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6章 报警
    ,!

    此时天亮,和唐九谈到凌晨三点方才回家睡下的李路,也起了床,骑了二八杠就寻梁红兵而去。

    大年初一,到处都是喜庆的味道,家家户户鞭炮响个不停,孝子穿了崭新的衣裳满大街的疯跑,不时的点两个炮仗,小卖部小商店聚集了难得闲下来的市民,打牌的打牌侃大山的侃大山。

    物资匮乏的时代,年味儿却浓重得很,过年的气氛远不是未来能够比拟的。

    西城分局里,梁红兵肩膀搭着白毛巾,从洗漱池那边回到房间,去了外套穿上去了食堂,打了一碗稀饭舀了点咸菜抓了俩馒头,就回到值班室这里,往正对着窗户的桌子前面一坐,就用起了早饭。

    隔壁是中心小学,运动员进行曲锵锵有力的曲调之中,小学生们陆陆续续地一边整理着红领巾一边在老师的指挥下集合整队往操场那边带。大年初一,全国惯例,中小学升国旗奏国歌,蕴意新的一年祖国越来越强盛。这一点又是和另一个时空有所不同。

    很快,那边就传来了国歌的伴奏,还有国歌的稚声大合唱。

    国歌响起的那一刻,梁红兵就放下了筷子站起来表情肃穆,嘴巴轻轻动着,跟着节奏轻声哼唱着国歌。

    大年初一到初三都是他值班,其实工作日的每一天早晨,隔壁的孩子们一块升国旗唱国歌成了保留节目。一直看到不远处的旗杆顶端飘扬了红旗,歌声毕,梁红兵才坐下来,继续吃他的早饭。

    抬眼就看见一个人骑着车就进了院门,梁红兵一笑,大声招呼着,“小李!”

    李路熟练的右腿向后一抬,呈黄狗撒尿之势下了车,跟着惯性跑了几步稳住身形,“梁大哥,过年好。”

    “过年好,吃了没?”梁红兵迎出来。

    李路直接把自行车靠在值班室外墙上,抹了一把汗水,“不急着吃,有要事找你。”

    从百兴村到西城分局,骑车也是要十来分钟的。这大冷天的,瞧见李路额头都泛出了汗水,梁红兵便问,“什么事情这么急,大过年的。”

    李路在光明厂做的事情,梁红兵可是没少听裴磊说过,又帮市府解决了那么大的难题,在他梁红兵眼里,李路可是沉稳如山的年轻人。

    “人命关天的大事。”

    李路说着,径直进了值班室。

    梁红兵一听这话,赶紧的跟着进来,给李路倒了一杯开心,“坐下来慢慢说。”

    喘了口气,李路沉声说道,“我们村的武杰你认识吗?”

    “武杰?那二流子,我能不认识吗?光从我手里走,他就进去了两次。怎么,他又惹事了?”梁红兵眼前马上浮现出一个相貌堂堂却整天干些偷鸡摸狗投机倒把之事的乡痞。

    “他死了。”

    “嗯,死了?”梁红兵瞪大眼睛。

    李路直截了当道,“昨晚十点多,被人杀死的,在张家村码头,尸体沉到了海里去。”

    梁红兵没有反应过来,拉着李路坐下,问,“什么意思?你说清楚点。”

    凶杀案,可是梁红兵脑子里那根弦这大清早的根本没回过味来。

    “昨晚我路过张家村码头,无意中看到码头上有人起了争执。当时没多想,就躲起来看了热闹。没成想,有人开枪了,打死的那个人我看着面熟,非常像武杰。当时我不敢声张,赶紧的回来,先是打听了武杰的去向,结果他就是昨天夜里出门的,今天早上也没回来。本来我应该昨晚就过来报案的,但分局门关着,我又不知道你家住哪里……”

    “这不,一大早起来,确认了武杰没有回来,我才赶紧的跑过来报案。”

    一口气说完,李路端起开水,小心喝了一口,身上的寒意总算是去了一些。即便是贴着热带的边沿,但这清晨的雾霜颇重,却是湿入骨髓的寒冷。

    梁红兵瞪大了眼睛,“你说的,可是真的?”

    “梁大哥,人命关天的事情我能胡说吗,你现在带人过去,还没到退潮的时候,一定能把尸体捞起来,我亲眼看到他们开枪打死了武杰,尸体绑上石头沉到了海里。”李路着急道。

    这般神情七分真三分假,至少他没有提到张彪一伙人走私汽车的事情,毕竟,他最终的目的是吞了这门生意。

    “我马上向局长报告,带队出发!”

    梁红兵一拍桌子,站起来就要走,被李路拽住。

    李路道,“梁大哥,你等等。你可知道张家村是什么地方?”

    经李路这么一提醒,梁红兵顿时就愣住了,气泄了一些,皱起眉头来,重新坐了下来,道,“是啊,那可是张家村啊。”

    张家村,张家镇最大的村庄,不是镇机关驻地,却是周边百里都有名的大村庄。

    确切地说那不是一条村庄,而是由好几条村庄组成的同宗族人聚居的地方。上万的张姓族人,其中又以张家村为重,因为其他几条同样是张姓族人聚居的村庄,全都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迁出去自成一村的。统称张家村。

    张家这一宗的老祖宗祖坟就在张家村。

    光是人口多还不是让人头疼的,张家村人非常的排外,宗族观念非常的强。不管对错,只要村里的人吃了亏,那就一定是要报复回来的。前些年还和另一条比较大的村因为田地的事情爆发了村战,市局出了几百人才把冲突给压下来。

    梁红兵太知道情况的复杂了。

    别说去抓人,他带着人只要进了村,马上就会被围起来寸步难行,想要抓人走,除非出动公安部队。

    李路道,“我敢保证我所提供的信息绝对真实,我亲眼所见。梁大哥,这个案子不复杂,捞起尸体,抓到人。但只有一次机会,趁着张家村人没反应过来,并且要做好充分的准备,随时弹压大部分没有法律意识的村民。他们可不管杀人不杀人,要把人带走,他们是绝对是会拼死拦着的。”

    梁红兵沉思起来,半晌,他问道,“你认得凶手吗?”

    李路皱眉努力回忆,他当然知道是谁,但是他不得不做出这样一幅样子,缓缓说道,“只要看到他,我就能认出来。其实我认识他,但时隔多年,我怕认错。”

    “谁?”梁红兵根本不管认错不认错,只要有目标就好办。

    李路吐出两个字,“张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