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6章 汽车中间商
    ,!

    李路找到了梁红兵,就当前而言,他认识的执政系统当中的人,唯有梁红兵。有前面的惺惺相惜,李路也不在乎多欠梁红兵一份人情。

    还是在第一次喝酒的小饭馆,路边摆了几张桌子,巷口附近,两人坐下点了下酒菜喝起来。

    酒过三巡之后,李路说,“梁队,入职不久,一直在忙,没来得及感谢你,这一杯我敬你,谢谢首长的帮助。”

    梁红兵却是挡住李路的手,问,“这话又是从何说起?”

    四十岁出头的梁红兵是团长转业,李路叫一声首长也是不为过的。若不是特殊时期之下,他是不会只是个分局刑警队长。

    李路说,“我能进光明厂工作已经很不容易,如果不是你打招呼,更不会入职就担任保卫科副科长。”

    顿时,梁红兵就愣住了,疑惑地看着李路。

    好一阵子,梁红兵皱起眉头,问道,“小李,你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人在党政军系统里任职?”

    李路茫然摇头,说,“我的家人死的死失散的失散,除了养育我成年的养父养母,我在陆港没有亲人。”

    “那你的养父母是?”梁红兵问。

    “都是农民。”

    深深地看了一眼李路,梁红兵意味深长地说,“你知道光明厂保卫科副科长是什么级别吗?”

    李路摇头。

    “副科级,和我们分局长副局长一个级别。光明厂的厂长是正厅,和市长一个级别,而且光明厂厂长享受的是副省级待遇。”梁红兵道,“你认为我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有能耐让你当上副科长吗?”

    这么一说,李路也蒙圈了,他的确没有深思过这一层。

    “如果不是背后有人为你说话,那么就是厂领导很看重你。好小子,入职就比我高了足足一个级别。”梁红兵举杯子,“应该是我来敬你!”

    李路干了,依然不得其解,说,“不过我没有行政编制,只是职工。”

    一愣,梁红兵思索了一阵子,说,“也不奇怪,过渡一段时间,早晚得让你进行政编制。光明厂以后全部移交地方后,你这行政编是板上钉钉的。”

    背后有人替自己说话?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李路连亲生父母都失去了联系,爷爷更是生死不明,哪里有什么人替他说话。

    可能厂领导看重他战斗英雄的头衔,给安排了个非行政编的副科长,只能这样解释。

    但李路不在乎这些,他的心不在这上面,以后还是要出来单干的,眼前傍着光明厂这棵大树,完成自己的原始积累,是不得已为之的办法,也是能够找到的最快的办法。

    摇摇头不去想这些,李路问道:“梁队,海滨大道西段那边停了十几台越野车,那是个什么情况?”

    梁红兵吃了一口菜,闻言哦了一声,说,“你说那些罚没车。岛国走私过来的,结果船出了问题,被海军给逮住了,直接拖了回来。”

    “海军?”李路纳闷道。

    “嗯。”梁红兵摊手说,“海军当战利品要充入部队,海关缉私局不答应,正打口水仗呢,谁都不让步。没有合适的地方,就暂时停在那块空地上了。”

    李路皱着眉头说,“这么说是海军的意外之喜,结果海关缉私局的来摘桃子。”

    “本来就归海关缉私局的管,而且海军当时是上去帮忙的,无意中发现的走私车。反正现在乱得很,都不让步,连市政府领导都头疼。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这批车。”梁红兵说。

    当时他也是在场的,那么多的车上岸,而且又是西城分局的辖区,他当仁不让的要到场维护秩序。

    “现在是我头疼,每天二十四小时派人看着那批车,出了问题西城分局负责。”梁红兵苦笑着说,“我一刑警队长干上了治安的活,这算哪门子事。”

    李路不动声色地问,“那些都是什么车来的,价格如何?”

    “不太清楚,方方正正的比212大点,不是什么值钱的轿车。”梁红兵说。

    几十年的封闭使得国人的视野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尽管开放了两三年时间,但冰冻一尺非一夜之寒,不知道那些车价值的大有人在。在国人现如今的印象里,恐怕上海轿车以及一些进口的岛国公爵王笆冠啊之类的,才是高档轿车。当然除了国车红旗。

    事实上,那一批走私越野车,没有任何一辆的市场售价是比皇冠公爵之流便宜的。

    李路花了一整天的时间也没有想出什么办法把这些车弄到手,不说全部,只要弄到手一部分,就是厚厚的利润。乃至市府恐怕都没人知道,这些车的真正能发挥作用的地方是在哪里,消息的闭塞带来的是各种各样的商机。当然这是对李路这种有未来记忆的人来说。

    “梁队,如果我想要一台,应该怎么操作?”李路考虑清楚,决定问问梁红兵的意思。

    梁红兵吃了一惊,“你要?买车?再便宜也得不少钱。”

    他根本不相信李路能拿出一台汽车的钱来,现如今,最便宜的轿车都要十几二十万,根本不是个人能买得起的,买得起的也没地方买去。什么概念,相当于他八十年的工资。就算走私车便宜处理,也便宜不到哪里去。

    但是李路却是知道,现如今的陆港市海关缉私部门,根本就没有处理过走私车,压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一起极富黑色幽默色彩的缉私行动,绝对是陆港地区的第一起。

    想到这里,李路说,“我想我有办法处理掉这批车,让军方和缉私部门包括市府都满意。”

    “你有办法?”再瞧得起他,梁红兵也不得不用怀疑的目光打量他。

    李路看了眼西边徐徐落下的夕阳,收回目光来,道,“卖掉。车不好分,不愿意要,大家总不会拒绝钱。”

    梁红兵眉头就跳起来,随即却是笑道:“你小子。争论的焦点就是怎么分。海关缉私局用不上这么多车,市政府倒是想用但是没钱,海军就不用说了,穷的叮当响哪里有钱给海关缉私局。就这么僵持起来了。卖掉当然是最好的办法,问题是卖给谁。就算有几个有钱的买得起,十多台,卖到猴年马月去。”

    李路喝了口酒,胸有成竹地说道,“梁队,如果你能搭上关系,其他的我来做。我保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些车全部卖掉。”

    “你没在开玩笑?”

    半晌,梁红兵盯着李路问。

    李路道,“我不会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处理罚没品,所得充入国库么,这不是什么新鲜事。”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梁红兵盯着李路看了好一阵子,突然一拍桌子,指着李路,“你在这等着,我马上回来!”

    说着就起身走向212吉普,跳上去一脚油门就走了。

    约莫十五分钟之后,212吉普回来,梁红兵下车,和他一起下车的,还有一位年纪与他差不多的男子,穿的是干部服。所谓干部服就是中山装,口袋别着钢笔。

    落座,梁红兵介绍,“这位是周秘书,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战斗英雄李路同志,光明厂保卫科副科长。”

    周秘书神色有些急切,倒也没有因为李路年轻而小看他,全国战斗英雄能有几个,哪个不是年纪轻轻的,而且大多是烈士。至于光明厂保卫科副科长,他没有什么概念,因为光明厂至今还是隶属军工系统,和地方的关联还算不上很深。

    “小李同志,红兵说你有办法把那批车卖掉,当真?”周秘书直接就问。

    看样子是真的很急了。

    不得不急啊,部队和海关缉私局僵持不下,市政府有心调和并且想从中得到点好处,哪怕落下几台车也是好的。那些车看着就阳刚霸气,怎么都比212吉普强。

    如果能把车换成钱,那就是白得的钱啊,计划外的收入!

    但是这么些天过去了,一点头绪都没有。

    时间拖得越长,一旦上报了,就没陆港地区什么事了。领导急,他这个当秘书的更急。要是有办法帮领导解决难题,这以后再升一步不就容易多了。

    听梁红兵说有办法,周秘书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过来,行不行试一试再说。

    李路淡淡一笑,说,“周秘书您好。是的,我有办法把车卖掉。不过有几个前提条件。”

    周秘书下意识地问,“你打算卖到哪里去?三角洲地区?”

    李路含笑不语。

    周秘书意识到自己唐突了,如果都告诉了自己,那要人家干嘛使。沿海地区的经商风潮比内陆要强劲得多,很多干部职工私下里做生意这种现象也是越来越多的。这位年轻的光明厂副科长估计是想搞中介贩子的生意,周秘书也能表示理解。

    本来就是一批意外收获的车,只要能换成钱,其他问题都是不重要的。领导就是这个意思。

    最最最关键的是,市府很穷,穷得掉渣,很多时候连工资都发不出来!若是能够替领导搞到一笔意外的收入,那该会受到什么样的夸奖。在领导眼里,自己的分量自然就更重了。

    这个时候的政府财政有多穷,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与几十年后有钱花不完年底突击花钱的那种状况相比,天堂地狱之分。

    “小李,你说一说。”周秘书说道。

    李路看了眼梁红兵,梁红兵说,“老周是我的老同学了,自己人,你放心说。”

    周秘书便接着说道,“小李,老梁说得没错,你大胆说,不管成不成,我都记你的好。”

    笑了笑,李路说道,“周秘书,其实条件很简单。首先解决掉走私车手续上的问题,法律法规上必须得是合法的。别人花十几二十万买台车,总不能上不了牌照。其次我需要一份委托书,市府名义开具的委托书,委托我全权处理这批车。”

    周秘书顿时就愣住了。

    两个条件都不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