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3章 挟令
    “回去交差,至少还能活命,不回去交差,人头马上落地,不要跟小爷啰嗦,只需一句话,你是回去交差,还是不回去交差?”罗晨嘻皮笑脸地问道。

    中年太监听到这般说法,身体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连不迭说道:“老奴愿意回去交差。”

    “滚吧!”罗晨说着话的时候,他手中的战戟,直接就移离了中年太监的脖子。

    中年太监如获大赦,立马就要飞落地面,罗晨的战戟,却又横在了他的脖子上:“英雄,你……这是何意?”中年太监颤声问道。

    “这么放你走,太便宜你了。留下你身上所有有价值的东西,一件也不许留下,如若不然,斩去你的双手,再让你滚回去交差。”罗晨冷然说道。

    一众将士狂晕。

    罗晨要以一人之力,劫持大夏国最精锐的军队,已经让人难以置信,不敢想像,这家伙居然还要公然洗劫监军太监,而且还洗劫得如此的明正言顺,这得多无耻才能如此啊!

    “老奴这就照办。”

    欧冶山庄面对岩鹰的攻伐,丝毫无损,足以说明欧冶山庄有可怕的底蕴,罗晨无惧皇权,现在居然还要劫持鹰甲军,监军太监已经明白,这逆贼胆大包天,无所畏惧,如果他敢反抗,极有可能被他击杀。

    所以罗晨的话音落地,他应了一声,就开始掏出自己身上的东西,放在岩鹰的背上。

    “罗公子,军人天职,乃效忠君王,既然我落于你手,你杀了我便是,不可劫持鹰甲军。否则的话,我必与公子同归于尽。”重铠将领终于开口,声音平稳,波澜不惊,有股不畏生死的凛然气,让罗晨都暗暗心惊。

    “堂堂男儿,威武丈夫,轻言生死,愧父愧母愧天地。先不要多言,有什么话,我们后面再说。”罗晨冷然而语,有一种无形的霸气,言语简略,却是振奋人心,重铠将领未再多言。

    监军太监掏出身上所有有价值的东西后,他不敢再有逗留,仓皇地飞奔而去。

    欧冶山庄依旧被鹰甲军重重包围,数千岩鹰展翅空中,动作依旧整齐划一,毫不紊乱,它们身上的兵士,如山岳般凝立,没有任何被劫持的反应。

    他们是特殊的兵种,岩鹰训练有素,兵士素质不凡,铁马金戈,威武不屈,看得罗晨都佩服不已。

    “我只是封你穴位,并未武器加身,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罗晨看着身旁的重铠将领,轻声问道。

    数千将士,都是重铠覆身,头戴头盔,全副武装,根本就看不到他们的模样,只能看到他们的双眼,重铠将领身上的铠甲更是厚重,有别于他人。

    “不知道。”重铠将领很是平静地回答道。

    罗晨微微一笑,道:“真正的英雄,不论敌友,都值得敬重。我不想对你武器加身,侮辱到你。”

    重铠将领微愕,愣了愣,这才缓声说道:“多谢公子的欣赏。只不过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君王欲要治罪于你,身为军人,我们只能与你为敌。”

    罗晨有些头痛,眼前将领有着君臣纲常,还有军人绝对服从的原则,想要让他叛离君王,绝不容易。

    “忠君?君王无道,四处征伐,连年战事,害他国之民,亦苦本国子民。军人虽属于君王,却是被万民供养,因为君王抽重税于万民,才会给他自己奢侈的生活,才能补给军队。万民才是你们的衣食父母,绝非君王。”罗晨低沉着声音问道。

    重铠将领愕然,愣了好一会儿,才轻轻点头:“公子所言极是。只不过无国而不立,君王统驭万民,万民承载无上皇权,这是亘古不变的至理,也是子民的义务。”

    “君王无道,亦可诛伐,这也是亘古不变的至理,历代皇朝,皆由此而终。忠于无道君王,愚忠也。是忠一人而负天下,你认为如此忠诚,真是忠诚吗?”

    这是大夏国的现状,表面虽然风平浪静,边关却是战事连连,大夏军队四方攻伐,劫掠他国,国内却又征收重赋,让百姓苦不堪言。

    当然,这只是针对于普通的百姓,修炼者身份优越,很多大势力甚至不受制于皇权,修炼者倒是不会受多少影响,很多被皇权册封的城主侯王一类的修炼势力,更是皇权的代言人,他们算是一方官史的存在,亦不会受到影响,甚至可以从中获利。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我们身为军人,必须服从命令,也只能听之任之。”重铠将领无奈地说道。

    “迂腐——”罗晨怒吼,虽然没有施展自悟法,却依旧让数千将士为之愕然:“当今君王,无道无德,征战四方,烧杀劫掠,你们的愚忠,让多少人家破人亡?你们的愚忠,让多少人枉死?这一切都是君王一己之私造成。无道昏君,外劫他国财富,内括万民脂膏,强征内敛,恶心至极。堂堂血性男儿,却一味愚忠,真是可悲可笑。”

    “你们用所谓的忠诚,为虎作伥,无道昏君为罪人,会被后人唾骂,你们亦是罪人。你们用你们的生命,以骨肉分离为代价,用你们的生命为他拼杀,筑固他的皇权,他又以皇权搜刮万民,祸及天下,你们是现世的罪人。百年之后,你们亦会被后世人骂,甚至包括你们自己的子孙。”

    “大好男儿,当顶天立地,你们却是屈从于无道昏君的皇权,用你们的血肉及生命,换来现世的骂名,惹来后世子孙的唾弃,是何道理?”

    罗晨怒声而语,说事实辩真理,让数千将士低首,内心深处被压抑的情绪,也在不断的释放,而且他的激奋之语,也在振撼他们的心神。

    他们都是军人,有着军人的天职,却也是征战沙场的热血男儿,平日里他们身在军营,无人跟他们说这样的话,此刻被罗晨道来,字字句句,都像是警钟在长鸣。

    罗晨最后望向重铠将领,沉声说道:“若你还想用这数千军士的生命,去维护那无道昏君,去戗杀他国百姓,去坑害本国子民,你现在就带他们离去。若日后你们还想要前来,屠灭我欧冶山庄,必让你们有去无回。杀你们一人一鹰,能救万千百姓于无形,是为大善,我欧冶山庄必不会再手下留情。”

    罗晨最后的神色,变得无比的冷冽,坚毅而又绝决,字字句句都透发着森森杀气。

    “杨将军,反了吧!大好男儿,何必为无道君王卖命?”

    “我死也不回去。老子在前线为那昏君卖命,他却是在后方盘剥老子家人亲朋,让他们苦不堪言,这算什么事儿?”

    “我也宁死不回。无道昏君,可恶至极,我恨不得吃他肉喝他血。”

    ……

    数千军士哗然,全都义愤填膺,怒气腾腾。

    重铠将领听着麾下军士的愤怒之言,很多人已经摘下头盔,不少人的眼中,有泪花闪烁,看得他的心都快要碎了。

    这一个个热血男儿,征战沙场,面对刀兵无惧,身受重伤不叫,此刻却眼中噙泪,一切皆因罗晨道出了实情,触碰到了他们内心深处脆弱的神经。

    堂堂男儿,理应保护家小,他们身为军人,本应保家卫国,守护一国之平安,可是他们连年征战,却只是在为那无道昏君劫掠,他还在后方盘剥自己的子民,祸及天下,这是一种悲哀,也是一种无奈。

    重铠将领凝立良久,伸手轻挥,数千军士瞬间止声,全都殷切地看着他,希望他能带领他们叛离军队,反了君王,他们不想再为那无道昏君卖命。

    “各位,我们所涉及的特殊兵种,我们的一切资料,都被军方高层掌握,如果就此叛离,你们想过后果吗?”重铠将领低沉着声音,缓缓地问道。

    这话落地,数千激奋的军士全都色变,因为他们很清楚,这意味着株连九族的重罪。

    罗晨眼见众人这般表情,自是知道他们所虑:“大好男儿,就应该守护家人平安,给他们最好的生活。各位,只要你们叛离君王,不再助纣为虐,我欧冶山庄愿意给你们家人一片安身地,给他们最好最无忧的生活。而且,我可以毫不保留地告诉你们,欧冶山庄暗藏杀阵,百万雄兵不可破,即使是先天强者至此,也奈何不了欧冶山庄。若你们的家人至此,老者安享晚年,有能力做事的可做事,按劳付酬,适合修炼的,我会负责供应各种修炼法,让他们成为修炼者。”

    众人哗然。

    数千岩鹰,同时攻击欧冶山庄,庄内建筑物却是丝毫无损,这足以说明欧冶山庄的不凡,他们自是相信罗晨的话。

    而且,罗晨开出的条件,绝对丰厚,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理想生活,以欧冶山庄为后盾,甚至可以解除他们一切后顾之忧。

    重铠将领挥手,喧哗沸腾的声音再次戛然而止,看来他在这些军士的心中,有着很高的地位,他们都很尊重他。

    “既然如此,那就叛离军队吧!有家小的,直接驾驭岩鹰前去迎接他们,没有家小的,留于此地,听从罗公子安排。众人家小来此,必定需要很多的房间,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在此建设。”

    众人沸腾,全都欢欣鼓舞,满脸兴奋。

    “哈哈哈……”罗晨纵声长笑:“欢迎你们加入欧冶山庄。为防不测,大家赶快行动,前去接你们的家小至此。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提出,我必定满足。”

    罗晨虽然不知道鹰甲军对大夏国意味着什么,却是很清楚,如今让这样一支军队,为己所用,其好处将是无法估量的。

    不说其他,这股势力的加入,如果用修炼势力来衡量,虽然谈不上成为大势力,却也不亚于一流的修炼势力。

    罗晨话音落地,齐围欧冶山庄的鹰甲军,快速的分散,向四面八方疾飞而去,浩浩荡荡,看着都让人热血澎湃。

    “罗公子,那个……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

    身旁重铠将领,已经摘下头盔,是一个英武不凡的青年,倒是让罗晨有些意外。

    罗晨眉头微蹙,脸有惑色,微笑着说道:“有什么话,说来就是。”

    “鹰甲军可不好养,特别是六千岩鹰,食量超大,每天每头的开销,估计要二十两黄金。”

    罗晨听到这话,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每头岩鹰每天需要二十两黄金的开销,六千只岩鹰就是十二万两黄金,这尼玛的简直是个销金窟啊!

    不过一想到岩鹰的不凡,想到这支军队的战斗力,罗晨就释然了,心中爽歪歪:“无妨,我敌人众多,洗劫他们,绝对足够所有的开销。”

    青年将领心中咯噔,他现在有一种刚出狼洞又进虎口的感觉,因为眼前这家伙,貌似比那无道昏君还要无道啊!

    大夏国沸腾。

    原本名不见经传的静绍城,在大夏国所有人嘴里传扬,只不过这个不起眼的小地名,是被一个人的名字,顺带出来的。

    这个人就是罗晨,跟他的名字一起扬名的还有欧冶山庄。

    罗晨在神魔战场,击杀君王胞弟东郭元吉,君王降罪,派出大夏国最精锐的鹰甲军,前去屠灭欧冶山庄,擒他回宫,却是被他劫持鹰甲军,控制鹰甲军主将杨广,以此让六千鹰甲军听令于他,这样的行为,疯狂而又让人难以置信。

    当然,控制主将杨广,挟令鹰甲军,只是外界的传说。

    一个小小的少年,无视皇权,镇杀安平王,又以罪民的身份,独自劫持大夏国最精锐霸道的鹰甲军,别说是大夏国,就是整个中州大陆的历史上,也很罕有。

    随着这些消息的传开,罗晨在神魔战场的斑斑劣迹也随之传开,从神魔战场回归后,解散黄集城城主府的事情,亦随之传开,这更是让众人津津乐道。

    俘虏天一宗赫赫有名的天才弟子尉迟俊;用乾翔殿独制的迷情丹让一群御虚宫弟子迷乱,当众扑向男人,还抓扯她们身上的衣裤;穿金戴银,四处招摇,诲色诲盗,诱一群人去洗劫他,然后被他反洗劫一群人,还让他们全都脱光光;为欧冶山庄被杀的十四人报仇,只身前往黄集城城主府,活剐新老两大城主,再杀十二名城主府高层,将城主府解散……

    (本章完)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