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0章 老婆六岁
    ,!

    骑了车从西城分局出来往光明厂去,李路没忘了娘亲交代的事情,打算到厂里弄点柴油喂饱陆地巡洋舰,然后开动起来去拉砖头。

    经过西城第一小学,也就是西城分局边上的小学大门的时候,李路看见前方有个婀娜多姿的背影骑着白鸽女式自行车,后座上带着个背靠着她坐的小姑娘。

    看清楚了那小姑娘的样子之后,李路的脑袋像是被雷劈了一样,“轰”的炸了,整个人都木了,差点撞路边的电线杆上去。

    稳了稳心绪,李路控制着有些颤抖的双手,稳稳扶着车把,控制着速度慢慢的跟着那婀娜多姿的穿的藏青色棉外套的女子身后,盯着那小姑娘看。

    从背影看,骑车的女子拥有的绝对是另一个时空二十一世纪所有女人都梦寐以求的身材,黄金比例的腰身,哪怕是穿着臃肿的棉衣也能从中管中窥豹,乌黑的长发用皮筋简单的扎起来,随着踩脚踏的动作慢慢的左荡一下右荡一下,荡呀荡呀。

    但,李路的注意力却是一直放在那个梳了两条小辫子的大概五六岁的小姑娘身上,裹着厚厚的棉衣,红色的围巾把脖子团团裹住,俏皮可爱的脸皮红扑扑的,大眼睛一闪一闪。

    女子载着小姑娘经过市府,穿过两条小巷子,随即进了市教育局家属大院。

    李路被门卫大爷拦了下来,“哎哎哎,小同志,你是干什么的?”

    家属大院哪个他不认识,瞅见陌生面孔,门卫大爷马上就拎着水烟筒小跑过来拦住了李路,高度戒备地盯着李路,一只手挡住了车把,另一只提着水烟筒的手已经在蓄力,一言不合门卫大爷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用那差不多比胳膊粗长约一米的用筒竹制作而成的水烟筒照着李路的脑袋就干过去。

    李路的目光不舍的从远去的小姑娘脸上挪回来,落在了门卫大爷挡在车把上的粗糙得很的手背上面,马上陪笑脸说,“大爷,我来找人的。”

    “找谁啊?哪家?”门卫大爷依然警惕十足。

    李路说,“冯玉洁家。”

    “冯玉洁?哪个?没这个人。”门卫大爷摇头。

    李路刚想说刚刚进去的坐自行车后座上的小姑娘就叫冯玉洁,突然的意识到这会儿是一九八一年,猛然的刹住了话头,尴尬地说,“那什么,我可能是记错了,对不住了大爷。”

    推了车,李路没等门卫大爷回过神来,便落荒而逃了去。

    门卫大爷追了几步看见李路跑远了便停下脚步,狠狠的瞪了一眼李路的背影。

    李路一直在慌神,满脑子都是方才那个小女孩的样子和他在另一个时空的妻子的样子,稚嫩的脸庞和成熟的脸庞来回的交织。

    “哐当!”

    他一不留神把车骑进了公路沟里,人摔到一边,索性坐在地上呆呆的想,嘴角满满的是苦涩的笑容。

    没错,那小女孩是他的妻子。

    另一个时空的后世的妻子冯玉洁,一九八一年的冯玉洁,才六岁!!!

    六岁啊!!!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崩溃的吗!

    他压根没有想过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实际上,他压根就没意识到,他回到这个年代是独特的唯一,对于他这一个个体来说,时光倒流三十六年,而他未来记忆中的一切,在这个时空的八十年代,是不复存在的。

    冯玉洁出于书香门第,父母都是教育系统的高级知识分子,陆港地区乃至全省都非常有名的教育专家,到李路和冯玉洁结婚那一年,他们已经是政务院特殊津贴的获得者,他们培养的学生遍布各行各业且大多是行业的佼佼者。

    这样环境中长大的冯玉洁,具有很多女人都不具备的书香气以及令人着迷的知性。美貌与智慧,在厚重的底蕴中孕育成长,以至于李路一直认为他那一辈子最幸运最成功的一件事,是取冯玉洁为妻。

    现在呢?

    老婆养成系列?

    李路也许会有这样的想法,但这个年代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想法变成现实。

    另一个时空中,李路比冯玉洁小六岁,而在他穿越时空都了这个时空到了附体了另一个同名同姓的人之后,他比冯玉洁整整大了十四岁。

    另一个会让他崩溃的关键在于——当前的自己,灵魂是另一个时空的自己,而身体却早已经更新换代。

    李路可能无法想象,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如何妥善处理灵魂与身体。

    想得再多并没有任何的用处,六岁的冯玉洁到二十岁哪怕十八岁,这当中需要经过至少十二年的时间。十二年里面会发生多少事情什么事情,李路知道,但他不知道也无法控制人的情感发展。

    “老三,怎么回事,怎么摔了?”

    远远的,李耀华和郭翰威骑着车过来,后座上焊接了一个大大的带锁的箱子,瞧见公路沟里的李路,李耀华紧蹬了几下飞奔过来。

    “哥,你咋的了?”郭翰威紧张兮兮的跨下自行车放了撑子支好车,赶紧的跑过去看。

    两人把李路扶起来,李路拍了拍屁股,摇头道,“没事,不留神摔了一下。”

    他们看李路的脸色不太好,李耀华说,“上医院看看去,你这个样子挺吓人的。”

    这会儿李路的脸色惨白惨白的,看着是挺吓人。

    李路连忙说道,“真没事,你看,好着呢,就摔了一下。大哥,你们这是干嘛去?”

    李耀华还是不放心地说,“老三,哪儿不舒服要说。”

    心里不舒服,可是能说吗?

    李路苦笑道,“大哥,你当我孝呢,不就是骑车摔了一跤。你们不是卖货去了,怎么还往回驮?”

    他看到自行车后架的箱子里满满都是收音机。

    郭翰威咧着嘴说,“这是村里订的,有三十多户呢。”

    百兴村是一条大村庄,又是属于西城区管辖的自然村,村民的购买力比其他村庄是要好不少的。这方圆几百里,百兴村和张家村的知名度差不多,只不过前者是因为村民生活普遍相对较好而且是属于西城区直管,而张家村则是因为民风彪悍。

    从村里拿了三十多个订单,郭翰威比在其他地方卖出去一两百台都要高兴。因为这是可以让他在村里长脸的事情——你们也总有一天求我郭翰威办事了!

    这年头想买台收音机可不容易,多少人找人托关系好不容易也不一定能买来一台,家里有个什么亲戚在供销社上班的,那叫一个风光,隔三差五就有人提着烟啊酒啊什么的到家里来,拜托帮忙搞台收音机什么的。

    “哦,你们去忙,我回趟厂里。”李路说。

    李耀华和郭翰威走了之后,李路调整了一下情绪,深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差不多缓过神来,骑了车往厂里去。未来老婆的突然出现,搞得他连正事都忘了。

    却说教育局家属大院那边,到家下了车之后,冯玉洁对骑车带她的牛军说,“牛老师,刚刚有个叔叔跟着咱们,是你朋友吗?”

    婀娜多姿的背影转过来面对镜头——很难形容的标准五官,绝多大数人眼中的好看的女人的脸,初一看很普通,越看越好看。如同她的身材,甚至应该说,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像是使用了超级计算计算出来的黄金比例,漂亮、美丽等形容词根本不足以进行充分的形容。

    牛军挑了挑眉头,问,“是吗,他长什么样?”

    “挺好看的。”冯玉洁笑着露出可爱的孝牙。

    这会儿,冯玉洁的母亲下楼来,牛军整理了一下冯玉洁的衣领,说,“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两天后老师再接你到家里学琴。”

    说完和冯玉洁妈妈打招呼,冯玉洁妈妈和牛军都是南方师范大学毕业的,而且冯玉洁妈妈曾是牛军班上的助理教员,因此关系很好。

    “师姐,那我就先回去了。”牛军和冯玉洁妈妈说了几句闲话,道。

    冯玉洁妈妈说,“大过年的还要你跑一趟。”

    “没关系,我闲着也是闲着。”牛军摸了摸冯玉洁的脑袋,“玉洁,跟老师说再见。”

    冯玉洁乖巧的摇手,“老师再见。”

    “再见。”

    骑了车,牛军离开教育局家属大院。

    她出门原路返回,折返往厂里去的李路再一次看到了她的背影,但是却没有看到冯玉洁,李路心里一阵失落。但是很快他用人性克服了兽性,努力让自己认清楚事实——冯玉洁才六岁。

    这个骑车的是什么人呢?

    李路心生奇怪,他可以肯定不是冯玉洁的母亲,因为他知道冯玉洁的母亲一辈子都没骑过自行车。他决定悄悄尾随看看这名骑车的女子最终会去什么地方。冯玉洁家里亲戚好些个李路都知道,只要知道她住在哪里,基本上就能做出判断来。

    一路尾随,在某些人看来显得有些猥琐,但干情报出身的李路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他的思维里,为了达到目的而使用一切手段是必要的。当然,时过境迁,这一世不同上一世。

    让他意外的是,他看到骑车的女子进了地质勘探大院。

    他非常肯定,冯玉洁家没有任何亲戚是在地质勘探系统工作的。

    这个女人是什么人?

    一想到自己的老婆被一个陌生的女子带来带去的,他就浑身的不踏实。李路默默记下了位置和那女子的外形特征,便骑车离开往厂里去。不过他自始自终都没能看到女子的长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