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6章 飞雁侯
    罗晨冷笑:“就凭你,也配?你这是在侮辱小爷,呆会儿必将你活活碎身,拿去喂狗。”

    这话落地,华服青年脸色死灰一片,二话不说,转身就想要飞逃而去。

    罗晨冷酷无情的一笑,身形数闪,直接就到了华服男子的背后,疾速出手,封了他身上的穴位,将他恶狠狠地扔回到了场中,摔得他惨叫连连。

    与此同时,另外四人也在骇然飞奔,却都被罗晨电闪追到,扔回了场中。

    围观的众人,看到这一幕,虽然没有说话,他们的脸上却无不解恨。

    恶人自有恶人磨,此话说得一点不假,这位飞雁侯之子,仗着他的身份,祸乱寿漳城,怨声载道,别说是普通的百姓,就连很多修炼者,都恨他入骨,如今他落在了罗晨这个魔头的手中,必死无疑,还有惨死的节奏,真是大快人心啊!

    “罗公子……求求你……别杀我……要不然我……爹爹不会放过你……”

    罗晨冷笑,杀气腾腾地说道:“养不教,父之过,纵子行凶,罪不可恕。今日不仅你要死,飞雁侯也必亡。”

    这话入耳,让众人内心沸腾,飞雁侯同样无道,虐民无数,这个名满大夏国的少年,居然要出手灭掉飞雁侯,他们都想要放鞭炮庆祝了。

    “罗公子,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我保证日后不再……”

    “砰——”

    罗晨左手成掌,拍出一道掌力,直接拍碎了华服青年的一双脚掌,血肉覆地,鲜血喷涌,让他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

    “聒噪——”

    罗晨不耐烦地阴声而语,纵声落在华服青年的身旁,手中多了一柄锋利的匕首,直接戳入他的嘴里,一阵搅动,殷红的血就从他的嘴里冒出,还参杂着被挑碎的舌头,他惨叫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果然是个魔头,手段凶残到了极点,只不过围观的众人却是看得激奋不已,有的被直接迫害的人,都因为太过于激动,身体在微微的颤抖。

    可是那四名随从,却是骇然到了极点,满脸死灰,有两人被吓得尿了裤裆,他们却是不敢求饶,因为他们害怕罗晨将他们的舌头也搅碎。

    “姑娘,想为你爷爷报仇吗?”罗晨看向那补丁女孩,微笑着问道。

    女孩十二三岁模样,穿着虽然很破旧,确实很漂亮,满脸的泪痕,双眼都哭得有点红肿了,却依旧遮掩不住她秀美的容貌,看起来更是楚楚可怜,让人怜悯。

    罗晨问话声落,女孩立马就连不迭点头,嘶哑着声音说道:“想——”

    “去找几只狗来吧!今天让它们开荤。”

    女孩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就站起身来,满脸毅然地冲出了人群,找狗去了。

    罗晨不再迟疑,从地上拾起一柄长剑,连连挥动,血肉横飞,那华夏青年的身体,自下而上,化作了细碎的血肉,被罗晨活活地碎着他的身体。

    场面血腥到了极点,众人看得激奋不已,四名随从中的一人,却是已经被吓死了过去。

    没要多久,那女孩就带回了十余只狗,奔回到了场中。

    很显然,这些狗是周围的民众,悄然交给女孩的,要不然她不会这么快,就找来十余条狗。

    由此可见,这个飞雁侯之子,当真是恶贯满盈,寿漳城的民众,无不想他惨死。

    十余只狗刚刚奔进场中,立马就扑向那满地的细碎的血肉,开始大吃特吃起来。

    女孩站在一旁,双眼又情不自禁地落泪,这是大仇得报,激动的泪水。

    寿漳城,飞雁侯府。

    巍峨大门前,花岗岩铺就的广场,延续门庭前,让飞雁侯府变得更加的威武壮观。

    一名不到二十岁的少年,缓步走上了偌大的广场,他身上的衣裤,血迹斑斑,似乎刚刚经历过一番生死搏杀。

    “唆——”

    少年刚刚跨步广场上,一枚羽箭破空而来,直接射向他的面门,空中响起无比尖锐的破空声。

    羽箭袭空,少年无惧,依旧在向前缓步,当羽箭射至他面门的瞬间,右手倏出,竟是一把将羽箭抓住,扬手挥出,飞雁侯高大的院墙角落,就传来一声惨叫。

    “肮脏小儿,居然敢擅闯飞雁侯府,你想找死吗?”门前值守的兵士中,一名头领飞身出来,对着那少年怒声喝问。

    少年冷笑,依旧向前迈步,身上骤然透发出可怕的气势,让那头领情不自禁地后退。

    修炼者有势,眼前少年,小小年纪,竟是透发出如此无匹的气势,让那名头领色变,不敢再对他嚣张:“公子,你是何人?来飞雁侯有何事?”头领颤声问道。

    “速叫飞雁侯来见小爷。”少年冷然说道。

    头领即惊又怕,还很为难:“公子,你到底是何人?想见候爷,至少也得让在下好通报吧!”

    少年一直在向前迈步,那头领被他气势所迫,也一直在后退。

    “小爷罗晨是也。”罗晨冷声说道。

    头领的神色,变得更加骇然,这家伙连安平王都敢杀,还劫持君王派去捉拿他的鹰甲军,何其霸道,今日前来武安候府,真不知道他意欲何为?

    “罗公子请稍侯,小人这就去为你通报。”头领颤声说完,就慌乱地转身,飞奔进了那高大的门楣。

    广场很大,足有两里方圆,罗晨继续缓步前行,还未走到一半,从飞雁侯府中,就飞奔出道道身影,将他包围在了中间,其中近两百人,分散半空,他们的手里全都拿着森黑弓弩,弩箭上膛,齐齐地瞄准着罗晨。

    “哈哈哈……”大门方向的人群后,传来厚重的大笑声,声传百余里,震得人双耳嗡嗡作响。

    大笑声中,那里的人群纷纷散开,让出一条通道,一名满脸横肉的男子大笑着而来,走到人群前,散开的通道快速的合拢,继续保持原本的包围之势。

    来人实力很强,至少已经跻身强者之列,看来他应该就是飞雁侯。

    “小儿好胆,居然自动送上门来,只要本侯取你首级,上呈君王,必是奇功一件。”横肉男子很是激奋地说道。

    罗晨冷然地看着飞雁侯,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铁甲军都被小爷收为己用,就凭你侯府人马,奈何得了小爷吗?”罗晨笑问道,有着满满的不屑。

    飞雁侯冷笑:“鹰甲军乃大夏国第一劲旅,强大无匹,先天强者被合围,都难以脱身。只不过鹰甲军尚未动手,就被你制服监军太监及鹰甲军主将,挟主将以令鹰甲军,并非真本事,本侯一人,就足以将你击杀,又岂会惧你?”

    “哦?即是如此,那又为何有如此阵仗?”罗晨鄙夷地笑问道。

    飞雁侯微愕,冷然说道:“防止你逃跑。”

    “呵呵,小爷大人不计小人过,即使你对我无礼,该送给你的大礼,小爷依旧会送。”罗晨笑呵呵地说道。

    飞雁侯愣怔,皱眉问道:“是何大礼?”

    罗晨坏笑:“你一定喜欢。”

    话音落地,罗晨右手多了一件物什,还没等人看清,他就扔了出去,直接飞落到飞雁侯身前的地面,骨碌碌地滚动,待落定后,定睛一看,赫然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光儿——”飞雁侯悲声厉吼,右手一挥,抓起地面的人头,满脸的悲伤,也变得无比的愤怒:“大胆,你竟敢杀我儿子……”

    罗晨没等飞雁侯说完,就嘻皮笑脸地打断了他的话:“小爷连安平王都敢杀,杀你儿子,就跟砍大白菜一样。而且,你纵子行凶,小爷这是在帮你积阴德。嘿嘿嘿……你儿子杀人的方法,很独特,小爷有样学样,活活的碎掉他的身体,让十几条狗大饱口福。别说,这还真是一种享受啊!”

    飞雁侯怒极,将他儿子的首级扔进了空间法宝,手中就多了一柄泛着淡蓝色的巨刃。

    果然是强者。

    在强者的面前,罗晨可不敢大意,战戟入手,傲立于当场,准备迎战飞雁侯。

    “今日必用你的血,祭祀我儿亡魂。”飞雁侯咬牙切齿地说道。

    罗晨依旧是笑意盈盈:“就算你恨小爷入骨,小爷也不跟你计较,愿意送你一程,让你跟你儿子亡魂作伴,共游地府。嘿嘿嘿……小爷是不是很仁义呀?”

    在此之前,罗晨用凶残的手段,碎掉飞雁侯及他四名随从的身体,喂饱了十余条狗,围观的修炼者知道他又要杀向飞雁侯府,全都远远跟来,此刻在远方的天空,飞满了修炼者,他们看着眼前的一幕,全都心中发毛。

    罗晨果然名不虚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魔头,明明是要杀飞雁侯,居然还笑嘻嘻地扯了这么个理由,当真是凶残得一踏糊涂。

    只不过飞雁侯不管怎么说也是强者,而且还在他的地盘上,罗晨被侯府兵士以重弩齐齐瞄准,周围还有数百候府高手环围,他们并不报太大的希望,这个小小的少年能将飞雁侯击杀。

    “小儿,受死吧!”

    飞雁侯又悲又气,又怒又恨,怒吼声中,巨刃疾挥,满天的淡蓝刃芒,铺天盖地地袭杀向罗晨。

    罗晨左手骤现一盏古朴铜灯,生命之力在白驹过隙间燃烧,无匹战力加持己身,傲立于当场,冷然面对满天刃芒的袭杀。

    众人自是不知道罗晨的底蕴,也不知道他手中是罕有的战力法宝,眼见他凝立如山,纹丝不动,全都色变。

    就连飞雁侯也很吃惊,他没有想到,那小小少年面对他的攻击,居然并没有反击,这不是找死吗?

    不过飞雁侯更多是惊喜,罗晨越是如此,那就越是作死,会死得越快,击杀他不仅能帮儿子报仇,还能用他的人头去向君王邀功。

    漫天刃芒奔袭极快,眨眼间,距离罗晨就不足百米。

    这个瞬间,罗晨终于动了,身形电闪而出,他竟是迎向了那满天的刃芒,身体在空中拖出长长的尾影,手中的战戟划出一道长长的灰芒。

    “轰——”

    间不容发间,罗晨挥戟将那漫天的刃芒,洞穿了数米方圆,人随之从中穿过,袭杀向飞雁侯。

    围观的大多数人,都被飞雁侯府压迫过,眼见罗晨如此神勇,他们全都振奋,若他能击杀飞雁侯,他们的日子,恐怕就要好过不少。

    飞雁侯眼见如此,神色大变,心神收紧,飞扬巨刃,再次发动攻击。

    扬起巨刃的瞬间,攻击力尚未攻出,罗晨的身形,就已经凭空消失,让众人都难以置信。

    刃芒漫天,疾射虚空,再次凭空现身的罗晨,却是已经来到飞雁侯身后,战戟横空,劈斩向他的头颅。

    飞雁侯反应神速,身形向前疾速蹿出,避过了战戟的横扫,只不过随之攻出的漫天戟芒,又以闪电般的速度,席卷向飞雁侯。

    众人全都瞠目结舌,场中变化奇快,出人意料。

    先前罗晨虽然谈不上落于下风,可是他现在却是直占上风。

    漫天戟芒达百余米方圆,还是紧随先前的攻击而出,袭杀向飞雁侯,速度极快,跟飞雁侯相距不足十丈,而且还在以极快的速度,拉近彼此的距离。

    如此攻击,避无可避,等待飞雁侯的将是戟芒的轰击,他在这个瞬间,便已陷入死局。

    可是就在这个瞬间,飞雁侯体表,竟是重铠加身,护住他的全身,只露出耳眼口鼻。

    重铠黝黑,光芒棱棱,气息厚重,一看就知道坚硬无比,是难得的防御法宝。

    “轰轰轰……”

    戟芒席卷飞雁侯,轰击在他的身上,重响声声,只是让他向前奔行的速度加快了几分,却是没让他受到丝毫伤害,甚至没能使他身上重铠,受到半点损伤。

    罗晨心惊。

    飞雁侯拥有如此厉害的防御法宝,他以全力发动的攻击,都不能伤害到他,如果这般僵持下去,生命之力不断燃烧,时间持续太长,对他越是不利。

    心中虽惊,罗晨却是没有任何迟疑,身形电闪,直接追向飞雁侯。

    他要跟他近身激战。

    飞雁侯的防御法宝虽然厉害,必有不能防御到的地方,只有近身的攻伐,才能更好的攻击不能防御的地方,将他袭杀。

    (本章完)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