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1章 好男儿
    罗晨并未就此罢手,左脚扬起,竟是开始将连弩将军的右腿,从肢腂开始,不断地向上踢碎他的腿,殷红的血和着细碎骨肉,洒落空中,连弩将军的惨叫更加凄厉。

    “别……杀我……我下令……”连弩将军颤声说道。

    罗晨残酷冷笑,阴森森地说道:“已无利用价值,留你何用?”

    阴森森的话音落地,罗晨直接将连弩将军扬飞空中,手中战戟劈挥,以戟刃之面,狂暴地拍击在连弩将军的身上,他的身体与身上的重铠,竟是被拍得粉碎。

    这是何等的神威啊?

    拍碎身体也就罢了,居然将将军重铠也拍得粉碎,五万连弩军无不骇然,心惊胆颤。

    “你们是军人,听令是你们的天职,纵是你们想要杀害无辜,小爷今日也不跟你们计较。连弩将军已死,号令不存,希望你们速速回营,休要再想去屠灭本军无辜子民。如若不然,连弩将军,将是你们的前车之鉴。”罗晨傲立于虚空,杀气腾腾的怒语,声传数十里,震慑人心。

    片刻后,有人带头返身,向来路返回,余下的人也急忙跟上,浩浩荡荡地疾速退去……

    大夏国京都——夏州。

    皇宫巍峨,连绵数十里,高楼林方,琼台玉阁,雕梁画栋,园林四布,峰峦起伏,富丽跟优美相间,堂皇与清幽映衬。

    夏州城广袤,繁华热闹,皇宫却像城中城,虽无外面街道的车水马龙,却贵气非凡。

    临近皇宫的昭月楼,乃夏州城最有名的酒楼,也是最昂贵的酒楼,楼如其名,建立夏州城,高达千米,足有三百层。

    昭月楼乃皇家酒楼,临近皇宫,可接皇气,可观皇宫,楼层越高,价格越贵,跑堂传菜,都是实力不俗的修炼者,最顶楼的最底消费,每个时辰需五万两黄金,面向皇宫的房间,每个时辰更需要十万两黄金。

    不得不说,东郭元昊还真是一个捞财的好手,利用他承继的皇权,外征内敛,居然连皇宫的资源,都被他用来赚钱。

    罗晨此刻就在最高的楼层,而且所选的还是面向皇宫的房间,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色香味俱全,他正吃得满口流油,双眼在不断地扫视着皇宫。

    皇宫各处,法阵密布,靠近中心地带,十余里方圆的八个地方,透发着渗人的气息,暗藏八大杀阵,除此之外,那片地域,还斥满了令人臣服的威严气,参杂着无匹威势,那应该就是所谓的皇气,必是君王活动的重地。

    皇宫果然不凡,不愧为举国重地,恐怕就是先天强者身陷其中,都是有去无回。

    罗晨此行目的,就是想要震慑无道昏君,法阵倒是不可怕,可是那八大杀阵,及斥满皇气的重地,却绝不能轻易涉足,否则的话,必是飞蛾扑火,九死一生。

    很显然,想要震慑君王,八大杀阵为禁地,绝不能涉足,若是君王缩在杀阵守护地,根本就不能与他一战,又如何震慑他呢?

    不能力敌,只能智取。

    换句话说,得想办法引君王现身八大杀阵外。

    可是罗晨却很清楚,杀阵的存在,其威绝不仅仅是在杀阵之中,还会有一定的延伸地域,估计能及整个皇宫。

    只不过杀阵延伸地域的威力,根本不及主阵范围的威力,如果实在不行,恐怕也只能杀入皇宫,在八大杀阵之外,跟东郭元昊决战。

    一边观察着巍峨巨大的皇宫,一边思索着震慑无道昏君的方法,还在一边的大快朵颐,不知不觉,罗晨就已经吃饱喝足。

    站起身来,打了一个饱嗝,罗晨慢悠悠地走出房间,走进特制的升降机,很快就来到了一楼的大厅,然后就悠哉游哉地走向大门。

    “公子,你是不是有什么遗忘啊?”还没有走出大门,一名胖胖的中年男子,就横身到了罗晨的面前,笑呵呵地问道。

    罗晨皱眉,似乎在沉思,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摇头:“我来的时候孑然一生,去的时候也是孑然一生,不可能会有什么遗忘。”罗晨微笑着说道。

    中年男子皱眉,脸上闪过一抹难看的神色,只不过片刻后,又满脸堆笑:“公子,我们昭月楼,顾客至上,向来都是先消费再收费,现在你总该知道,遗忘了什么吧?”

    罗晨眉头蹙得更紧:“小爷记性好得很,真没有什么遗忘,赶快让开,小爷还有正事要办,别在这里浪费小爷时间。”

    中年男子都被搞得有些无语了,就差没有直接告诉眼前少年,他还没有付帐,这家伙居然还不知道他遗忘了什么。

    不过中年男子只当罗晨脑子有毛病,绝没有认为他会赖账,因为昭月楼自建立以来,还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赖账的事情,也没人敢赖昭月楼的帐。

    毕竟,谁都知道,昭月楼是皇家酒楼,幕后老板就是大夏国当今君王,即使是身份地位奇高的人,也不会做这种事情。

    当然,身份奇高之人,也不屑赖账。

    “公子,你包了昭月楼最昂贵的房间两个时辰,又点了最昂贵的豪华套餐,费用总记三十万两黄金,还没有付帐呢!”中年男子认为罗晨脑子不正常,开门见山地说道。这话入耳,罗晨立马就不乐意了:“开什么玩笑,小爷吃遍天下,都不付钱,来昭月楼用餐,哪是给你们面子,小爷还没找你要钱,你居然还找小爷要钱,是何道理?”罗晨很“认真”也很“严肃”地说道。

    中年男子听得瞠目结舌,难以置信,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家伙,居然敢跑来昭月楼吃霸王餐,而且还吃得如此有理。

    昭月楼身份特殊,乃皇家酒楼,在隐隐中甚至代表着皇权,前来的绝大多数客人,不仅不敢倨傲,甚至还会很谦卑,这已经不同于寻常的吃霸王餐,还是对皇权的挑衅。

    “小子,你想吃霸王餐?”中年男子冷声问道。

    罗晨嘻皮笑脸:“小爷天纵神武,卓尔不群,身份奇高,别人请都请不到,我来昭月楼用餐,那是给你们昭月楼长脸,没找你要钱,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你居然还说我吃霸王餐,是何道理?”

    尼玛,这家伙摆明是来捣乱的,从一开始就没有准备给钱。

    昭月楼可是皇家酒楼,幕后老板乃大夏国君王,这家伙疯了?吃霸王餐吃到君王头上,这不是茅厕打灯笼——找屎(死)?

    中年男子的心脏都有点受不了啦,因为这已经超乎他的想像,更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会遇到的事情,更何况这家伙小小年纪,一看就知道实力并不是很强。

    只不过片刻之后,取而代之的就是无尽的愤怒:“小子,瞎了你的狗眼,居然敢跑来昭月楼捣乱?你知道昭月楼的老板是谁吗?”

    “听说昭月楼乃皇家酒楼,能被冠以皇家二字,估计是东郭元吉那崽子开的吧!”罗晨笑呵呵地说道。

    崽——子——

    中年男子心惊。

    东郭元吉乃大夏国君王,到了这家伙的嘴里,不仅直呼其名,居然还用了很不敬的崽子二字,这可不是寻常人敢做的事情。

    中州大陆,实力为尊,皇权在修炼大势力面前,根本就算不得什么,这个瞬间,中年男子立马就感觉到罗晨大有来头,绝不可轻易得罪:“公子,你是何人?”

    “一个连东郭元吉那崽子都不放在眼中的人。”罗晨傲然说到这里,微微一顿,立马又笑问道:“怎么,你还要小爷给钱吗?”

    中年男子越发感觉到罗晨身份不俗,连不迭摇头:“不敢。那个……公子,请留下姓名,我们可以通禀君王,他必定会热情款待于你。”

    曾经的过往,昭月楼确实来过一些地位超凡的存在,通禀君王之后,不仅受到了他最热情的款待,而且对通禀之人,还会大大的奖赏,中年男子自是不想错失机会。

    “错,大错特错。”

    “公子,何意?”

    “你怎么这么笨啊!这还用问吗?你说东郭元吉那崽子会热情款待我,小爷说你大错特错,自然就是他不仅不会热情款待小爷,还会疯狂击杀小爷啊!”

    中年男子快要被罗晨搞得神经质了:“你……到底是何人?”

    “大叔,你怎么能这样呢?”罗晨郁闷地问道。

    中年男子愕然:“我……怎样了?”

    “你一会儿对小爷毕恭毕敬,一会儿对小爷凶巴巴,让小爷有些适应不过来啊!”罗晨愁眉苦脸地说道。

    中年男子快要崩溃了,不过现在他已经分明地感觉到,眼前这家伙就是来生事的,其目标恐怕就是针对君王。

    想至此处,中年男子心念电闪,立马就想到了那个劫持鹰甲军,名动大夏国的罗晨。

    眼前这家伙跟罗晨年龄相当,而且无惧君王,估计也只有他敢如此大逆不道:“你是逆贼罗晨?”中年男子冷然喝问道。

    “哇哦,大叔,我还以为你愚钝,看来也还没有愚钝到家嘛,居然能想到小爷是谁。”

    中年男子即难以置信,又恼怒至极,差点吐血。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君王在大力缉杀罗晨,甚至还放出皇榜,通报罗晨的叛逆罪名,祸及静绍城,要屠灭整个静绍城,这小子前来君王脚下,还来昭月楼吃霸王餐,所行之事,疯狂至极,让他难以置信。

    明白了罗晨的身份,中年男子才明白,这逆贼从一开始就在涮他玩儿,拿他寻开心,又让他恼怒无比,似乎感觉受到了天大的侮辱。

    大堂中,还有很多昭月楼的工作人员,罗晨跟中年男子的纠缠,他们早就看在眼中,当他自曝身份后,整个大堂的昭月楼工作者,电闪而至,在眨眼间,就将罗晨包围在了中间,武器入手,全都如临大敌一般。

    罗晨虽然小小年纪,却是凶名赫赫,他们可不敢大意,而且所有人都清楚,如果活捉罗晨,或是将他击杀,必是大功一件。

    “哈哈哈……”一名灰发老者纵声长笑,声振双耳,嗡嗡作响,让人心胸都情不自禁地发闷,一看就知道他乃昭月楼主事者,实力不凡:“逆贼,你还真是大胆,居然来此捣乱,这不是自投罗网吗?识相的话,就束手就擒吧!”

    灰发老者兴奋无比,说着话的时候,都在眉飞色舞,罗晨在他的眼中,似乎已经成为瓮中之鳖,一件大功唾手可得。

    灰发老者实力很强,绝非随意张狂,虽然他的身上没有浩荡出强者气,可是就仅先前的大笑,罗晨便能断定,他已经跻身强者之列。

    而且,罗晨还能分明的感应到,包围他的数十人,实力也不俗,有不少的先天高手。

    昭月楼不愧为皇家酒楼,底蕴不凡,就眼前的实力团队,就已经不亚于一流修炼势力。

    由此可见,皇宫的底蕴,更是非同凡响,若想要凭借实力,震慑君王,绝不容易。

    “小爷堂堂好男儿,威武大丈夫,顶天立地,居然让我束手就擒,你一把年纪,都白活了吗?就是山野村夫,也不会说出这番蠢话。小爷尚未发威,你们退走还来得及,如若不然,后果自负。”罗晨冷然说道。

    “狗贼好胆,无视君王,犯下滔天罪行,现在还对长老无礼,可恶至极,当我们赤月神教好欺吗?今天必将你拿下,交给君王。”一名青年男子怒声喝道。

    罗晨心惊。

    赤月神教乃邪道大宗门,扎根大夏国,乃大夏国最为强大的修炼势力,青年说出此话,很显然,昭月楼必是赤月神教在打理,跟东郭元吉分红利润。

    换句话说,东郭元吉挂靠赤月神教,其背后,除了根深蒂固的皇权之外,还有赤月神教为其撑腰。

    这不得不让罗晨心惊,东郭元吉身为大夏国君王,本就有非同凡响的底限,再加上赤月神教撑腰,他的权位必定更难以撼动。

    中州大陆,实力为尊,皇权并不是无上权威,直正可怕的还是修炼大势力,有的皇族,本就是超级强大的修炼大家族,以武立国,这样的存在,无惧修炼大势力,他们甚至要比修炼大势力,更加可怕。

    (本章完)吞天龙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