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章 这个世界
    ,!

    有广播在播放歌曲:“东方红,太阳升……”

    李路意识到,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在了自己身上——穿越。

    不远处桉树原木做成的立杆挂着大喇叭,歌曲突然中断,随即有人在喊:“喂喂喂,都听好了,中午十二点到大队领过年猪肉,每户一斤二两……”

    脑袋一阵昏厥,长期培养起来的自我保护意识促使李路循着记忆狂奔回到家中,在中堂门口的地方,轰然倒地,便不省人事。

    约莫一个小时之后,李路悠悠醒转过来,此时天色已经大亮,毛毛细雨也停了下来,天上的乌云正在散去,泥土的清新扫过热闹起来的村场。男人们扛锄头的扛锄头,拉牛车的拉牛车,纷纷从家中走出来,远远的唠着嗑,去向那田地之间,在太阳初升的时候开始一天的劳作。

    他靠着门框坐在门槛上,表情呆滞。

    这是另一个平行世界,与另一个真实世界有着类似的历史,但不尽相同。比如所在国度叫做华夏国,前两年发生的战事叫做对安南反击作战。

    两个不同的时空,大致的历史脉络,更多不同的历史事件。

    穿越到了1981年一个同名同姓的退伍兵身上,刚才的一个小时,就是他的思想意识与对方搏斗的过程。两个人的记忆与性格完全地融合了起来,唯有思想,李路对这副躯体的原主人形成了碾压式的态势,彻底掌握了主导权。

    现在的李路,既不是后世的少将李路,也不是当前的退伍兵李路,而是战场老兵加高级情报军官的混合体!

    缓缓站起来,李路苦笑着望出去,终究是要接受这个事实的。二十一世纪威名赫赫的三十八岁的少将高级情报官,现在变成了另一时空世界1981年从安南战场上下来的二十岁退役老兵。

    既然是穿越,为何要这么折磨人?

    退伍兵!

    这意味着,李路想要凭借着强悍的超前意识和思想在这个时空的华夏国防军一展拳脚,基本上是落空了!

    从军这条路是断了,要活下去,不是从政就是经商。李路对从政毫无兴趣,尽管军政相差不大。

    对未来的政治环境太了解了,以后怎么走,只有一条路,经商,挣钱。

    越往深了思考,李路就越失落。

    毕竟这是另一个时空。

    但是,很快他就感知到了自己的优势——自己的脑子里似乎带了一部后世的军科院绝密级别的军事技术知识库……

    还有一点,前世的他曾多次来过陆港,因为陆港是他妻子的家乡。基本的了解还是有的,只不过知道的不多,有些没放在心上的记忆也不是很清晰。既然历史类似,那么这个时空的陆港与另一个时空的陆港肯定有基本的相似之处。

    想到军事技术,李路就马上想到军工领域,眼睛慢慢亮起来。没有机会参军实现后世未完成的抱负,那么从事军工行业,不是也是一条通往罗马的大道吗!

    他彻底安心下来,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上天需要他重新开始,那么便在这个新世界再创造一片天地。

    他返回卧室,掀开草席取出了产权证明。

    这是一张普普通通的稿纸,上面手写着简单的几句话,大致内容就是,根据相关政策,百兴生产大队101号院子划归李路同志居住使用,下面盖着西城区区政府的大印。

    也许是这具躯体的主人留给他的见面礼。二十年后,这张纸也许价值二十个亿。

    一座院子加一片农田,足足十亩,以奖励加补偿的形式分配给了李路。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这个李路的爷爷辈原来是第四野战军的干部,南下的时候留在了陆港,当初分到手的就是这座院子。

    后来因为一些事情,爷爷奶奶生死不明,在政府工作的父亲以及当教师的母亲艰难度日惶恐不已,灾难接踵而来,更大的冲击开始,父母下乡再杳无音信。十岁的李路被放在百兴村的一户人家寄养,十六岁那年,自称爷爷老部下的将军把他带到了部队,参军入伍。

    从十岁开始,他就失去了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任何消息,现在他只有养父母以及不同胞的兄弟姐妹。

    之所以分到这座院子,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李路身上有一个一等功,不仅如此,还是一级英雄模范,是最高统帅部表彰授予的“孤胆英雄”。

    一级英雄模范,个人荣誉称号,这种功劳在未来,在李路的记忆中,三十年间有资格获得的人寥寥无几,而集体荣誉称号,那是要死好几个人才有资格获得的!

    李路马上就意识到,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给自己留下了一个绝对的免死金牌。原身体主人的记忆告诉他,在这个国度,只要不是杀人,有这个功劳都能获得总统特赦。

    原来的主人在不断经历了战友牺牲之后,对从军已经淡然到麻木,否则单凭这个功劳,加上自己的超前意识,二十年后问鼎最高统帅部不是没有可能!

    深深叹了一口气,李路心情复杂。身处那个年代,妻离子散的不在少数,好在现在已经进入了八十年代,高考也恢复了好几年,与美国佬的蜜月期也全面拉开……

    李路猛然一怔,一拍脑袋,今年是1981年,没错,确切地说,两年前甚至更早一些时间,华美已经在秘密谈判,现如今已经进入了十年的短暂蜜月期。伴随而来的是华欧蜜月期,凭借着超前的意识,其他的做不了,但是悄悄地利用这个机会储备点高技术研发资源还是可以的!

    还有人比自己更清楚未来三十年的防务装备发展情况吗?

    自己的超前记忆简直是一部搜索引擎。更别说脑子里诡异的自带一个无形的军事技术库。

    最关键的一点,民间资本进入军工研制领域在八十年代是非常有机会实现的!也是几十年来最接近实现的一个时代!而在这个时空的这个国度,更具实现的条件!

    八十年代被认为是最自由最理想最有希望的年代,每一个人每一个行业,都有机会像没有束缚的种子一般任由成长,与外面的世界发生接触,被冲击的不仅仅是“向前看”,还有集体价值观向个人价值观的转变,而这一切都处于最后的单纯时代……

    只是,一想到当前的境况,哪怕沉稳如少将李路,空有一副身强体壮才二十岁的身体,却感觉到深深的无力。

    国家大事岂是平头百姓可以参与的?

    这点挫折完全打击不了李路,他清楚得很,人一辈子,最怕的是没有目标。心怀高远,踏实做好眼前的事情,总会有完成理想的那天。更何况,他不但继承了原主人的记忆,还继承了原主人活力有冲劲的年轻人思想。

    比如先挣他十个亿,当然那是玩笑话,事实上有个十万块,军工巨鳄就有了启动的资本。

    就发挥作用来说,此时的十万元是基本可以视为等同三十年后的千万元。在万元户还没有出现的1981年,万元就是高不可及不敢想象的财富。

    把资料重新放好,李路暗暗想着,要尽快去把产权证明办出来,单凭一张纸是不靠谱的。就算再不了解情况,李路也能意识到这座院子以及附带的农田有多值钱。以后是土地的世界,百兴生产大队是区属大队,市府就在两三公里之外,换句话说,以后就是市中心。

    明确了目标,李路心中的颓然一扫而光,继而是感觉到了饥饿。

    正想着怎样把肚子填饱,外面忽地传来一阵嘈杂声。

    李路连忙出去,一大群人乱糟糟的提棍携刀的就呼啦啦的过来了,片刻就把李路家门口给围了起来。

    扫了一眼,李路心里有数了,这十几个人大部分穿着老式军裤,看年纪八成是返城知青,另外有一些吊儿郎当的样子,街道混混罢了。

    经过了大运动,八十年代初期是社会治安最乱的几年,以至于有了后来的严打。严打这个名词,会在未来几年诞生,继而沿用到二十一世纪。

    “李路,听说你小子回来了我还不信,回来好,回来好。”为首的二十多岁的青年往前走了两步,他身上背着军用挎包,上面还印着“为人民服务”,掏出一张纸,“正好,说说房子的事情。这个院子归我了,这是大队开的证明。我家老宅子归你。”

    打量着这位有些文质彬彬的青年,相关记忆马上出现,这青年叫刘向阳,老爹是区府的一个什么主任,爷爷正是百兴大队的书记,他老爹估计恢复工作了,要不然不能够这么嚣张。

    刘向阳正好在爷爷那里住,听到有人跑过来说李路回来了,他这才急急忙忙的召集几个狐朋狗友赶过来,提前进行他的计划。

    李路一把夺过刘向阳手里的证明,就几句话,大意是101号院子归刘向阳使用,刘向阳家的老宅子归李路使用,完全是命令式的。

    太匪夷所思了。

    皱了皱眉头,李路冷笑道,“就凭一张纸就想要我家宅子?你这是要明抢?这院子本来就是我家的,而且区府明确分配给我居住。怎么到你这成互换了?谁给你们的权力?”

    “大队的证明白字黑字写着呢,小子,别以为当了几年兵就了不起了。乖乖收拾东西走人,别逼我动粗!”刘向阳火了,骂道。

    “大队部也无权换我的房子!”

    李路明白了,这就是巧壤夺。联想到当前的社会环境,也就不奇怪了。严打之前,更出格的事情都有。刘向阳这还是用房子来换,按照他的逻辑,这算是很友好的了!

    “操-你-大-爷-的!”

    刘向阳身后的十七八岁酗子扬起砍刀就冲了上来,简单粗暴!

    李路猛然转身就朝屋里跑。

    那几个酗子一愣,登时哈哈大笑起来。

    刘向阳笑道:“这胆小的,当兵干的是喂猪的活呢吧!”

    笑声更大了,肆无忌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