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7章 抓捕方案
    ,!

    梁红兵轻轻倒抽了一口凉气,道,“张彪是张山海的孙子,这事难办了。”

    “没什么难办的,他张山海是大队书记,党的干部,难不成会包庇杀人犯?”李路道。

    又是一拍桌子,梁红兵毅然道,“说得对!做下这滔天罪孽,谅他张山海也不敢逆法而为!”

    梁红兵的顾忌是有道理的,张山海既是大队书记,也是张家宗族里活着辈分最高的一人,他说话比镇长镇委书记都管用!

    但在命案面前,梁红兵是不会在乎对方是谁,他考虑的,是如何能尽快顺利地把案件破了!

    “梁大哥,要尽快办下这个案子,最好的办法是两路出击双管齐下,在张家村反应过来之前,把证据落实下来,把嫌疑人抓拿归案。”李路道。

    梁红兵忙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李路凝神说道,“第一,用计将张彪等人引出张家村,只要他们出了张家村,一切都好办。第二,以雷霆之势将张家村码头封锁起来打捞尸体,只要消息传不到张家村里去,你们就有充足的时间打捞尸体。找到尸体,谁还敢抗法。”

    到底是当过兵的,兵贵神速,调虎离山,配合起来使用,是解决当前难题的最好办法。

    李路说,“用什么办法把张彪一伙人引出来要好好想想,绝不能让他起了疑心。”

    这个年代,敢干走私生意的,没有哪个是好对付的,没点头脑,做不来这样的生意。

    大环境上,琼岛那边的汽车走私,大约是从今年开始开始进入旺盛时期。大量的整车源源不断地上岸,大多是来自岛国以及美利坚,然后才开始向边上的陆港半岛延伸。

    毫无疑问,张彪是个人物。在这信息交互极其不方便的1981年,他能够嗅到这样的商机,并且有胆子做,光是这点,就值得李路佩服。

    但是可惜,李路要快速完成他的原始积累,谁挡了他的路,他就会果断地将其除掉,用些手段根本不算什么。

    对于一名来自后世的高级情报官员来说,接触最多做得最多的是什么,都是世界上最肮脏的活,最拷问人心的诡计,玩的都是计谋,吃的都是脑子。

    若非已经官至少将级情报指挥官,已然超脱了具体事务的执行,也许李路当时就直接和唐九动手了,断然是不会多此一举前来向梁红兵报案。

    前世的李路,在他走上领导岗位之前,他待的时间最长的,是外勤岗位。行动外勤做的是什么,是暗杀,是各种见不得光的脏活。影视作品上面的谦谦君子智慧交锋在他看来,是扯淡得紧。

    好歹,李路知道什么叫做“法”,他可以无压力地去做一些在特定环境特定时代中属于灰色地带的事情,但是大是大非问题之上,他轻易不会践踏底线。

    梁红兵沉思了许久,才沉声道,“我有办法。事不宜迟,赶在退潮之前,组织精兵强将到码头把尸体捞出来。”

    “要小心,他们有枪,听说还有重机枪。”李路低声道。

    缓缓点头,梁红兵说的话让李路意外,“我知道,张家村藏了不少枪械,迫击炮都有。”

    李路眉头猛跳,传说中的原来是真的,他说,“民间的枪械泛滥到这个地步,上面就没什么动作?”

    “怎么没有,但张家村你也知道,一个弄不好就是大规模事件。不止张家村,很多宗族意识比较强的村庄,都没少藏枪支。嗨,战事的后遗症吧。”梁红兵叹气说。

    李路便不再多言,顶多两年,大范围的收缴民间枪支弹药专项行动就会展开,并且会持续多年,那才能够真正做到把流落民间的枪支弹药收缴干净。周边两省民间流落枪支多是全国都出了名的,身在其中的人们,却是到了麻木的程度,断然不会有李路这样的外来人这般敏感。

    念及此,李路道,“梁大哥,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开口。”

    梁红兵笑道,“我倒是忘了,你是光明厂保卫科副科长兼着民兵营的副营长,你的人比市局机动队的都要多。”

    光明厂的民兵团尽管缩编成了民兵营,但是缩减的是编制,人员数量可是一个不少。这年代,全国有上亿的在编民兵,像光明厂这样的军工大厂,放在内陆,那是要编一个民兵师的。

    梁红兵说的却是一点也不夸张,只要得到厂党委书记的同意,李路随时能够动员上千的民兵协助公安办案。上千人,哪个市局机动队有上千人,几个县局的在编民警全部加起来也没这么多。

    如果论火力,公安部队就更没法比了,人家光明厂民兵营装备有坦克装甲车以及130毫米口径的牵引式加农炮还有100毫米口径的高射炮!这他娘的是奔着打大杖去的!

    这会儿,梁红兵也想起来了李路的级别,妥妥的副科级,和他们分局长一个级别。

    略显无奈地摇头,梁红兵道,“好,有需要,我一定向你开口!”

    李路站起来,说,“那我在厂里等你的好消息,我也动员一队人起来做好准备,只要你的指示到,我马上带人赶过去帮忙。”

    “等等。”

    梁红兵忽然想起什么来,皱眉说,“你能帮忙再好不过,我的人手的确不太够用。但是,走正常的途径恐怕是来不及了。要上报到市府,市府再和你们厂联系。一来二去就失去了先机。”

    微微一愣,李路倒是没有想过还有这样的流程,问,“那怎么办?”

    梁红兵沉思起来,但很难想到一个恰当的方式。

    好一阵子,李路却是若有所思地自顾微微点起头来。梁红兵见状,问,“你有什么主意?”

    “拉练。”

    李路简单地点出来,“以拉练的名义,我把民兵营拉出去,就放到张家村码头周边搞野外训练。而且,用民兵营拉练的名义封锁码头,更容易掩人耳目。”

    梁红兵眼睛亮了起来,猛地一击掌,“对c办法!只需要你们厂的批准,你就能把人拉出来。对,就这么办!”

    “事不宜迟,我马上去办,直接到张家村码头把现场封锁起来等你。”

    李路不再多言,说完便出门推了自行车就助跑几步跳上车,猛蹬几脚,就飞也似的出了分局大院,往光明厂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