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0章 老码头
    ,!

    “连长,别长吁短叹的了,我这不是挺好的吗?和牺牲的战友相比,活着回来就是最大的奖赏。”

    僻静处,李路安慰着忍不住眼眶红了的张平山。他知道老连长心中一直存着愧疚。尤其是说到九死一生从越军纵深逃回来之后,李路又在前线待了两年,张平山心里就更加的难受了。

    “是我对不起你。”张平山长叹着,“如果留在部队,你的前途不可估量。”

    李路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连长,你这是干啥,你瞧瞧我现在,光明厂保卫科副科长,手下管着的人比一个连都多。当年你可是经常说,流血流汗不流泪,你现在哭个啥子哟。”

    “狗-日-的,老子没哭。”张平山瞪了一眼骂道,随即微叹着,“也好,这样也好,光明厂也是军队系统的单位,这样也好。很好啊,现在你小子又在我身边了。坦克团驻地知道吧,没事过去陪老子喝酒。”

    “是!”李路裂开嘴敬礼。

    张平山一拳头砸在李路的胸脯上,“臭小子,还是一点没变。”

    李路嘿嘿笑着,指着还在那边进行机动测试的t-62m,问道,“连长,那玩意儿咱们在前线可没见过,部队什么时候装备这东西了?”

    张平山道,“老早的就有了,不过数量不多。这玩意儿太重,不适合热带雨林地形,很多地方过不去。我说臭小子,以后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只要老子在,老子就是你的连长,你听见没!”

    “报告连长!我听见了!”李路又是佯作严肃回答。

    张平山拍了拍李路的肩膀,道,“我等着你。”

    李路目送张平山等人离开,他们带来的车组直接把t-62m开回去,这会儿没有用于坦克这一类重型陆战装备的平板车,专用的坦克平板车更是没有,坦克装甲车辆的转场不是通过火车来实现就只能依靠自身的机动能力。

    陆港地区驻扎着某坦克师的一个坦克团,是陆港地区范围没实力最强的陆军部队。老连长在坦克团担任参谋长,这对李路来说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孙江涛走过来,拍了拍还在发愣的李路,道,“小李,张参谋长是你老领导?”

    “孙师傅。”李路回过神来,“是,我入伍的时候他就是连长,带着我们一路往南打差不多要打到河内去。”

    孙江涛竖起大拇指,“你们是这个。我那儿子啊,我也打算让他当兵去。”

    李路道,“孙师傅,部队以后要的是高知识人才,我建议先把文化知识搞好,而且,孩子才十四岁呢吧?”

    “是啊,整天不学好闹腾得很,可愁死我了。”孙江涛摇头说,愁眉苦脸。

    李路想了想,说,“不如我找老连长说一说,这不放寒假嘛,让小军到坦克团去体验体验生活?”

    孙江涛的儿子叫孙小军。

    “能行?”孙江涛忙问。

    李路早看出来了,孙江涛找过来聊起这话题目的就在这里。

    “那没问题的。”李路笑道。

    孙江涛感激地拍着李路的胳膊,“小李,谢谢了,有事尽管找我。”

    李路憨厚的呵呵笑,心里道,那肯定的,以后还得把你挖到红星厂去呢。早就存了这样的心思,就算孙江涛不主动找来,李路也会想办法找机会卖他人情,把关系搞好,放长线钓大鱼。

    堂堂八级钳工,给一个师都不换的。

    另一边,唐九和李耀华一人起了一个自行车往西城区以西而去。一路上李耀华都不断的打量跨下的自行车,崭新的上海凤凰牌八二杠自行车,悬挂硬朗行驶质感扎实载重能力出色,男人的车。

    进入八十年代,城镇居民结婚的三转一响观念已经在向新的三大件转换。三转一响指的是自行车、缝纫机、手表和收音机,新的三大件指的是电视机、冰箱、洗衣机,没有变化的依然是三十六条腿——立柜、平柜、梳妆台、高低床。

    前面几年,哪怕是城镇居民、工厂职工,买台自行车的意义不亚于二十一世纪买台轿车。

    在农村里,未婚男青年有一台自行车作为交通工具,意义等同于二十一世纪手里操控着一台十几万的轿车,泡妞无往不利。

    李耀华的观念大概还停留在这个层次,尤其是当他看到唐九推出两台一模一样的崭新的售价一百八十元的凤凰牌自行车的时候,他的脑袋是有些发懵的。

    老三的汽车是奖励的,他的感受不深,老三的那个卖收音机的公司进了很多货,卸货的过程中他也感受不深,但当他真真切切跨上这台崭新凤凰自行车的时候,他的感受便直接了许多。

    这都是老三的。

    沿着港湾岸边的小路到了港湾西部南侧,也就是红星拖拉机厂的厂址附近——还是一片荒凉荒地。

    扫堂腿下车,唐九指着前面的小码头说,“耀华,这里就是你工作的地方。三井公司和大众贸易公司的货船会直接开到这里进行卸货。这个码头就是你和他们进行交接的地方。”

    李耀华说,“九叔,我不懂怎么做啊。”

    他脑子里完全是一片浆糊,根本找不到线头。

    交接,怎样交接?

    唐九和他推着车往码头那边走,笑道,“别急,你看,这个码头已经废弃了很久,你首先要做的是把码头整修一下,必要的一些装卸设施要有。这个你要是不懂,可以到港口那边打听打听,或者直接雇佣专业的工程队来搞。至于交接方面,我会带你一段时间,慢慢学,不着急。”

    李耀华微微点头,犹豫了一下,说道,“九叔,你完全是另一个人,我这还真有点不习惯。”

    “傻乎乎的样子才是你习惯的对吧?”唐九哈哈一笑。

    “不是这意思……”李耀华不知道如何解释,连忙的摆手,“其实老三的变化最大。我真有点不敢认他。回来才几天,现在的老三太陌生了。”

    唐九站定,这会儿在栈桥上,他望着碧蓝色的海水,说,“因为你不知道过去四年他经历了什么。当了四年的兵,他在前线的时间是两年。别人最长的不过待了半年就会被换下来,他不一样,足足两年。你能想象,烽火连天的战场上待了两年,任何人都会有一个极大的改变。”

    收回目光,唐九架好车走到李耀华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耀华,你是他大哥,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老三的心很大,他想做很多对人民对国家有益的事情,践行他作为一名党员的崇高使命。你们兄弟,携手前行。”

    李耀华凝重点头,“九叔,我不是党员,但我的觉悟也不差。你放心,老三让我干啥我干啥,绝对不会拖他后腿。我只是担心做不好。你们说的那些外贸什么的,我实在是一窍不通。”

    唐九哈哈大笑,说,“你看你这点出息。你可是上过初中的人,既然不懂,为什么不想办法学习呢?咱们陆港这么多高校,不怕学不到东西,就怕你坚持不下来。”

    “我爹也是这么说,不想一辈子种地就继续读书。可是我年纪大了,再上学人家也不要了。”李耀华叹气道。

    唐九摇头笑道,“办法总会有的,这就要靠你自己了。来,转一转,说一说你打算怎么修整这个破码头。”

    两人在破败了许久的栈桥上边说边聊,新码头大体的轮廓就出来了。只是一个能够停靠千吨级别货轮的码头,搞起来问题不大。

    老码头大概曾是渔船码头,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逐渐的荒废掉,如今只剩下一条破破烂烂的栈桥以及两间没了屋顶的平房,周遭更是连野狗都不会过来。

    这个码头包括周边的地皮,市府已经全都划给了红星拖拉机厂,这样的荒地,李路只要开口,要多少有多少,而且他给的价钱还不低,市府简直不要太高兴。单单是和周秘书第一次谈的面积,就有一千亩,以及三公里的海岸线。

    一千亩,完全能够满足红星拖拉机厂前期的使用。

    “九叔,三井说他们的货**多是三四千吨的,咱们这个码头修整起来也靠不上吧?”李耀华慢慢进入了状态,海边长大的人,码头这些基本的情况是知道的。

    唐九指着港湾,说,“我查过港湾水下的地形,中间那一段水深达到十五米,万吨货轮随便能直接开进来。解决靠岸问题很简单,把栈桥往深水区延伸就行,用不着必须靠上岸。”

    李耀华打量了一下距离,说,“那工程量可不少。”

    “比重新修建一个码头的工程量要少太多。眼下要争取的是时间,先把这条线运作起来。老三那边急需资金,你这边的业务是重中之重。”唐九说。

    李耀华凝重点头,“是,我明白。不过,老三说的红星拖拉机厂,在哪呢?”

    “呵呵,还停留在纸面上呢。就这,打算在这建厂。”唐九说着,指向南边,距离不到一公里。

    李耀华一阵无语,连个影子都没有,就一块荒地。如果不是自己兄弟,打死他李耀华也不相信这些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