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8章 居然是t-62!
    ,!

    当领导好处多多,比如现在,底下人要站岗巡逻,李副科长同志却可以坐在办公桌前翻翻书看看报,没别的事,是可以这样喝茶坐到下班的。

    李路当然不会浪费时间,时间对他来说是最缺的东西。他必须尽快拿出轻量化特种钢的配方,让光明厂造出使用新装甲钢板的59。

    满打满算他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光明厂年底会彻底移交给地方,到那个时候,李路就失去了最后一次帮助国防军装甲力量升级的机会。

    更轻的装甲更早的出现,带来的影响将会是全面的。

    张卫伟脚步匆匆进来,敲了敲门。

    “科长,技术科那边遇到点问题,刘技术请你过去看看。”张卫伟说。

    李路抬起头来,合上书,马上就起身,顺手抓起武装带,一边往腰上扣,一边说道,“慢慢说别着急,你马上召集人手,说说情况。”

    意识到李路以为是出什么安全问题了,张卫伟连忙说:“你误会了,不是咱们保卫科的事,技术科遇到点技术问题。”

    抬脚要走的李路闻言,顿时一愣,“技术问题?技术问题找我干什么?”

    一笑,张卫伟指着李路桌面上的俄文原版书籍,说,“坦克团那边拉了一台坦克过来,技术科和修理厂的人都没见过,长得倒是像59,刘技术说不太一样,维修手册什么的都是俄文,他们看不懂。”

    “新坦克?”李路一下子来了兴趣。

    “也不像,看着挺旧的了。”张卫伟说。

    李路想了想,有些犹豫地说,“俄文的维修手册,我也看不懂,帮不上忙。”

    “你看的这些书和手册上的差不多吧,反正我看着挺像的,一定是老毛子的文字。”张卫伟又指着桌面上的俄文原版书籍说道。

    李路解释道:“不一样。一般维修手册都是很专业的术语,懂俄文的也不一定看得懂。”

    “试试嘛,技术科都急坏了。”张卫伟说,“就那台车,可把厂领导折腾够呛。本来以为就是一个星期的事情,结果拆了之后才发现,压根和59不是一回事。这下技术科就傻眼了,拖了一个多月了还没办法交车。坦克团的人那是天天来,厂领导不知道发了多少次火。”

    李路听说过这个事情,但没放在心里。

    他说,“我记得裴科长是留苏的专家,他肯定能看懂的。”

    “裴磊科长这不是到总厂开会去了吗,没三两星期是回不来的。”张卫伟说,“科长,你就去试一试嘛,能行最好,不行反正也跟咱们保卫科没关系。”

    想了想,李路只能点头,“那就去看一看。”

    维修车间那边,刘向阳和工人们再一次把坦克围了起来,再一次进行无意义的讨论。

    “这个地方明显是焊接的,刘技术,你说是从这里拆开,拆开了再焊上?”孙江涛瞪着眼睛问刘向阳。

    刘向阳委屈极了,他当然知道这很扯淡,但是手册上面明明是这么说的,图纸也没有错啊,他只能指着图纸说,“这上面是这么说的啊。”

    “你到底行不行?”孙江涛没好气地说道,“你也是搞技术的,应该知道,维保中是根本不可能拆掉焊接部件。”

    “孙师傅,您说的我知道,可是……”刘向阳都急得语无伦次了。

    他是有点衙内风气,但是在孙江涛面前他连大学生的架子都不敢拿。

    孙江涛可不是一般人。

    光明厂有十三名八级工人,而孙江涛是唯一一名八级钳工。被戏称为光明厂十三太保的十三名八级工人之中,孙江涛是毫无争议的大佬,他就是个全才,车钳刨铣焊磨铆样样精通,而且还不到五十岁。

    有人说,没了这个十三名八级工人,光明厂撑不过三天,而如果孙江涛停工一天,整个厂子就得停摆,光明厂的领导就得急得跳楼。这话一点也不夸张,充分的说明了八级工人的地位,而孙江涛是其中之最。

    他就是光明厂的镇厂之宝,是光明厂的底气。

    孙江涛要是看得懂俄文,有他刘向阳什么事?

    现在不是找不出坦克的毛病,而是不知道应该怎样来安排这个拆装顺序。这种顺序是有严格要求的,哪怕一个螺丝钉,也不能装早一步或者装晚一步,搞错了会导致整个工序出问题。

    要不怎么说孙江涛心里憋屈,也就没给刘向阳什么好脸色看。

    “李科长来了。”

    张卫伟喊了一句。

    工人们散开望去,看见了年轻得过分的李路大步流星走过来。

    刘向阳回头看过去,顿时吃惊,“李……”

    名字被他生生地吞了下去,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李副科长……”

    “是你?”

    看见刘向阳,李路也是一愣。

    张嘴李路就骂了过去,“狗-日-的戴个眼镜还像模像样的,你这个款式的,强占民房,可不是知识分子干的事情。”

    李路也才想起来,刘向阳毕业之后就是分配在光明厂上班。

    刘向阳哭也都哭不出来了,苦着脸,小腿打着颤抖,也不管那么多同事在场,道,“三哥,我知道错了,你就别再说了行吗。”

    摆了摆手,李路不再说这事了。

    工人们面面相觑,张卫伟更是惊得嘴巴合拢不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呢?刘向阳是什么人他们哪能不知道,老子是区府办主任,在陆港这地界也是个说话有重量的人物,刘向阳这人平时谈不上飞扬跋扈但也是个傲气十足的人。

    怎么着,见着这个看上去比他还年轻的保卫科副科长,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呢?

    一圈的问号。

    张卫伟敏锐地感觉到,刘向阳前几天挨打八成和自己的顶头上级有关。

    李路却是没在意众人的表情,借着众人散开的位置,首先打量起坦克来。第一眼看不出什么来,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绝对不是59。

    工人们往外让开了一些,李路围着坦克转起来。

    这会儿大家都还在懵圈呢,回过神来之后看见这位年轻的保卫科副科长居然还真的像模像样的看起来,就都不知道什么了。

    说白了你就是一保安头子,你还真当一回事呢?这可不是拖拉机,坦克团的人甚至说了,这玩意儿比59都要先进。李副科长你真的懂吗?

    慑于方才李路训斥刘向阳的势头,又有副科长头衔加持,工人们尽管面露不屑,但出言讽刺的并没有。

    低声议论是少不了的。

    “他就是保卫科新来的副科长?真年轻。”

    “听说是从战场上下来的,是个战斗英雄。”

    “战斗英雄也不能充大头吧?刘技术都搞不懂的外文,他能看懂?”

    “你瞧他那样子,敲敲打打的,太能装了吧?”

    “老张说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技术科来新副科长了。老张,你倒是说说,什么情况到底?”

    马上有年长一些的工人把张卫伟招呼过来,拉着他的胳膊诡异笑着低声说,“你小子故意让你领导难堪是吧?”

    张卫伟略微咳嗽了一下,道,“别瞎扯,他是领导,我敢吗?”

    “算了吧你,我还不知道你呢。”年长的工人压着声音说,“你明知道他不懂,偏偏要把他拉过来。”

    “我这不是为了帮助你们解决困难吗。”张卫伟道。

    年长工人不屑道,“行了行了,我们维修车间的困难,什么时候见你关心过?你紧张什么,这新官上任,你还真得给他点颜色看看。”

    “你就别没边了,谁给谁颜色看,人家是领导,我的顶头上级。”张卫伟恼了,甩了甩胳膊,“行了,一边去。”

    年长工人呵呵笑着走开,也不生气。

    还真的让他给说中了,张卫伟的确是存了一些小心思。让这个不怎么懂事的新任副科长长长见识。反正你看的是俄文书,说起来也不算是我张卫伟故意给你挖坑。

    刘向阳这会儿也缓过神来了,李路给他留下的心理创伤也是厉害了点,追砍了九条街,回家后还被老爹臭骂了一顿,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不过他倒是不敢怀恨在心,他本来就不是什么穷凶恶煞之辈,欺软怕硬倒是像那么回事。

    现在看见李路装模作样的样子,刘向阳眼睛就亮了亮,明着出气肯定不敢,暗暗的让他丢丢人倒是可以的。

    杀人的不一定要一定要是刀子,笑容也可以。

    想毕,刘向阳忍着恶心,让自己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走了两步,说,“李副科长,我们都停工半个多月了,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们了,你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吧。”

    工人们都目光复杂地看着李路,有的含着期待,有的露着不屑,有的没什么别样色彩。

    李路扫了刘向阳一眼,心里暗暗道,这要是原来那个李路,还不被你们这些知识分子整死,可惜原来那个李路已经是过去式了。又想到,这个刘向阳能当技术员,看来也是有点水平。

    不过李路并没有搭理他,也没在意其他人的目光,指着坦克说,“这是苏军现役的t-62a,北约代号t-62m,坦克团从哪弄来的?”

    恍惚之中,大家看着这个年轻的副科长,却时空错乱的有面对首长视察工作的错觉。

    这是什么情况?

    李路背着一只手,另一只手指着坦克指点江山的样子,一举一动都带着气势,都带着威严,并且还很自然!

    这又是李路身上不知不觉泄露出来的前世少将的气势。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刘向阳绝对的被震了一下子,李路居然一眼就看出来这是老毛子的t-62。要知道,李路还没看过手册,却能够通过外观判断出这是一台t-62!

    说明什么,说明李路是很了解这款坦克的!

    孙江涛毕竟见多识广,李路是退伍兵,在部队见过这款坦克也说不定,因此他没什么惊讶,反而解释说道,“坦克团刚换装的,正等着咱们修好了送回去,咱们光明厂要是修不来,人家坦克团就要送北方厂那边去。”

    说着,目光直往刘向阳身上瞟,那意味再明显不过,都是你们技术科拖的后腿,搞不掂了还把人家保卫科副科长往前面推。

    这叫什么事?

    现如今依然是军队背景的光明厂,最在意的是什么,和部队一样一样的,什么都可以丢,不能丢面子,什么都可以输,不能输了荣誉。

    你光明厂领导拍着胸脯说我行,结果折腾了一个多月修不好,搞得人家坦克团要跨越大半个帝国送到北方厂去,丢人不?

    绝对的什么脸面都没有了,上下两代光明人积攒下来的口碑,有可能就晚节不保。厂领导是绝对的不想带着这样的脸皮,明年整体移交地方。

    这里面的考量,李路是不知道的,他也不知道一台t-62的维修保养工作,逐渐的在当前成为了关乎光明厂的脸面问题。

    此时,他最震惊的是孙江涛的前面半句话——坦克团刚换装的。

    刚换装的?

    另一个时空的祖国,部队从头到尾就没有装备过哪怕一台t-62!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这是当前这个时空的帝国与众不同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