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9章 百万豪车拉砖头
    ,!

    大年初一的中午,西城区刑警队的干警们押着以张彪为首的嫌疑团伙离开张家村,半个小时后,李路下达了提前结束拉链的命令,带着民兵部队返回光明厂。

    和预估中的一样,梁红兵等人找到张彪要把他带回去调查的时候,遭到了张家村村民们的围堵。哪怕有尸体在场证实凶杀案的确存在,甚至有目击者的指证,张家村法盲式的村民依然进行了阻挠。

    最后还是靠着民兵部队硬生生的开出一条道路来,西城刑警队干警们才得以顺利的把嫌疑人给押解回局里。

    同时被查扣的,还有在张彪家院子发现的十二台走私车,也被带回了西城分局。李路看到那些车,眼睛都绿了。在他看来,这些都是钱,大大的钱。并且,这些车,是非常宝贵的研究蓝本。

    对李路来说,这件事情结束了。

    只是,下午下班回家,一进村就看到了潘燕家挂起了白布,门口前面摆着一副棺材,她独自一人跪在那里焚烧着纸钱,村里的一些熟悉白事的帮着忙活着。武杰一死,潘燕就成了孤家寡人。他们本来就是外乡人,家人亲戚全都不在本地。成了寡妇的潘燕,越发的引得男人们怜爱了。

    大年初一遭到这样的厄运,对潘燕来说无疑是天崩地裂。

    李路停住了脚步,面对潘燕,他心里是有些愧疚的。虽然事发当晚,武杰是突然遭到枪杀的,即便他出手,也改变不了潘燕成寡妇的事实。但终究亲眼所见却没能出手相救,两世为人,今世是在战场上足足打了两年仗的兵魔,前世是心狠手辣的情报军官,李路那颗心脏已然强大非常,但是他的心里依然有柔软的一处。

    然而,为了强大的华夏能够更早的屹立于世界之林,李路必须铁石心肠,况且,武杰这样的流氓混混,现在不出事,晚些时候严打开始,也逃不掉一死。

    想了想,李路还是走过去,站在潘燕身边,对她说,“节哀,需要帮助,随时找我。”

    哭肿了眼睛的潘燕泪眼汪汪的望着李路,朦朦胧胧的。

    李路轻叹一声,和村里帮忙的几个老人家打了招呼,回到家和爹妈聊了两句潘燕家的情况,就回去睡回笼觉了。

    他的家距离潘燕家不到一百米,很快敲锣打鼓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以百兴村的习俗,白事要持续到明天天亮。

    躺在床板上,李路自顾苦笑,倒不如留在厂里的宿舍休息了。

    李国光和蔡叶芬在院子里择菜,三儿子出息赚了钱成了公家的干部,这年货一堆一堆的让这两口子眼睛发直。自然的就天天的给孩子做好吃的,大块大块的五花肉,吃得几个儿女嘴角流油,尤其是俩小女儿。

    “唉,这大过年的,可怜了潘燕这孩子。这人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呢。”蔡叶芬叹着气说。

    李国光抓了一把豆角整起地掰成小节,说,“说是谋杀,警察局好像已经抓到了凶手。”

    蔡叶芬摇着头,“你说潘燕这孩子以后可怎么办。”

    “能怎么办,找个人家再嫁了呗。”李国光道,“那姑娘还年轻,可惜摊上了这么一个二流子。我早就说了,武杰这么干早晚得出事。”

    “行了,人都没了,你少说两句。一会儿我去看看。”蔡叶芬说。

    李国光道,“知道她是你娘家邻居,去吧,看看有需要帮手的,帮一帮。”

    “嗯。”

    躺了好一阵子没睡着,李路干脆起来,拿了把凳子过来,和爹妈一块择菜,问道,“大哥二哥他们呢,妈。”

    “跟小威出去了。”蔡叶芬说,“他们听说跟着小威卖货一天能赚五块钱,哪里还坐得住。”

    李路一下子就傻了,苦笑着摇头,道,“妈,小威那个生意是我在做,小威是给我打工的。”

    李国光和蔡叶芬可不知道这里面的具体情况,一听这话都吃惊极了。

    “三儿,你怎么,你从哪里搞的这些?”李国光有些担忧有些急切,“三儿,你是国家干部,可不能乱来。”

    “爸,昨天我不是说了吗,我一边上班一边做生意。前面帮了市府一个忙,市府支持我开了工厂搞了个贸易公司,这些都是合法的,你别自己吓着自己。再说,我就是一军工厂的职工,算什么国家干部。”李路解释道。

    李国光放下豆角,严肃地说,“三儿,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给我讲一遍。昨天乱糟糟的,就没讲清楚。我可告诉你,现在国家政策不明朗,就算要做这个生意,也得谨慎。”

    在他的观念里,依然有着倒买倒卖的概念,哪怕他是上过农业大学的高知识分子。多年的劳动改造已经影响到了他思考问题的方式。

    李路知道就算他现在说出花来,也无法根本改变李国光的观念,因此解释道,“所以我不出面。货是一个香港人提供的,销售是小威负责。”

    “嗯,这样是稳妥的。”李国光很认真的思考着,“这样,让耀华和家华帮着做,农村青年再坏坏不到哪里去。你是绝对不能出面的。”

    站在李国华的角度,李路就完全的能够明白他的一番苦心。这一点也开不得玩笑,前面几年多少倒买倒卖被打击,牢底坐穿的可不少。只要给你定了性,那是跑不了的。

    李路点头说道,“先让大哥二哥熟悉一段时间,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们帮忙。”

    “他们能帮上什么忙,除了种地什么都不会。”蔡叶芬叹气说。

    “妈你就别管了。”李路笑道。

    看了看时间,李路说,“我到市区去一趟。”

    李国光指了指停在那边的陆地巡洋舰,道,“怎么不开车去,既然是市府奖励你的,可以大方开出去,不怕厂里说。”

    李路道,“就几里路,我骑车去,而且,这油不好加。”

    蔡叶芬嘀咕着说,“这么大个车子可惜了,我还想着过了年把老房子修一下,用你这个车拉砖头,比牛车好使。”

    李路刚推上八二杠,听到这句话汗都下来了,娘亲哟,您这心可够大的,上百万的豪车您居然要用来拉砖头。

    但是,李路却回答,“一会儿我到厂子里弄点柴油,回来给您拉砖头。”

    在老妈欣慰的笑容里,李路跨上八二杠出了门,径直的往市区去了。

    他得抓紧把区分局查扣的张彪的那十二台车弄到手,转手一倒就是十万起步的利润。鉴于与市府有过成功合作的经历,李路事实上给相关部门探索出了一条新的处理罚没查扣物资的新路子。

    梁红兵喜上眉梢高兴得不得了,一天之内破了一桩杀人案,并且破获了一个大型武装走私集团,缴获各类枪支弹药若干。也就是说,新春第一天,他有了一个很好的开始。

    看见李路在院子里,各个科室来回转忙着的梁红兵更开心了,大步走过来,道,“来了,到我办公室坐。”

    西城分局的院落本来就很破,都是拱顶的瓦房,也不知道使用了多少年。梁红兵这个刑警大队长的办公室也就一般化了。这种房子冬冷夏凉,夏天是最舒服的,不知道比平顶的混凝土平房凉快多少。

    “坐,我这有好茶,尝尝。”梁红兵动手泡起茶来,忙活一阵子给李路倒了满满一茶缸的茶。

    这个年代所能看到的日常使用的物件,无不是以简单、粗大为特点,浓重的苏联风格。比如家家户户吃饭用的大海碗,比如喝水用的大口杯,比如很多很多,没有任何的花里花俏的装饰形状,以实用为主。

    梁红兵笑着说,“小李,我已经跟周秘书进行了联系,周秘书会和局领导进行协调,查扣的走私车,还是交给你来处理。上次那个事情办得很漂亮,周秘书和他的老板都非常的满意,这你是知道的。”

    李路顿时乐了,“梁队,你怎么就知道我是为这事来的。”

    梁红兵深深地看了李路一眼,哈哈笑着说,“你小子可别小看天下人。老周跟我说你开了拖拉机厂,那会儿我就知道你的想法和别人的很不一样。”

    顿了顿,梁红兵压了压声音说,“你想做什么我不知道,你也别让我知道。”

    李路微微点头,“梁队,我明白了。”

    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干脆,李路此时起码知道一点,梁红兵通过张彪这件事情猜到他想做什么,只要不犯在梁红兵手上,梁红兵不反对他的事情。

    张家村在百兴村的南侧,李路说他回家经过张家村码头无意中目睹的凶杀案,梁红兵仔细一思索,把前后的细节串联起来,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李路是有目的的跟踪武杰或者正好在对码头进行侦察。

    侦察张彪团伙的据点,想干什么呢?

    吞了张彪的生意,除了这一点,梁红兵找不出更合理的解释了。

    李路真诚地对梁红兵说道,“梁大哥,谢谢。”

    梁红兵笑道,“老弟,应该是我谢谢你。告诉你一件事。年前局党委研究西城分局副局长的人选,我是候选人之一,没有明确的倾向。今天一大早你送我这么一场大功劳,我这个副局长板上钉钉了。”

    “太好了,恭喜梁队,哦不,应该是梁局。”李路笑着拱拱手。

    “别跟我来虚的啊。”梁红兵摆摆手,道,“老弟,以后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尽管说。”

    “一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