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2章 搬砖
    ,!

    接受了现实之后,李国光夫妇就安心了,也就不再纠结于李路不是亲生的用他的钱心里不踏实。

    蔡叶芬是公社初期时代的扫盲班教师,文化不高但好歹是识字的。李国光接受过高等教育,尽管当初是以工农兵学生的身份入学,但陆港地区农业专家也是扎扎实实真才实干打出来的名号。

    李路应该感到庆幸,父母亲的思想并不顽固。

    条件好了,蔡叶芬是闲不住的,哪怕这会儿正过年。她就准备趁着孩子们都闲着把祖屋给翻修翻修。

    李路回到家给lc80灌满了柴油,李耀华和李家华也回来了,不时吸着鼻涕的李祖明把他们给喊了回来。

    李国光就开始安排任务了,道,“下午把祖屋给收拾收拾,拉几车瓦砖,明天我去找克爹给翻修翻修。”

    克爹是村里的水泥匠,砌墙一把好手,带两三个徒弟,在这个时代属于高技术人才,走到哪吃到哪,收入还很高。谁家要建房要修葺房屋,好吃好喝备着不说,还得上门预约看档期……

    李路说,“我从厂里把建筑队借过来用两天好了,直接推了盖新的。”

    “像什么话。”李国光瞪眼,这老三当兵打仗回来之后什么都好,就是总爱占公家便宜这一点他是不满意的,道,“祖屋不住人,修一修,浪费那个钱干什么。”

    李国光对李祖明说,“老四,你在家带妹妹。”

    “我要去!”李祖明拒绝道,“我要坐三哥大汽车!”

    俩妹妹也跳着脚说,“我也要我也要!”

    “那就都去,要干活的!”

    李国光一挥手,全家出动。

    车门才打开,李祖明就跳上了驾驶座,坐在那里小心翼翼的摸着方向盘兴奋的直跳。李路哈哈大笑着把俩妹妹抱上去放在后座,道,“四儿,到边上去,三哥开车。”

    李路对李国光和蔡叶芬说,“爸,妈,上车。”

    李国光道,“我们走过去,你们坐车。”

    二哥李家华有些笨拙地上了第二排,说,“老三,我知道地方,带你去砖窑买砖。”

    李耀华也想坐,不过他是大哥,不好开口。

    李路道,“大哥,一块去,人多干活快。”

    “好嘞。”李耀华这才欢喜的上了车。

    李国光夫妇挑着簸箕走了,李路发动了车子,看了眼激动得不行的兄弟妹妹们,道,“要开车了哦,坐稳了。”

    现在不管是建高楼还是农家小平房,用的烧制的板砖都是从遍地开花的土窑里出来的,最古老的烧砖的方式,在流水线型的板砖工厂出来之前,全国各地都依靠这些不计其数的大小土窑来提供着最基础的建筑材料。

    百兴村是郊区村,在通往滨海区的主干道两侧就是洋洋洒洒的通日冒烟的大小砖窑。百兴村属于西城区,非农和农业只隔了一条马路,但是去往经济当前最发达市容市貌也最好的滨海区,得通过南下的一号主干道一直往南走。因此这条宽大的非铺装马路也被当地人简称为一号线。

    lc80在非铺装路面上的行驶如鱼得水,正是这样起伏不平的路面才能体现出这种车的价值,长悬挂行程能够应付绝大多数地表。

    副驾驶上的李耀华指着公路两边的砖窑说着话,李路的心思却是到处乱跑。现在的一号线根本一点后世超级城市主干线的样子都没有,两侧更是大片的野树林和农田耕地,就是身在闺中的山村一般模样,原始得令人发指。

    在李耀华的话语下,看着那突突突冒着烟的砖窑,李路的脑子轰轰的在响——未来三十年,还有什么比建筑材料更能赚钱呢,当前的八十年代,国家拉开架势搞基建,整个国家开始了不停的拆不停的建。

    那“要想富先修路”的口号一直喊到三十年后,甚至被编入小学语文教材,三十年的全面间基础建设一年比一年的投入大。

    哪怕是当前,拥有一座两座砖窑,那就等于印钞工厂啊!

    李耀华的话印证了他的豁然开朗,道,“喏,前面烟囱最高的,就是福叔的砖窑,那家伙太厉害了,卡车都买了三个。”

    东方大卡,十几万一台。

    福叔是他们村的村长,也是村里最有钱的人。

    李路的印象里,一些村长如果不是村里最有钱的一拨,就是最穷的一拨。宗族观念很重的陆港地区,村长的权威越发显得威重,以至于很多人都会认为——村长家有钱那是理所应当的啊!

    于是形成一个概念——当了村长就有钱。

    “那去他那拉砖?”李路问道。

    李耀华说,“对,去福叔那,他肯定要给咱们少钱。”

    尽管回来没几天,村里的事情,只需要在吃晚饭的时候端着饭碗出门蹲着扒上一阵子,就什么都知道了。好多孝子到了晚上最热衷的事情就是和酗伴约好,然后各自端了饭碗屁颠颠的在说好的地方一边说话一边吃,我吃点你碗里的青菜,你夹走我碗里的一块红烧肉。

    依然把车开了过去,砖窑那空地上忙碌得很,本来用来存放烧制好的板砖的空地没什么存货,可见生意之红火。

    一台农用拖拉机在那里装板砖,买东西的亲自动手搬,卖东西的三三两两坐在一边抽烟聊天,买东西的还高兴得很,还得敬烟。这样的买卖关系只存于这个美好的时代,二十年后你就是送货上门也得经手客户的千挑百选,稍不满意就退货你还得上门来收。

    福叔蹲在那里扶着水烟筒咕噜咕噜的抽,瞧见过来个高大的轿车,马上站起来把水烟筒塞给身边的工人,就小跑着迎了上去。他认识这个车啊,去年他去琼岛看见人家大领导坐的就是这个车。

    他以为什么大领导来了。

    那些或蹲或坐着休息的工人们也都纷纷的站起来,惊奇而畏惧地看着从公路那边拐过来往这边开卷起阵阵灰尘的高大轿车。在他们的认知里,自己与这样的物件以及拥有这样的物件的人,是差着天上和地下这么远的距离,那股子深深的深深的自卑,会延续到他们的下一代。

    车停稳,李路下来,车里的其他人茫然着急的寻找着开关,李路给李耀华指了方式后,赶紧的从外面打开后排车门,先把俩妹妹抱下来,李家华跳下车的时候脑袋磕在车门顶框那,尴尬的笑着揉脑袋,李祖明说,“二哥你也太笨了。”他跳下车,一个没站稳踉跄一下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敲是一积水处,顿时开了花。

    俩妹妹笑得前俯后仰。

    李祖明站起来拍拍屁股把手里的泥水甩向俩妹妹,“笑什么,你们还要三哥抱呢,不知羞!”

    仨孩子就要斗起来,李路哈哈大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