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4章 武装走私团伙
    有人在某处。

    声音在李路的两点钟方向传来。

    赶紧的拉完,李路飞快地擦干净屁股提起裤头,就猫着腰轻手轻脚地往声音来源处摸去。这个时候正是甘蔗成熟的季节,偷甘蔗的隔三差五就出现,家家户户严防死守,有的人甚至直接在田里扎营。

    哪个王八蛋胆子这么肥,偷甘蔗偷到老子兄弟头上了。

    李路打算抓住偷盗者之后,好好的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事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误会了。月光很好,透过不是很茂密的甘蔗叶子投射下来,依稀是能够看到景象的。

    淡淡的月光下,男的在粗重地呼吸,女的躺在一堆干枯的甘蔗叶子上面,上衣被撩到了脖子那里,高耸的胸器和平坦的小腹,整具躯体都在男子的冲撞下上下颤抖着,女的一只手死死捂着自己的嘴巴,另一只手死死地抓住男子的胳膊。

    女人的身材非常完美,那曲线。

    那不是村东头卖豆腐的女人吗?

    李路看呆了,整个人目瞪口呆。这可是1981年,原来一些电视电影上的镜头是有真实依据的!

    咦,这对男女的x生活观念也太超前了!

    杨青松在外面等着,李路出来,问,“村东头卖豆腐花的,谁老婆来着?”

    “武大郎的啊。”杨青松一脸惋惜和不忿地说,“他-奶-奶-的,武大郎那小子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讨了那么漂亮的老婆,又勤劳肯干。”

    李路就想起来了,那男子就是武大郎,姓武,但是可不是水浒那个武大郎那种外形,那叫武杰的家伙在这营养不足的年代是吃得强强壮壮的,人本来就高大,也是方圆十里的美男子。

    从外貌来看,倒是蛮般配的。

    但是武杰是臭名远扬的二流子,偷鸡摸狗的事情没少做,之前就私下里做过买卖,被当做投机倒把的典型处理过。眼下市场放开了,他却不做了,靠着老婆潘燕卖豆腐度日。

    杨青松猛地想起来,道,“豆腐西施你忘了?小时候还偷看过她洗澡呢。”

    李路茫然,摇摇头不搭话。

    把这个小插曲抛到脑后,李路和杨青松往回走。农村睡觉都比较早,但今天是除夕,基本上家家户户都还亮着灯。因为是区属大队,因此用上了电灯,基层大片农村这会儿都还是没通电的。

    杨青松忽然放低了声音说,“武杰那小子最近不知道发的什么财,电视机缝纫机都用上了,他家都快成电影队了,嘚瑟得很。”

    “哦?不能够是从哪偷的吧?”李路先入为主道。

    摇摇头,杨青松说,“这个倒不是,供销社买的,我看到票据了。也不知道他上哪弄的电视机票。”

    “是有点奇怪,按理说,卖豆腐赚不了几个钱。”李路说。

    杨青松的声音压得更低了,说道,“我听说,他现在跟人干走私……”

    昏暗中,李路一下子站住了脚步。

    “走私?”

    杨青松沉着声音道,“嗯,从琼海往咱们这边倒腾机械什么。我也是听说到的,不过看武杰突然神气活现的样子,不像是假的。那小子我了解,但凡有几个钱,恨不得到大队去广播。”

    相关的记忆片段从脑海里迸出来,李路陷入了沉思。

    真是一个美好的时代,事实上,从见到那批被查获的走私车起,李路就意识到,在秩序建立起来之前,谁胆子够大,谁就能从这波浪潮里捞到最大最多的鱼。李路早有这个想法,但是他不确定是否已经开始。

    如果武杰真的是跟别人干走私,那么就说明这波浪潮已经开始登陆了。

    联想到被查获的那批走私越野车,已经能够肯定这些事情正在发生。

    “你悄悄查一查这个事情。”李路心中有了决定,低声吩咐杨青松。

    杨青松点头,“要告发他吗?”

    “想什么呢,查清楚之后,具体怎么做再说。”李路冷冷地笑了笑,“有钱大家一起赚,去告发,也是没人会管的。”

    “回吧。”

    杨青松回去了,李路没回家,而是又转了回来,悄悄的溜进了方才拉屎的地方,那两人还在那里。

    武杰爬起来穿好衣服,东张西望,还喘着粗气。潘燕也连忙爬起来,赶紧的穿衣服,仔细的清理掉衣服上的甘蔗叶子,不满地低声说,“这叫人看了去我还活不活……”

    “别废话了。”武杰低声说,“我半夜就得走。”

    潘燕拉着他的胳膊问,“你到底在做什么啊,那么多钱我心里不踏实。”

    “钱多还不踏实?你就是穷鬼命。”

    “我担心,你告诉我你到底在做什么?”潘燕紧张起来,她太了解她的丈夫了。

    武杰犹豫了一下,压着声音说,“我帮人倒卖点物资,赚点辛苦费。”

    “倒买倒卖!”潘燕倒抽一口凉气,“你不能去!”

    说着就抓紧了武杰的胳膊。

    这年月,倒买倒卖,投机倒把,都是民众们谈之色变的。被狠狠打击还是几年前的事情。潘燕若是不紧张可就怪了。

    “少见多怪。你看看城里那些人,看看人家在做什么。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行了,别耽误我大事。”武杰甩开潘燕,就猫着腰出了甘蔗林。

    黑暗中,李路听着潘燕的叹息声越来越远直至消失,若有所思起来。李路一点也不觉得不光明。前世他是做情报工作的,干的就是见不得光的事情。只要有利于达到目的,一定程度上他会采取任何措施。

    稍作思考,李路决定跟踪武杰。

    快速积累资金的办法很多,站在改革开放的潮头上,所有人都还处于懵逼状态的此时,李路是唯一思维清楚的人,因此大概可以说,他有一千多种办法赚钱,快速地赚钱。

    但在赚钱的同时,又能让红星机械厂快速发展起来,眼下有且只有一个最好的机会——参与到已经拉开帷幕的大规模走私活动中去。

    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伟人一口气点了十几个城市的名字,说,这沿海城市完全可以先一步开放起来嘛。其中就有陆港。具体到陆港地区,泛滥的走私活动却成了最明显的标签,主要集中在汽车、成品油、食用糖、轻工机械这几大类。

    李路看中的是前者和后者,这也是当前他能够用最小的代价获得的最大利益。

    李路在村东头的甘蔗林里蹲守,盯着武杰家,安心地等他出来。忽然传来的轻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让李路浑身的毛都炸起来,目光刷的扫向左翼,盯住了传来声音的位置,右手已经握在了腰间的三棱军刺上面。

    “是我。”

    极低的声音传来。

    “老三。”

    来人猫着腰慢慢走近,此时李路已经放下了戒备。来人却是二狗叔,此时的他与那个靠捡牛粪攒工分为生的大队牛倌判若两人,眼中闪着精明与智慧。

    “九叔。”李路与其低声交谈起来,非常的费解,“你……”

    唐九打断李路的话,“武杰的情况我已经摸清楚了,我跟你一块去。”

    李路不得不问,“解禁了?你能出山了?”

    “我再藏在暗处对你帮助不大。你成年之日就是我唐九出山之时,这是首长的指令。”唐九道。

    李路心情澎湃,尽管爷爷下落不明,但是当年做下的安排依然是自己最大的助力。唐九在百兴村隐姓埋名十余年,当年就是奉老爷子之命。唐九是老爷子的警卫员,追随了二十余年,如今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

    唐九的存在,甚至李国光夫妇都不知道,他们只知道唐九是个外来户,以捡牛粪赚工分为生,脑子有些不太灵光,经常被孝欺负。是绝想不到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资深部队参谋军官。

    嘴巴张了张,李路想问爷爷的情况,但他知道,唐九和自己一样,都没有消息。那么多年过去了,生死不明的老爷子一直是大家不愿触碰的心结。

    “不用等了,跟我走吧。”

    唐九轻轻拍了拍李路的肩膀,转身钻了出去。李路缓过神来,跟了上去。

    八十年代的夜晚,压根没有什么夜生活可言,尤其是农村,能玩的就只有老婆了,没老婆的,趁早的睡,打手枪这种事情,恐怕是还没有出现的。七八点钟的时候,就已万籁寂静,有些人家早早的就熄了灯睡觉,哪怕是除夕夜。

    沿着田间的小路走,耳边听到的是不知名的昆虫的叫声,尽管冬天,但陆港地区的气温并不十分低,只是偶尔一阵寒风灌入颈部方才感受到一丝冷意。

    穿过几条海边的村子,李路再一次感受到了这个年代的贫穷。离市区不过四五公里,这边的村子却没有通电。更远的村子就可想而知了。作为拥有世界少有的天然海湾港口的陆港,穷成这样,很难想象。

    “过了前面的树林是张家镇的码头,是张彪一伙人上岸的地方。”唐九看了看天色,道,“再有个把小时,应该有货上岸了。”

    两人在树林里蹲下,可以看见亮着煤油灯的码头。码头很小,仅有一道栈桥,散落停靠着几艘小渔船。有两条渔船亮着煤油灯,随着水面的起伏摇椅晃的。

    李路忍不住问,“九叔,你怎么知道我要打他们主意?”

    唐九低声道,“村里的事情我都知道。你办拖拉机厂,开商贸公司,瞒得过别人,瞒不过我。你想怎么做?”

    判若两人的唐九,更像是首长身边的作战参谋,事实上他作为警卫员,跟的时间长了,比一般的作战参谋都要资深。

    对唐九,李路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沉声说,“我要垄断陆港地区乃至整个南方的走私。”

    唐九沉吟起来。

    算起来有四年的时间没见过李路了,第一眼看过去,唐九就感觉到李路变了许多,部队真是一个让人快速成长的地方,而战争则是可以彻底改变甚至颠覆一个人乃至一个国家的性格。

    “你卖掉的那些车,就是张彪一伙人的货。他们是陆港最大的一伙走私团队。这次的损失,他们元气大伤。根据我的调查,这几天他们一直在疯狂地进货,弥补损失。”唐九把调查到的信息说出来。

    李路问,“知道是什么货吗?”

    微微摇了摇头,唐九道,“以前多是一些电视机收音机之类。老三,你不找他们麻烦,他们也会找你。”

    “为什么?”李路疑惑问。

    唐九说,“你和那个香港人搞的商贸公司卖的不就是电视机收音机?”

    李路恍然,可不是么,自己横插一竿子用更便宜的国产货抢占市场,那些靠走私进口货买卖的人当然不答应。

    “武杰来了。”

    耳朵动了动,李路低声说,扭头看过去。武杰骑着自行车朝码头去,码头边上的一间土屋走出一个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