息怒
    与此同时,罗晨一个纵身,就已经从法阵中跃出,飞落到了陈双的身旁:“罗晨,这是怎么回事?”陈双很是疑惑地问道。

    罗晨微笑:“应该是大夏国君王,派人来抓我吧!”

    “哥哥,他们是来抓你的吗?敢抓哥哥,冰冰帮你打跑他们,顺便抓两只鸟玩儿。”凌冰洁蹦蹦跳跳地来到身旁,听到罗晨的话,立马就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说道。

    “我自会应付,你跟着姐姐就行。”罗晨笑着说道。

    凌冰洁温顺地点头:“好的,哥哥。你可以帮我捉住两只鸟吗?我也想坐在鸟鸟的身上,一定会很好玩哦!”

    “当然可以。呆会儿我帮你抓五只鸟鸟,给你玩儿。”

    凌冰洁随时都有可能恢复记忆,陈双跟罗晨心中都有数,这个可爱的妹妹,随时都有可能离他们而去,所以他们都很宠溺她,想要在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之前,给她想要的一切。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情,虽无生死的离别,可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却是比生死离别更让人难受。

    “好耶好耶。哥哥真好,最疼冰冰啦!冰冰也喜欢哥哥。”凌冰洁很是雀跃地说道。

    岩鹰的队伍来速极快,只不过片刻间,就已经临近,然后快速的分散,将欧冶山庄团团包围其中。

    “逆贼罗晨听旨——”前方大门处的一只巨鹰的身上,站着一名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尖细着声音喝吼道,在他的身旁,还站着一名身着重铠的将领。

    罗晨冷笑,不甩他。

    无须男子微愕,又尖声喝吼道:“逆贼罗晨听旨——”

    罗晨依旧不甩他。

    无须男子盛怒,不断地厉吼,越到后面,声音变得更加愤怒。

    直到那无须男子喝吼了十余遍后,罗晨才飞身而起,来到了千米高空,俯瞰那名中年男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在这里瞎叫什么?”罗晨冷然说道。

    “大胆,此乃君王口喻,速速跪下接旨。”无须男子怒声说道。

    罗晨冷笑:“小爷跪天跪地,跪父母跪长辈,区区君王,有何资格让小爷下跪?要么快说,要么滚蛋,别在这里碍我欧冶山庄的事情。”

    中州大陆,实力为尊,修炼者只要不入朝,实力还可以,一般都不会受制于朝庭礼法的约束,此刻被那无须男子要求跪接圣旨,估计也没有把罗晨当颗葱。

    “罗晨,别以为你名满西域,就把自己当颗葱,可以无视君王。身为大夏国子民,你……”

    “跪下——”罗晨没等那名无须男子说完,就对他发出了一声怒吼,破他的胆,直接就跪在了岩鹰的背上,身体还在颤抖。

    一声吼让那面白无须的男子跪下,不管是他身边的重铠将领,还是周围岩鹰身上的军士,都安稳如山的站着,毫不色变。

    罗晨心惊。

    因为他已经看出,这些将士属于特殊军种,必定经历过很多的血战,历经过生死的考验,双手沾满敌人的血,是不折不扣的杀人机器,精神力会比很多强者都可怕。

    更何况,他们全有岩鹰作伴,有数千之众,他们的攻伐一起,将会十分可怕。

    “哈哈哈……身为君王的近侍,居然向小爷下跪,你这是何意?难道想要背叛君王,效忠于小爷吗?”罗晨大笑着说道。

    无须男子窘迫极了,急极败坏地站起身来,右手成莲花指,指着罗晨用尖细的声音说道:“你……竟敢如此对待本公公,我……”

    “再敢啰嗦,信不信小爷吼死你?”罗晨阴森森地说道。

    无须男子刚才已经尝到了罗晨怒吼的厉害,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不敢再在他的面前逞威风:“传君王口喻,罗晨身为大皇国子民,无视皇权,杀安平王,触犯国法,冒犯皇威,罪不可恕,按律当灭九族。君王仁德,只须屠灭欧冶山庄,生擒罗晨回皇宫受审即可。钦此!”

    “君王乃国之根本,涉及天下万民,牵一发而动全身,小爷暂时不跟他计较,回去告诉那狗君王,别来惹小爷,否则的话,小爷必定诛灭他,找贤德之者取而代之。”罗晨阴寒着声音,杀气腾腾地说道。

    中年太监气极,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你……好大的狗胆,居然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将你活捉回宫,禀明你的罪状,君王必将你凌迟处死。”

    “狗君王能杀小爷,难道小爷连这样的话都不能说了?是何道理?死阉人,小爷警告你,乖乖的闭嘴,否则明日的今天,必是你的忌日。”罗晨冷笑道。

    被骂阉人也就算了,还要加个死字,这对太监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让中年太监更加愤怒:“杀——”

    中年太监乃监军,他尖细的声音厉吼声落,身旁的重铠将领手中多了一面旌旗,在空中一扬,数千岩鹰齐声鸣叫,这片天地,立马就被尖锐无比的声音充斥。

    岩鹰是很独特的生灵,它们的尖叫,能产生可怕的音波,锋利如剑芒,摧金断铁,别说是数千之众,就是单独一只,也很可怕。

    因为就算它们尖叫出来的声波,无法直接击中敌人,也能硬生生的振聋人的双耳,即使是用实力闭塞,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除此之外,它们还有利爪尖喙,都不亚于锋利的刀剑,配合它们灵敏的身形,也很利害;它们的双翅,亦能扇动出凌厉的罡风,具有强大的攻伐力。

    大夏国君王派出这样的特殊兵种前来,可以看出他想要屠灭欧冶山庄之心甚笃。

    纵是如此,罗晨却也无惧,这不仅仅是因为欧冶山庄,暗藏灭魂剑阵,还因为欧冶山庄的建筑物,非常的独特,坚硬异常,欧冶山庄的人马,躲藏其中,必定无损。

    毕竟,曾经巫族以可怕的妖异邪法,夜袭欧冶山庄,令天地变色,拥有无匹邪威,欧冶山庄的人却是睡梦依旧,不受半点滋扰,第二天甚至都不知道,当晚发生过可怕的攻伐,区区岩鹰,岂能奈何?

    数千岩鹰对着欧冶山庄齐声厉鸣,道道声波,垂射向欧冶山庄,重击在欧冶山庄的建筑物上,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没有发生任何声响,声波之力似乎已经被欧冶山庄的建筑物给吞噬了一般。

    数千将士色变。

    他们经历过很多血战,历来都是所向披靡,无往不利,今日却是出现此等情况,实乃见所未见之异事,即使他们个个都身经百战,曾经浴血杀戮,却依旧让他们震惊。

    罗晨不再耽搁,身形电闪,冲向那将领与中年太监。

    数千岩鹰,可怕至极,如果它们齐齐攻伐,其威力绝不亚于数名巅峰强者,若不是欧冶山庄底蕴充足,就是这一番声波的攻伐,恐怕都能将欧冶山庄瞬间夷为平地。

    如果它们一起向罗晨发动攻击,就算动用青炉古灯,也难以匹敌,他必须利用它们还没有向他攻击之前,化解这次的危机。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罗晨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活捉中年太监与那名重铠将领。

    而且罗晨在此之前,已经感应到那重铠将领,心绪很复杂,似不甘心听命,却又不得不从,这立马就让罗晨的心中,有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

    他要生擒那将领,想办法劝降他,若能让数千将士归顺,必能壮大欧冶山庄的实力,让这里难以攻伐,使欧冶山庄拥有更加雄厚的底蕴。

    这就是罗晨,他历来都喜欢劫掠敌人,为自己的财富添砖加瓦,既然大夏国君王想要屠灭欧冶山庄,还想要生擒他,如果他能把他派来的特殊兵种收为己用,这可不是用价值就能衡量的东西。

    那将领的反应很神速,眼见罗晨冲向他们,手中旌旗挥舞,重重包围欧冶山庄的岩鹰,每隔十只,在那些兵士的支配之下,就一起向他厉鸣,道道凌厉的音波,向他射杀而来,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区域,不管他是前行还是后退,上行还是下躲,都将他笼罩其中。

    岩鹰齐鸣,果然非同凡响,此刻直接对罗晨厉鸣,即使他已经用实力闭塞双耳,依旧让他双耳生痛。

    将领不凡,兵士配合巧妙,让罗晨更加惊喜,因为如果能降服他,就意味着这数千岩鹰及兵士,将会发挥更加巨大的作用。

    罗晨依旧在向前疾冲,就在岩鹰厉鸣的音波要将他袭中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凭空消失。

    音波纵横空中,如一道巨大的天网,罗晨本已经避无可避,躲无可躲,他的身体却是凭空消失,让众将士难以置信。

    白驹过隙间,罗晨再次凭空出现在将领的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封住了他身上的穴位,手中的战戟,同时横在了中年太监的脖子上。

    “英……英雄……别……杀老奴……”中年太监色变,颤着声音说道。

    罗晨满脸堆笑:“让他们住手。”

    “快……住手……”

    将领只是被罗晨封住了穴位,无法动用实力,却有行动的能力,听到中年太监下达的命令,手中旌旗一扬,岩鹰的鸣叫,立马就戛然而止。

    这支特殊的兵种,训练有素,先前的飞行,纵横五里方圆,都没有半点凌乱,适才的攻伐,亦是整齐划一,此刻的收声,更是同时停止,这让罗晨心里更痒痒。

    “你,可以滚了。”罗晨看着中年太监,笑意盈盈地说道。

    话虽如此,可是罗晨的战戟,还横在中年太监的脖子上:“英雄,你真的要放我们走?”中年太监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

    罗晨翻白眼:“不是你们,是你。”

    中年太监愕然,愣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问道:“那这些鹰甲军呢?”

    “狗君王想要屠灭欧冶山庄,还想要生擒小爷,这些鹰甲军,就当他送给小爷的见面礼吧!”

    “什么?”中年太监情不自禁地尖声喝问,满脸的震惊,变得更加的难以置信。

    就连一旁的将领,眼中也闪过惊异的神色,周围闻听到罗晨话语的兵士,同样震惊到了极点。

    尼玛,这是什么情况?

    堂堂的鹰甲军,数量虽然只有六千之众,却是大夏国最精锐的军队之一,绝不亚于十万普通军队,罗晨只不过是一个奶臭未干的小儿,居然想要将他们据为己有,这不仅疯狂,而且怎么看怎么像是儿戏一般。

    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这家伙,会有如此疯狂的想法。

    毕竟,他只是个人,并不能代表一个国家,这跟国与国的战争俘虏,截然不同。

    以个人劫持一个国家最精锐的部队,这落在其他人的身上,恐怕做梦都不敢想,也不会想。

    “怎么,你不乐意?”罗晨笑容尽敛,冷然喝问,手中的战戟用力,锋利的戟刃已经划破中年太监的颈项,冒出了殷红的血。

    “英雄……息怒……老奴……愿意……”中年太监颤着声音,急急地说道。

    罗晨满意地点头:“死阉人,你冒犯小爷威严,若按小爷的原则,必杀之。小爷之所以会放你走,就是想让你回去跟狗君王交差,并且将小爷先前的话带给他。你可不能坐失这样的良机,把你的狗命白白的葬送掉。”

    “可是……身为此次行动的监军,老奴这般回去,怎么跟君王交差啊?”

    中年太监都快要哭了,原本还以为弄了个美差,可以顺利的完成任务,立下一件大功,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次监军,居然把整个鹰甲军都给监掉了,这绝逼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更何况,这不是国与国的战争,只是动用军队前来毁灭小小的欧冶山庄,生擒一个小小的少年,此事若传扬出去,不仅他没脸见人,估计还会让大夏国成为天下的笑柄。

    “回去交差,至少还能活命,不回去交差,人头马上落地,不要跟小爷啰嗦,只需一句话,你是回去交差,还是不回去交差?”罗晨嘻皮笑脸地问道。

    中年太监听到这般说法,身体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连不迭说道:“老奴愿意回去交差。”

    “滚吧!”罗晨说着话的时候,他手中的战戟,直接就移离了中年太监的脖子。

    (本章完)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