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9章 起步资本
    ,!

    如果有充足的时间,裴磊是真想把李路的底细查个底朝天。

    当天,裴磊根本一分钟都等不了,从李路这里拿了复合装甲钢配方就仔细看了起来,足足看了一个多小时。

    随即嘴唇哆嗦着拽着李路的衣领,激动地说道,“你知道不知道这个配方解决了多少国内至今难以攻克的难题?”

    李路把裴磊的手拉开,把他摁在椅子上,沉声说,“裴工,所有的这些技术资料都是从那个苏联科学家那里缴获的。你答应过我,这件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艰难地吞了吞口水,裴磊竭力冷静下来,“是,我答应过你。”

    “所以,厂里不是有炼钢厂吗?配方我给你了,如何合情合理地出现,出成品,用在59改型和t-62改型上,才是你需要思考的。”李路说。

    裴磊缓缓点头,站起来,“我知道,有了轻量化特种钢,现在又有了复合装甲,59改甚至不用换发动机就能扛起120口径的火炮,并且防护力会上一个台阶!”

    “发动机还是要换的,美国佬的不行,就用德国人的,德国人的柴油发动机做得不错。要技术,要技术,要技术!”李路重声说。

    裴磊重重地点了点头,大步离开。

    林东方比李路想象中还要急切。他当然就联系了最快的航班,坐的中联航班机,先飞南宁,然后转乘火车抵达陆港。

    通电话的第二天中午,林东方一身疲惫又心存激动地下了火车。李路当时在厂里值班,是裴磊去接的他。

    “老林,你这个情况不太对啊,越野车而已,你们油田不能没越野车就没法维持生产了吧?”裴磊开着212吉普从火车站载着林东方回光明厂。

    林东方叹口气,说,“你不了解情况。油田的主要通勤车辆,现在基本上只能靠老旧的212,就是你现在开的这玩意。管理局领导倒是配有皇冠啊公爵王之类,但那些车根本没法下油田。我这个管后勤的,领导出去一次不高兴一次,你说我压力能小吗?”

    裴磊满脸怀疑,“弄几辆越野车就那么难吗?”

    “老同学,我看你是搞技术搞昏头了。现在外贸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外汇!外汇!买进口车要外汇!胜利油田去年如果不是做了一笔外贸挣了几百万美元,他们也不敢把外汇用在这方面。”林东方说。

    这么说,裴磊就明白了。

    油田能没钱吗,但那是人民币,不是外汇,外汇有多奇缺,而且你辛辛苦苦把外汇赚回来,怎么用,话语权不在你油田那里,而是在国家外汇管理局。全国外汇那么紧缺,多少先进的工业机械要进口,哪能让你拿去乱花?

    现在全国上下讲发展,发展经济,发展经济,说白了就是要挣钱,延伸到开放的关键点外贸,关键的关键是外汇,是外汇。甚至有些国属企业,谁能搞来外汇谁上位。

    外汇为什么被抬升到那么高的高度,因为能买很多更加先进的设备。

    国门打开之后,看到了别人的生产模式,看到了别人用的生产资料,一下子就看到了差距。要发展要进步,就要首先从设备水平上进行提高。不管是工业生产需要的设备,逐渐富裕起来的一部分人,需要更高层次的消费。

    比如皇冠轿车,比如奥迪轿车,全进口,要买就得用外汇。

    克拉玛依油田不是没有钱,而是没有外汇!仅有的一些外汇,怎么用自己说了不算。

    这种大环境,就造就了**十年代的汽车走私浪潮,不管汽车,电子产品什么的,甚至一直持续到二十一世纪初。

    因此,一听说陆港这边有十几台的进口越野车,林东方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马不停蹄的就赶了过来。

    至于钱,不,至于人民币,克拉玛依油田缺吗?

    解决领导头疼的问题,让领导高兴,钱不钱的,放到一边。

    李路在厂门口迎接林东方,照例的,林东方惊讶于李路的年轻,更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位年轻的副科长手里握有那么多进口越野车。

    做成这单生意有一个必须要掌握好的薄弱点——那就是绝对不能让林东方和市府的人接触,否则他们就极有可能抛开李路直接交易。

    中间人并不好当。

    运气很好,碰上心急的买家。

    找了个嗅议室,其他的不多谈,直接进入具体细节。裴磊扔下他们俩去了炼钢厂,作为技术科长,他是个全才,炼钢厂同样是受他的指导。

    “林处长,实不相瞒,我是受市府委托处理这批车。但是,整个过程,你只能与我交易,当然,是在委托有效期之内。”李路把委托书取出来推到林东方面前,“你也可以选择在五天之后直接和市府的人接触,那样也许可以以更低的价格购买到这批车。只是,有些话,可能我不太好说。”

    林东方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年轻,他深谙其中之道,放下委托书,说,“车辆的来源我不管,甚至手续不健全,也问题不大。这批车是用来油田通勤的,在油田范围内,和工业机械没有什么区别。”

    李路当然是相信的,以油田的实力,就算是入档上牌都是没问题的,地方政府保准屁颠屁颠地办了。

    “林处长,我给你一个承诺。未来,只要你们需要,我还可以源源不绝地提供越野车辆,甚至包括一些国外的先进油田设备,都是可以谈的。”李路大言不惭。

    林东方思索起来,他考虑的是,既然市府把委托李路处理这批车,起码说明李路在陆港是有一定能力的。至于李路说的国外先进油田设备,他基本不信,这有点扯了。

    想到路上裴磊介绍的李路的情况,加上这件事情越早办好越好,林东方点头道,“我基本上同意只和你交易,只是这个价格……”

    李路干脆利落地说道,“一台一千块。”

    林东方先是一愣,正要疑惑发问,突然的明白过来,随即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李路。

    李路伸出手,笑着说,“以后还有很多合作机会,我相信区区十几辆车是满足不了克拉玛依油田的。”

    略微犹豫一下,林东方伸出手和李路紧紧握在一起。

    成交价格,v系列单价二十三万,lc系列单价四十七万。十八台,其中v系列十二台台,lc系列是六台。克拉玛依油田购买全部的v系列和七台lc系列,总价为559万元。

    林东方当然想全部买下来,但是李路要给自己留一辆。

    根据周秘书给李路的报价,一次性卖出去超过七成,单价为9万,十七台就是153万。v系列和lc系列同一个价格。

    换言之,归李路分配的利润,高达406万元!

    给林东方的回扣不足零头!

    只是,林东方根本不知道李路得到的最低价格是多少,而一台一千块的回扣,足足一万七千块,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笔胆战心惊的巨款!

    敲定了所有细节之后,林东方一分钟都没耽搁,在裴磊的办公室里用电话和单位进行了联系,百分之三十的首付款第二天就能打到李路的账户上!

    百分之三十就是167万,李路已经可以用这笔钱买下十七台车交给林东方!而剩下的钱,基本上都是他的利润。他是决定买下最后一台车,用这台车作为还未创立的拖拉机厂的起始平台。

    三天后,李路把周秘书和裴磊叫到一起,说,“眼下还有一个问题,车辆的车架码和发动机号码,都要进行改变。”

    周秘书皱眉,“有必要吗?”

    “现在看没必要,但为了以后不用和岛国企业打官司,最好进行处理。咱们总不能把车卖了就不管售后了吧。我可是答应提供售后服务的。”李路说。

    周秘书摸了摸鼻子,说,“那是你的事,市府是不管的。”

    李路笑道,“当然是我的事。事实上,我打算成立一家拖拉机厂,以后那些车的售后服务,由拖拉机厂提供。周秘书,这件事情,还要请你帮忙。”

    “这个当然没问题,市府是举双手欢迎的。你小子估计挣不少钱。”周秘书有些酸溜溜地说,这才三天,居然真让他给谈成了。

    现在知道客户是克拉玛依油田,后悔都来不及了。合同是李路签的,钱也在李路的账户里。市府再不讲理,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用其他手段是不敢的,周秘书可是知道这位爷是战斗英雄,当年是和最高统帅握过手说过话的!

    李路没接这个话,继续说,“另外我还要成立一家贸易公司,同样需要周秘书帮忙。”

    “没问题。”周秘书干脆答应。

    他没要李路的钱,往上升才是他最想要的,说他一身正气有些过,但李路的确看得出来,周秘书这个人,对金钱没有常人的那种强烈的追求欲。

    裴磊忍不住了,问,“我说小李,你把我拉上干什么,我帮不上你啊,我那边还一堆事,我先走了。”

    “裴工你先坐着。”李路连忙给他拽住,少了这个技术大牛,很多事情都干不了,他说,“交车之前得把车改一改,完了相关部门报备出具完整的手续。裴工,你不帮忙我干不来啊,技术方面我压根不懂。磨个砂我都不会。”

    “这好办,回头把车都开厂里来,让老罗带几个人给你改了就完了,多大点事。”裴磊摆手说,“行了就这样,我那边真忙得不行,轻量化装甲钢马上要出来了。”

    李路无奈,只得任由他去了。

    他这种技术狂人的世界,是常人不能理解的。

    周秘书说,“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也走了,市长召唤人不在,是要挨骂的。”

    李路却是说道,“周秘书,你先别急着走。车款的事情,咱们还得聊聊。”

    一听这话,周秘书就皱眉,有些不高兴地说,“小李啊,这一笔你赚不少了吧。你听我一句,差不多行了,好吗?”

    李路就笑了,说,“周秘书你误会了。”

    说着他拿出草签的合同递给周秘书,道,“你看看上面的成交价格。”

    周秘书就看起来,顿时就震惊了,目瞪口呆地看着李路。

    笑了笑,李路说,“这笔钱全部打到你们指定的账户里,至于给我多少辛苦费,让市长大人决定。”

    忽然的,周秘书往后微微退了一步,重新打量着李路。在此之前,尽管李路把车卖出去了,但是他打心里还是瞧不上李路。但是现在,他不得不重新认识这个年轻人。

    会做事!

    深深吸了一口气,周秘书迅速做了一个决定,把合同还给李路,道,“小李,我会如实向市长汇报,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

    “行,回头再联系,我送你回去。”李路满意道。

    “不用,我坐车来的了。”周秘书说。

    目送周秘书离去,李路心里终于迎来了穿越以来的第一次激动情绪——成立拖拉机厂办商贸公司,都离不开市府的支持,眼下,这个问题算是解决了!

    他不指望能从这笔生意里赚多少钱,拿得越多越烫手,与其等着以后市府算后账给穿小鞋,倒不如送市府一个大大的人情。

    所谓起步资本,不一定要是资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