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9章 切了!我负责!
    ,!

    李路正想进一步问个究竟,刘向阳却是等不及了。

    他拿起维修手册走过来,被逼到没办法了,刘向阳也不在乎被李路再打一顿,说,“这是原版的维修手册,你不是能看懂吗,来,看看。”

    李路扫了眼刘向阳,只是一眼,就让刘向阳脚底板发凉,不过转念一想,你李路当过兵,见过这种坦克不奇怪,可是你一大头兵要是说看得懂俄语,那就有鬼了。

    想到这,刘向阳微微抬了抬下巴,眯着眼睛看李路,就等着看他笑话,然后工人的怒火转移到他身上去。

    李路接过维修手册,拿在手里凝神看着,他看得很快,一页一页地翻着。孙江涛一看这架势,暗暗摇了摇头,指着刘向阳和李路说道,“敢情你们俩消遣我老孙来了。”

    说着,走到李路跟前,道,“李副科长,你是保卫科的没有错吧?”

    李路的目光从维修手册上抬起来,他对孙江涛非常的尊敬,孙江涛这样的人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纪,说是国宝也不为过,因此恭敬地道,“孙师傅,没有错,我是保卫科的。”

    孙江涛突然的提高了语气不耐烦地挥手,“那就去好好看你的大门!别在这添乱!被人当枪使了也不知道!”

    “孙师傅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

    刘向阳还没说完,孙江涛抬起脚就一脚踢了过来,结结实实地踢在了刘向阳的屁股上,骂道,“我就这么说话怎么了,小兔崽子能耐了学会找人背黑锅了,你要找也找个像样的,找个保卫科的算什么回事!”

    “孙师傅你别打人啊!”刘向阳堂堂七尺半男子汉,当众挨打那肯定脸皮上过不去。

    孙江涛拽着刘向阳的胳膊又是一脸的几脚,骂道,“小兔崽子,就是你爹,老子也是说打就打,你还敢顶嘴!”

    刘向阳缩着脖子求饶,完全服了。孙江涛还真打过他老爹!

    众人呵呵笑着。

    而李路全明白了,敢情这位孙师傅以为他和刘向阳合伙唱戏呢。

    一看刘向阳挨了打还一脸畏惧的样子,再看到那些工人偷笑的模样,李路也觉得有意思。刘向阳正儿八经的技术员,在工厂外还是个小衙-内呢,跟孙子似的被孙江涛又打又骂,也不敢有半点脾气。

    刘向阳就徒劳地解释着,一张苦瓜脸都能掉下汁来了。

    感觉胳膊被扯了扯,扭头一看,却是张卫伟,他压着声音说,“科长,这事儿怪我,我以为这俄文和你看的差不多呢。你先回去吧,我留下来打掩护,没事的。”

    李路觉得好笑,他又不傻,一眼就看出了张卫伟的心思,他也知道自己上任来这段时间没怎么和科里的人好好沟通感情。因此心里是没有怪罪张卫伟的想法。

    拍了拍张卫伟的肩膀,李路道,“我说过我看不懂了吗?”

    微微愣了愣,张卫伟下意识地指着李路手上的手册,说,“你翻报纸似的……”

    不只是他,其他人看见李路随意翻阅的样子,九个有十个认为他在装模作样。

    笑着摆了摆手,李路走过去,站在孙江涛和刘向阳中间,打断了他们的争吵,弯了弯腰,对孙江涛道,“孙师傅,您老消消气,有您在肯定不会出什么问题,就让我试试吧。”

    孙江涛扫了李路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嗯,这小子态度还挺好,会说话,便说,“行吧,你试试。”

    李路指了指手册,又指了指面目全非的t-62,说,“我刚才看了一圈,你们的工序没有错,这个部位的确是要切割开,完事之后再焊接上去。前提是坦克需要大修,其他的一些小维保,就不必如此了。”

    让李路意想不到的是,大家看他的目光都像是看白痴一样。

    猛地,李路明白过来,这是不相信他能看懂。

    “酗子,你没开玩笑吧,就算是大修,也不需要切割的。”孙江涛瞪着眼睛说。

    刘向阳悄悄往后退了两步,结果被看到。

    孙江涛指着他,“小刘!你到底干的什么玩意儿!技术科搞不懂找保卫科的来滥竽充数,搞什么名堂!”

    “孙师傅你别急,我,我……”刘向阳急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李路指着那个部位说,“孙师傅,你不用信我,是不是,你切开一看不就知道了。”

    刘向阳像抓了救命稻草似的期盼地看了眼李路,随即连连点头附和,“对对对,孙师傅,你切开看看就知道对不对了。”

    “切开了不对,你负责?”孙江涛瞪着眼睛喷刘向阳。

    刘向阳一下子就霜打的茄子了。

    “我负责!”

    忽地,李路掷地有声地说道,等众人看向他,他严肃地说道,“我以保卫科副科长的身份,如果切开了不对,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在场的弟兄们都可以作证。”

    一下子,就都呆了。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第一呆,是因为这小子还真的是保卫科副科长,有二十岁了吗?刚好二十。第二呆是李路的话,敢这么说话的,不是真的有真材实料,就是吃错药傻了。光明厂是军工厂,现在还是,和部队没什么两样,李路这话,就等于是立军令状了,要是真错了,他就真的要负全责的!

    孙江涛盯着李路,“小同志,你真是保卫科副科长?”

    这个时候,张卫伟站了出来,说道,“孙师傅,李路同志真的是我们保卫科新来的副科长,南疆战场上回来的战斗英雄,受过最高统帅部表彰的。”

    这下大家都相信了,因为基本上都听说过厂里来了个战斗英雄,就是不知道长得这么年轻。二十岁的副科长,是比较吓人的。

    大家都看着孙江涛,等着他说话。

    对还是错,切割开去肯定就清楚了。如果错了,责任李路担起来。

    孙江涛怎么可能怕担责任,整个光明厂可以说都没有比他胆子更大的,底气足胆子就大,他怕什么。他仅仅是不相信李路,如果因此搞砸了,交货时间又要往后退,关乎到厂子的荣誉。

    眼下这个情况,焦点基本一致,怎么着也得试一试。

    孙江涛大手一挥:“切!”

    工人们马上动起手来,蹡蹡的就干了起来。

    刘向阳紧张地看着,李路要是错了,他这个技术科的技术员也是脱不开干系的,谁让他之前力推李路?

    裴磊提前回来了,本不应该这么早回来,但是厂领导一天几个电话催促,再不回来搞掂那台t-62a,不排除坦克团的人会过来找麻烦。主要是光明厂的脸面,丢不起。

    一到厂里,公文包都没来得及放下,他就直接往修理车间这边来。远远的就看见一群人围在t-62那里切啊割什么的,边上刘向阳和保卫科的张卫伟也在,还有一个没见过的陌生酗子。

    “这是在干什么?”裴磊走过去问。

    刘向阳头也没扭一下,说:“给t-62a开膛破肚呢……”

    猛地回过神来,看过去,刘向阳顿时惊道:“科长!你回来了!”

    众人马上停了下来,看着裴磊。孙江涛看见裴磊,顿时笑了,说,“老裴,你快看看,这手册上面是不是说要切开这个部位。”

    “发动机坏了?”裴磊问。

    “没有,里程到了要大保养。”罗师傅说。

    裴磊就奇怪,“那用得着切割侧面装甲钢板?”

    刘向阳一把抢过李路手上的维修手册,连忙给裴磊递过去,说,“科长,您看看,李路说上面是这么写的,他还用党性保证绝对不会错了的。”

    这家伙,李路没说过这个话,人家只是用保卫科副科长的身份来保证。党性保证,李路可没说过这话。

    “李路?”裴磊狐疑地看了眼李路,似乎在想什么,一时半会没想起来,接过手册就快速看了起来。

    大家都在等着裴磊说话,像极等着宣判的人,唯独当事人李路,没事人一样站在那里。

    李路打量着裴磊,这人四十岁左右,身材不高,有些敦实,脸上有横肉,即便戴了眼镜,看着也不像知识分子,倒是像土匪。可李路知道,裴磊是光明厂的技术支撑,全**工系统来说都是牛逼的技术大拿。

    他和孙江涛搭档,撑起了大半个光明厂。

    好几分钟,裴磊扶了扶眼镜,终于抬起头来,目光扫视了一番,工人们都屏气凝神的,刘向阳更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最终裴磊的目光落在李路脸上,又打量了一番,裴磊突然说:“你是李路,战斗英雄李路?”

    他这是想起来了,说道,“梁红兵和我提过你。”

    李路忙说,“裴工,战斗英雄不敢当,退伍兵李路。”

    一看两人认识,刘向阳就有些急了,忙插话问:“科长,这到底对不对啊?”

    裴磊呵呵笑了笑,拍了拍手册,对孙江涛说,“老孙,手册上面是这样说的,没有错,放心干吧。”

    众人就都拿眼去看李路——这小子还真的看得懂!

    刘向阳完全傻了,目瞪口呆地看着李路,你他-奶-奶-的真看得懂俄文啊!这会儿看李路的目光,是完全的看陌生人一般了。他对李路的记忆,是李路十六岁之前,同一个村子的,酗伴时代就不对付的两人,感官肯定好不了,可是这会儿,刘向阳无论怎么看都觉得李路那么的高大那么牛-逼。

    不仅仅是武力上,一个人追着他们十来个砍了九条街,就是自己引以为傲的知识水平,也遭到了这样一个武夫无情的碾压。

    刘向阳的心情五味陈杂。

    裴磊可不管刘向阳在想什么,对于懂俄语的李路,他十分的有兴趣,拉着李路就走到了一边。裴磊同样很吃惊,不是退伍兵么,一介武夫居然懂俄语?

    这个时候,那些工人再远远看李路的目光,就绝没有轻视了。

    张卫伟一看这种情况,悄悄地离开了。副科长不在位,他得赶紧的回去办公室待着。这往后啊,是要坚决紧跟李副科长的步伐才行的。光明厂是军工厂,有文化能打仗的领导不多,李副科长算一个。

    刚才李副科长的表现张卫伟都看在眼里,这样高深莫测的领导,可不得紧跟步伐,一想到之前打得小主意,张卫伟也是一阵后悔。

    却不说他,那一边,小烟抽起来之后,李路无意中看到裴磊公文包露出的文件一角的几个字。

    嗯?爆改5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