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8章 拳头最硬的人之一
    ,!

    一口气到了光明厂,厂南大门,也就是最大的门口,张卫伟站在门卫室边上值班,牛皮手枪套挎着,一身绿军装,不知道的一看架势还以为这里是军营。光明厂没有停止生产,而是采取了节假日轮值班制度,节假日参加工作的能够领取三倍工资。

    军工厂和军营的区别却是不大的,一样的有军事禁区的牌子树立在那里。

    看见李路到,张卫伟忙迎上来,李路下车劈头就问,“书记在不在厂里?”

    张卫伟见李路这般着急,拿手一指办公楼方向,“他的车刚往办公楼去,今天他值班。”

    李路把自行车扔给张卫伟,跳上停在门卫室另一侧空地上的212吉普车,发动起来就往办公楼去。

    书记的座驾也是212吉普车,确切地说,所有的厂领导的座驾都是212吉普车,和部队是一模一样的。

    倒是保卫科这辆用作厂内通勤的敞篷212吉普车更加显眼和容易辨认一些。嘎吱的把车往五层高的复合式办公楼前面一停,李路就狂奔上去,找只见过一面的书记去了。

    上午九点左右,从厂区深处的民兵营车库呼啦啦的开出来一串的装甲车辆以及解放军卡。

    光明厂民兵营的反应速度让李路大开眼界。

    他的动员命令下去不到十分钟,四百多号人就完成了集合,这还是大年初一啊!当然,对于光明厂民兵营这个实际编制堪比团级部队的民兵部队来说,四百多号人只是一小半,大部分是轮值预备的厂里的青工,棒酗子。

    两点一线的生活,娱乐活动又少,棒酗儿们接到命令,个个打了鸡血似的扔下手里的活就往集结地跑。

    有相关规定,动员令下达,一切以战争为主,其他任何事情都要让到一边。当然,动员也是分几个档次的,比如现在动员的是值班民兵,是比较低档的动员,是为四级战备动员。

    和部队的战备级别划分一个意思,同样的分为四个等级。本身,军工厂的管理、纪律、内务都是和部队同一套。

    让李路更加意外的是,他本想请示书记同意动员一个连出动进行紧急拉动训练的,结果却是,书记批准了——光明厂民兵营的一个连就是四百多号人!

    这让李路猝不及防,他当时就没想起来,光明厂民兵营的编制不能用部队的标准编制来作为参考!

    九辆59式坦克,九辆63式装甲输送车,二十四辆解放军卡,其中六辆各牵引着一门60式122毫米口径加农炮,另有三台战斗型的212吉普车,其中一台是装备了大功率电台的通信车。

    这是一个标准装甲营和一个标准摩托化步兵营组合起来的军事力量。

    还好没有把那些口径达到130毫米的59式加农炮拉出来,太特么吓人了这架势!

    只是李路也根本左右不了,因为这些标准是既定的,什么级别的战备拉动出动什么样配置的兵力,这些在国防动员编制表里都是有明确规定的!

    加上一水的后勤补给车辆,好吧,正如书记所说的那样:“在接下来的二十四个小时里,你李路是陆港地区拳头最硬的人之一。”

    为期一天的战备紧急拉动,书记大手一挥,批了充足的经费。现在的光明厂财大气粗,根本不会在意这点用在国防动员方面的钱。而且,威武雄壮的民兵营一直是光明厂的招牌,厂领导乐于见到这支准预备役部队搞出声威来。

    头上戴着战斗英雄光环的李路,以保卫科副科长、民兵营副营长的身份,担任了此次战备野外拉练的指挥员。

    事情办得比想象中的要顺利,李路不得不让张卫伟去通知梁红兵加快速度。

    59式坦克、63式装甲输送车以及各式军卡、牵引式火炮组成的装甲车队轰隆隆的浩浩荡荡的从厂南门鱼贯驶出。当然,只是拉练,因此弹药车是不出动的,也不会进行任何的实弹射击。

    不过,步兵连是按照规定携带了一个基数的弹药。在这方面,光明厂的管理相对严格,只有李路批准并且签字才能打开弹药箱取出实弹。

    要知道,八十年代国家对枪弹的管理是很松懈的,部队的就更不用说了。

    可以这么说,随便一名和仓库管理员关系较好的,都可以从里面取出一些子弹来,扛着自动步枪上山打猎去。

    身着纯绿作训服的光明民兵营车队轰轰烈烈的穿过市区的人民大道朝南而去。头车是李路的敞篷212吉普车,这种老掉牙的四个轮,到了二十一世纪,绝对是秒杀一切跑车的泡妞利器,如果排放达标了的话。

    在八十年代,在老百姓眼里是了不起的汽车,在一定级别的官员眼里,是很好的代步工具。

    在民兵营,自然就是战斗勤务车辆了。简单到可以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一副车架四个轮子加一个方向盘。

    舒适度是没有的,推背感也是没有的,操控性就更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踩油门往前走,往左边打方向前轮向左转而不是向右转,这就是够了。

    渔业局的码头搬到了镇上海边之后,张家村码头就几乎成了张家村的自用码头了,张彪开始走私汽车之后,更是直接把这里和外界隔绝开来。别说城里人,周边附近村子里的人也不太清楚每个月都有十台八台汽车从这里上岸然后销往内地。

    李路用铅笔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就把动员拉练的集结地域放在了张家村码头以西的山林里。那里是大片的山林荒地,树木杂草自然生长,周边的村民有很多的耕地用不完,还没开始有开荒的念头。

    仔细研究着大比例地图,李路又一次被震惊到了——这是军事测绘部门绘制的军用级别的区域大比例地图,配备到连营一级部队,地图的右下角赫然有该部门的签章。

    这要在后世,这玩意是怎么都不可能在民兵手里出现的。

    精确到哪个位置有一颗较大较高的树木!

    精确到哪个山包有一块大石头!

    精确到那个树木往东十米左右有三棵连成排的小树!

    人工测绘制成的作战地图有常人难以想象的标志物,也有现代人难以想象的无奈。测绘人员跋山涉水,不但要找出所有能走的路,还要找出所有没人走过但是能走的不是路的路,然后搞清楚区域内的每一个明显的标示物参照物,搞清楚每一个制高点,搞清楚制高点之间的距离,搞清楚区域内的动植物种类、地质情况甚至磁场强度……

    对安南自卫反击战中,因为地图的问题,一些作战参谋制定了不符合实际情况的作战计划,导致一部分穿插部队不能按时抵达既定的地点,影响了整个围歼计划,客观原因非常的明显——我军无法像测绘境内区域这样去测绘境外作战地域的地形地貌情况。

    预案都是现成的,光明民兵营出动的这个名副其实的装甲步兵连、机动炮兵连的特混部队就按照计划杀了进去。

    张家村码头闯进来好几辆军车,上面穿着军装背着长枪的兵呼啦啦的下饺子是的往下跳。

    这会儿,码头上聚集着一些闲杂人等,大多是张彪团伙成员。打牌的打牌,喝酒的喝酒,神侃的神侃,一看这阵势,都被吓到了。

    张卫伟挥着手下达口令:“把这里都封了,任何人不得不进出!”

    民兵们轰然散开,马上就拉起了警戒线,荷枪实弹的,就把码头给孤立了起来,实际上是和张家村和码头之间放了好几道防线,切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

    手下纷纷报告各个班到位,李路马上通知了梁红兵。

    梁红兵带了一队警察在几里地外等候着,接到李路的信号,马上下达命令。三轮警用摩托车打头,212吉普车跟着,解放卡车最后,数十名警察浩浩荡荡的开向张家村码头。

    几分钟后,他们就到了光明民兵营设置的关卡,端着枪的精干民兵毫不客气地把车队给拦下来。

    梁红兵连忙下车,“我们是西城分局的,到张家村码头办案,我和你们李科长通报过情况!”

    马上有背着电台的民兵跑过来,负责关卡的民兵排长用电台联系了李路,得到李路的指示之后,他才挥手放行。

    光明民兵营使用的是让人笑哭的军队列装的营连级电台。

    李路在码头那里亲自负责,让人把码头给封锁了起来之后,就坐在敞篷212的副驾驶上,扫视着现场。码头实际上是张彪团伙的常驻据点,时常有几名人员在这里聚集。看到荷枪实弹的民兵呼啦啦的过来就把码头给围了,几个人都蒙圈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小头目,二十多岁的样子,跑过来问负责现场指挥的张卫伟,“同志,你们这是干什么?把我们的路都堵了。”

    张卫伟挎着牛皮手枪套,马克洛夫手枪塞在枪套里,威风凛凛的,斜眼看着那小头目,道,“我们在搞拉练,借地方用一下。”

    “那不行,你把路堵了,我们的车没法过啊。”小头目说。

    “这码头废弃了吧,能有什么车过来。”张卫伟说。

    小头目说,“总之你们赶紧把路让开!”

    张卫伟不废话了,拔出枪,一瞪眼,“怎么着,你要和政府对抗?信不信我代表人民专政你!”

    后面几个民兵凶神恶煞的围过来。

    小头目心肝都开始打颤,再不敢多言。敢杀人,不一定敢和当兵的对着干。而且,小头目看到这种阵势,心里早就没了底气。当下就老实的回到码头上那间棚屋前面,和其他几个人交头接耳的。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此次拉练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捞水下的尸体。

    梁红兵带领的公安队伍赶到码头,二话不说,警察们就扑上去把码头所有的闲杂人等都给拷了起来,顿时码头上一阵吵闹,警察们几个枪托过去,马上就老实了。

    和李路这边说了几句,李路当下把尸体的具体位置指了出来,梁红兵就开始指挥水性好的部下下水打捞。尸体绑着石头下沉,位置不会有很大的移动,找起来很容易。

    当那几名被拷起来的张彪的手下看见被打捞上岸的泡得浮肿的尸体,脸都绿了。而码头和村庄的交通被切断,他们根本没有机会通知在村里的张彪。现在可不是二十一世纪,一个信息一个电话解决问题。

    尸体捞了起来,下面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李路自始至终都没有让民兵参与警察的事情,但是他却亲自上阵指认嫌疑人,这方面,他处理得很好。

    而他也不惧怕遭到报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