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章 不要!停!
    “不要停!”

    “不要!停!”

    牛老师就是牛老师,当她惊诧不已情急之下出言相拒的时候,猛然发现了断句有毛病,随即马上进行了更正。

    只是,嘴巴根本没空,所以说出来的话就是呜呜嗯嗯的样子。

    没一会儿,牛军的身子就彻底软了惹了,慢慢的垂下手臂里,听天由命了。

    不过,李路不敢深入腹地。

    他适可而止及时用理性控制住了兽性。

    缓缓放开牛军,李路坐下来,抹了一把嘴巴,气喘如牛,这真真是跨世纪的吻啊,更是来自未来的吻啊。这一下,搞得李路都有些激动了,他这个老司机,差点没能控制住油门。得益于强大的意志力,关键时刻踩了刹车。

    要飙车也决不能在结婚之前,就算结婚了,也不能在车里飙车。

    李路说,“牛老师,以后你就是我的牛了,哦不,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牛军羞涩地把头深深埋下两个手夹在膝盖之间缩卷着身子,这种姿态如果出现在二十一世纪的女人身上,那大多数就是做作了,然而出现在这个年代的女人身上,那是真真切切的下意识的含羞的动作。

    李路又扑过去捧着牛军的脑袋深吻她的小嘴贪婪地吸允着,这一下更清晰了,就好比连续弯道飙车之后突然的迎来一段长长的直道。

    牛军整个人彻底晕乎了。

    李路下车绕到驾驶座那边去上车,怠速中的lc80往前走,然后左拐,把牛军送回了地质勘探大院。

    整个过程牛军都一个字都没说,甚至一直到下车,看都没看李路一眼。

    目送牛军走了进去,李路才想起来正事没问——牛军怎么就跑市教育局工作去了。以前在小学任教归市教育局管,后来调进了陆港大学担任助教,编制那是改变了的,现在又不得不和市教育局的领导一起吃饭。这个事情就透着古怪。李路了解牛军的脾气,如果只是领导施加的压力,她绝对不会说出来陪着招待,这里面肯定还有很大的人情在。

    把这个事情记下,李路开车走了。

    没多久,他想到还没去陆港之夜看看那盛况,随即调整方向往滨海区而去。他知道,张卫伟八成就在那里等着他。有两点,第一,去看看陆港之夜是今天晚上的主要任务,没有完成主要任务,张卫伟是不会提前离开的,同时张卫伟也知道李路八成会转回来,第二,张卫伟下车的地方距离陆港之夜非常近,他在那里下车,说明他下一步就是去陆港之夜。

    李路开进小巷子里,穿着小路走了十几分钟,再出来的时候,就到了陆港之夜所在的解放东路,抬眼就看见了工人影剧院。这算是市区最热闹的地方之一了,这会儿也有不少人看电影,偶尔会有演出。

    工人影剧院对面就是市少年儿童公园,少年儿童公园边上,斜对着工人影剧院,就是陆港之夜的所在。

    东西走向的解放东路是从红楼开始往东走一直到滨海公园,这条路上有不少法国殖民地时期的建筑物,后来滨海区不少政府部门机构在这里设立办公地点,算是政府机构相对较多的一条路。

    李路把车停在了少年儿童公园前面的空地上,走路前往陆港之夜。他这台经常性脏兮兮的lc80的车牌太过扎眼,许多人都熟悉,想要暗暗的体验一下赵旭的夜总会,就必须得考虑到这个因素。

    并不是说李路故意装逼,而是因为天天洗车也不顶事,这年头水泥铺就的道路极少,李路又是经常外面跑,那叫一个漫天灰尘,碰上下雨天,得,他那个又是墨绿色涂装,很不耐脏。

    于是,他也懒得折腾了,只要把里面收拾干净就行。

    果不其然,李路才到举目能看见陆港之夜四个霸气之中透着妖艳的招牌字的地方,张卫伟就在黑暗处冒了出来,悄无声息的。若是换成别人,八成会被吓一大跳。

    “头儿,我刚找了电话给市府的人打了个,嫂子上个月才调到市教育局工作,是挂职,市教育局往陆港大学派过去干部进行交流学习一年。”张卫伟汇报道。

    这个速度是非常快的了,尤其是在通讯不方便的当前。

    “原来是这样。”李路一下子明白了,想了想,说,“明天你查一查那个黄老板,我总感觉这人有问题。”

    “特务?”张卫伟吃了一惊。

    李路摇头,“那倒不会,不过很有可能是骗子。”

    “不会吧,这么大老板会是骗子。”张卫伟的想象力受到了限制。

    李路笑道,“如果是假老板呢?”

    “不能够吧……”张卫伟倒抽一口凉气,当即道,“我明天马上安排人去把他查个底朝天。”

    “需要的时候,和香港那边联系,首先核实他们的身份。”李路沉吟着,“嗯,我看还是通过边境管理部门查一下他们的相关信息。”

    “明白。”

    李路看了看,指了指张卫伟的上衣,说,“外套脱了吧,这一身不适合出现在夜总会。”

    “好的。”张卫伟接过车钥匙,连忙的把上衣脱了扔车里。

    他和李路一样,都是按照规定在里面先是穿衬衣然后是马甲毛衣,马甲毛衣也脱了,这么一看,还算是那回事。真穿着军装进去,的确的不太合适。

    两人举步的就往那富丽堂皇的门口走去,迎宾笑脸相迎,马上带着进去安排了一个卡座,位置稍微靠边了一些,四十五度对着舞台。

    李路打量着这复古风格的夜总会,在他眼里,这可不就是复古风呢么。黄色的照明灯和红蓝黄绿蓝色的射灯交汇着,起码光线是不错的,这大概就是比照明要高一个档次的灯光色彩,感觉就像是个戏院的基础上加了点其他颜色的灯光。

    整体的布局颇为宏伟,就算以后世的目光来看,也比较大气。门字形,中间靠后是舞台,三边是卡座,舞台前面摆了桌子,明显的是参考了香港夜总会的风格,按照消费的档次来划分位置。

    这会儿已经不少客人了,放眼望去,中间的桌子没有隔断,用的是硬座椅,而卡座的是软软的沙发,并且位置更高一些,有隔断,空间更大一些。这会儿中间散座坐了有差不多七八桌客人,卡座的上座率也有个百分之六七十了。

    看了看时间,才八点过十五分钟,看样子陆港之夜的生意是不错的。

    马上有服务员过来,道,“两位先生,请问吃点什么喝点什么?”

    李路笑着问,“你们这里还有吃的。”

    “有的,我们这边也供应晚饭,这是菜单。”服务员比较礼貌,递上菜单。

    扫了一眼,没什么亮点,全般的港式。

    把菜单还给服务员,李路接过张卫伟递过来的烟,就着火点燃抽了口,舒服的往后靠了靠背,笑着说,“我们刚吃过饭,来点啤酒吧。”

    1982年的啤酒,绝对是稀缺商品。瓶装的啤酒凭票供应,散装的要排长龙购买,而且还限量。此时国内的啤酒主要是北方那边出产的,北京牌啊松辽牌啊,还有大名鼎鼎的五星啤酒。

    李路就想喝口八二年的啤酒,不管是什么牌子的。现在的啤酒都还是传统工艺生产,发酵时间要四十多天,就冲这点,李路就嘴馋了。对他来说,喝的不是啤酒,是情怀。

    注:明晚上海整两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