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 决不妥协!
    在老光明厂里的工作经历几乎是李路接触这个年代国企的唯一印象了。老光明厂的情况又是有别于许多工厂,这是军队的工厂,而且有纯正的出身,因此职工们首先讲奉献,然后是纪律,极少有把个人利益摆在集体利益之上的。

    君不见老光明厂移交地方的时候,剥离军工职能,几乎所有的职工都完全的服从分配,没有任何的抵触。这叫做铁一般的纪律。

    李路羡慕这样的队伍,因此才努力在红星厂里施行军事化管理以及要求。

    因此,就在李路脑子里形成了这样一个认知——国企职工都是这般。

    实则不然。

    这还是在龙城市的国企,倘若是在沿海地区的,受到外面进来思想影响更快更多的职工们,会更加的让人头疼。

    人始终是第一生产力,不管如何,李路都要广泛地听取职工们的意见,搞清楚他们的想法,如此才能对症下药拿出措施来。当然,这里面显然是要排除掉陈煌之流故意捣鬼的因素。

    陈煌之流,李路已经放到一边去了,那样的小角色,当真引不起他的关注,于是交给了万山和张卫伟之后,他就不会再费心思。说到底,不管是外部的什么阴谋诡计,如果三二五厂的管理层、工人队伍,这个内部足够团结,那么就不会有被人趁虚而入的机会。

    要想不被苍蝇叮咬,首先要强健自身。当然,强身健体和打击外部的阴谋诡计,势必要同时进行。

    李路尚且只是副科长的时候都不会受着这般鸟气,遑论此时此刻的他。

    正待再转转微服私访更多的工人,付永贵带着几位厂领导满头大汗的找过来了。门卫那边自然的会报告的,付永贵在家里得到消息赶过来,然后坐着212吉普车满厂区地找,已经花去了四五十分钟。

    这个时候,李路已经悄然的与三拨工人进行了谈话,而他的身份一直没有暴露,从而能够听到最真实的工人的反映。

    结果并不乐观,大多数职工都认为增加工资待遇和获得分红,才是他们的正当权利。

    对于此,江豪纳闷非常的地说道,“他们是怎么如此统一的?我看他们的意思是,拥有分红才符合私企的规矩。这叫什么道理?”

    李路看了眼小跑过来的付永贵,淡淡地说道,“自然是有组织统一了思想。昨天晚上陈煌和祝同杰的谈话里,围绕着的条件,这两条是被反复提及的。是工会在发挥着不好的作用。”

    江豪气愤不已,“职工们尚且没有任何的产出,就算是职工现金入股,那也是短期内很不现实的事情,他们居然还要平白无故的分红。这叫什么事。”

    在红星厂工作这么些日子,江豪一边搞技术一边学习现代化企业管理,通过奋远公司请来的专家,学习了不少知识,他是比较清楚企业应当是怎么样运营的。

    私企和国企有太多不一样的地方,而最关键的一个方面是,私企显然是没有什么财政拨款的,也没有什么特定市场的,完全的市朝,自负盈亏,胜者王败者寇,身后是没有奶妈的。

    因此,私企的压力相对更大。

    但是,李路的红星厂采取的又是比国企更国企的那一套薪资体系以及职工保障制度,这方面的资金压力显然更大,同时又有别于其他私企。或者说,正是因为如此,红星厂才能在这私营经济刚刚萌芽大家都心惊胆战的几年,迅猛地发展,而没有相关部门动什么心思。

    这年月做生意,很好做,也很难做。顺当了,一发冲天,要是遇着危机,那就是一无所有,而且还会很危险,稍不留神搭进去半辈子都是有可能的。

    到了跟前,付永贵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强颜欢笑,道,“李总,您来之前好歹打个电话什么的,突然的人就到了,这叫我怎么接待。”

    江豪若有所指地冷哼道,“提前通知让你好有所准备是吗?”

    “江处长,你这话什么意思。”付永贵一愣,脸色有些难看。

    李路摆摆手,说,“开个会。”

    付永贵心里直打鼓,连忙的引着李路二人往机关楼那边去。

    这会儿已经是上午九点多,机关楼这边却是没有什么人上班。李路笑着对付永贵说,“付厂长,今儿是什么节日?厂里都放假了啊。”

    付永贵脸色难看,只得说,“李总,一会儿容我详细汇报。”

    李路回头看了一眼,对其他领导说,“你们就先回去休息吧。”

    其他领导这才停下了脚步,工会主席祝同杰也在里面,他额头直冒汗。他没见过李路,只是听说大老板很年轻,做事非常的有魄力。今天算是见着真人了,比想象中还要年轻,而且祝同杰惊恐地发现,一项说一不二气势十足的付永贵,在年轻老板面前,居然跟小兵似的紧张成这样。

    祝同杰怀着胆战心惊随着大家离开。

    到了厂长办公室,李路和江豪在藤椅沙发那里坐定,摆摆手示意付永贵不用瞎忙活,李路说,“付厂长,说说情况吧,你是让我卖掉三二五厂呢,还是解散三二五厂的职工队伍。”

    一听这个话,付永贵的冷汗又下来了。

    “李总,您这是……您这是什么意思,您听我说。”付永贵也不敢坐了,就在站着汇报,“这个情况很复杂,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的的确确的是职工们感到了不公平。都是一家人,却有两种工资标准,说实在的,这个的确是不合适。”

    他看着李路。

    李路抬了抬手,“继续说。”

    付永贵整理了一下,说道,“其次,工会代表提出来,希望职工能够入股参与分红。这个要求也是有依据的,现在有些国企改制,也采用了这种方式来保障职工的权益。其实要的也不多,有个百分之几,每年年终,职工们能有一笔可观的收入,对于刺激职工们的积极性有很大的帮助。”

    “肯定是不行的!这个口子不能开!”江豪果断说道,“付厂长,你说的国企改制,你了解具体情况吗?你知道不知道他们具体是怎么样操作的?我可以告诉你,迄今为止,国内仅有的几次国企改制,都依然处于理论探索阶段。国企尚且如此慎重,你现在让三二五厂的职工来参与分红,绝对不是什么靠谱的事情!”

    江豪没有想过企业的利润,他只是认为,这个口子一旦开了,那么就会有分散企业权力的危险。红星厂,确切地说,红星系企业之所以能够如此迅猛地发展,其根本是有一位有绝对话语权的领导者。

    说白了,李路的绝对领导地位绝对不能受到威胁。

    再一次,一旦妥协,那么未来就一定会有类似的事情层出不穷,一旦职工们感到什么不满意了,就来一出罢工。还搞什么生产!

    付永贵闭嘴不言了,看着李路。

    李路的脸色没什么变化,而是问道,“老付,你是个什么想法?老实告诉我。”

    微微叹了口气,付永贵道,“李总,我心里是倾向于满足工会提出来的要求的。大家没了编制,等于是心里那个稳稳的底没了。给大家一些分红,让大家踏踏实实的工作,这对厂子是有好处的。”

    李路道,“我可以实话告诉你,职工分红没有问题,事实上红星厂正在拟定职工贡献评定标准系统,以自然年为单位,根据实际的利润来对做出贡献的职工进行奖励。实际上就是分红。”

    他话锋一转,“但是,短期内是绝对不会实行的,因为红星厂总体上依然处于亏损阶段。我就问你一句话,投入到三二五厂里的将近五百万技改资金,你给我赚回来没有?我就不算其他针对职工福利的支出了。你连这个基本的投入都没能给我赚回来,你跟我要分红,你觉得这是在干什么?三二五厂是私营企业,记住了老付。”

    付永贵心在跳,李路的话不可谓不重。

    这个时候,李路站了起来,道,“再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用罢工来进行要挟。这要是在部队,这就等同叛变!”

    他盯着付永贵的眼睛,很清楚地说道,“你听好了,我只有一个命令,召集全体职工开会,就一句话,要走的,到财务去结算,按照国家相关规定以及劳动合同走,该拿多少钱拿多少钱,不想走的,下午都他-妈-给老子滚回去上班!”

    这话一出,连江豪都呆了,他同样想不到李路的反应会这么激烈。

    付永贵震惊地看着李路,嘴唇都在发抖,道,“李,李总,履带呢,履带怎么办,亚洲虎坦克履带怎么办,我们厂可是供应着亚洲虎坦克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履带。”

    “你就不要操心了。”李路淡淡地说道,“要么我卖掉三二五厂,要么解散职工队伍,你千万得当真了听。”

    付永贵瞬间顿悟了,李路就算没有了三二五厂,又如何呢,不是还有其他能够供应履带的工厂吗?

    可是,如果三二五厂离开了李路,七百多职工又如何呢?毫无疑问就是七百多甚至更多面临生存问题的家庭。

    他也明白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用罢工这种方式来提要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