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章 战斗英雄
    ,!

    西城区分局,那斑驳的墙壁有抗战时期的痕迹,和后世那威猛高大的办公楼相比,这个分局院子就像是被弃用了二十年的公共厕所。

    审讯室里,李路整个人和中间的柱子拷在了一起,刘向阳没有上手铐,坐在一边浑身都在发抖,依然处于惊恐之中半天缓不过劲来,看都不敢看李路一眼,尽管他老爹恢复职务当了区府办公室主任,正科级干部,跟区公安分局长一个级别。

    分局刑警队长梁红兵就是那位拿54式的领导,此时他正在翻看着李路的军用挎包。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出来,一等功军功章,最高统帅部颁发的荣誉称号证书,退役证明。

    梁红兵一下子就愣了。

    他可是从部队直接转过来的公安,太清楚一等功的分量了,别说还有荣誉称号,上面的字眼刺激着他的神经——孤胆英雄。上面是最高统帅部的钢印!

    “这……”

    李路微微一笑,说,“昨天才回来的,一大早就遇到了强抢民宅这样的事情,没控制住。”

    梁红兵也不叫人,赶紧的过来把李路的手铐脚铐什么的都打开。像李路这样的功臣,分量比全国劳模都要重,省委书记见了都会客客气气地握手,可不是自己慢待得起的。

    “李路同志,让你受委屈了。”梁红兵陪着笑脸说,“具体情况我一定会了解清楚的,你快请坐。”

    也是没有什么重大伤亡,被李路干倒的身上就一些皮外伤,要是真出人命,梁红兵也不敢这么做。

    “首长你别客气,先把事情搞清楚。”李路施施然地坐下来,整理了一下军装,那军装褪色得很厉害,不知道经历了什么。

    梁红兵拿出烟来递了一根,是本地卷烟厂生产的醒宝,卖五角钱一包,他说道,“请放心,我叫梁红兵,分局刑警队长,李路同志你喊我一声老梁就行,我也是部队直接转过来的,呵呵,抽根烟。”

    李路也不矫情,坦然地受了一根烟。

    这会儿,刘向阳也慢慢缓过劲来了,目瞪口呆地看着。

    “刘向阳,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地给公安同志说一遍,有半句假话,我弄死你全家!”李路冷哼着迸出一句话。

    刘向阳浑身颤了颤,牙齿都打起架来。

    梁红兵表情尴尬,当着自己的面说这样的话,这刚从战场上下来的人脾气就是火爆。说起来,陆港和南疆的东线战场只隔着一个北部湾,也算是前线地区了,空军的参战部队就大量的驻扎在陆港空军机场。

    这两年不断的有从南疆战场上退伍回来的老兵,梁红兵太清楚这帮人的脾气了。也就只能当做没听见,招呼了另外一个年轻的公安做笔录,就开始亲自询问起来。

    “刘向阳是吧?说说吧,怎么一回事。”梁红兵说道。

    刘向阳吓得都忘了说我爸是李刚了,老老实实地把事情的始末讲了一遍。

    原来刘向阳早就口水李路的老宅子了,这几天正在想办法准备通过老爹的关系把它给占为己有,结果还没弄好,李路回来了。他不知道李路带了个大功劳回来,只是以为政府把院子还给他而已,这才有了强抢的事情。

    这会被李路这么一吓,再一看梁红兵对他的态度,也就知道自己这一脚结结实实踢铁板上面去了。

    眼前南疆的大规模战事虽然结束一年多,但是边境线上的轮战却是从来没有停止过。谁敢为难这样一位从战场上下来的老兵?

    问清楚了事情,梁红兵就不打算立案了,看着挺吓人的事情,实际上和斗殴没什么区别。还是得说李路有分寸没闹出人命或者重伤的来,不然这事没那么简单。

    “刘向阳,你呢先拘留几天吧。”梁红兵说。

    刘向阳一下子就瘫了。

    李路此时却是说道,“算了,梁队长,我不追究他的责任了,这事我采取了以暴制暴的方式,虽然是正当防卫,但多少有些过分了。他们这帮回城的人好日子也没过上几天,得饶人处且饶人。算了,放他回去吧。”

    吓破了胆的刘向***本没注意到李路一句话就把自己给放在了受害者的位置。过当防卫也没你李路这样的提刀给人追了九条街。梁红兵听了这话,是略微惊奇地看了李路一眼的——不像什么都不懂的大头兵,一番话说得有礼有节。

    得饶人处且饶人,很不错嘛。梁红兵只当李路是给他面子。

    既然当事人都这么说了,梁红兵也就懒得深究,除了命案,还真没有什么案件让他这个刑警队长上心,再说这事连案件都算不上。

    “既然事主不追究了,刘向阳你就回去吧,以后长点记性,欺男霸女的事情别再干了,不然出事了你爹都救不了你!”梁红兵冷声说道。

    这话一出,李路倒是愣了。他刚才那么说,是感觉梁红兵这人不错,怕梁红兵不知道刘向阳的背景,无意中得罪人家老爹以后恐怕会有小鞋穿,这才说不追究。

    没想到,梁红兵心里倒是跟明镜似的。

    另一方面也说明刘向阳他老爹的威慑力实在一般。

    说实在的,区府办公室主任,梁红兵还真的没放在眼里。眼下政法机构重建没两年,自己在部队的时候已经正团干部,屈尊小小分局刑警队长是暂时的事情。

    刘向阳如蒙大赦,连道谢都忘了,起身就要往外走。

    “等等!”

    李路站起来。

    刘向阳浑身一颤,却下意识地站住了脚步。可想而知,以后在他刘向阳心里,李路就是一个阴影,杀神一般的阴影。

    “转过来。”

    刘向阳心惊胆战地转过来,弓着腰,看都不敢看李路。

    “回去告诉你爹,我是最高统帅部表彰的战斗英雄,一等功臣,他要是再打我老宅子主意,自己先掂量掂量。滚蛋吧!”李路挥了挥手。

    刘向阳屁都不敢放一个,战战兢兢地滚了。

    这时,李路才露出笑脸,走过去和梁红兵握手,“梁队长,谢谢你的深明大义。”

    “这话就不对了嘛,我也是秉公办理。”梁红兵说道。

    李路说,“这事因我那老宅子而起,我爷爷是四野南下干部,解放后那宅子是分给我爷爷的,我回来后,组织考虑到我的情况,就把宅子还给我。不过相关证明还没办理,为了避免以后麻烦,这些证明之类的还是要抓紧时间办好。我十六岁就参军离开了陆港,刚回来不了解情况,想请梁队长帮这个忙。”

    无论如何,事情还是要解释一下的,顺带着交个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这要是原来的李路,显然不懂这么做,可现在的李路是个混合体,前世的少将情报官,就行政级别来说等同于省部级干部,为人处世什么的,虽然年轻,但也是熟络得很。

    “这事简单,走,我带你跑一趟!”梁红兵爽快地挥手。

    梁红兵对这李路感觉有些奇怪,从前线回来的老兵,一个比一个粗鲁,像李路这样说话的可是一个没有。说话的水平都赶得上大学教授了,让人听了很舒服。

    有了梁红兵的帮助,101号院的产权证明什么都很顺利地办了下来,整个过程都没用半天时间,让李路不得不感叹办事的效率之快。这跟他的身份有关,战功赫赫的退役军人,谁敢磨洋工?

    现如今可不比后世,军队刚把越南猴打趴下,军队的声望如日中天,军人的社会地位正处于一个后无来者的高度。

    现在的军人地位,要到98抗洪以及08抗震,那个时期才有得比较。

    这些事情办妥之后,他才踏实下来。

    尽管有着穿越人士的优势,但是他和父母亲失散多年,爷爷更是生死不明,亲戚更是一个没有,在陆港的养父母也在他参军那一年被带走不知道去了哪个农场进行改造,说到底,他心里没有安全感。

    说起来,爷爷如果还在世,今年也是差不多七十岁的老人了。

    今天刘向阳上门,明天指不定谁就上门来了。再过几年,百兴生产大队拆迁,整个百兴生产大队会变成陆港的绝对中心城区,101号院子的价值凸显出来,会有更多的人嗅着味道找上门来。现在先把产权什么的明晰了,以后少很多麻烦。站住了法理这个脚,再以暴制暴也是有话可说的。

    办完事之后已经是中午,上了212吉普之后,梁红兵说,“小李,赏个脸,老哥请你喝酒。”

    梁红兵快四十岁的人,和才二十岁的李路称兄道弟倒也不显得突兀,毕竟有着同为军人这个背景。

    “那怎么行,你帮我了这么大的忙,应该我请你。”李路说。

    “哈哈,你可是战斗英雄,统帅接见过的人,让我沾沾光,别推了,走着。”

    李路也就不再争,身上的天大荣誉的确是附身符,只要不杀人放火,去到哪都是特权。

    当然,他没有告诉梁红兵,大平同志还跟他合影了,题了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