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三哥怒发冲冠
    ,精彩小说免费!

    厂礼堂里,舞台上摆着一排桌子,上面铺了红布。

    李路端坐在居中的位置,江豪在他的左手边坐着,他右手边的位置是空着的,那里是付永贵的位置。而此时,包括付永贵在内,所有的厂领导都没有在自己的位置坐着,因为他们正在满头大汗地召集职工回来开会。

    职工全都散了,有的出去逛街,有的回了娘家,有的更是干脆找不到人。造成这样的局面,是因为罢工已经持续了五天的时间,而工会领导告诉大家,至少七天内不会恢复生产。

    有组织出面,大家放心外出。

    大多数职工们的思想还没转变过来,他们一方面认为红星厂的制度没能给他们保障,另一方面却依然存在着“有组织替我们撑腰”这样的思想。这是一种无所适从的矛盾心理,是因时代环境所形成。

    付永贵没有办法从李路的神情上看出什么来,或者该说的已经说了,他此时懊悔也是来不及。

    他的心理亦是不复杂。

    困境中的三二五厂,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跑到陆港去联系上了红星防务公司的总代理公司红星厂,希望能够拿到一些亚洲虎坦克履带的订单。起初,他并不抱多大希望,因为他知道红星防务公司的前身——光明厂的一部分,是一个综合类的坦克装甲车工厂,几乎坦克的所有部件,人家都有生产能力。别说坦克装甲车,人家火炮都能生产。

    试一试的心态下,结果得到的是全面的合作。然而,陈煌一帮人要私吞掉三二五厂,为了反击,付永贵取得了红星厂的全面支持,他重新掌控了三二五厂,保住了七百多职工的饭碗。

    事情如果就这么正常地运转下去,他付永贵个人未来或将成为红星系的重要成员,而三二五厂也必将会取得更大的发展。

    可惜,当数百万元的技改资金投入进来之后,包括他付永贵在内,几乎所有人都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老板有钱,既然眉头都不皱一下就投了几百万搞技改,那肯定是很大方。

    于是,红星厂职工更好的待遇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导火索,点燃,直接引爆罢工。这里面和付永贵的默许有着密切的关系!

    归根结底是认识出了问题,他认为三二五厂已经是红星系无可取代的一部分了!

    太过于天真,甚至干脆利落地踩了李路的底线——用罢工这种方式来要挟。

    一个多小时,下面零零散散也只是坐了三百多人,还有一大半的人没召集齐。而且职工们到位之后,各种嘈杂,交谈声乱糟糟的,情绪很是不满。

    江豪说,“我真搞不懂他们的不满情绪是怎么来的。”

    李路点了一根烟抽起来,并没有说什么。不会抽烟的江豪,也拿起李路放在桌面上的烟取了一根,试着点上抽了一口,随即就是剧烈的咳嗽。

    微微笑了笑,李路说,“你大概是很形象地演绎了底下这些人的心理。”

    猛地一愣,江豪若有所思。

    付永贵满头大汗地跑过来,额头上的汗水都顾不上擦去,他说,“李总,其他人正在加紧联系。可能……要不推迟一天开会?”

    看了看时间,李路说,“两个小时了,就这样吧,开会。”

    “这……”付永贵怔住了。

    江豪冷冷地说道,“付厂长,没听懂吗?”

    “是,是,开会。”付永贵连忙去召集厂领导过来就坐,然后开始主持会议。

    付永贵整理队伍坐下,然后说道,“今天,我们红星公司的老总李路先生莅临咱们三二五厂视察工作,关于大家提出的要求,李路先生……”

    “啵啵啵……”

    用手拍麦克风的声音,整个礼堂的人都感到耳朵有些受不了。付永贵看过去,是李路在拍打麦克风。

    “付厂长,我来说吧。”李路看也没看他一眼,直接对着麦克风开始了讲话,“我叫李路,三二五厂是私营企业,换言之,我是这家工厂的老板。也就是说,给你们开工资的是我。这个意思,你们应该懂得。”

    他不打算客气了,也不打算整那些虚的。即使背后有陈煌之流在捣鬼,三二五厂的职工也要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李路道,“三二五厂罢工五天,这个消息,我是两个小时前才知道的。我甚至不敢想象,整整五天,陆港那边都没能接到确切的汇报。两个小时前我到了这里,我走了一遭,这是一个满负荷开工生产的工厂吗?不是,倒是更像频临倒闭的工厂。”

    他的目光缓缓地扫过底下所有人,底下不到四百名职工此时开始感受到了危险,他们已经强烈地感知到,台上那个年轻老板来者不善。

    李路语气十分的冰凉和严肃,他道,“亚洲虎坦克是创汇项目,上到国家部委下到普通职工,当然,普通职工没有包括你们,因为你们罢工了。停止了生产五天,你们知道,三二五厂这样的行为给亚洲虎坦克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他突然的猛地一拍桌子,所有人的心脏都剧烈地调了一下,猛地站起来,李路提高了音量,道,“几十家工厂要为你们的任性付出不必要的代价!如果是在战场上,你们这些人的行为,等同于叛国!”

    这话让所有人的心都猛地沉了下去,李路的措辞,已经非常的严重。

    “你们要求涨工资要求分红,作为职工,你们有这个权利,有提要求的权利。我经常说,人是最重要的,对一家工厂来说,工人队伍最重要。你们完全可以回想一下,尤其是车间的工人师傅,你们以前拿到手是多少钱,现在拿到手是多少钱,各项福利保障和以前相比,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心里都有杆秤。”

    李路再一次严肃地说道,“要求,可以提,什么要求都可以提,提出来再研究。但是,绝对不能用这种偏激的手段来要挟厂子!把厂子搞垮了,你们跟谁要分红去?分西北风吗?”

    “我本应该处理厂领导,而不是现在这样直接面对你们。但是今天我生气了,我真的非常生气。就现在,我不会有很多话对你们说,就一道选择题,交给你们,你们自由选择。第一,马上回到你们的工作岗位上,第二,递交辞职书去财务结算。”

    大开杀戒了。

    付永贵心里都是苦,说不出来的苦。

    李路最后说道,“最后一点,所有此时此刻不在位的,上到厂领导下到普通职工,全部开除!我一个都不要!”

    “散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