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9章 老连长
    ,!

    靶场是一块很大的空地,靶区这边有不少小山头,种满树木,长着很多野草和灌木丛,最高的山头光秃秃的,都是让火炮给打的。

    靶子的位置就在山脚下的平地上,这会儿已经被隔离开来,只有李路和裴磊能够近距离看到毁伤情况。

    李路和裴磊走到靶子那边,裴磊指着被直接命中的部位,控制住着激动的情绪,低声说道,“这个标准的装甲钢板,我敢说就算没有领先世界水平,也位列世界先进水平之列!”

    摇了摇头,李路说,“还没到那个程度,美国人有贫铀装甲,有贫铀穿甲弹,他们的105毫米坦克炮的威力超越了毛子的115毫米炮,毛子被迫搞出了125毫米的滑膛炮,北约国家马上就拿出了120毫米滑膛炮,威力和精度以及使用寿命都在毛子的125毫米滑膛炮之上。”

    “不过,这对咱们的装甲研制工作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李路补上一句。

    裴磊却是笑着说,“你看的太浅显了。”

    他指着受到重创后依然坚挺的装甲钢板说,“火力,防护,机动性是坦克的三大重要指标。但是这里面有一个矛盾关系。增强防护势必要增重,增重就会影响到机动性。各国持续研制更大马力的发动机,是因为坦克的车重在持续的增加。当研究人员发现更大马力的研制越来越困难的时候,就会想,能否以同样的重量让坦克具备更强的防护力?”

    他敲着半残的装甲钢版说,“装甲轻量化。所以,咱们的轻量化装甲钢板的成功,影响到的是坦克的综合性能指标。别的不说,就是现役的59坦,换上同等规格的新型装甲钢板,防护力增加一大截而机动性不会受到影响,如果以同等的防护力为标准,车重就会得到极大的减少,机动性就会得到提升!”

    “总之一句话,有了轻量化装甲钢,咱们可以从容的规划分配坦克的其他主要性能指标!”

    李路恍然大悟,道,“这么说,如果拿到了大功率发动机以及高性能坦克炮,咱们研制新型坦克就不存在其他技术难题了?”

    “没那么简单。”裴磊摇头道,“主战坦克的研制是一项庞大的涉及到几十个学科的大工程,发动机、火炮,这些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不过有好的发动机和火炮,肯定能节省大量的时间。”

    说到这里,裴磊摆摆手说,“这些不讲了,轻量化装甲钢成功了,我就要开始着装搞59改,等美方团队到位,把发动机和火炮谈好,立马就出样车进行试验。”

    李路想了想,说,“裴工,你可以先做一部分改进啊,试着用新型装甲钢生产一台出来,发动机梆炮啊这些还是用原来的。性能过关,便宜点也是可以卖的嘛。”

    裴磊一拍脑袋,“是啊,为什么非要等新发动机新火炮呢?”

    “裴工。”李路拽着又要走火入魔的裴磊,嘱咐道,“新型装甲钢成功的消息一定要进行封锁,保密工作一定要做好,尤其是配方,那东西可是无价之宝。”

    “我明白,你放心吧。”裴磊道。

    也许是李路上一辈子接触的坦克都是先进得一塌糊涂的第三代主战坦克,因此在面对这样的技术突破没有多大的感觉。干情报出身的他只是第一时间意识到这个消息要严格保密。

    而裴磊则不同,那么多炼钢厂那么多研究人员搞了十几年的新型装甲钢都没搞出来,他裴磊搭的一个并不专业的研究小组搞出来了,并且是光明厂下属的小炼钢厂生产出来的。

    抛去其他方面,单单是这份荣耀就是许多人消受不起的。

    裴磊差不多是个全才,钢材研制方面也是有两下子的,他知道,如果使用更好的原料,工艺上再做进一步的改进,新型装甲钢的指标会更好!

    不是硬度足够高就能用来做坦克装甲钢板,从试验的情况来看,李路提供的配方炼制出来的钢板具有很好的韧性,这一点从钢板没有碎裂能够看得出来。这个指标性能可不得了。

    往回走的路上,李路也在琢磨,轻量化装甲钢是否可以用在汽车制造上面,大梁,传动轴,悬挂,车架,应该是没有技术上的问题的。如果能行,也许红星拖拉机厂造出的第一台车就能被冠以“全球首款使用轻量化特种钢”的量产车。

    有了具体想法,他一下子就想到了红星拖拉机厂的建设上面来——迄今为止那里还是一块荒地。

    李路手里一分钱没有。

    奋远公司的扩大经营占用了绝大部分的资金,没有个把月的时间,资金很难回笼。他现在能用除了红星厂账面上的十万元,就只有爷爷留下的三根大黄鱼——说服杰克用掉了一根。

    剩下的两根还在唐九那里,但是李路不打算再用,那两根大黄鱼必须留着充当战备硬通货,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他上辈子是干情报工作的,做事习惯留后路。

    那台完成了大保养的t-62m在试验区的大操场跑道上疾驰着,卷起阵阵的灰尘,孙江涛带了一群工人和技术科的在起点的位置等着测试结果,坦克团过来验收的军官三五人站在一起,不时的对跑道上撒开了跑的t-62m指指点点。一切正常的话就会交付坦克团,拖了这么长时间,坦克团那边早就等不及了。

    李路走过去看热闹,边走边打量着那几名军官,看到其中一名没有了左臂的军官的时候,李路猛地站住了脚步惊喜喊道:“连长!?”

    独臂军官止装头看过来,惊喜万分,“李路!”

    “连长!”李路跑过去,激动地敬礼。

    独臂军官还礼,一只右手猛地把李路搂到怀里用力地拍着他的后背,“你小子!让老子看看!”

    说着推开李路后侧半步从头到尾把李路好好的打量了一下,满意地点头,“好c!全须全尾!精神头不错!”

    李路激动得很,“连长……”

    独臂军官转头对其他几名坦克团的军官说,“他就是我经常跟你们提起过的在安南前线杀了一个三进三出的勇士!我这条命就是他给救回来的!”

    独臂军官名唤张平山,坦克团参谋长。

    坦克团的那几名军官肃然起敬,向李路敬礼。

    李路在安南前线三进三出的事迹对很多没有参战的官兵来说,几乎是一个传说。

    真实的情况是,李路所在的步兵团在完成了大规模作战行动之后后撤到防区,为了摸清越军的炮兵阵地,李路所在的连队组建了一支突击队潜入敌人腹部进行侦察,后撤的时候遭遇截击,亲自担任突击队队长的连长率领两名战士殿后掩护其余人员撤退。

    在既定的汇合点等候了三个多小时没有等到张平山三人,李路不顾劝阻独自一人再次深入敌腹营救张平山三人。李路找到张平山的时候,他已经负伤,左臂被炮弹炸断,其他两名战士牺牲。

    就在这个时候,越军主力部队封锁了边境,李路和张平山陷入了重围。李路居然带着张平山再一次往越军的纵深突击,一天一夜潜行三十公里,极大的调动了越军主力部队,为我军同时展开的拔点作战创造了极好的歼敌机会。

    第二次深入敌纵深的时候,李路和张平山还顺手断掉了越军一个指挥所。

    随即,上万人的越军部队对李路和张平山展开了疯狂的追击,大迂回向边境靠拢的二人遭到了极为猛烈的追击,仿佛越军整个部署在边境地区的部队都把目标放在了他们身上。

    张平山以为走投无路的时候,李路再一次做出了惊人的举动,居然带着张平山第三次掉头杀入了越军纵深——因为只有这一个方向存在漏洞。那个时候,张平山已经几近昏迷,几乎靠李路背着走。

    正当张平山认为要为国捐躯的时候,李路完成了一项伟大的创举。

    他居然背着张平山在热带雨林里穿越了三天三夜,从西线战场迂回转折到东线战场!!!

    李路生生的把当时情况非常危险的张平山从热带雨林里扛了出来,三天三夜里行进一百二十多公里!

    围追堵截的越军部队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

    连云南前线指挥所接到昆明前线指挥所的通报消息后,都认为这是一个恶作剧!

    此战后,伤愈归队的一等功臣张平山被调回了后方部队担任营长,仅仅一年,调任驻扎在陆南的坦克团的参谋长,他的前途一片光明。同样是一等功臣并且荣获个人荣誉称号的李路,却因为战场抗命同时得到了处分,又在前线待了两年后,破例以转业的方式回到地方。

    在张平山心里,李路不仅仅是老部下,而且还是恩人。也许李路只是单纯的出于不抛弃任何一名战友因此抗命掉头回去营救,但是在张平山这里,李路无疑是牺牲了自己的前途成就了他。

    论功劳,李路的比谁的都要大,但是他抗命了。功过不相抵,该什么样的功劳是什么样的功劳,该什么样的处分就什么样的处分。

    结果就是,李路连提干的机会都没有,而张平山平步青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