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0章 留你何用?
    原本还打算向单于莫愁追问其中的原因,她却是三缄其口,不肯透露半点,这让罗晨抓心挠肺了半天,现在终于抓到了这样的机会,他岂会放过?

    虽然这很无耻,不过不会对无辜者造成伤害,罗晨愿意无耻,他也希望用自己的无耻,来释去心中的结,弄清楚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什么说法?”单于雪柳眉倒竖,冷冷地问道。

    罗晨对单于雪的反应,丝毫也不以为意,还是一幅嘻皮笑脸的模样:“我本来已经准备去救人,可是你却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在此之前,静绍城的无辜之人,确实可以说是被我所累,可是从现在开始,要是静绍城的人枉死,也可以说是被你所累。因为,你不肯告诉我实话,耽搁了救他们的时间,他们虽不是你杀,却算是因你而死。”

    听到罗晨这奇葩的理论,单于雪肺都差点气炸了,那粉嫩的俏脸气得通红:“你……你无耻……不是人……”

    “单于姑娘,如果你真要这么骂我,我心甘情愿地承认。可是如果你不告诉我实话,由此而误了静绍城所有人的性命,你对我的骂,恐怕也要落在你的身上。因为归根结底,你也算是害死他们的间接凶手啊!”罗晨嘻皮笑脸地说道。

    单于雪气得快要吐血了,可是又无法反驳,因为这个无耻的家伙,在无形中把因果也转嫁到了她的头上:“算你狠。既然你想知道,我告诉你就是。当初在你离开四海拍卖行之前,姑姑就看出你要遭逢生死大劫,所以当你想要购买重生丹的时候,我本来会毫不犹豫地拒绝,却是被姑姑暗中传音,让我答应。她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要让你在关键时刻,吞服重生丹保命。最后你却是用重生丹救了秦姑娘,我姑姑又绝不会看错,自是可以推断出你身有化解生死劫难的底蕴。”单于雪气呼呼地说道。

    罗晨倒是没有想到,单于莫愁居然有凭相看吉凶的本事:“啊?那阿姨为什么想要救我呢?”

    “我又不是姑姑肚里的蛔虫,怎么会知道她的想法,你想知道去问她自己呀!”单于雪瞪着罗晨说道。

    单于雪很清楚,有些事情,确实不能让罗晨知道,再加上她也很聪慧,虽然此刻被罗晨牵着鼻子走,却也能很轻松的化解,不至于完全处于被动。

    只不过罗晨的无耻,却是让单于雪恨得直磨牙,如果不是这家伙要去阻击那五万连弩军,她甚至会毫不犹豫地把他给暴打一顿。

    罗晨微笑,那笑落在单于雪的眼中,不仅贱,而且还很憎恶:“告诉我,神魔战场的血洗,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够了啊?别没完没了地跟我瞎纠缠。这件事情,涉及到天大的因果,虽非天机,却比泄露天机还要可怕。所以我宁愿牺牲一城人性命,也绝不会告诉你原因。”单于雪厉声说道。

    看到单于雪这样的反应,虽然让罗晨更加的好奇,更想知道神魔战场血洗的原因,可是他却很清楚,她是真的不会告诉他了。

    罗晨一把就将空间兽兽骨从凌冰洁的手中拉了过来:“快告诉我连弩军的路线。”

    单于雪眼见罗晨不再纠缠,暗松了一口气,立马就将连弩军的路线告诉了罗晨,他也没有再说废话,直接动用空间兽兽骨,离开了当场。

    眼见罗晨离去,单于雪这才跺着脚,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这个人渣,我以先祖之名立誓,日后必定收拾你。”

    数万狮鹫展翅击天,遮盖苍穹十余里,风驰电掣般前行,所到之处,遮拦阳光,让十余里阴影地,也在疾速地向前移动。

    每只狮鹫,致命的部位都被特制的铠甲裹缚,它们的身上,各站着一名身着盔甲的士兵,手握巨弩。

    这就是五万连弩军,浩浩荡荡,威势凛然,所到之处,无不避退。

    突然,前方的天空,一名少年悬飞傲立,手执战戟,无匹气势,浩荡八方,战意在虚空沸腾,令人心颤。

    仅凭其貌,万军之中骑着飞天虎的连弩军主将,就已认出那少年便是罗晨,他的手中,骤现旌旗,随之飞扬。

    数万连弩军以旌旗为号,飞行更快,片刻间,就将罗晨团团包围在了中间。

    连弩军的数量实在太多,天上地下,到处都是神甲军,将罗晨围了个水泄不通。

    罗晨丝毫不惧,依旧悬飞空中,嘴角微翘,脸上挂着冷笑,残酷无情。

    “小儿,你就是罗晨吧?”连弩军主将冷声喝问道,

    罗晨冷笑着点头:“小爷正是罗晨。”

    “好胆,居然自动送上门来。速速投降,随本将去京都伏罪。如若不然,杀你后,再血洗静绍城,让静绍城所有人为你陪葬。”连弩军主将阴森森地厉声说道。

    罗晨双眼冷冽如刀,直愣愣地看着重铠主将,看得他的心中都情不自禁地打颤:“给你两个选择。退回连弩军驻地,转告无道昏君,小爷会去找他,这是生路;如果执迷不悟,还想要击杀小爷,屠灭静绍城,小爷必于万军中取你首级。”

    “哈哈哈……”主将纵声长笑:“狂妄小儿,不知天高地厚,被五万连弩军团团包围,居然还说出这般大话,当真是可恶至极。既然你想找死,那本将就成全你。”

    阴冷的话音落地,神甲军主将手中旌旗一挥,五万连弩军手中的重弩,齐齐地瞄向罗晨,紧而起就向罗晨射出了弩箭。

    五万弩箭奔突虚空,密麻如雨,破空声如重雷滚滚,响彻天地,而且他们跟罗晨保持了近十里的距离,似乎已经算好了弩箭的射程,不会对他们自身造成伤害。

    重弩齐发,撼天动地,罗晨悬飞虚空,傲然而立,竟是纹丝不动,看得五万连弩军都在发懵。

    难道这臭名昭着的逆贼,受到了什么刺激,专程前来送死?

    五万箭弩齐射,速度极快,只不过眨眼之间,距离罗晨便已经不足里许,只要他再不动……不对,现在不管怎么动,都必死无疑,会被弩箭射成马蜂窝。

    可是就在这个瞬间,罗晨的体表,居然是重铠加身,将他裹缚其中,只露出了耳眼口鼻,甚至连脚上,都已经变成了黝黑铁鞋。

    这就是罗晨从飞雁侯身上夺来的防御法宝,名唤玄金护甲,用坚硬难得的玄金、配合独特的手法制作而成,是很难得的防御法宝。

    罗晨从单于莫愁嘴里,得到了启用玄金护甲的方法,现在他就是想要看看,这件罕有的防御法宝的防御能力。

    玄甲精身覆身的瞬间,原本静立不动的罗晨,已经向前疾冲了出去。

    弹指一挥间,密麻如雨的弩箭,不断地轰击在罗晨的身上,却是不能对他造成丝毫的伤害,甚至没有半点的痛感。

    玄金护甲果然不愧为罕有的防御法宝,有此法宝护身,加上罗晨强悍的肉身,这对他来说,绝对是如虎添翼。

    五万连弩军看得瞠目结舌,难以置信,先前不动的罗晨,在他们发动攻击之后,那就无异于砧板上的肉,只能眼睁睁的等死。

    可是此刻罗晨却是仗着罕有的防御法宝,无惧他们的攻击力,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特别是那连弩军主将,更是心惊胆颤,因为罗晨说过,他要于万军中取他首级,眼见他有如此难得的防御法宝,那绝不是妄语。

    “杀向静绍城,屠灭一切生灵,用他们的血,洗逆贼之罪。”神甲军主将沉声下达命令的同时,手中旌旗飞扬,五万连弩军直接就放弃了对罗晨的围杀,齐齐地向前奔涌,他们的速度变得更加的快速,日行至少数千里。

    数万神甲军,疾速向前飞奔,如同风卷残云,奔涌向前,遮盖十余里方圆,阻挡阳光,形成一片疾速移动的巨大的阴影层。

    神甲军像快速流动的云层,主将骑着飞天虎,穿梭在万军之中,以兵士阻挡罗晨的追击,用他们掩饰他的行踪,很快就已经彻底的消失在了万军之中,肉眼不可见。

    只不过这对罗晨并没有任何的影响,他已经洞窸了那主将的气息,敏锐的感应将他死死的锁定,虽然他蜷缩蛰伏于军中,却是被罗晨清楚地掌握着行踪。

    罗晨冷笑,残酷而又无情,神甲军主将想要利用兵士掩隐他的行踪,他却是将计就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靠近,利用军士掩隐,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主将藏身的近处。

    所有的事情,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此刻罗晨已经奔近了连弩军,由于他们因为阵形的改变,弩箭的射击会伤害到自己人,他们却也不敢射杀罗晨。

    连弩军主将就在不远处的兵士之中,罗晨来到近处的瞬间,他就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军中,早已取出佩剑的兵士,不断地扬剑劈斩,玄金护甲将他们的攻击力反弹回去,让他们的手受伤,手中剑不断地脱手,向地面飞落。

    玄金护甲,在这些连弩军的面前,有着绝对的防御力,罗晨疾速的奔突其中,所向披靡,无往不利,只不过片刻间,就已经飞奔至近处。

    连弩军主将万万没有想到,他藏身于军中,明明就已经隐去了自己的行踪,罗晨居然还能这般快速的追踪到他,让他色变,立马就驾驭飞天虎,向后飞退,他的数百护卫军,也在这个瞬间,快速合拢,以他们自己的身体,配合数百狮鹫,形成了一道厚重的防御墙,想要阻挡罗晨的进击。

    “砰砰砰……”

    罗晨以自己的身躯,直接冲击那厚厚的防御墙,巨响声声,惨叫连连,灵鹫厉鸣,直面罗晨冲撞的军士横飞,灵鹫也在四下飞散,鹫羽也在乱飞。

    以罕有的防御法宝护身,数万连弩军对罗晨来说,不能造成任何的伤害,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可是对那些神甲军来说,他却像无法挡抵的洪水猛兽。

    疾速的冲撞,强悍无匹,甚至没有影响罗晨的速度,片刻后,驾驭飞天虎疾退的主将,再次跟罗晨直面面对。

    此地距离静绍城已经不远,数万神甲军还疯了一般地向前疾奔,而神甲军以旌旗号令,如果真让神甲军达到静绍城的地界,他们必会服从于军令,无情射杀静绍城所有生灵,其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所以,绝不能再耽搁下去,再次直面主将的瞬间,罗晨的身形便已经凭空消失,一个瞬间横移,便已来到主将的身后,手中的战戟直接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赶快下令,停止前行。”罗晨阴森森地说道。

    “我乃连弩将军,皇命在身,岂能听你摆布?今日五万神甲军,必定血洗静绍城。如果你不想牵连静绍城无辜生命,那就只有束手就擒。”连弩将军沉声说道。

    纵是如此,罗晨还是能分明地感觉到,连弩将军心神颤动,言语中也有着隐隐的畏惧。

    “给脸不要脸。”

    杀气腾腾的话音落地,罗晨左手成掌,猛地轰击在连弩将军胸前的棱棱铠甲上,将他胸前的整块铠甲,硬生生地击得深深的凹陷,连弩将军嘴里立马溢出了殷红的血。

    “下不下令?”

    “不……下……”连弩将军颤声说道。

    罗晨冷笑,拽着连弩将军,直接动用空间兽兽骨,眨眼间就来到了神甲军最前方的千米高空,一拳轰碎了他的左手臂,让他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

    五万连弩军直到此时,才彻底的看清,主将已经落在罗晨的手中,全都停止了飞奔,震惊无比地看向前方的高空。

    罗晨并未就此罢手,左脚扬起,竟是开始将连弩将军的右腿,从肢腂开始,不断地向上踢碎他的腿,殷红的血和着细碎骨肉,洒落空中,连弩将军的惨叫更加凄厉。

    “别……杀我……我下令……”连弩将军颤声说道。

    罗晨残酷冷笑,阴森森地说道:“已无利用价值,留你何用?”

    阴森森的话音落地,罗晨直接将连弩将军扬飞空中,手中战戟劈挥,以戟刃之面,狂暴地拍击在连弩将军的身上,他的身体与身上的重铠,竟是被拍得粉碎。

    (本章完)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