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章 哪个李副科长?
    ,!

    得知光明厂有自己的特种钢炼制厂,便到厂图书馆借了几本关于炼钢的书,一连好几天都在埋头看。他脑子里那个因为穿越而多出来的军事技术库,里面囊括了很多后世的重要技术资料。

    比如后世很普通的轻量化特种钢,在现在就是一个还没有攻克的技术难题。

    有了轻量化特种钢,就能够解决59坦存在的矛盾。

    而李路的脑子里就有后世著名的练制配方,为了让这个配方到时候拿出来更加的顺理成章,不管李路愿意不愿意,他都要做到“在别人眼中新来的保卫科副科长李路是个学习积极分子整天抱着一堆技术书籍看”。

    内保队,也就是三队,队长张卫伟是李路的直接下级,李路分管着厂子的内部保卫保密工作,妥妥的正管。

    张卫伟是福省人,军工二代,父母是干了大半辈子的军工人,与苏交恶时期,大量沿海地区的军工厂迁内地,所谓的一线向三线转移,就随父母到了川省,当年组建光明厂,父母响应号召到陆港支援,就留了下来,张卫伟子承父业进了军工系统,不过却走的行政路线。

    对比自己还要年轻六岁的顶头上级,张卫伟是半点瞧不上的想法也没有的。战斗英雄不是写两篇论文搞两项科研能获得的荣誉,那是要真枪实弹血红雪白枪林弹雨的从战场上拼杀回来的。

    只是张卫伟对新任副科长同志是有一点不满的,搞行政的整天捧着技术书籍看,这又是几个意思呢。休息的时候经过副科长同志单身宿舍的窗台总是能看到他在伏案画画写写,是不曾见过他与谁吃吃喝喝的。

    一点不像当兵的,你看科里其他几位转业干部出身的股长队长,哪天不是呼朋唤友吃喝,并不少请手下的人喝酒的。

    一个多星期了,内保队还没吃过顶头上级一顿酒。

    张卫伟有心提醒李路,要搞好关系,就得多和手下人联络联络感情。你初来乍到新官上任,就算是功臣那也不能这么搞孤立,以后工作怎么开展。

    不过张卫伟是不太敢开这个口,每次和李路说话,总是觉得这位新任副科长同志不是退伍兵那么简单,说话神态动作什么的,像个大首长,有理有据,和其他军转干部根本不是一个路数。

    暗暗地,张卫伟尽管对李路有些不满,但还是尊敬的。

    张卫伟巡逻经过维修车间,技术科的刘向阳坐在马扎上低头看着直接铺在地板上的图纸,两手差点没要插脑子里去。罗师傅带着几位工人在另一角落抽烟聊天无所事事的,维修工位上停着一辆拆了一些零部件的坦克,七零八落的看着挺怪异。

    那坦克张卫伟知道,从驻军坦克团拉过来一个多月了,坦克团的人几乎是天天来人催促,厂里的维修工作却是一直拖着。坦克团慢慢的也就没给厂部好脸色看。

    原因张卫伟知道,当时据说厂里答应坦克团的一周交车,结果拖了一个月。搁谁谁急眼,人家坦克团好像就等着这台车回去搞什么模拟对抗训练呢。

    厂部急了,天天催变成班班催,光明厂三班倒工作制度,一到换班,厂部的电话肯定就打到技术科询问情况。

    原因很简单,问题出在技术科,技术科不但没能提供技术指导,而且连原版的俄文手册都看不太懂!

    唯一熟悉原版俄文手册的技术科长裴磊到总厂开会了,没半个月回不来,工作就压在了技术科略懂俄文的技术员刘向阳身上。刘向阳大学毕业之后分配到光明厂混得风生水起,在极度缺乏高知识人才的年代,大学生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面对俄文,他有些抓瞎了,面对t-62坦克,他更抓瞎了!

    而且前几天刚刚被李路打击,心情正郁闷着,这会就更上火了。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刘向阳猛然一惊,正心烦着,扭头就要发火,一看张卫伟笑嘻嘻的脸,便连忙止住,勉强一笑,“张队。”

    “怎么的,还没翻译出来。”张卫伟半蹲下去,递过去一支烟。

    刘向阳接过烟看了眼,五毛钱的当地产醒宝,点上抽了口,佯作轻松道,“还差点。咱们这不比北方,北方懂俄文的人可多,咱们这几十年连毛子长什么样都没见过。厂里拿得出手的技术员就我一个,我也就是上大学的时候学过一点……再说了,就算翻译出来也不一定行,这个车不是咱们装备的59,而是老毛子的t-62,虽然大体一致,可毕竟是两个不同的型号。坦克团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t-62……”

    扫了眼图纸,张卫伟可不关心他们技术科的事情,随口问,“听说前段时间你出了点事,挨打了?怎么没给我说。”

    张卫伟知道刘向阳的老爹是区府办公室主任,有意搞好关系,刘向阳呢则有些敬畏张卫伟这位敢直接对摸进厂里偷废铁的小偷开枪的主。

    猛然想起李路那凶神恶煞的目光,刘向阳下意识地摇头,“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就是个误会。”

    既然刘向阳这么说了,张卫伟也就不再往下说,自己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的。

    安慰地拍了拍刘向阳的肩膀,张卫伟说道,“慢慢来吧,不行就等裴科长回来。”

    “只能如此了……”刘向阳轻叹一句,一想到厂领导看自己那失望的神情,刘向阳就有生无可恋的样子,以后在厂领导眼里,自己这个大学生的含金量就要大打折扣了。

    为什么上学的时候就不好好的多学一门外语呢,当时大学讲师里懂俄文的可是不少的,唉。

    正要起身的张卫伟又看了眼图纸,准备说两句安慰话走人,忽然的目光顿了顿,随机重新蹲下去,定睛去看图纸。

    上面蝌蚪一般的外文看着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就是俄文?”张卫伟指着问。

    刘向阳点头道:“是啊,俄文原版说明手册,这是总布置图,看看,天书似的,我也只能看懂一点。”

    饶是焦头烂额了,刘向阳还是不忘了显摆自己的能耐。也的确能耐,整个光明厂除了裴科长,能看懂的就他一个,尽管不多。

    张卫伟仔细地回忆了一下,眉头猛地跳了跳,脱口而出:“我想起来了!李副科长办公桌上有好几本书全是这样的字,他天天抱着看!”

    又很不确定地说,“好像是一样的。”

    又很确定地指着图纸,坚定地对刘向阳说:“没错!一模一样的!他还做笔记呢!”

    刘向阳下意识地抓着张卫伟的胳膊,“真的?李副科长?哪位李副科长?”

    张卫伟拍了拍刘向阳的肩膀起身,撂下一句:“我去帮你把人请过来看看!”

    那边的老钳工孙江涛和几位青年工人听见这边的声音,连忙聚过来,狐疑地看了看刘向阳,又看了看匆匆远去的张卫伟背影,说,“李副科长?你们技术科来新领导了?”

    刘向阳茫然地摇头:

    “没听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