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7章 救命恩人
    心中虽惊,罗晨却是没有任何迟疑,身形电闪,直接追向飞雁侯。

    他要跟他近身激战。

    飞雁侯的防御法宝虽然厉害,必有不能防御到的地方,只有近身的攻伐,才能更好的攻击不能防御的地方,将他袭杀。

    就在罗晨追击向飞雁侯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反转过来,面向罗晨,手中巨刃虚空一挥,也疾速地迎向罗晨。

    罗晨想要近身,寻飞雁侯防御法宝防御死点,飞雁侯也想利用他法宝的优势,袭杀罗晨,两人各怀鬼胎,以击杀对方为目的。

    “杀——”飞雁侯迎向罗晨飞奔的同时,发出了怒吼。

    这是命令的下达,飞雁侯的怒吼声刚落,分散中空的近两百名修炼者,就齐齐的扣动弓弩,只只疾箭从四面八方,一起射向场中,将罗晨跟飞雁侯都笼罩其中。

    众人色变,全都震惊。

    飞雁侯仗着自己身着难得的防御法宝,无惧弩箭的射击,罗晨却是肉身置于其中,面对满天劲弩的射杀,避无可避,退无可退,岂能不死?

    弓弩射力,达十余万斤,每只箭弩,用特殊的材料制成,穿梭于虚空,拖出一道细长的灰芒,破空声尖锐无比,振耳发聩。

    这个瞬间,情况又一次骤变,罗晨优势尽失,陷入死局,远处围观众人,无不为他捏一把冷汗。

    “吼——”

    罗晨以自悟法厉声怒吼,包围他的所有人,无不胆破,有人被吼死,有人在颤抖。

    与此同时,罗晨身形突然消失,白驹过隙,他在三十余米外现身,殷红的血,自他的左腹涌中,那里竟是已经被弓弩穿透。

    “吼吼吼……”

    “砰砰砰……

    罗晨继续怒吼,声震九霄,包围他的修炼者,不断被吼死,空中的人往地面跌落,地面的人在不断地扑倒。

    数根弩箭,也已经射中飞雁侯,他以防御法宝硬扛,巨响声连不迭响起,将他不断地轰击向前。

    众人看得瞠目结舌,难以置信,因为他们都已经看出,罗晨居然用自残的方法自保,以无上的身法,自动迎向一根弩箭,任其射杀,从而避过了更多弩箭的攻击,将伤害降到最低。

    在这样的过程中,不仅需要精准的计算,还必须要有足够的速度,非一般人所能为。

    这些都不算什么,最让人震惊的还是,罗晨有自残的勇气,自动迎上弩箭的射杀,这也绝不是一般人敢为之事。

    他果然不愧为魔头,对敌人够狠,对自己更狠,这样的存在,一旦与之为敌,必是最可怕的敌人。

    罗晨在不断地怒吼,手中的战戟疯狂的挥舞,成片的戟芒,一波又一波的攻出,杀向包围他的侯府中人。

    他本不想大开杀戒,可是先前的仁慈,却是差点让他命丧当场,以重伤为代价,才保住一命,如果仁慈换来的是自伤的结果,他会毫不犹豫地屠尽所有人。

    这个瞬间,罗晨也明白,对于敌人,任何的仁慈,都是在对自己残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他已经傻过一次,绝不会再傻第二次。

    以自悟法怒吼,让包围他的人不断被吼死,一波又一波戟芒袭空,所到之处,都有殷红的血肉在溅射,有大量的侯府中人被袭杀,没有人反抗,也无人躲避。

    罗晨此刻就像死神,带着浓浓的死亡气息,在疯狂的湮灭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冷然无情,心无半点怜悯。

    花岗岩铺就的偌大广场,已经铺满了一层细碎的血肉,殷红的血在不断地漫延,血腥气浓郁,场面变得无比的凄惨,侯府中人,就像一个个西瓜,被疯狂的劈斩。

    只不过片刻间,包围罗晨的数百侯府中人,除飞雁侯自己外,已经被罗晨悉数击杀,无一生还。

    他傲立于虚空,身上浩荡着无匹威势,杀气腾腾,冷酷无情,还有滔天战意在沸腾。

    被穿透的腹,伤口太过于巨大,即使罗晨的身体发生了质变,本身就是罕有的天材地宝,一时之间却也无法愈合,殷红的血还在继续喷涌,他却是丝毫不顾,杀光所有包围他的候府中人后,身形电闪,又扑杀向了武安候。

    “杀杀杀……”

    罗晨以自悟法,对着飞雁侯怒吼,身体在空中拖出长长的尾影,奔杀向飞雁侯。

    围观的众人,只看到一条长长的尾影,无法看清他的模样,长长的身影中,还参杂着一条炫丽的红线,那是罗晨被洞穿的伤口涌出的血。

    场面凶残到了极点,震撼人心。

    罗晨对敌人狠,对他自己更狠,以自残的方式求生存,脱出必死的局面后,立马就展开残酷无情的击杀,以风卷残云之势,灭掉了包围他的所有人,此刻又不顾重创的身体,狂暴的袭杀向飞雁侯。

    众人的感情,彻底倾向于罗晨,眼见他如此疯狂的行为,无不为他着急。

    要知道,罗晨的肚腹都被弩箭洞穿,这是致命的伤害,而且飞雁侯还有最为周全的防御法宝护身,难以攻伐,他却不趁机退走,还攻杀向他,这异于飞蛾扑火。

    这样的局面,确实如众人所见,只有一点,他们不知道,罗晨在自动迎向弩箭射杀的时候,做了最精准的算计,避开了致命的攻击,伤势表面看来虽然很严重,却不足以致命,再加上他身体的质变,拥有万年罗生根一般的特性,在这种攻伐的过程中,会慢慢的愈合。

    只不过生命之力还在不断的燃烧,这才是最要命的存在,要是再长久的僵持下去,必定会对他造成巨大的影响。

    所以,他必须速战速决。

    眨眼之间,罗晨距离飞雁侯就已经不足百米,双腿猛地向前退出,漫天腿影奔涌虚空,战戟随后劈击,紧随其后的就是一道如匹戟芒,又施展了雷霆斩。

    雷霆法的两记杀招攻出,虚空都在扭曲,破空声振耳发聩,远方观战的很多人,都情不自禁地捂住了双耳。

    战力无匹,飞雁侯纵有难得的防御法宝护身,却也不敢大意,身形电闪,想要避开罗晨攻击法的攻击。

    只不过罗晨已经算准飞雁侯想要仗着他身上的防御法宝跟他近身攻击,不足百米的距离实在太近,飞雁侯闪身的躲避,只是避开了雷霆斩一击,却是无法避开雷暴击的攻击。

    “轰轰轰……”

    满天脚影,击中武安候,又将他向后击得飞退,却依旧没有能伤害到他。

    这可是杀招的施展,还含带了罗晨在神魔战场的感悟,仍然不能对飞雁侯造成伤害,让他都难以置信。

    不过这也激起了罗晨更强烈的贪念,想要谋夺飞雁侯身上的防御法宝。

    “小儿,就这点本事,也想杀本侯吗?有本事,就跟我近身而战吧!”飞雁侯挑衅地说道。

    罗晨冷笑:“近身而战就近身而战,当小爷怕你吗?”

    说着话的时候,身形电闪,罗晨疾速地冲杀向武安候。

    众人看得着急不已,飞雁侯明明就是在激将罗晨,他居然会上他的当,有的人甚至很想出声提醒,可是飞雁侯未亡,谁也不敢惹祸上身。

    飞雁侯暗喜,看来这罗晨也不过如此,有勇无谋,他身有难得的防御法宝,无惧他的攻击力,他只是小小的激将了他一下,就激战成功,这简直就是来送死。

    眨眼之间,罗晨就已经奔至近身,战戟横空,直接就劈斩向飞雁侯的脑袋。

    飞雁侯竟是不躲不避,任由罗晨战戟劈斩。

    “咣——”

    战戟击中武安候的脑袋,惊天巨响声起,一股狂暴的力量,反袭罗晨的身体,手中的战戟,差点没有拿捏住,握戟的右手,虎口开裂,冒出了殷红的血,而且他的身体也受到反袭力量的作用,向后飞退了出去。

    而飞雁侯仅仅侧出了一步,就已经稳住了身形,迎向罗晨冲杀而来。

    那防御法宝果然不凡,居然还有这样的妙用,绝对是适合近身攻击的无上法宝,要是能为罗晨所用,配合他强悍的肉身,必是如虎添翼。

    罗晨向后飞退,最后跌落地面之后,他的身体继续蹭蹭蹭地后退,似乎随时都会仰倒。

    电闪而来的武安候,已经近至身前,巨刃疾搠,直接撩斩向罗晨的脑袋。

    罗晨色变,再次扬起手中的战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格挡向飞雁侯的巨刃。

    毕竟,他可没有那难得的防御法宝,如果真被斩中,他非得身首异处不可。

    飞雁侯不想跟罗晨硬撼,快速的收回手中的巨刃,身体蹿向前方,又要以难得的防御法宝,迎击罗晨的攻击。

    “啊——”

    可是就在这个瞬间,一道纤细的黑影突然自罗晨的右手手腕射出,还没有等飞雁侯反应过来,便已经射中他的右眼,让他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

    罗晨手中的战戟,在距离飞雁侯身体指许距离的时候,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原本还站着的飞雁侯,竟是瘫软在了地上,他的身体冒出了腾腾的黑烟,似乎在被什么焚烧一般。

    罗晨左手中的那盏铜灯,已经消失不见,他冷冷地站在当场,看着瘫软在地的飞雁侯,脸上挂着残酷无情的冷笑。

    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幕,全都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们都知道,飞雁侯已经战败,让他们心中激奋不已。

    不过,众人也很吃惊,因为他们已经发现,罗晨被弩箭洞穿的伤口,此刻居然已经无碍,那殷红的血不再喷涌,甚至都没再洇出。

    片刻后,罗晨就已经俯身,将那连成一体的护身法宝抓了起来,乌黑的血水从那护身法宝中流出,最后竟是达到了很大的一滩,直到乌黑的血水不再滴落,他才将手中连在一起的护身法宝,扔进了空间法宝。

    虽然那护法宝,还保持着原本的模样,从表面看来,飞雁侯依旧还在那护身法宝中,可是众人却很清楚,飞雁侯已亡,而且还化作了一滩血水。

    很显然,这个名动大夏国的小魔头,动用了有毒的暗器,这让众人的情绪,都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武安候被杀,他们发自内心的高兴,可是罗晨所采用的手段,却让他们鄙夷。

    用暗器伤人,那已是下三滥的手段,暗器再淬毒,更是下三滥中的下三滥,他们心中的英雄,原来只是卑鄙无耻之人……

    用无耻的手段,灭掉飞雁侯,还将侯府洗劫一空,在散退候府人马时,还洗劫他们所有有价值的东西,甚至让他们脱光光,颗粒归仓,这让罗晨的恶名如日中天,闻之令人胆寒,也让人对他有着满满的鄙视。

    夜幕降临。

    悦来客栈。

    罗晨正蹲在客房中,摆弄着黝黑重铠,眉头都已经拧在了一起。

    对于法宝的知识,罗晨很匮乏,面前明明放着一个很难得的防御法宝,他却是不知道如何用,让他抓心挠肺。

    “噗噗噗……”

    就在罗晨摆弄防御法宝时,一侧的房间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步子迈得很轻很小,一听就知道那走路的人,很生涩也很拘谨。

    “吱呀——”

    侧门被轻轻地打开,出现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穿着一套崭新的衣裤,秀发湿漉漉,满脸的羞涩,好像害怕见人一般。

    罗晨抬头望向她,轻轻点头:“衣裙很合身,穿起来很好看,看来我的眼光还是蛮不错的,没有买大也没有买小,刚刚好。”

    “罗公子……”

    女孩变得更加的羞涩,正要说话,却是被罗晨打断:“以后别再叫我罗公子,直接叫我哥哥吧!你跟你爷爷前去寿漳城投亲,亲人却亡,爷爷又被杀,无亲无故,以后你就是我妹妹,我会给你最好的生活。”罗晨微笑着说道。

    女孩听到罗晨这般说法,满脸的感激,却很不安:“这……怎么可以呢?罗公子,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无以为报,以后就给你当丫鬟,给你做牛做马……”

    “修炼者磨砺己身,难道你想让我变成四肢不勤,贪图享乐的人吗?”

    “啊?不是这样的,我……是想用这样的方法,报答罗公子的救命之恩。”女孩很是慌乱地说道。

    (本章完)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